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都市情感

宛平城下

作者:任重//邱美煊 出版社:海峡文艺
定 价 48.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13 件
数量
-
+
库存:50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新品推荐
是“霍”躲不过
¥23.88 | ¥39.80
1980年代的爱情
¥21.76 | ¥32.00
你就仗着我喜欢
¥23.88 | ¥39.80
季先生
¥32.00 | ¥39.80
为她准备的好躯壳
¥32.64 | ¥48.00
台风眼 飞机盒
¥63.74 | ¥59.85
  • 出版社:海峡文艺
  • ISBN:9787555016991
  • 作者:任重//邱美煊
  • 页数:259
  • 出版日期:2018-11-01
  • 印刷日期:2018-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40千字
  • 任重、邱美煊著的《宛平城下》故事以1936年春,日本侵略军占领丰台后,不分昼夜在宛平城外一带演习为背景展开,浓墨重彩地描述宛平城热血抗日官兵积极备战、宛平城人民同仇敌忾、奋勇抵抗日军侵略的故事。小说重点塑造了在进步将领的影响下,从普通士兵一步步成长为抗日英雄的谷少城;地主家庭出生的卢静姝穿梭在一群可歌可泣的战斗英雄当中,思想得到淬炼,*终把自己与谷少城的爱情升华为对**富强、人民幸福的理想追求。小说在个人情怀和家国大义的冲突之间构筑情节,谱写用生命和热血铸就的荡气回肠的爱国进步之歌。
  • 引言
    一 、日本女人
    二、兵临城下
    三、女学生失踪
    四、城墙夜话
    五、去日本避难吗
    六、深夜偶遇
    七、全民皆兵
    八、日本撤军了
    九、宛平夜宴
    十、丢了一个日本兵
    十一、日本兵去哪了
    十二、取药
    十三、失魂的夜
    十四、搜城
    十五、梦魇
    十六、战火再燃
    十七、王中阳之死
    十八、宛平之殇
    尾声
    后记
  • 一 日本女人 宛平城里,日本女人竹田江美正在厨房里削萝 卜,厨房里热气弥漫,也只有土豆炖排骨的香味让 她心里踏实。世道这么乱,在家里待着也不得安宁 ,那群孩子来家门口越来越频繁,总是大声嚷着童 谣: 吃着中国饭,赚着中国钱, 喊着鬼子爹,睡着鬼婆娘。
    点头又哈腰,围着鬼子转, 扛着膏药旗,每天当汉奸。
    我有杀猪刀,亮闪闪, 让他的脑袋滚下山。
    骂的是卢学初,日本女人的丈夫。
    起先,卢学初总是很愤怒地冲出门去,那群小 孩都尖叫一声,作鸟兽散去;再后来,卢学初冲出 门去,孩子只是散去,在离着家门百米的地方,冲 着卢学初做鬼脸;再后来,干脆对着卢学初唱这样 的歌谣。卢学初终于放弃了努力,孩子们在门口唱 歌,他选择充耳不闻。
    卢学初干脆躲进了书房,端坐在书桌前,看着 前面墙上的字“淡泊明志”,这是老太爷写的,老 太爷一生起起落落,年轻时要过饭,种过田,尝尽 白眼;在咸丰年间当过太常寺卿,也算是位极人臣 ,受尽谄谀。留下一幅字,算是对子孙的劝勉。学 初只是觉得,祖上也是出过大官的人家,出门鸣锣 开道,前呼后拥,大家都得让三分,何尝料到现在 天天有孩子上门叫骂?有时候他也提笔画点花鸟、 山水消遣,或者临写字帖,临案伏笔,身材还是颀 长挺拔,倒是书生的模样多些,不像42岁的中年人 ,也不像商人。让竹田江美满意的也是这一点,儒 雅温和的人让她感到安稳,她不喜欢打打杀杀,也 不喜欢轰轰烈烈,平平淡淡就够了。
    这阵子宛平天气都不太好。该晴的时候不晴, 该雨的时候不雨,整个气候都乱套了。这让竹田江 美常常会想起太平洋上的风。
    竹田江美改嫁到中国已经三年了,早习惯了中 国大锅大碗的饮食方式,土豆的做法、萝卜的吃法 、大白菜的储藏保鲜,她烂熟于心;生鱼片的腥鲜 倒带着梦幻的气息,她只是在深夜梦里被勾起对故 国的惦念,梦里还会响起海风和潮汐的声响,她和 前夫大津佑之在沙滩上奔跑,她跳起来落下,脚底 被坚硬的贝壳硌伤了脚,竹田江美改嫁卢学初后, 恢复原姓名竹田江美。
    猛然醒过来,发现潮汐的声音还在,是丈夫卢 学初在打呼噜;风声也还在,平原上的风总是不停 歇,在窗户的缝隙里挤进来,呜呜作响。天还没亮 透,她已经睡不着了,但她躺着一动不动。卢学初 睡眠很浅,稍有动静,就会被惊醒。她回头看着丈 夫,丈夫在睡梦中常常眉头紧蹙,嘴角下抿,有时 还会不自觉地抽搐一下,好像在做噩梦。她心里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