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古代言情

暗香盈袖

作者:四月默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定 价 39.8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5 件
数量
-
+
库存:57

收藏

服务
新品推荐
长安小饭馆
¥45.37 | ¥69.80
女将星
¥51.87 | ¥79.80
玩宋·终章(全2册)
¥46.80 | ¥68.00
辟寒金 签名本
¥46.80 | ¥68.00
辟寒金 签名本+手账本
¥59.40 | ¥73.00
碎玉投珠飞机盒版2
¥32.94 | ¥47.13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ISBN:9787550030770
  • 作者:四月默
  • 页数:272
  • 出版日期:2019-01-01
  • 印刷日期:2019-01-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0千字
  • 1:一本书读懂*美的古诗词。2:藏在诗词中的爱恨情仇,邂逅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只愿君心似我心,人间无地著相思。三十六个故事,三十六种爱恨情仇,她们在时光洪流里义无反顾,她们在喜怒哀乐里固守原地。不管你看到或是看不到,她们都在散发那些独一无二的灵魂香气。
  • 四月默:95后教书匠,性情通达,爱古风,爱历史,想走遍千山万水,看风景如画。喜欢在夜里听雨打芭蕉,也喜欢在晴天四处闲逛,古文里最喜欢莫过于张岱那句“莫道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人世间行走,你我都是痴人。
  • \"【步摇】
    文姜:犹为离人照落花? /002
    息妫: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009
    郑旦: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016
    郑袖:有暗香盈袖? /023
    阿房女:有美一人兮,思之如狂? /030
    陈阿娇:彼时再藏娇,长门不复留? /037
    【花钿】
    上官小妹:醒时空对烛花红? /046
    霍成君:眼波才动被人猜? /053
    邓绥:自知明艳*沉吟? /060
    黄月英:犹是春闺梦里人? /067
    小乔:清曲幽恬月暗? /073
    郭女王:斜拔玉钗灯影畔? /079
    【璎珞】
    杨容姬:一寸相思千万绪? /088
    绿珠:一代红颜为君尽? /096
    临海公主:梦啼妆泪红阑干? /103
    谢安之妻:只愿君心似我心? /110
    郗道茂:忆君心似西江水? /117
    苏蕙:春情只到梨花薄? /124
    【华胜】
    刘楚玉:还君明珠双泪垂? /132
    冯润:奈何明月照沟渠? /139
    苏小小:春风自绾同心结? /147
    李娥姿:人间无地著相思? /154
    王铎之妻:欲把相思说似谁? /161
    杜秋娘:莫待无花空折枝? /168
    【香囊】
    吴越王夫人: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176
    花见羞:云想衣裳花想容? /182
    刘娥:几回魂梦与君同? /189
    郭清悟:思郎恨郎郎不知? /197
    兖国公主:愿我如星君如月? /204
    唐琬:曾是惊鸿照影来? /212
    【玉簪】
    萧燕燕:似曾相识燕归来? /220
    管道升:一往情深深几许? /227
    娄素珍:东风吹上海棠梢? /234
    明孝宗张皇后:金风玉露一相逢? /241
    佟妃: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249
    珍妃:相思一夜梅花发? /255
    【步摇】
    文姜:犹为离人照落花? /002
    息妫: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009
    郑旦: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016
