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英国

永恒火焰

作者:[英]肯·福莱特 出版社:江苏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59429667
  • 作者:[英]肯·福莱特
  • 页数:975
  • 出版日期:2018-11-30
  • 印刷日期:2018-11-28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82千字
  • 欧美读者平均3个通宵读完! ◆美国、加拿大、英国、保加利亚、巴西、丹麦、荷兰、意大利、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挪威、波兰、葡萄牙、俄罗斯、西班牙、瑞典……23种语言畅销各国! ◆肯·福莱特全新作品,**登陆中国! ◆中世纪三部曲第三部,不负众望的《圣殿春秋》大结局! ◆《巨人的陨落》作者肯·福莱特里程碑式代表作。 ◆肯·福莱特,通宵小说大师。爱伦·坡终身大师奖得主,英国皇家文学学会会员。 ◆“一部充满野心、自由和**的伟大小说。”——《出版人周刊》 ◆“这部小说让每个人知道,我们有能力越过世俗,触及永恒。”——肯·福莱特 ? 做自己喜欢的事,直到世界为你改变。
  • 1558年,年轻而雄心勃勃的内德回到了王桥镇的家中。那时他还不知道,这一年不仅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也是整个欧洲历史的转折点。 宗教仇恨撕裂着人们的生活;内德的友谊和爱情也备受考验。年轻的伊丽莎白女王登基后,成立了一个秘密间谍机构。 一个崭新的挑战即将开始……
  • 肯·福莱特(Ken Follett,1949-) 通宵小说大师。 爱伦·坡终身大师奖得主,英国皇家文学学会会员。在欧美出版界,肯·福莱特这个名字就是畅销的保证。他的20部小说被译成33种语言,累计总销量已逾1.6亿;代表作《圣殿春秋》以每年百万的销量持续畅销了26年。 1978年,他凭借悬疑小说《针眼》获得了爱伦·坡奖,声名鹊起,从此专职写作。2010年,获得国际惊悚悬疑大师奖。2013年,获得爱伦·坡终身大师奖。2018年,被选为英国皇家文学学会会员,并获得大英帝国司令勋章。 一个拥有柏林墙的作家:柏林市政府为了感谢肯·福莱特写出了《永恒的边缘》,送给他一块柏林墙。 一个铜像成为热门景点的作家:肯·福莱特等身铜像已成为西班牙维多利亚市的热门景点,书迷从世界各地赶来合影。 一个屡屡打破销售记录的作家:肯·福莱特的小说《无尽世界》上市10天就登顶了西班牙所有畅销排行榜。 一个拥有专属档案馆的作家:萨基诺谷州立大学为他建立了一座档案馆,那里存放着许多他的资料和手稿,总数超过60000件。
  • 第一册

    引子
    我把许许多多的人送进了地狱,他是*后一个,却让我想起了**个。

    Part 1 1558年

    活生生的玛格丽是不是和记忆中一样迷人?重逢之后,他的爱会不会荡然无存?真实的内德可又符合她金色的回忆吗?

