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成为:米歇尔·奥巴马自传(精装)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天地
  • ISBN:9787545544206
  • 作者: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ROBINS
  • 出版日期:2019-01-01
  • 印刷日期:2018-12-20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1.jpg

  • 美国前第一夫人亲笔自传,内涵丰富,鼓舞人心!当米歇尔?罗宾逊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她的世界还只限于芝加哥南城。那时,他们一家租住在位于二楼的小公寓里,米歇尔和哥哥克雷格共用一间卧室,他们还常常去公园里玩传球游戏。在父亲弗雷泽?罗宾逊、母亲玛丽安?罗宾逊的教导下,米歇尔养成了直率敢言、无所畏惧的性格。然而,生活很快就将她带向更遥远的地方:在普林斯顿大学,她第一次体会到作为班里唯一的黑人女生是怎样的感觉;在全玻璃幕墙的办公大厦,她成为一名杰出的公司法律师,也是在那里,一个夏日的早晨,一位名叫贝拉克?奥巴马的法学院学生出现在她的办公室,打破了她人生的所有精心规划。米歇尔?奥巴马在书中首次公开描述了她的婚姻生活,尤其是她与贝拉克?奥巴马结婚的早些年,她是如何在丈夫政治生涯的快速上升期寻求职场与家庭间的平衡的。她向我们展露了他们二人关于贝拉克要不要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的私下争论,以及她在他竞选期间所扮演的既备受欢迎又饱受指责的角色。米歇尔以优雅、诙谐、坦率的口吻,为我们生动地讲述了她的家庭受到世界瞩目以及八年白宫生活的幕后故事。在此过程中,她更加深入地了解她的国家,而美国民众也逐渐了解她。从爱荷华州不起眼的厨房到白金汉宫的舞厅,从那些令人心碎的伤痛到惊人的抗逆力,《成为》将带我们认识一位实现历史性突破的人物,带我们走进她的灵魂深处,见证她如何为了活得真实而努力,如何为了实现一系列更高的理想而贡献个人的力量、发出自己的声音。米歇尔坦诚而又大胆地向我们讲述了她的人生故事,并向我们抛出一个问题:我们是谁?我们想要成为怎样的人?美国前第一夫人亲笔自传,内涵丰富,鼓舞人心!当米歇尔?罗宾逊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她的世界还只限于芝加哥南城。那时,他们一家租住在位于二楼的小公寓里,米歇尔和哥哥克雷格共用一间卧室,他们还常常去公园里玩传球游戏。在父亲弗雷泽?罗宾逊、母亲玛丽安?罗宾逊的教导下,米歇尔养成了直率敢言、无所畏惧的性格。然而,生活很快就将她带向更遥远的地方:在普林斯顿大学,她第一次体会到作为班里唯一的黑人女生是怎样的感觉;在全玻璃幕墙的办公大厦,她成为一名杰出的公司法律师,也是在那里,一个夏日的早晨,一位名叫贝拉克?奥巴马的法学院学生出现在她的办公室,打破了她人生的所有精心规划。米歇尔?奥巴马在书中首次公开描述了她的婚姻生活,尤其是她与贝拉克?奥巴马结婚的早些年,她是如何在丈夫政治生涯的快速上升期寻求职场与家庭间的平衡的。她向我们展露了他们二人关于贝拉克要不要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的私下争论,以及她在他竞选期间所扮演的既备受欢迎又饱受指责的角色。米歇尔以优雅、诙谐、坦率的口吻,为我们生动地讲述了她的家庭受到世界瞩目以及八年白宫生活的幕后故事。在此过程中,她更加深入地了解她的国家,而美国民众也逐渐了解她。从爱荷华州不起眼的厨房到白金汉宫的舞厅,从那些令人心碎的伤痛到惊人的抗逆力,《成为》将带我们认识一位实现历史性突破的人物,带我们走进她的灵魂深处,见证她如何为了活得真实而努力,如何为了实现一系列更高的理想而贡献个人的力量、发出自己的声音。