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四个春天

作者:陆庆屹 出版社:南海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94881
  • 作者:陆庆屹
  • 出版日期:2019-01-01
  • 包装:平装
  • 版次:1
  • 印次:1
  • 1.jpg

  • ·跨越山海,勿忘回家——写给天下的父母和每一个游子

    北漂、沪漂、深漂……在外的人,只能在春节回家,和父母共处的日子大都在春天里。

    细碎平常的片段、柔软浪漫的小事,父母、家乡、旧人,清水白菜式的记录简单却有热力,虽不是自己的故事却每**都发生在自己的生命里。

    ·幽默智慧的乡土人,一众“土味哲学家”

    建筑零基础的吴叔,亲力亲为为自己修坟;走街串巷的老帅,修理家电滋养文学梦想;勤俭辛劳的父母,总有越还越多的债务……栩栩如生的乡土人、幽默诙谐的小故事,蕴含*接地气的人生智慧。

    ·一屋两人,长相厮守;三餐四季,细水长流——为平凡赋予诗意,将日子过成诗。

    当我们习惯逃避当下,将眼前的生活笼统归为“苟且”时,就已丧失了发现日常之美的能力。作者用质朴的文字描摹出生活*本质的肌理,书中人物普通平凡却勤于劳作、热爱艺术、感性达观,无论现实何种情况都对生活充满热情。无论从个体还是家庭角度看,这都是当下时代*缺乏的特质。

    ·优美散文 精致摄影 全彩印刷

    ·first青年电影展大使赵薇、黄渤、周冬雨、章宇**同名电影,1月4日温暖上映

    获“FIRST青年电影展*佳纪录长片”“西湖**纪录片大会评委会特别关注”。

    我们的风物景致或许不尽相同,但是对亲情的温润感悟,对世事变迁的杂陈体味,对时光与故人的怀恋,是相通的。

    诗意,不在远方,在眼前。


  • 《四个春天》是陆庆屹首部文字作品,他用深情质朴的文字和饱含温度的摄影,记录下父母、故乡、旧识……在书页间搭建起西南小城中充满yan火气、人情味,同时充盈着诗意的生活景象。

    在外的人,只能在春节时回家,和父母共处的日子,大都在春天里——相濡以沫半个世纪的父母,“土味”却饱含智慧的乡土人,细碎平常的片段,柔软浪漫的小事。清水白菜式的记录,简单却有热力。虽不是自己的故事却发生在我们生命中的每一天里。

    风物景致或许不尽相同,但是对亲情的温润感悟,对世事变迁的杂陈体味,对时光与故人的怀恋,是相通的。

    跨越山海,勿忘回家,写给天下的父母和每一个游子。诗意,不在远方,在身旁。

    同名电影获first青年电影展大使赵薇、黄渤、周冬雨、章宇感动推荐。

  • 陆庆屹,1973年生于贵州独山。15岁离家,曾做过足球运动员、歌手、矿工、摄影师,现为独立电影制作人。电影拍摄零基础的他,耗时6年完成了导演处女作《四个春天》,记录下家乡年迈父母寻常生活中的诗意。无论影像还是文字,他观察日常,却能剥离日常中的庸碌琐碎,为平凡的人与事赋予温度与质感。

  • 代序关于《四个春天》的一些小事

    光阴寂寂

    老帅

    吴叔

    老哥俩儿

    祖方舅

    老三

    重返少年

    老家人

    赶场天

    麻尾记忆

    糖与蜜

    “童工”时代

    我爸

    我妈

    爸的书房

    后园

    打野菜

    送别

    速写

    城南一夜

    新居

    意外的清晨

    山居几日

    想做就去做

  • 代序

    关于《四个春天》的一些小事

    拍完《四个春天》后,很多次映后交流里,都有观众问到同一个问题:影片的拍摄过程中,有哪些记忆深刻的细节?每听到这个问题,我都会停顿片刻,因为这样的记忆太多了,需要选择,我每次的回答也不尽然相同。有些片段*终并未放入成片,但在生活里它们仍然影响着我。