    郑袖:有暗香盈袖? /023
    阿房女:有美一人兮,思之如狂? /030
    陈阿娇:彼时再藏娇,长门不复留? /037
    【花钿】
    上官小妹:醒时空对烛花红? /046
    霍成君:眼波才动被人猜? /053
    邓绥:自知明艳*沉吟? /060
    黄月英:犹是春闺梦里人? /067
    小乔:清曲幽恬月暗? /073
    郭女王:斜拔玉钗灯影畔? /079
    【璎珞】
    杨容姬:一寸相思千万绪? /088
    绿珠:一代红颜为君尽? /096
    临海公主:梦啼妆泪红阑干? /103
    谢安之妻:只愿君心似我心? /110
    郗道茂:忆君心似西江水? /117
    苏蕙:春情只到梨花薄? /124
    【华胜】
    刘楚玉:还君明珠双泪垂? /132
    冯润:奈何明月照沟渠? /139
    苏小小:春风自绾同心结? /147
    李娥姿:人间无地著相思? /154
    王铎之妻:欲把相思说似谁? /161
    杜秋娘:莫待无花空折枝? /168
    【香囊】
    吴越王夫人: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176
    花见羞:云想衣裳花想容? /182
    刘娥:几回魂梦与君同? /189
    郭清悟:思郎恨郎郎不知? /197
    兖国公主:愿我如星君如月? /204
    唐琬:曾是惊鸿照影来? /212
    【玉簪】
    萧燕燕:似曾相识燕归来? /220
    管道升:一往情深深几许? /227
    娄素珍:东风吹上海棠梢? /234
    明孝宗张皇后:金风玉露一相逢? /241
    佟妃: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249
    珍妃:相思一夜梅花发? /255
    【步摇】
    文姜:犹为离人照落花? /002
    息妫: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009
    郑旦: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016
    郑袖:有暗香盈袖? /023
    阿房女:有美一人兮,思之如狂? /030
    陈阿娇:彼时再藏娇,长门不复留? /037
    【花钿】
    上官小妹:醒时空对烛花红? /046
    霍成君:眼波才动被人猜? /053
    邓绥:自知明艳*沉吟? /060
    黄月英:犹是春闺梦里人? /067
    小乔:清曲幽恬月暗? /073
    郭女王:斜拔玉钗灯影畔? /079
    【璎珞】
    杨容姬:一寸相思千万绪? /088
    绿珠:一代红颜为君尽? /096
    临海公主:梦啼妆泪红阑干? /103
    谢安之妻:只愿君心似我心? /110
    郗道茂:忆君心似西江水? /117
    苏蕙:春情只到梨花薄? /124
    【华胜】
    刘楚玉:还君明珠双泪垂? /132
    冯润:奈何明月照沟渠? /139
    苏小小:春风自绾同心结? /147
    李娥姿:人间无地著相思? /154
    王铎之妻:欲把相思说似谁? /161
    杜秋娘:莫待无花空折枝? /168
    【香囊】
    吴越王夫人: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176
    花见羞:云想衣裳花想容? /182
    刘娥:几回魂梦与君同? /189
    郭清悟:思郎恨郎郎不知? /197
    兖国公主:愿我如星君如月? /204
    唐琬:曾是惊鸿照影来? /212
    【玉簪】
    萧燕燕:似曾相识燕归来? /220
    管道升:一往情深深几许? /227
    娄素珍:东风吹上海棠梢? /234
    明孝宗张皇后:金风玉露一相逢? /241
    佟妃: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249
    珍妃:相思一夜梅花发? /255
    \"