米歇尔坦诚而又大胆地向我们讲述了她的人生故事,并向我们抛出一个问题:我们是谁?我们想要成为怎样的人?美国前第一夫人亲笔自传,内涵丰富,鼓舞人心!当米歇尔?罗宾逊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她的世界还只限于芝加哥南城。那时,他们一家租住在位于二楼的小公寓里,米歇尔和哥哥克雷格共用一间卧室,他们还常常去公园里玩传球游戏。在父亲弗雷泽?罗宾逊、母亲玛丽安?罗宾逊的教导下,米歇尔养成了直率敢言、无所畏惧的性格。然而,生活很快就将她带向更遥远的地方:在普林斯顿大学,她第一次体会到作为班里唯一的黑人女生是怎样的感觉;在全玻璃幕墙的办公大厦,她成为一名杰出的公司法律师,也是在那里,一个夏日的早晨,一位名叫贝拉克?奥巴马的法学院学生出现在她的办公室,打破了她人生的所有精心规划。米歇尔?奥巴马在书中首次公开描述了她的婚姻生活,尤其是她与贝拉克?奥巴马结婚的早些年,她是如何在丈夫政治生涯的快速上升期寻求职场与家庭间的平衡的。她向我们展露了他们二人关于贝拉克要不要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的私下争论,以及她在他竞选期间所扮演的既备受欢迎又饱受指责的角色。米歇尔以优雅、诙谐、坦率的口吻,为我们生动地讲述了她的家庭受到世界瞩目以及八年白宫生活的幕后故事。在此过程中,她更加深入地了解她的国家,而美国民众也逐渐了解她。从爱荷华州不起眼的厨房到白金汉宫的舞厅,从那些令人心碎的伤痛到惊人的抗逆力,《成为》将带我们认识一位实现历史性突破的人物,带我们走进她的灵魂深处,见证她如何为了活得真实而努力,如何为了实现一系列更高的理想而贡献个人的力量、发出自己的声音。米歇尔坦诚而又大胆地向我们讲述了她的人生故事,并向我们抛出一个问题:我们是谁?我们想要成为怎样的人?美国前第一夫人亲笔自传,内涵丰富,鼓舞人心!当米歇尔?罗宾逊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她的世界还只限于芝加哥南城。那时,他们一家租住在位于二楼的小公寓里,米歇尔和哥哥克雷格共用一间卧室,他们还常常去公园里玩传球游戏。在父亲弗雷泽?罗宾逊、母亲玛丽安?罗宾逊的教导下,米歇尔养成了直率敢言、无所畏惧的性格。然而,生活很快就将她带向更遥远的地方:在普林斯顿大学,她第一次体会到作为班里唯一的黑人女生是怎样的感觉;在全玻璃幕墙的办公大厦,她成为一名杰出的公司法律师,也是在那里,一个夏日的早晨,一位名叫贝拉克?奥巴马的法学院学生出现在她的办公室,打破了她人生的所有精心规划。米歇尔?奥巴马在书中首次公开描述了她的婚姻生活,尤其是她与贝拉克?奥巴马结婚的早些年,她是如何在丈夫政治生涯的快速上升期寻求职场与家庭间的平衡的。她向我们展露了他们二人关于贝拉克要不要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的私下争论,以及她在他竞选期间所扮演的既备受欢迎又饱受指责的角色。米歇尔以优雅、诙谐、坦率的口吻,为我们生动地讲述了她的家庭受到世界瞩目以及八年白宫生活的幕后故事。在此过程中,她更加深入地了解她的国家,而美国民众也逐渐了解她。从爱荷华州不起眼的厨房到白金汉宫的舞厅,从那些令人心碎的伤痛到惊人的抗逆力,《成为》将带我们认识一位实现历史性突破的人物,带我们走进她的灵魂深处,见证她如何为了活得真实而努力,如何为了实现一系列更高的理想而贡献个人的力量、发出自己的声音。米歇尔坦诚而又大胆地向我们讲述了她的人生故事,并向我们抛出一个问题:我们是谁?我们想要成为怎样的人?美国前第一夫人亲笔自传,内涵丰富,鼓舞人心!当米歇尔?罗宾逊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她的世界还只限于芝加哥南城。那时,他们一家租住在位于二楼的小公寓里,米歇尔和哥哥克雷格共用一间卧室,他们还常常去公园里玩传球游戏。