    我的房间斜对着厨房,起身便能看到天井。我习惯晚睡晚起,将近中午,爸妈会来叫我起床吃饭。**起得早,我看见爸在天井里给妈熬**。这个过程很漫长,要把煨出来的药汤熬成膏,所以火要小,还得不停搅动,防止粘锅糊掉。我问爸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在厨房里熬,爸说味道太大,水汽太重。他说话的语气总是平平静静的。我几次去换他,他也不肯,说依我的性格做不好这种事。我隔着窗,看他挨着厨房坐在天井一角。厨房里妈在准备饭菜或做针线活。腊月间天气寒冷,爸一只手揣在手套里,脚焐在装有热水袋的脚套里,木铲子在锅里一圈一圈地划,手冷了就换另一只,满头白发在阴冷的空气里微微颤动。电磁炉的刺刺声从门窗缝里钻进来,细细的,安宁得让人心里微颤。我呆呆地看着被框在一扇窗里的他,像端详着一幅画,一幅在时间里流动的画。**的味道渐渐传来,仿佛很多暗色记忆的索引,我心下一动,又架起了相机。虽然同样的景象拍了很多次,但我觉得每一次都有特别的意义,我愿意记录下哪怕千篇一律的动作。

    刚拍了一会儿,妈从厨房里出来了,手里拿着做了一半的小鞋子,老花镜垂到鼻翼。她在爸侧后方站了好久,低头看着锅里搅动的木铲。爸没有回头,依然注视着手中的活计。我们三人的目光就这样以不同方式和心情,聚焦在那把木铲上。这感觉很奇异,仿佛那稳固的律动里,有一个情感的结把我们绑在了一起。过了一会儿,妈眼神恍惚起来,似乎神思已经飘远了。我猜想她一定回忆起了很多岁月中的风风雨雨。她眼神越来越温柔,抬起手抚摸爸的白发,柔声说,你的头发应该理啦。爸说,嗯。这一声回应让她回神过来,脸红扑扑地笑了起来,用普通话说,谢谢啦。妈在说一些难以启齿的话时,会换成普通话,似乎隔着一层习惯,就易于开口了。爸说,谢什么鬼啊。她好笑说,谢谢你的情啊,谢谢你的爱呀。爸也笑了,然后叹息一声,没再说话。

    我从来没听过哪个老人这样直接地表达爱意。愣了一下,像偷窥了什么秘密而怕被发现一样脸红起来。我轻轻关掉相机,蹑手蹑脚摸回床上躺下。过了不久,妈来敲我的门,懒鬼,起来吃饭啦。我应了一声。那一整天,我都陷在一种化不开的温柔里。

    一年除夕,年夜饭后我正在洗碗,爸妈打开了电视等《春晚》,房间突然黑下来,停电了。愣了一下后,黑暗里响起爸的笑声:哈哈哈,好玩。他突如其来的快乐点燃了我们的情绪,都跟着笑了起来。我掏出火机打亮去找蜡烛,隐约看到妈坐在路灯透窗而来的微光里左右顾盼。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也没有供电局的电话。互相讨论了一会儿,妈拍桌说,这电爱来不来,干脆去山里走走。于是一家人穿衣换鞋,说说笑笑往城外走去。那真是个特别的除夕之夜,父母面对突发情况的淡定让人钦佩,我这一生从未听过他们说一句抱怨的话,遭遇任何状况都坦然面对。

    二○一三年的春天,乍暖还寒。我一向作息不规律,爸妈早已习惯,从不打扰我。**黄昏过后,我睡醒来打开房门,豁然看见天井对面,爸妈各处一室,妈在缝纫,爸在唱歌,兴起处挥手打着拍子。在黑暗里,他们像两个闪亮的画框中的人物,并列在一起,如此地和谐。两人手势起落的节奏韵律,奇妙地应和着。我连忙架起相机,镜头都来不及换,按下按钮,站在他们对面的夜黑里,静静地看着,心中排山倒海。那是我**次在一定距离外,长久地凝视我的父母,我仿佛看到了“地老天荒”这个词确切的含义。

    也是那年,暮春的一日,下午我和爸在客厅聊起他的童年,不知怎么睡着了,傍晚醒来天已黑透。迷迷糊糊中,隐约听到小提琴声——爸又在练琴了。我心念一动,抓起相机,找遍楼上楼下也不见他踪影,我才恍然大悟跑去楼顶。琴音渐渐清晰,爸背对我站在天台一侧,不远处的橘色路灯把他映成了剪影。逆光下,他的几缕银发闪着光,在微风里飘动。暖调的夜色,把纷扰嘈杂的世界抹成一幅洁净的画面,我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在某一刻,我希望这画面永远静止,我们父子就这样相对而立。等他暂停下来,我问怎么到楼顶拉琴。他说,我看你睡着,怕吵醒你,跑上来练。说着微笑起来,那笑容里,每个细胞都焕发出无尽的柔情。

    曾有人问我,你父母身上那么多让人感动的特质,对你影响*大的是什么?我想了想,回答说,是温柔。温柔能带来这世上*美好的东西。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