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中国古典小说

市声/中国古典小说丛书

作者:(清)姬文 出版社:江西美术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西美术
  • ISBN:9787548062080
  • 作者:(清)姬文
  • 页数:226
  • 出版日期:2018-10-01
  • 印刷日期:2018-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姬文著的《市声》是晚清商业小说中的具特色的代表作品。小说中的华达泉、李伯正、范慕蠡代表了新兴的民族资本家,热心创办实业,振兴民族工业。李伯正,不惜工本,购置机器,研究工艺,开办学堂,训练工人,想“纺织各种新奇花样丝绸等类,夺他们外洋进来的丝布买卖”,反映了他们的爱国思想。但结果资金耗尽,事业无成。小说著力写了以钱伯廉、汪步青为代表的一大批奸商猾贾,在“振兴工业”的幌子下,哄骗欺诈,投机倒把,中饱私囊,挖空了民族工业的墙脚,揭露颇为深刻。它的写法类似其他谴责小说,但其中不少内容与商界无关,结构显得枝蔓﹔有的情节夸张失实。
  • **回 折资本豪商返里 积薪工贫友登门
    第二回 备酒筵工头夸富 偷棉纱同伙妒奸
    第三回 办棉花赚利壮腰缠 收茧子夸多合股份
    第四回 话蚕桑空谈新法 查帐目访悉弊端
    第五回 还花银侠友解囊 遇茶商公司创议
    第六回 扬州府豪商出世 上海滩茧市开盘
    第七回 九五扣底面赚花银 对半分合同作废纸
    第八回 诸茶商讲求新法 小席伙独积薪工
    第九回 念贫交老友输财 摇小摊奸人诱赌
    第十回 靠戚眷浪子得安居 进箴规世交成隙末
    第十一回 王小兴倒帐走南洋 陆桐山监工造北厂
    第十二回 改厂房井上结知交 辞茶栈伯廉访旧友
    第十三回 说艺事偏惊富家子 制手机因上制军书
    第十四回 工师流寓出怨言 舆夫惑人用巧计
    第十五回 兴工业富室延宾 掮地皮滑头结客
    第十六回 赔番菜买地又成空 逃欠户债台无可筑
    第十七回 专利无妨营贱业 捐官原只为荣身
    第十八回 开夜宴老饕食肉 缝补子贫妪惊心
    第十九回 大请客逼走蠢夫 巧骗钱愚弄傻子
    第二十回 逞凶锋悍妇寻夫 运深谋滑头掮地
    第二十一回 为捐官愿破悭囊 督同伙代售湿货
    第二十二回 卖贱货折却倘来资 得主顾欢迎上门客
    第二十三回 大资本加捐大头衔 假性情暗换假官照
    第二十四回 争戒指如夫人动怒 垫台脚阔门政宴宾
    第二十五回 炫东家骗子吹牛皮 押西牢委员露马脚
    第二十六回 办军装太守开颜 送首饰商人垫本
    第二十七回 谈交易洋行爱国 托知音公馆留宾
    第二十八回 穆经理行踪诡秘 萧翻译酬应精明
    第二十九回 脱手失官银委员遇骗 从容开货价买办知机
    第三十回 谈骗局商界寒心 遇机工茶楼把臂
    第三十一回 刘浩三发表劝业所 余知化新造割稻车
    第三十二回 农务机千塍并举 公司业两利相资
    第三十三回 留学生说明实业 小富翁信用高谈
    第三十四回 扶工业高人远见 派捐资财虏潜逃
    第三十五回 卷烟厂改良再举 织布局折阅将停
    第三十六回 提倡实业偏属乡愚 造就工人终归学业
  • **回 折资本豪商返里 积薪工贫友登门 陶顿今何在?只倕班员规方矩,千年未改!谁 信分功传妙法,利市看人三倍?但争逐锥刀无悔。
    安得黄金凭点就,向中原淘尽穷愁海?剩纸上,空 谈诡。饮羊饰彘徒能鬼,又何堪欧商美贾,联镳方 轨?大地英华销不尽,岁岁菁茅包匦。有外族持筹 为宰,榷税征缗成底事?化金缯十道输如水。问肉 食,能无愧? 这一首“贺新凉”词,是商界中一位忧时的豪 杰填的。这豪杰姓华,名兴,表字达泉,浙江宁波 府鄞县人氏,世代经商为业,家道素封。只因到得 达泉手里,有志做个商界伟人,算计着要和洋商争 胜负时,除非亲到上海去经营一番不可。他就挟了 重资,乘轮北溯,及至到得上海,同人家合起公司 来。做几桩事业,都是极大的成本,就只用人多了 ,未免忠奸不一,弄到后来年年折阅,日日消耗, 看看几个大公司支持不住,只得会齐了各股东,把 出入款项账目,通盘结算,幸而平时的生意还好, 不至再要拿出银子去赎身。但是生生把百万家私, 折去了九十多万,所存五六万银子,想留着做个养 命之源,不敢再谈商务了。
    当下收拾余资,赶紧搭船回家。达泉虽然是已 经败落的豪商,那气概依然阔绰。轮船上的买办, 本是认识的,不消说异常的恭维他。他也阔惯的了 ,那肯露出一些穷相来,所以这番回家,仍旧写了 大餐间票子。到得船上,迎面遇着一位邻居,这邻 居姓鲁,名学般,乳名叫做大巧,向来做木匠的。
    只因他为人老实,人家造房子,都要请教他,他总 不肯多赚人家的钱,因此不断的有主顾。手里头略 略积聚些钱。因见他朋友们都在上海得意的多,他 也就合人结伴,到上海顽一趟。谁知辗转入了工党 ,居然做到木工头,从此发了些财。又读过一年外 国书,给外国人盖造洋房,也能对付得来。而且听 人讲过外国故事不少,才知道自己这般行业,不算 低微,只可惜不如外国人的本领大,有些抱愧。这 时赚足了洋钱,回家度岁,可巧和华达泉同船。达 泉虽是个富翁,一向待人是极谦和的,所以和大巧 认识。
    闲言休絮。当下二人见面,达泉满肚皮的牢骚 ,正想有个同乡谈谈,聊舒郁结,就留大巧在大餐 间住。大巧不肯。达泉不由分说,叫仆人把他行李 搬来。大巧只得与他同住。闲话时,大巧自然知道 达泉折阅的事,不免问个细情。达泉叹道:“中国 的商家,要算我们宁波*盛的了。你道我们宁波人 ,有什么本事呢?也不过出门人喜结成帮,彼此联 络得来,诸般的事容易做些。外省人都道我们有义 气,连外国人都不敢惹怒我们。你看四明公所那桩 事,要不是大家出力,还能争得回来么?果然长远 不变这个性质,那件事做不成吗?如今不须说起,
  • 编辑推荐语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