在父亲弗雷泽?罗宾逊、母亲玛丽安?罗宾逊的教导下,米歇尔养成了直率敢言、无所畏惧的性格。然而,生活很快就将她带向更遥远的地方:在普林斯顿大学,她第一次体会到作为班里唯一的黑人女生是怎样的感觉;在全玻璃幕墙的办公大厦,她成为一名杰出的公司法律师,也是在那里,一个夏日的早晨,一位名叫贝拉克?奥巴马的法学院学生出现在她的办公室,打破了她人生的所有精心规划。米歇尔?奥巴马在书中首次公开描述了她的婚姻生活,尤其是她与贝拉克?奥巴马结婚的早些年,她是如何在丈夫政治生涯的快速上升期寻求职场与家庭间的平衡的。她向我们展露了他们二人关于贝拉克要不要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的私下争论,以及她在他竞选期间所扮演的既备受欢迎又饱受指责的角色。米歇尔以优雅、诙谐、坦率的口吻,为我们生动地讲述了她的家庭受到世界瞩目以及八年白宫生活的幕后故事。在此过程中,她更加深入地了解她的国家,而美国民众也逐渐了解她。从爱荷华州不起眼的厨房到白金汉宫的舞厅,从那些令人心碎的伤痛到惊人的抗逆力,《成为》将带我们认识一位实现历史性突破的人物,带我们走进她的灵魂深处,见证她如何为了活得真实而努力,如何为了实现一系列更高的理想而贡献个人的力量、发出自己的声音。米歇尔坦诚而又大胆地向我们讲述了她的人生故事,并向我们抛出一个问题:我们是谁?我们想要成为怎样的人?

  • 序言PART I 成为我PART II 成为我们PART III 成为*多后记致谢序言PART I 成为我PART II 成为我们PART III 成为*多后记致谢序言PART I 成为我PART II 成为我们PART III 成为*多后记致谢序言PART I 成为我PART II 成为我们PART III 成为*多后记致谢序言PART I 成为我PART II 成为我们PART III 成为*多后记致谢

  • 几年后,回想起这件事,我对贝拉克的表现多了几分好奇。他在上考试复习班,到哪儿都带着复习的书,但是好像翻看得并不勤,或者说,他的准备程度并没有达到我这个过来人认为应该达到的标准。但是我也不会去唠叨他,或者举我当年的例子跟他讲不充分准备的后果。我们两个太不一样。首先,贝拉克的脑袋就像一个塞得满满**的行李箱,他能随意从里面抽取各种类别迥然不同的数据。我叫他“数据男”, 因为在谈话中他总能列出一些数据来支撑他的观点。他的大脑差不多像照相机一样,能过目不忘。事实上,我并不担心他能不能通过考试,但让人有点恼火的是,他自己也不担心。所以,我们就提早庆祝了,在他考完试当天,1991 年7 月31 日, 我们在市区一家名叫戈登的餐厅订了位子。这是我们*爱的一家餐厅, 在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常到那儿庆祝。店里有柔和的装饰艺术风格的灯光,雪白的桌布,菜单上还有鱼子酱和油炸洋蓟馅饼这样的菜品。当时正值盛夏,我们的心情很愉快。在戈登,贝拉克和我常会每道菜都尝尝。我们喝马天尼酒,点上开胃菜,配着主菜再选一款好喝的葡萄酒。我们漫无目的、心满意足地聊着天,也许还有点儿情意缠绵。快吃完饭的时候,贝拉克微笑地看着我,谈起了婚姻的话题。他握着我的手,说虽然他全心全意地爱着我,但是他依然看不到结婚的意义何在。瞬间,我感到血液冲上我的脸颊。这就好像触发了我身上的一个按钮,而且是大大的闪着红光的按钮,就是你在某个周围挂着警告标志和疏散地图的核设施上能看到的那种。真的吗?我们现在要讨论这个话题了? 是的。我们已经进行过很多次关于婚姻的讨论,各自的观点没有什么改变。我是个传统的人,贝拉克不是。显然我们两个的态度都很坚决。但是这并没有妨碍我们两个人—特别还是两个律师—对这个话题展开激烈的争论。在我们周围,穿着运动外衣的男士们和穿着漂亮裙子的女士们正在享受他们精致的晚餐,我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如果我们彼此相爱,”我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某种形式加以确定?