    皮埃尔念书是为了谋个神职,因为靠这个法子能跻身上层社会。他交上了好运。

    内德想站起来,但疼得受不了。他干脆躺在冰冷的大理石上,等着疼痛止住。他喃喃咒骂:“王八蛋,王八蛋。

    河神安抚了他的忧伤。礼成之时,神赐给他*后一份恩典:力量。埃布里马走回岸上,水从皮肤上滴落,他看见日头升起来了,于是心里知道,不会很久了,他能忍下去。

    内德明白玛格丽生不如死,对此又气又忧。他真想带上她一起远走高飞。夜里,他不断幻想两个人趁黎明时分溜出王桥,隐匿在森林之中。

    他们都不过是孩子,如今被错误的婚姻所束缚,无望解脱。阳光照不到他们了,宏大的教堂里阴暗冰冷。

    广场上,人群纷纷散去,只剩内德还站在那儿。日头升起来了,却照不到那冒着黑烟的尸首,因为它被笼罩在教堂冰冷的阴影下。

    内德出了教堂,现在木已成舟,希望化为泡影。今生与她缘尽于此。内德觉得不会再爱第二个人,这辈子会孤独终老。

    第二册

    Part 2 1559-1563年

    西尔维呆望着皮埃尔,发觉自己深爱的男子竟是一头怪兽。她如同被砍断了一只手臂,眼中只见到血流不止的残肢,但比断手要痛苦。

    巴尼总有种异样的感觉,说不出所以然,接着才想起自己杀了人。真奇怪:这么可怕的事竟然忘了个精光,冷不防地又想起来。
    十一
    西尔维坐下了。怕是大难临头了。她心急如焚,想着还不如立刻被押进大牢,省得悬着一颗心。
    十二
    海上危险重重,也常常残酷无情,可巴尼乐在其中。他享受早上醒来时不晓得这**有什么际遇的感觉。
    十三
    玛格丽嫁过来有五年了。这五年来,她每**都想逃走。有时候,她忍不住生出轻生的罪恶念头。
    Part 3 1566-1573年
    十四
    八月二十日这天,埃布里马在铺子里和一个买主讨价还价;天气炎热,他微微冒汗。麻烦就是这时起的。
    十五
    玛丽对艾莉森说:“我出生没多久父王就死了,母后和我聚少离多,三个丈夫各有各的怯懦。你对我而言,是母亲、父亲也是丈夫。很奇怪不是?”
    十六
    玛格丽凝视着内德的脸庞。他目光中透出强烈的渴盼,叫她心碎。她知道,世上没有第二个人如此深爱自己。那一瞬间,她觉得**的罪孽就是拒*他这份真心。
    十七
    片刻之后,内德瞧见她出了大门,脚步轻快踏实,小小的背影挺得笔直。她和内德一样,坚信宽容的理想,为此她不惜一死。
    十八
    巴尼感觉像被发狂的马踢中,险些喘不过气来。接连两场惊吓:贝拉垂死,自己有个儿子。短短一分钟,他的生活俨然天翻地覆。
    十九
    这女人曾两次叫他受辱,此时此刻,只要皮埃尔扣动扳机,就能算清这新仇旧恨。他瞄准了她胸口。他想象黄裙子上染着她的鲜血,依稀听见她尖声哭叫。
    二十
    安全了。她倚着木门,脸贴在上面。她有种异样的兴奋之感:自己逃过一劫。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叫她吃了一惊:我不想死,因为我遇见了内德·威拉德。
    二十一
    她又望着罗杰,这孩子还不到两岁,一头金发。她吻了吻儿子柔嫩的脸蛋儿。罗杰张开眼睛。眼珠是金棕色的,和内德一模一样。

    第三册
    Part 4 1583-1589年
    二十二
    皮埃尔心灰意冷,双手不住颤抖—— 这双手刚才紧紧按着枕头,叫奥黛特窒息而死。他不住幻想她坐了起来,扭过脸,空洞洞的双眼对准了他。
    二十三
    罗洛出其不意,朝对方跑去,猛地出拳,把对方打倒在地,头也不回地往前跑。他跑到院子尽头,眼前是泰晤士河淤泥堆积的河滩。他沿着水滨,越跑越远。
    二十四
    玛丽涨红了面孔,艾莉森瞧出,二十年来的愤怒和无助让她忍无可忍。“这个机会我必须牢牢抓住,否则再也没有希望了。”
    二十五
    巴特倒下去了。他宛如一棵树,先是缓缓倒下,*后轰然栽倒在石板地上。众人吓得一动不动。
    二十六
    内德的目光掠过水面。“这么说,咱们赢了。”难以置信。他知道自己该欢腾雀跃;
    等他缓过神来,八成的确会手舞足蹈。此时此刻,他只有震惊的份儿。
    二十七
    簧轮咯嗒一转,两点火星一闪,*声同时响起。皮埃尔感觉胸口被大锤砸中,痛彻骨髓。他听见路易丝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你从地狱来,该回地狱去了。”

