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2018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2018中国年选系列

作者:编者:王剑冰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70207367
  • 作者:编者:王剑冰
  • 页数:275
  • 出版日期:2019-01-01
  • 印刷日期:2019-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52千字
  • 王剑冰选编的《2018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精选了百余篇经典精短美文作品。这些精短美文充分反映了2018年度中国精短美文这个文体领域主要的创作流派、题材热点、艺术形式上的微妙变化,同时,在风格、手法、形式、语言等方面充分多样化,注重作品的创新价值,注重满足广大读者的阅读期待,雅俗共赏。
  • 《2018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精选2018年中国优秀文学刊物上发表过的文笔优美、意境深远的精短美文,集结成集,包括徐刚的《人在路上》、田中禾的《艺谈两则》、姜昆的《方成和相声》等高质作品,是一本能代表年度精短美文水平的图书。
  • 王剑冰,男,河北省唐山市人,毕业于河南大学,中共党员,专业作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散文学会会长,中外散文诗协会副主席,全国鲁迅文学奖二、三、四届评委。曾任《散文选刊》副主编、主编。已出版散文集《苍茫》《蓝色的回响》《有缘伴你》《绝版的周庄》《喧嚣中的足迹》《普者黑的灵魂》《王剑冰精短散文》及诗集《日月贝》《欢乐在孤独的那边》、文学理论集《散文时代》和长篇小说《卡格博雪峰》等多部。有多篇散文在全国各地被刻碑铭记,并入选中学考题和教材。
  • 人在路上/徐刚
    远眺华不注/李一鸣
    津津有味的地方/高洪波
    在花街上一意孤行/徐则臣
    清华杂识/张映勤
    建德喊江/韩小蕙
    艺谈两则/田中禾
    从山间小路到精神殿堂/庞井君
    在瑞安学书法/陈世旭
    有路的地方就能通往戏台/葛水平
    黑麋峰的花花草草/王彬
    屈原/洪烛
    从红寨到鸡街/沙地黑米
    理想生活/冻凤秋
    长满阿凡提的大地/乔忠延
    乔口古镇的豆子芝麻茶/俞胜
    牛殇/黑丰
    竹林下的童年/宓月
    方成和相声/姜昆
    仰望泰山的星空/柳萍
    甘洛秘境中的清溪古道/刘建春
    母亲的炊烟/叶剑秀
    桃花红,梨花白/徐迅
    听懂戏曲时,已是戏中人/王洁
    唐枣记/刘益善
    史河之夏/胡亚才
    大海从来不悲伤/顾晓蕊
    “无我”之约/施立松
    送行/赵汀生
    梅花开在古城墙/周玉娴
    神秘的换鼓/林延军
    送电影/周亚鹰
    1510室的露台/何红梅
    南糯山的声音/爱松
    赶花的人/冯敏生
    干妈树/一尘
    柿园路/刘紫剑
    厚塄/柏川
    黄叶地/胡容尔
    快看,树在奔跑/冷冰
    千年遗梦武夷山/张庆和
    书卷多情似故人/魏荣冰
    节气里的秋天/李娟
    疗养/聂虹影
    榆英飞/刘汉斌
    生命之歌/洪波
    迷路的孩子/罗南
    小桥留下一个梦/齐欣
    一个思念春天的城市/孤岛
    但见九江送流水/杨振雩
  • 人在路上 徐刚 只要一出门,便会看见人来人往,老人与孩子 ,男人和女人,都以各种姿态行走。这是一道永恒 的、移动的风景。
    人流*为壮观的时刻是在中国春节前,几亿人 的流动,几亿人的奔波,几亿人分别从空中、陆路 回家,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儿子女儿正翘首等候 着的那个家。天寒地冻、山高水远也挡不住的人伦 孝悌之情啊!想起自己在北大做工农兵学员时,漫 长的暑假总在学校度过,寒假前母亲会让侄儿写信 叫我回家过年,并寄来二十元路费。风雪兼程啊, 坐**一夜的火车到上海,然后赶到吴淞坐船,我 总是站在船头的栏杆旁,任风吹浪打,大口地呼吸 着湿润的空气,崇明岛像水墨画似的渐渐清晰了, 三声汽笛过后,船停靠在码头上。下船了,在四面 八方涌来的乡音中,坐公共汽车到庙镇,然后步行 二十多里地,到家了,母亲正坐在家门口等我呢… … 往事如风,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学会走路的,却 清晰地记得儿时与小伙伴们在田埂上的追逐嬉戏。
    清明后,油菜花开得越发茂盛,大片的金黄,大块 的芬芳,从清早太阳刚升起时便有蜜蜂飞来,我们 随着出早工的乡邻下地了。大约那是人的天性吧, 爱花爱美,乳子亦然。我们在田埂上走着,花比人 高,便小心翼翼地揪着油菜梗把小鼻子凑到花跟前 ,稍稍吸气,那芳香便吸进脑子里了,有一点眩晕 。片刻,太阳升高了,花香*浓烈了,大群的蜜蜂 们在油菜地上起起落落,花枝乱颤,“嗡嗡”声响 成一片。我们一边看花闻香一边追着蜜蜂跑,从一 块油菜地跑到另一块油菜地。蜜蜂们开始警觉了, 它们把所有的油菜花,以及金色、芳香、带蜜的花 都视为己有,于是开始反击,把我们几个顽童当作 入侵者紧追不舍。吃过蜜蜂蜇人的苦头,我们落荒 而逃……那是我记忆中少小时*快乐的奔跑与落荒 。念念不忘的当然还有那一路的花香,老来想起稍 有自得:倘无儿时积聚于心灵的芬芳,哪能在暮年 笔下仍偶尔吐出丝缕余香呢? 可是我在几个师父面前却不敢称老,袁鹰、李 希凡、姜德明几位先生均高寿九十多或近九十岁了 ,老来多病不良于行,我们曾经的一年几次的相聚 、自费吃喝不可持续了。大个儿**凡视力几近失 明,坐在沙发上或在客厅的空间中挪着小步,袁鹰 要靠助步器在屋子里艰难移动,姜德明小心翼翼地 走着碎步感叹,到楼下取报纸也力不从心了……先 生们*多的时间是坐在书房里,在旧书和往事中沉 思。想起了梅特林克的话:“在思索的瞬间,我们 才真实地活着,沉思是我们生命中**敏锐的瞬间 。” 袁鹰和姜德明的住处是在相望的两幢五层楼中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