你的尊严会因此受到任何损害吗?” 从这里开始,我们又开始重复之前讨论的点。婚姻重要吗?为什么重要?他有什么问题?我有什么问题?如果我们在这件事上不能达成一致,我们将来的关系如何发展?我们不是在争吵,而是在争辩,用的是律师的方式。我们互相攻击,分析盘问,显然我是火气大的那个,因为主要是我在说话。*后,我们这桌的侍者端来了盛着甜点的盘子,上面盖着一个银色的盖子。他把盘子放在我面前,揭开了盖子。我当时情绪太激动,根本不想低头看。后来我低下头,看到本该盛着巧克力蛋糕的盘子里放着一个黑色的天鹅绒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贝拉克调皮地看着我。他在逗我生气,在搞恶作剧。我反应了一会儿才转怒为喜。他故意惹恼我,是因为这是他在我们两个有生之年*后一次援引他的“婚姻无意义论”。事情就这样了结了。他单膝跪地,声音因为激动而有点儿发抖,真诚地问我,我是否愿意嫁给他,让他有此荣幸。后来我才知道,他已经提前跟我母亲和哥哥都提过亲,征求了他们的同意。当我回答“愿意”时,餐厅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开始鼓掌。 有那么一两分钟,我呆呆地盯着手指上的戒指。我看着贝拉几年后,回想起这件事,我对贝拉克的表现多了几分好奇。他在上考试复习班,到哪儿都带着复习的书,但是好像翻看得并不勤,或者说,他的准备程度并没有达到我这个过来人认为应该达到的标准。但是我也不会去唠叨他,或者举我当年的例子跟他讲不充分准备的后果。我们两个太不一样。首先,贝拉克的脑袋就像一个塞得满满**的行李箱,他能随意从里面抽取各种类别迥然不同的数据。我叫他“数据男”, 因为在谈话中他总能列出一些数据来支撑他的观点。他的大脑差不多像照相机一样,能过目不忘。事实上,我并不担心他能不能通过考试,但让人有点恼火的是,他自己也不担心。所以,我们就提早庆祝了,在他考完试当天,1991 年7 月31 日, 我们在市区一家名叫戈登的餐厅订了位子。这是我们*爱的一家餐厅, 在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常到那儿庆祝。店里有柔和的装饰艺术风格的灯光,雪白的桌布,菜单上还有鱼子酱和油炸洋蓟馅饼这样的菜品。当时正值盛夏,我们的心情很愉快。在戈登,贝拉克和我常会每道菜都尝尝。我们喝马天尼酒,点上开胃菜,配着主菜再选一款好喝的葡萄酒。我们漫无目的、心满意足地聊着天,也许还有点儿情意缠绵。快吃完饭的时候,贝拉克微笑地看着我,谈起了婚姻的话题。他握着我的手,说虽然他全心全意地爱着我,但是他依然看不到结婚的意义何在。瞬间,我感到血液冲上我的脸颊。这就好像触发了我身上的一个按钮,而且是大大的闪着红光的按钮,就是你在某个周围挂着警告标志和疏散地图的核设施上能看到的那种。真的吗?我们现在要讨论这个话题了? 是的。我们已经进行过很多次关于婚姻的讨论,各自的观点没有什么改变。我是个传统的人,贝拉克不是。显然我们两个的态度都很坚决。但是这并没有妨碍我们两个人—特别还是两个律师—对这个话题展开激烈的争论。在我们周围,穿着运动外衣的男士们和穿着漂亮裙子的女士们正在享受他们精致的晚餐,我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如果我们彼此相爱,”我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某种形式加以确定?你的尊严会因此受到任何损害吗?” 从这里开始,我们又开始重复之前讨论的点。婚姻重要吗?为什么重要?他有什么问题?我有什么问题?如果我们在这件事上不能达成一致,我们将来的关系如何发展?我们不是在争吵,而是在争辩,用的是律师的方式。我们互相攻击,分析盘问,显然我是火气大的那个,因为主要是我在说话。