  • \"【文姜,春秋时期齐国公主,后嫁给鲁桓公。她是个饱受争议的女人,一方面因为美丽有才,在政治上、军事上有功于**而赢得人们赞赏;另一方面因为和亲哥哥齐襄公的风流韵事,背负骂名。】 已是深秋,夜里凉风习习,碧儿神色担忧地提醒坐在凳子上那位纤瘦的妇人:“公主,夜深了,歇息吧。” 她是文姜,齐国公主,鲁国夫人。出嫁多年,她的儿子同儿已经成了鲁国至高无上的君主,而她还是习惯性听身边人唤她“公主”,就好像她还是碧玉年华。
    很多年前她是齐国人人称赞的公主,一出生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就连爹爹也常常说她举世无双。
    当纤纤玉指已经爬上皱纹,才貌双全的称赞已经成了恶语相向,孩童时代喜欢的那支木钗也已经陈旧,文姜依然记得送她这支钗的那个人。
    手中的画卷是那个人为她画的,她一直唤他“诸儿”,虽然他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爹爹说过她很多次要改口叫他哥哥,可她就是改不了。
    小时候诸儿喂她吃饭,安抚她入睡,历历在目。她总是不喜读书,每次一到学习时间,她就偷偷去后花园赏花扑蝴蝶,常常弄得满身是泥,每次只能偷偷摸摸地躲回房,生怕被爹爹发现。
    诸儿每次都无可奈何地帮她拍拍身上的灰尘,隔天一醒来,晨光熹微,桌上就摆着几盆含苞待放的花。
    她曾是不识少年愁滋味的天真公主,以为她的后半生定然夫妻和睦、儿女双全,觉得这世上之事真真是好。爹爹为她订下了一门亲事,对方是郑国公子姬忽,听说温润有礼,就连向来挑剔的诸儿都说这是一门好亲事。
    那年的冬天来得有些迟,往年早已冷风瑟瑟,大雪纷飞,那年却异常温暖,文姜坐在园子里晒太阳,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宫里的人慌乱不已,诸儿送出嫁的宣姜回来了,脸色却异常难看,眼底乌黑一片。
    文姜从他口中得知,她那个贤淑温和、比她聪慧许多的姐姐居然成了卫灵公的夫人,这简直是奇耻大辱,明明是嫁邻国太子,却成了公公的夫人。
    她为姐姐默默流泪,那时候宫中由爹爹和哥哥主事,一番商议后决定不动武。
    原来女子如尘埃,一生草芥,命格居然朝令夕改。
    她变得越发沉默,那个活泼天真的少女仿佛一夜之间长大,她开始认认真真地学习,连爹爹都夸她懂事不少。
    齐国的天是湛蓝的,就连牡丹都比别处开得好看,一片一片,红艳艳的,任何花都不能与之媲美。
    文姜也即将出嫁,不晓得在郑国还有没有这样娇艳的花。
    她终究没有机会看到郑国的花,郑国世子提出了退婚,理由竟然是“齐大非偶”,简直滑稽可笑。她自小金枝玉叶,荣宠不断,是*尊贵的公主,居然遭受奇耻大辱。
    她恼怒地折掉了刚刚看了许久的那枝牡丹,泪水打湿了地上的泥土。
    她病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夫开了几付药后对守在身边许多天都未合眼的诸儿说:“心病还需心药医。” 诸儿清减了许多,眼睛下青黑一片,他亲自端着煮好的粥喂她喝下,帮她盖好被子后,继续守在她床边。
    从小到大,她每一次生病他都是这样,总害怕丫鬟们照顾不好,哪怕他再忙、再累,一定要亲力亲为。
    药很苦,但与心中的苦比起来还是差几分,她靠在诸儿的肩上,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裳。
    只有诸儿待她如此好,比爹爹还要细心万分。
    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诸儿的眼神有点儿不一样了,每次他亲近她,她都会欣喜许久,每次他秉承礼节与她拉开距离,她都会生闷气,将他送的花剪得乱七八糟。
    那天诸儿有些困,就在她房里的凳子上睡着了。国事烦心,他又瘦了许多,去年做的衣裳已经不再合身。
    她走近诸儿,轻轻地环着他,她想要为他做一件衣裳。他眉目如画,身姿俊逸连睡觉都这般好看,她一时控制不住地吻了他。
    诸儿恰巧醒了,眼睛里满是震惊、纠结,复杂得她都看不懂,但是他没有推开她,文姜很欣喜。
    两情相悦一定是这世上*好的感情,诸儿常常为文姜画画像,她每次都穿着*漂亮的衣裳静静地坐着,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诸儿。
    可好景不长,宫中*多长舌妇,没多久就流言四起,纷纷说她和诸儿不伦,就连爹爹都知晓了,将她囚禁起来,还火速地为她订了一门亲事。
    她一点都不想嫁给那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她只想待在这生她养她的宫中,看着诸儿成为万人之上的帝王,指挥千军万马。
    但文姜是公主,父命难为,她始终逃不开出嫁的宿命。
