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其他国家

长长的回家路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9628015
  • 作者:[瑞典]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著 余小山 译
  • 页数:174
  • 出版日期:2019-03-01
  • 印刷日期:2019-01-17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40千字
  • \\\"◆****1300万册的瑞典小说**弗雷德里克·巴克曼口碑**私小说,那些活得匆匆忙忙的人会错过很多东西。谢谢你,因为你将这个故事赠给了自己。——巴克曼 ◆男孩和祖父、父亲和儿子之间缓慢的告别和无尽的爱,车银优一口气读了三遍的人生之书。 《长长的回家路》是我迄今为止读过的书中*喜欢的一本,我一口气读了三遍。书里的每句话,每个词都如此有创意而优美,我常常发出感叹:“哇,原来还可以这么形容!”这是我的人生之书,强烈**大家。——韩国歌手 演员车银优 ◆2016 / 2017瑞典年度作家,美国***作家排行***。林彦俊、马思纯、 张皓宸、 池昌旭、车银优、 七堇年、 霍思燕 、奥普拉 、汤姆?汉克斯等极力**的超人气小说**。 ◆中英双语呈现,优美到每一句都可朗读出来。美国超人气插画师Ella laytham倾心绘制26幅诗意插画。《一个人的朝圣》《熊镇》《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怦然心动》《戴上手套擦泪》出品方等大鱼读品监制出版,品质保证。 ◆这个奇妙又温柔的故事,让你想起那些和家人共度的好时光  \\\"
  • \\\"爷爷和诺亚坐在广场中一张长椅上,分享着对数学和数字的痴迷。每一天,回家路都变得越来越长,周围的一切也都变得越来越模糊。爷爷知道自己的回忆正渐渐流逝,他只能紧握住诺亚的手,希望能让诺亚最后才消失。 有时候爷爷旁边坐着的是他的儿子泰德,泰德不喜欢数学,只喜欢写作和吉他。终其一生,他都在等自己的爸爸陪他,鼓励他,认可他。遗忘的重新被想起,怨恨的终于被原谅,想念一个依然在世的人,我们都该学着如何说再见。 \\\"
  • \"【瑞典】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2016、2017瑞典年度作家。其作品已被翻译超过44种语言,销量超过1300万册。代表作包括“暖心三部曲”《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外婆的道歉信》、《清单人生》和惊艳国际的《熊镇》系列。 巴克曼的成名源自于某天他把自己和爸爸在宜家吵架的过程写在博客上,狡黠中充满亲情的对话让他瞬间爆红,亲情尤其是父子间的感情也常常在巴克曼日后的作品中出现。《长长的回家路》便是基于此主题巴克曼写作生涯中非常私人的一本书,它讲述了生活在一个再也无法识别和记忆的世界里的恐惧和爱,也讲述了一个男人和他的孙子、一个父亲和他的儿子之间的和解与告别。\"
  • \\\"在生命的尽头,有一间病房。有人在病房中央搭建了一个绿色帐篷,一个人在里面醒了过来,呼吸急促,惊恐不安,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一个年轻的男人坐在他的身旁,轻声说:“别怕。” 老人看着他的孙子,他想,这真是人一生里*好的时光呀!以诺亚的年纪足够看清世界运转的规则,但同时他也足够年轻去对这些规则不屑一顾。诺亚的双腿悬在长椅边晃来晃去,他的脚还够不着地面,可他的头脑却能抵达宇宙的任何地方——他来到这世上还不久,没人能把他的思想禁锢在地球上。他那垂垂老矣的爷爷坐在他身旁。爷爷太老了,老到人们已然放弃了他,懒得去数落他幼稚的举动;他太老了,老到别人再和他谈成长就嫌太晚了。到 了这个年纪,说起来倒也不坏。