    Part 5 1602-1606年
    二十八
    天下着雨,女王在里士满宫与世长辞。廷臣、牧师、女官挤了一屋子。女王是如此举足轻重,就连死也不得安宁。
    二十九
    内德瞪着她,好像她是十恶不赦的罪人。“出了这么多事,我却一直给蒙在鼓里。我一个堂堂的间谍头目,竟然被自己的夫人骗了。”
    三十
    罗洛仿佛心口中了一*。计划败露。想到这些年来次次败在内德手上,不由得怒火攻心。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掐住内德的咽喉,看着他气*毙命。
    尾声 1620年
    回忆就像一所房子,他用一辈子来装点。
  • 永恒火焰:Part1 1558年 内德·威拉德顶着暴风雪返回家乡王桥。
    他搭乘的驳船载满了安特卫普布料和波尔多葡萄酒,从库姆港缓慢地逆流而上。他坐在船舱里,觉得终于快到王桥了,于是紧了紧裹在肩头的法式斗篷,兜起风帽遮住耳朵,迈到露天甲板上,向前张望。
    他大失所望:眼前只有漫天大雪。他心痒难搔,要瞧一眼王桥城的样貌,于是就盯着落雪,心里抱着希望。瞧了一阵子,他总算如愿了。雪小了,天上出乎意料地露出一抹晴空。他的视线越过近旁的树冠,瞧见了主教座堂的钟楼——高四百零五英尺,凡是王桥文法学校的学生都熟记于心。尖塔上的石雕天使俯视着整个王桥市,此时天使翅膀边缘积了雪,原本鸽子灰色的羽毛尖儿一片洁白。他正瞧着,一束阳光打在雕像上,落雪折射出亮光,如同赐福;这一刻转瞬即逝,雪又密起来,天使看不见了。
    接连一阵子,映入眼帘的只有树木,但这会儿他忙着想心事。离家一年,终于要和母亲团聚了。他可真想母亲啊,但他不会告诉母亲,因为十八岁的男子汉须得自立自足。
    但他*想念的还是玛格丽。内德为她倾心,可惜时机糟糕透顶:几周后,他就要离开王桥,前往法国北岸的英属加来港,待上一年。内德和雷金纳德·菲茨杰拉德爵士家的这位小姐自幼相识,他向来很喜欢这个聪明狡黠的姑娘。长大后,她那股调皮劲儿又添了一种**,上教堂的时候,内德发觉目光不由自主地追着她,同时嘴巴发干、呼吸短促。除了盯着她看以外,他一时不知要不要有进一步举动,她毕竟比自己小上三岁。她可没有这么些顾虑。两人躲在王桥墓园***院长高大的坟冢后亲吻。四百年前,就是这位教士主持修建了主教座堂。那个吻缠绵热烈,*非儿戏,可吻过之后,她却哈哈笑着跑开了。
    第二天,玛格丽再次吻了他。他动身去法国的前一晚,两个人互诉衷肠。
    *开始那几周,两个人以信传情。他们认为时机还不成熟,因此把恋情瞒着双方父母,所以不好公开写信。内德跟兄长巴尼吐露秘密,于是巴尼就成了他们的中间人。可惜后来巴尼也离开王桥,去了塞维利亚。玛格丽也有个哥哥,叫作罗洛,不过她可信不过这个哥哥,不像内德对巴尼那样。通信就这样断了。
    虽然少了音信,但内德的感情丝毫不减。他听别人讲起年轻人三心二意,因此常常自省,等着自己热情消减,却发现没有。在加来住了几星期,堂亲泰蕾兹对他表露爱慕之情,还说愿意证明自己一片真心,凭他喜欢。但内德不为所动。事后想来,内德自己也有几分诧异,放在从前,要是有个脸蛋漂亮、胸脯丰满的姑娘让他吻,他哪肯错过机会呢? 可如今,他添了另一桩心事。拒*泰蕾兹之后,他一度以为,分别的这段日子,自己对玛格丽此情不渝;可现在,他又担心起这次见到她后会如何。活生生的玛格丽是不是和记忆中一样迷人?重逢之后,他的爱会不会荡然无存? 而她呢?一年时间,对于十四岁的少女是很漫长的——对,现在十五岁啦。说不定断了音信之后,她的热情渐渐转淡。说不定她在***院长的坟冢后又亲了别人。万一她如今对自己毫无爱意,内德一定难过失望。可就算她爱恋依旧,真实的内德可又符合她金色的回忆吗? 雪又小了,他看出驳船正驶过王桥西郊。两岸矗立着一间间工业作坊,都是耗水的行业:染色、布料漂洗、造纸、屠宰。都是些臭气熏天的行当,因此西郊租金低廉。
    麻风病人岛映入眼帘。其实几百年都没有出过麻风病人了,但这个名字保留至今。近端立着凯瑞丝医院,创立医院的这位凯瑞丝修女在黑死病肆虐时拯救了全市。驳船驶近了,内德瞧见医院后面梅尔辛桥优雅的双拱;这座南北走向的桥连接了小岛和陆地。当地流传着凯瑞丝和梅尔辛的爱情故事,冬天一家人围着壁炉,一代代口耳相传。
    码头熙熙攘攘,驳船缓缓靠进泊位。一年之间,城市似乎还是老样子。内德暗想,王桥这种地方变也是不疾不徐的:教堂、桥梁、医院都是要久经风雨的。
    他把挎包甩在肩头,船老大递过一只小木箱,这是他仅有的行李,里面装了几件衣服、一对手*、几本书。他提起箱子,辞别船长,迈上码头。
    他朝水边那间宽敞的石头仓库走去,那就是家族生意的枢纽。没走几步,就听见一个熟悉的苏格兰口音喊:“哟,这不是咱们内德吗。回来了,欢迎!”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