*后,我们这桌的侍者端来了盛着甜点的盘子,上面盖着一个银色的盖子。他把盘子放在我面前,揭开了盖子。我当时情绪太激动,根本不想低头看。后来我低下头,看到本该盛着巧克力蛋糕的盘子里放着一个黑色的天鹅绒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贝拉克调皮地看着我。他在逗我生气,在搞恶作剧。我反应了一会儿才转怒为喜。他故意惹恼我,是因为这是他在我们两个有生之年*后一次援引他的“婚姻无意义论”。事情就这样了结了。他单膝跪地,声音因为激动而有点儿发抖,真诚地问我,我是否愿意嫁给他,让他有此荣幸。后来我才知道,他已经提前跟我母亲和哥哥都提过亲,征求了他们的同意。当我回答“愿意”时,餐厅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开始鼓掌。 有那么一两分钟,我呆呆地盯着手指上的戒指。我看着贝拉几年后,回想起这件事,我对贝拉克的表现多了几分好奇。他在上考试复习班,到哪儿都带着复习的书,但是好像翻看得并不勤,或者说,他的准备程度并没有达到我这个过来人认为应该达到的标准。但是我也不会去唠叨他,或者举我当年的例子跟他讲不充分准备的后果。我们两个太不一样。首先,贝拉克的脑袋就像一个塞得满满**的行李箱,他能随意从里面抽取各种类别迥然不同的数据。我叫他“数据男”, 因为在谈话中他总能列出一些数据来支撑他的观点。他的大脑差不多像照相机一样,能过目不忘。事实上,我并不担心他能不能通过考试,但让人有点恼火的是,他自己也不担心。所以,我们就提早庆祝了,在他考完试当天,1991 年7 月31 日, 我们在市区一家名叫戈登的餐厅订了位子。这是我们*爱的一家餐厅, 在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常到那儿庆祝。店里有柔和的装饰艺术风格的灯光,雪白的桌布,菜单上还有鱼子酱和油炸洋蓟馅饼这样的菜品。当时正值盛夏,我们的心情很愉快。在戈登,贝拉克和我常会每道菜都尝尝。我们喝马天尼酒,点上开胃菜,配着主菜再选一款好喝的葡萄酒。我们漫无目的、心满意足地聊着天,也许还有点儿情意缠绵。快吃完饭的时候,贝拉克微笑地看着我,谈起了婚姻的话题。他握着我的手,说虽然他全心全意地爱着我,但是他依然看不到结婚的意义何在。瞬间,我感到血液冲上我的脸颊。这就好像触发了我身上的一个按钮,而且是大大的闪着红光的按钮,就是你在某个周围挂着警告标志和疏散地图的核设施上能看到的那种。真的吗?我们现在要讨论这个话题了? 是的。我们已经进行过很多次关于婚姻的讨论,各自的观点没有什么改变。我是个传统的人,贝拉克不是。显然我们两个的态度都很坚决。但是这并没有妨碍我们两个人—特别还是两个律师—对这个话题展开激烈的争论。在我们周围,穿着运动外衣的男士们和穿着漂亮裙子的女士们正在享受他们精致的晚餐,我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如果我们彼此相爱,”我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某种形式加以确定?你的尊严会因此受到任何损害吗?” 从这里开始,我们又开始重复之前讨论的点。婚姻重要吗?为什么重要?他有什么问题?我有什么问题?如果我们在这件事上不能达成一致,我们将来的关系如何发展?我们不是在争吵,而是在争辩,用的是律师的方式。我们互相攻击,分析盘问,显然我是火气大的那个,因为主要是我在说话。*后,我们这桌的侍者端来了盛着甜点的盘子,上面盖着一个银色的盖子。他把盘子放在我面前,揭开了盖子。我当时情绪太激动,根本不想低头看。后来我低下头,看到本该盛着巧克力蛋糕的盘子里放着一个黑色的天鹅绒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贝拉克调皮地看着我。他在逗我生气,在搞恶作剧。我反应了一会儿才转怒为喜。他故意惹恼我,是因为这是他在我们两个有生之年*后一次援引他的“婚姻无意义论”。事情就这样了结了。