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名侦探的咒缚(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94522
  • 作者:(日)东野圭吾|译者:岳远坤
  • 页数:219
  • 出版日期:2019-01-01
  • 印刷日期:2019-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2
  • 印次:25
  • 字数:130千字
  • 这真是太奇怪了!就在刹那间,我的身份、记忆、城市都变了,我成了另一个人。我只能努力活下去。可明明不是自己经历过的事情,为什么会记得如此清楚?

    《名侦探的咒缚》是东野圭吾少有的奇幻长篇小说。它以《解忧杂货店》般的幻笔,通过环环相扣、充满悬念的事件,将你引向意想不到的结局。

    《名侦探的咒缚》又是一部满怀深情的诚意之作,东野圭吾用悬念写出人生中的不舍与抉择,展现了深刻的思考——“创作者应该通过作品,表达自己的思想,努力让整个世界变得*好,而不是仅仅局限于语言的游戏或其他一些东西。这是一个作家的责任。”

    《名侦探的咒缚》是《名侦探的守则》的姊妹篇,但又别具匠心。“守则”让你捧腹大笑,“咒缚”让你笑中有泪。

    《名侦探的咒缚》的主人公——天下一,是东野圭吾格外珍爱的角色。他说:“除了天下一,我几乎没有写过侦探系列。”东野还说:“我想用一部小说,把自己对本格推理的看法尽量坦诚地写下来。”通过天下一的奇妙旅程,你将看到东野曲折的心路历程;而在这幸福与痛苦、彷徨与执着交织的历程中,你也会想起自己在面临人生重大选择时的复杂心情,照见自己一步步成长的足迹。

    知名设计师精心设计,内外双封面,精装典藏

  • 《名侦探的咒缚》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奇幻长篇小说,就在刹那间,身份、记忆、城市都变了,我成了另一个人。我只能努力活下去。《名侦探的咒缚》也是东野圭吾对读者的真诚告白,这一次东野圭吾不再是对笔下人物生杀予夺的神,而是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呈现给读者,出人意料的结尾就像是他与读者的约定,也是给自己下的战书。

    《名侦探的咒缚》故事简介:太奇怪了!绕了半天竟然又回到了原点,我不禁脊背发凉。又不是初次来这个图书馆,怎么会迷路?书架间闪过一个人影,是个穿格子西装的男人。这下有救了!我慌忙追上去,他却瞬间消失了。天花板上不知何时垂下一架楼梯,我爬了上去,昏暗中只见一个白衣少女站在面前。“您就是侦探天下一先生吧?”她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我专程来接您。”侦探?我狐疑地接过她递来的照片,一时说不出话来——照片上的人身穿格子西装,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 东野圭吾

    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白夜行》领衔年度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并领衔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领衔年度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 序章

    **章纪念馆

    第二章大富豪

    第三章小说家

    第四章委员会

    终章

  • “这是??什么地方?”我嘀咕。四下静寂无声,我的声音传遍整个房间。室内昏暗,发着白光的荧光灯不见了,天花板上吊着几盏白炽灯。

    右侧忽然传来声响,我循声望去。有人从书架之间穿过,格子花纹的衣服映入眼帘。有救了!我心下暗喜。虽然有点不体面,但跟在那人身后,说不定能找到出口。我加快了脚步。

    就在我走到书架拐角处时,那人已往右拐了,仅能看到一点背影。看得出来,那人是一名男子,穿着格子西装,手持一根如今很少见的手杖。我能听到咯噔咯噔的声音,似乎是手杖敲击地板时发出的。

    我循声追赶。男子**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是在书架间穿梭,好像要努力甩掉我。

    突然,手杖的声音消失了。太好了!他终于停下了。我放下心来,走向男子走过的拐角。然而,哪里都没有男子的身影。我焦急地环视周围却一无所获。男子像烟雾一般消失了。正满腹狐疑时,我意外地发现从天花板上垂下一架螺旋状楼梯。刚才我并没有看到它,但是现在,就像忽然从哪里冒出来一样,它突兀地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我决定先爬上楼梯。楼梯上的房间里也满是书架。我从不知道这座图书馆中还有这样一个房间。一排排陈旧的书架上摆放着陈旧的书籍。我随手从身旁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很厚,好像是一本博物图鉴。大概是拉丁文,我看不懂。

    在把书放回原处时,我隐约感到右侧有人,扭头一看,一个身穿白裙、十四五岁的小姑娘面对着我,站在那里。

    小姑娘抬头看着我,快步走到我面前,看看手中的纸,又看看我,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天真无邪,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了。我像是被击中了,往后退了一步。

    “啊,太好了!”她说道。她的发音很标准,这在当今十几岁的小姑娘中很少见。“您还是来了。”

    “你在找我吗?”

    “是。他让我替他接您。”她的声音抑扬顿挫,“太好了,能够见到您。”

    “他??是谁?不,我想先知道??”我看着她的那双大眼睛,“你是谁?”

    “我是小绿,日野绿。”她很干脆地鞠了一躬。

    “小绿??”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也没见过这个小姑娘,“你为什么要找我呢?”

    “嗯,您不是跟他约好了要来这里吗?下午一点。”

    “约好要来这里,下午一点,和谁?”

    “和市长。”

    “市长?”我抬高了声音,“你没有记错吗?我不记得有这样的约定,也没见过什么市长。”

    “但市长说您在电话里答应了他。他还给您寄了确认信。”

    “确认信?我没收到过啊。”

    “太奇怪了。市长的确说他和侦探先生约好了??”

    “侦探??谁?”

    她默默地指了指我。

    “怎么可能?”我苦笑着,摆了摆手,“果然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侦探先生。”

    “但是,照片??”小绿看看手中的照片,又看看我,“是您啊,一模一样,连衣服都一样。”

    “让我看看。”我拿过那张照片,看了一眼,不由得后退几步。照片上的男子的确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打扮得**古怪。他穿着皱巴巴的格子西装,架着一副圆框眼镜,头发长而蓬乱。

    “确实和我长得很像,但是穿着**不同——”我忽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因为我发现身上穿的衣服正和照片上一样,是一套格子西装。不可能!我**出门时穿的*不是这套。

    我突然想起来了,刚才在迷宫中见到的那个男子穿的正是这样的衣服。可他的衣服怎么到了我身上?

    “您果然是侦探先生。别拿我开玩笑了,”小绿的脸上又浮现出笑容,“您就是侦探天下一先生吧?”

    “天下一?不,我是——”

    似乎有某个东西在我脑中**了,烟雾在记忆中迅速扩散。侦探天下——这个称呼好像在哪里听过。是在哪里呢?我什么时候接触过这个称呼呢?

    我感到鼻梁有点不舒服,伸手摸了摸,发现自己戴着一副眼镜。我什么时候戴上的?我戴的应该是隐形眼镜啊。

    就在这时,我发现西装右侧内层的口袋里有样东西。我伸手进去,指尖碰到了纸。取出来一看,是个白色的信封。

    “看吧,果然就是。”小绿指着信封说道,“您这不是拿着市长写给您的信吗?”

    “不,这不可能??”我不是侦探,也不是那个姓天下一的人—我想这样回答,但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来。我身体中的某个东西在拒*说这句话。

    这不是现实的世界。

    是梦吗?不,**不是梦,因为这不是朦胧不清的世界。可这到底是哪里?我熟知的那个世界又去了哪里呢?

    奇怪的是,我脑中的混乱正在迅速平息。居于大脑一隅的另一个我在小声说:必须接受这个世界。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