    他们爷俩坐在广场里的一条长椅上。诺亚迎着初升的太阳,用力地眨着眼睛。他不知道此刻他们身在哪里,但他也不想和爷爷承认。因为这是他们一直在玩的一个游戏:诺亚闭着眼睛,然后爷爷把他带到他们以前从未去过的地方。男孩会紧紧闭着双眼,有时爷爷带着他在市里换四趟公交车,有时爷爷带着他径直去他们家后面那片湖边的树林里,有时他们会坐进一条小船划很久,久得诺亚都睡着了。等小船漂到很远以后,爷爷轻轻地唤他睁开眼睛,递给他一张地图和一个指南针,叫他找到他们回家的路。爷爷知道,他总是会设法完成的,因为在这一生当中,他对于两件事情的信念是坚定不移的:数学和孙子。爷爷还年轻的时候,一群人计算着要如何把三个人运到月球上去,而数学帮助他们去了又回。数字总能引导人们归去。
    可是这个地方没有坐标,没有路通到外面,也没有地图可以指引到这里。
    诺亚还记得**爷爷让他闭上双眼,记得他们爷俩蹑手蹑脚地走出房子。他知道爷爷带他来到了湖边,因为不管他是否闭着双眼,他都熟悉湖水的潺湲与歌唱。他记得他们踏进小船,能感受到脚底潮湿的木制船底,但在那之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不知道他和爷爷是怎么到了这里,然后坐在这个圆形广场的长椅上的。这个地方虽然陌生,但一切事物都是熟悉的,就像有人偷走了所有陪伴你长大的东西,接着将它们扔在一座陌生的房子里。不远处有一张桌子,就像爷爷办公室里的那张,上边放着一台小小的计算器和一沓方格信纸。爷爷轻柔地吹着口哨,音调悲伤,在一阵短暂的静默后,他柔声说: “过了一晚,广场又变小了。” 接着,他又开始吹口哨。男孩看爷爷的神色有些困惑,爷爷这才**次意识到他刚刚说那些话太大声了。
    “对不起,诺亚诺亚,我忘了想法在这里不是静默的。” 爷爷总是叫他“诺亚诺亚”,因为比起别人的名字,他对孙子的名字的喜欢是加倍的。他把一只手放在男孩的头发里,但并没有抚弄,而是静静地放在那里。
    “没有什么可害怕的,诺亚诺亚。” 风信子在长椅底下怒放,无数片小小的紫色花瓣摇曳着,从花茎上长出的花枝挥舞着拥抱阳光。男孩认得那些花朵,它们都是奶奶的,闻起来有圣诞节的气息。对于其他孩子来说,圣诞的气息也许是姜汁饼干味或者热红酒味的,但要是你也有一个喜欢种些花花草草的奶奶,那么圣诞节的气息闻起来永远都是风信子味的。花丛中,有一些玻璃碎片和几把钥匙在闪闪发亮,就像有人把钥匙藏在一个大玻璃罐中,结果他摔了一跤,把玻璃罐落在了这儿。
    “这些钥匙都是干吗的?”男孩问 “什么钥匙?”爷爷问。
    老人的目光忽而变得空洞起来,他沮丧地猛敲太阳穴。男孩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爷爷这副模样后又戛然而止。他随即安静地坐好,看四周有没有什么地标或者线索:这是爷爷教他的,万一他走失了,他就得这么做。长椅周围是几棵大树,因为爷爷很喜欢树,因为树毫不在乎芸芸众生的想法。树丛中飞起一群鸟儿,它们穿过云霄,自由地在风中飞翔。一条绿色的飞龙正神色困倦地穿过广场,广场角落里睡着一只企鹅,肚子上印着几个小小的巧克力色的手印,一只温和的独眼猫头鹰蹲在它的旁边。诺亚也认得它们,它们曾经都是他的。他刚出生时,爷爷就送给他一条飞龙,因为奶奶说过,送给初生的婴儿一条飞龙当玩具太不合适了,爷爷却说,他才不想要一个仅仅“合适”的孙子呢。\\\"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