他单膝跪地,声音因为激动而有点儿发抖,真诚地问我,我是否愿意嫁给他,让他有此荣幸。后来我才知道,他已经提前跟我母亲和哥哥都提过亲,征求了他们的同意。当我回答“愿意”时,餐厅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开始鼓掌。 有那么一两分钟,我呆呆地盯着手指上的戒指。我看着贝拉几年后,回想起这件事,我对贝拉克的表现多了几分好奇。他在上考试复习班,到哪儿都带着复习的书,但是好像翻看得并不勤,或者说,他的准备程度并没有达到我这个过来人认为应该达到的标准。但是我也不会去唠叨他,或者举我当年的例子跟他讲不充分准备的后果。我们两个太不一样。首先,贝拉克的脑袋就像一个塞得满满**的行李箱,他能随意从里面抽取各种类别迥然不同的数据。我叫他“数据男”, 因为在谈话中他总能列出一些数据来支撑他的观点。他的大脑差不多像照相机一样,能过目不忘。事实上,我并不担心他能不能通过考试,但让人有点恼火的是,他自己也不担心。所以,我们就提早庆祝了,在他考完试当天,1991 年7 月31 日, 我们在市区一家名叫戈登的餐厅订了位子。这是我们*爱的一家餐厅, 在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常到那儿庆祝。店里有柔和的装饰艺术风格的灯光,雪白的桌布,菜单上还有鱼子酱和油炸洋蓟馅饼这样的菜品。当时正值盛夏,我们的心情很愉快。在戈登,贝拉克和我常会每道菜都尝尝。我们喝马天尼酒,点上开胃菜,配着主菜再选一款好喝的葡萄酒。我们漫无目的、心满意足地聊着天,也许还有点儿情意缠绵。快吃完饭的时候,贝拉克微笑地看着我,谈起了婚姻的话题。他握着我的手,说虽然他全心全意地爱着我,但是他依然看不到结婚的意义何在。瞬间,我感到血液冲上我的脸颊。这就好像触发了我身上的一个按钮,而且是大大的闪着红光的按钮,就是你在某个周围挂着警告标志和疏散地图的核设施上能看到的那种。真的吗?我们现在要讨论这个话题了? 是的。我们已经进行过很多次关于婚姻的讨论,各自的观点没有什么改变。我是个传统的人,贝拉克不是。显然我们两个的态度都很坚决。但是这并没有妨碍我们两个人—特别还是两个律师—对这个话题展开激烈的争论。在我们周围,穿着运动外衣的男士们和穿着漂亮裙子的女士们正在享受他们精致的晚餐,我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如果我们彼此相爱,”我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某种形式加以确定?你的尊严会因此受到任何损害吗?” 从这里开始,我们又开始重复之前讨论的点。婚姻重要吗?为什么重要?他有什么问题?我有什么问题?如果我们在这件事上不能达成一致,我们将来的关系如何发展?我们不是在争吵,而是在争辩,用的是律师的方式。我们互相攻击,分析盘问,显然我是火气大的那个,因为主要是我在说话。*后,我们这桌的侍者端来了盛着甜点的盘子,上面盖着一个银色的盖子。他把盘子放在我面前,揭开了盖子。我当时情绪太激动,根本不想低头看。后来我低下头,看到本该盛着巧克力蛋糕的盘子里放着一个黑色的天鹅绒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贝拉克调皮地看着我。他在逗我生气,在搞恶作剧。我反应了一会儿才转怒为喜。他故意惹恼我,是因为这是他在我们两个有生之年*后一次援引他的“婚姻无意义论”。事情就这样了结了。他单膝跪地,声音因为激动而有点儿发抖,真诚地问我,我是否愿意嫁给他,让他有此荣幸。后来我才知道,他已经提前跟我母亲和哥哥都提过亲,征求了他们的同意。当我回答“愿意”时,餐厅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开始鼓掌。 有那么一两分钟,我呆呆地盯着手指上的戒指。我看着贝拉几年后,回想起这件事,我对贝拉克的表现多了几分好奇。他在上考试复习班,到哪儿都带着复习的书,但是好像翻看得并不勤,或者说,他的准备程度并没有达到我这个过来人认为应该达到的标准。