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美文50家(时光卷)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70205776
  • 作者:沈从文//余秋雨//莫言|编者:贾平凹
  • 页数:307
  • 出版日期:2018-10-01
  • 印刷日期:2018-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44千字
  • 1.《美文》杂志25周年白金纪念版。
    2.沈从文、余秋雨、莫言等名家美文荟萃。
    3. 配以贾平凹先生拙朴、睿智的画作。美文美图,相得益彰。
    4.随书赠送贾平凹画作精美书签。
    5. 这是一本关于相遇、岁月、人生的名家美文集。读文如读心,品读每一篇美文,在字里行间感悟人生的真谛,收获心灵的安宁。
  • 《美文50家?时光卷》是《美文》杂志25周年白金纪念版,精选沈从文、余秋雨、莫言等名家的美文,并配以贾平凹先生拙朴、睿智的画作。美文美图,相得益彰。 这是一本关于相遇、岁月、人生的名家美文集。读文如读心,品读每一篇美文,在字里行间感悟人生的真谛,收获心灵的安宁。
  • 贾平凹,1952年生于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棣花镇,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当代著名作家。 1992年创刊《美文》。著有《贾平凹文集》26卷。长篇小说代表作有《废都》《秦腔》等。中短篇小说代表作有《黑氏》《天狗》等。散文代表作有《商州散记》《丑石》等。其作品曾获得过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施耐庵文学奖,以及美国“飞马文学奖”、法国“费米娜文学奖”等。
  • 目录
    Contents

    **辑遇见万象

    遇见,一个多么动人的词。世界这么大,我们需要多深的缘分才会相遇。一辈子没有多长,下辈子不一定遇见,我珍视这样的相遇。

    我说沈从文 / 王蒙003
    忆高崇熙先生——旧事拾零 / 杨绛006
    谈王朔 / 刘震云008
    傻子——人寰速写之二 / 汪曾祺010
    缘深缘浅话难明——忆聂老 / 周汝昌012
    一种慰心的生活 / 阎连科018
    陈忠实生命的*后三天 / 陈彦022
    萧红传 / 季红真026

    第二辑独自闲行

    因为有梦,所以出发。独自闲行,倾听自己的内心,在行走中遇见真实的自己,迎接走向你生命的一切。

    中国文脉 / 余秋雨037
    君子之道 / 余秋雨073
    你在大雾里得意忘形 / 铁凝115
    北桥北桥 / 陈忠实120
    海市 / 张抗抗125
    当我们谈论文学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 阿来129
    皇帝与状元 / 熊召政144
    静看鱼忙? / 李敬泽155
    东车站 / 萧乾164
    巧遇曼谷 / 邓友梅166
    南京的秋天 / 叶兆言172
    在北方(三章) / 高建群174
    梦话扬州 / 丁帆182

    第三辑藏于岁月

    有些人,有些事,在岁月流逝后,会变得*加刻骨铭心。

    我有一个狮子军 / 贾平凹189
    写给母亲 / 贾平凹192
    说棣花 / 贾平凹194
    黄土的儿子 / 王安忆204
    狗的趣谈 / 莫言209
    五行缺火 / 冰心211
    信物 / 舒婷214
    我的**份工作 / 余华218
    人畜共居的村庄 / 刘亮程223
    母亲的辉煌 / 叶广芩226

    第四辑体悟从容

    人生的*佳状态是淡定从容,看似无为,实则有为。愿勇者从容,面对真实的生活。

    谈写字 / 沈从文235
    一滴水可以活多久 / 迟子建241
    人间笔记 / 于坚244
    心思与手艺 / 吴克敬249
    描眉艺术家谈美——病中杂记 / 叶君健255
    心草 / 林斤澜259
    猫冢 / 宗璞261
    西窗小札 / 李国文265
    丹青引 / 吴冠中272
    草书的表情 / 南帆277
    再读圣贤 / 鲍鹏山286
  • 给母亲 贾平凹 人活着的时候,只是事情多,不计较白天和黑夜,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算一算,再有二十天,我妈就三周年了。 三年里,我一直有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觉得我妈没有死,而且还觉得我妈自己也不以为她就死了。常说人死如睡,可睡的人是知道要睡去,睡在了床上,却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的呀。我妈跟我在西安生活了十四年,大病后医生认定她的各个器官已在衰竭,我才送她回棣花老家维持治疗。每日在老家挂上液体了,她也清楚每一瓶液体完了,儿女们会换上另一瓶液体的,所以便放心地闭了眼躺着。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她闭着的眼再没有睁开,但她肯定还是认为她在挂着液体,没有意识到从此再不醒来,因为她躺下时还让我妹把给她擦脸的毛巾洗一洗,梳子放在了枕边,系在裤带上的钥匙没有解,也没有交代任何后事啊。 三年以前我每打喷嚏,总要说一句:这是谁想我呀?我妈爱说笑,就接茬说:谁想哩,妈想哩!这三年里,我的喷嚏尤其多,往往错过吃饭时间,熬夜太久,就要打喷嚏,喷嚏一打,便想到我妈了,认定是我妈还在牵挂我哩。我妈在牵挂着我,她并不以为她已经死了,我*是觉得我妈还在,尤其我一个人静静地待在家里,这种感觉就十分强烈。我常在写作时,突然能听到我妈在叫我,叫得很真切,一听到叫声我便习惯地朝右边扭过头去。从前我妈坐在右边那个房间的床头上,我一伏案写作,她就不再走动,也不出声,却要一眼一眼看着我,看得时间久了,她要叫我一声,然后说:世上的字你能写完吗,出去转转么。现在,每听到我妈叫我,我就放下笔走进那个房间,心想我妈从棣花来西安了?当然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却要立上半天,自言自语我妈是来了又出门去街上给我买我爱吃的青辣子和萝卜了,或许,她在逗我,故意藏到挂在墙上的她那张照片里,我便给照片前的香炉里上香,要说上一句:我不累。 整整三年了,我给别人写过了十多篇文章,却始终没给我妈写过一个字,因为所有的母亲,儿女们都认为是伟大又善良,我不愿意重复这些词语。我妈是一位普通的妇女,缠过脚,没有文化,户籍还在乡下,但我妈对于我是那样的重要。已经很长时间了,虽然再不为她的病而提心吊胆了,可我出远门,再没有人啰啰嗦嗦地叮咛着这样叮咛着那样,我有了好吃的好喝的,也不知道该送给谁去。 在西安的家里,我妈住过的那个房间,我没有动一件家具,一切摆设还原模原样,而我再没有看见过我妈的身影,我一次又一次难受着又给自己说,我妈没有死,她是住回乡下老家了。今年的夏天太湿太热,每晚被湿热醒来,恍惚里还想着该给我妈的房间换个新空调了,待清醒过来,又宽慰着我妈在乡下的新住处里,应该是清凉的吧。 三周年的日子**天临近,乡下的风俗是要办一场仪式的,我准备着香烛花果,回一趟棣花了。但一回棣花,就要去坟上,现实告诉着我妈是死了,我在地上,她在地下,阴阳两隔,母子再也难以相见,顿时热泪肆流,长声哭泣啊。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