    出嫁前夕,她都没有机会见上诸儿一眼。婢女呈了一幅画卷给她,画卷的底层夹着一张条子,她一看便知是诸儿的字迹:“桃树有华,灿灿其霞,当户不折,飘而为直,吁嗟复吁嗟!”她赶紧回信,答曰:“桃树有英,烨烨其灵,今兹不折,证无来者?叮咛兮复叮咛!” 文姜穿着华贵的嫁衣踏上异国他乡,她不知道下次和诸儿相见是何年何月,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终有**,她会再次回到故土,为她后花园的那些牡丹浇浇水,哦,还有她常常逗的那只小狗。
    文姜的夫君待她很好,虽然在她之前他有几房妾室,但他待她心细如发。他生得没有诸儿容貌如玉,好在彬彬有礼,文姜不喜欢也不讨厌。
    他常常赏赐文姜金银珠宝,每次都拿着一大箱任她挑选,其实她一点都不感兴趣,她喜欢的是诸儿亲手为她雕的那支木钗,她放在匣子里,连碧儿都不可以碰。
    同儿一生下,他就对其寄予厚望,封同儿为世子,将来继承君王位置。
    人人都道她好福气,这才刚刚出生就封为世子的天底下都找不出几个。
    她的爹爹是君主,夫君是君主,哥哥是君主,就连儿子也是未来的君主,的确算得上好命格。
    夫君在她的后院为她种上了满园牡丹,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开得甚至比齐国的还要好,她却总是待在房里,不喜出门。
    日子**天过,同儿都开始学习治国之道,她坐在后花园的凳子上看着刚刚入宫的几名年轻女子美貌如仙,发觉时光快得让她措手不及,就这样有了皱纹。
    当她再次踏入齐国时,诸儿已经成了成熟的君王,她精心打扮了一番前来赴宴,漂亮得连夫君都眼神闪烁地说:“难得见你如此装扮。” 诸儿穿着华贵的衣裳,依然英姿挺拔,比当年多了几分沉稳。与他对视的那一刹那,她内心波涛汹涌,脚步都有些虚浮。
    宴会上夫君和诸儿相谈甚欢。
    宴会后,诸儿邀请她去后宫同她那些未见过面的嫂嫂话话家常。文姜知道这只是说辞而已,但她从重新踏上齐国这片土地开始就义无反顾,那种炽热的情感,天雷勾地火般熊熊燃起,任是谁也无法阻拦。
    没想到她被夫君撞个正着,他愤怒地给了她一个耳光,拉起她急急带她回鲁国。他难得这样气急败坏,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不知廉耻!” 回鲁国的路上,公子彭生将夫君杀害。她哭倒在夫君身上,久久不能平静。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她始终没有爱上他,但他的温柔宽厚,她又何尝感受不到?她心非磐石,十多年的陪伴,她终究不想伤害他。
    同儿成了年轻的君主,她还是留在齐国,因为此处的牡丹*是娇艳。诸儿常常与她一起谈天说地,他们说着小时候那些趣事,她还是那么冒冒失失,他无可奈何地刮着她的鼻子说:“你还是没长大啊!” 那大概是文姜一生中*快乐的时光,她不用担心有人掌控她的命运,强迫她去做她*讨厌的事情,她可以日日见到喜欢了许多年的少年,和他吟诗作对,花前月下。偶尔她会想起鲁国那个为她描眉的男子,心钝钝地痛。
    诸儿总说她不擦胭脂的模样*是可人,她抚着眼角的皱纹,唉声叹气,他却深情地对她说:“这样*美。” 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都需诸儿决断,诸儿常常说与她听,她也常常为他出谋划策。她已不再年轻,和他在一起却常常如待字闺中的少女般充满无限遐想。
    命运无常,常常在人的欢乐时光中给人致命一击。
    诸儿死了。
    她哭得不能自已。她的夫君离她而去,她的爹爹长眠地下,她的诸儿也和她阴阳相隔。
    她想过轻生,离开这个牡丹花已不再开得娇艳的地方,去找诸儿,去找爹爹,去对那个一直对她温和的夫君说一声谢谢。
    但她还有同儿。
    鲁国这位年轻的君王还需要她。朝堂之上他是年纪轻轻的君王,都说君王是万人之上,但无奈和妥协又有多少人能懂? 为了她的同儿,她开始出谋划策,凭借敏锐的直觉和天赋将鲁国打理得井井有条,鲁国慢慢变得强大。
    她曾经抱着诸儿,赖着他讲千军万马的战场之事。如今,她站在**,指挥着这千军万马,为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守护这天下。
    牡丹仍然开得那样早,文姜想起诸儿曾说:“小妹*是天香国色,牡丹见了都要自愧不如。” 世人说她“荒淫无耻”,也说她“貌若桃花”,她满身美名与骂名,从齐国出嫁,在鲁国指点江山,成为传奇女子,代代流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