但是我也不会去唠叨他,或者举我当年的例子跟他讲不充分准备的后果。我们两个太不一样。首先,贝拉克的脑袋就像一个塞得满满**的行李箱,他能随意从里面抽取各种类别迥然不同的数据。我叫他“数据男”, 因为在谈话中他总能列出一些数据来支撑他的观点。他的大脑差不多像照相机一样,能过目不忘。事实上,我并不担心他能不能通过考试,但让人有点恼火的是,他自己也不担心。所以,我们就提早庆祝了,在他考完试当天,1991 年7 月31 日, 我们在市区一家名叫戈登的餐厅订了位子。这是我们*爱的一家餐厅, 在特殊的日子里,我们常到那儿庆祝。店里有柔和的装饰艺术风格的灯光,雪白的桌布,菜单上还有鱼子酱和油炸洋蓟馅饼这样的菜品。当时正值盛夏,我们的心情很愉快。在戈登,贝拉克和我常会每道菜都尝尝。我们喝马天尼酒,点上开胃菜,配着主菜再选一款好喝的葡萄酒。我们漫无目的、心满意足地聊着天,也许还有点儿情意缠绵。快吃完饭的时候,贝拉克微笑地看着我,谈起了婚姻的话题。他握着我的手,说虽然他全心全意地爱着我,但是他依然看不到结婚的意义何在。瞬间,我感到血液冲上我的脸颊。这就好像触发了我身上的一个按钮,而且是大大的闪着红光的按钮,就是你在某个周围挂着警告标志和疏散地图的核设施上能看到的那种。真的吗?我们现在要讨论这个话题了? 是的。我们已经进行过很多次关于婚姻的讨论,各自的观点没有什么改变。我是个传统的人,贝拉克不是。显然我们两个的态度都很坚决。但是这并没有妨碍我们两个人—特别还是两个律师—对这个话题展开激烈的争论。在我们周围,穿着运动外衣的男士们和穿着漂亮裙子的女士们正在享受他们精致的晚餐,我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如果我们彼此相爱,”我说,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某种形式加以确定?你的尊严会因此受到任何损害吗?” 从这里开始,我们又开始重复之前讨论的点。婚姻重要吗?为什么重要?他有什么问题?我有什么问题?如果我们在这件事上不能达成一致,我们将来的关系如何发展?我们不是在争吵,而是在争辩,用的是律师的方式。我们互相攻击,分析盘问,显然我是火气大的那个,因为主要是我在说话。*后,我们这桌的侍者端来了盛着甜点的盘子,上面盖着一个银色的盖子。他把盘子放在我面前,揭开了盖子。我当时情绪太激动,根本不想低头看。后来我低下头,看到本该盛着巧克力蛋糕的盘子里放着一个黑色的天鹅绒盒子,里面是一枚钻戒。贝拉克调皮地看着我。他在逗我生气,在搞恶作剧。我反应了一会儿才转怒为喜。他故意惹恼我,是因为这是他在我们两个有生之年*后一次援引他的“婚姻无意义论”。事情就这样了结了。他单膝跪地,声音因为激动而有点儿发抖,真诚地问我,我是否愿意嫁给他,让他有此荣幸。后来我才知道,他已经提前跟我母亲和哥哥都提过亲,征求了他们的同意。当我回答“愿意”时,餐厅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开始鼓掌。 有那么一两分钟,我呆呆地盯着手指上的戒指。我看着贝拉克,想证实这是真的。他在微笑。他这么做我**没想到。在某个层面上,我们两个都赢了。“好了,”他轻快地说,“这下你该安静了。 ”克,想证实这是真的。他在微笑。他这么做我**没想到。在某个层面上,我们两个都赢了。“好了,”他轻快地说,“这下你该安静了。 ”克,想证实这是真的。他在微笑。他这么做我**没想到。在某个层面上,我们两个都赢了。“好了,”他轻快地说,“这下你该安静了。 ”克,想证实这是真的。他在微笑。他这么做我**没想到。在某个层面上,我们两个都赢了。“好了,”他轻快地说,“这下你该安静了。 ”克,想证实这是真的。他在微笑。他这么做我**没想到。在某个层面上,我们两个都赢了。“好了,”他轻快地说,“这下你该安静了。 ”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