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传记

名人故事(上下)/百读不厌的经典故事

作者:高洪雷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70203550
  • 作者:高洪雷
  • 页数:515
  • 出版日期:2018-07-01
  • 印刷日期:2018-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75千字
  • 详情页仅供参考:本套书为《名人故事(上下)》




  • 全新插图珍藏版 《另一半中国史》作者全新力作 精选伍子胥、苏武、岳飞、左宗棠等二十八个人物的经典故事 让孩子受益一生的名人传记

  • 在历史长河中曾涌现无数的名人,如史学巨擘司马迁、精忠报国的岳飞、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气壮山河的史可法等,他们犹如银河中的灿烂星辰,指引着青少年一路前行。 本书讲述的就是这些历史名人的故事。该书视角独特、配图精美,使青少年更好地感受先贤智者的智慧和勇气,学习他们的坚强意志,助力青少年塑造健全的人格,成就更丰富、更有品质的人生。

  • 高洪雷,山东新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会员,中国民族史学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副主席。20世纪90年代开始发表散文、随笔、专著,作品有《大写西域》《另一种文明》《楼兰啊楼兰》等,代表作《另一半中国史》已被译成维吾尔文、蒙古文、柯尔克孜文、锡伯文、韩文等多种文字出版。

  • 目  录(上)

    第一章  真的猛士——伍子胥 / 001  
    兄弟二人不笨,都听出了使者的话外音。他们面临的,极有可能是一个死亡陷阱。跳不跳呢?兄弟二人居然意见相左,一个人想死,一个人想活……

    第二章  百世兵家之师——孙武 / 037
    他是伍子胥的战友,被古今中外军事家尊为“兵家鼻祖”,就连海湾战争中趴在沙漠里的多国部队士兵,每个人怀中都揣着一本他在两千五百年前写的书……

    第三章  铁血变法——商鞅 / 057
    公元前338年,秦孝公撒手西去。飞机在起飞和降落时*危险,政局在权力交接时*危险。历史老人也在疑惑:特立独行的商鞅,真能躲过命运的劫难吗?

    第四章  爱国诗人——屈原 / 085
    得到楚怀王首肯后,屈原开始了楚国继吴起之后的又一次变革,也就是所谓的“美政”。在他青春的季节里,浩荡着向上、向前、永不停步的人生,连黑夜都阳光明媚,连寒冬也百花争艳。似乎,路上春色正好,天上太阳正红……

    第五章  霸王别姬——虞姬 / 105
    当虞姬挥剑,将一朵生命之花绽放成残酷的鲜红;当*世的绚丽,流淌过雪白而柔滑的颈,世界静音,天地定格。立时,历**所有征战不休的帝王厮杀变得苍白空虚,人们争相传说的所有爱情故事变得黯然失色……

    第六章  英雄本色——周亚夫 / 117
    “七国之乱”**平定,七国被废除,周亚夫赢得了举朝赞誉。只有一个人暗中咬牙切齿,他就是梁王刘武。这正应了一位哲人的话:“敌人会很快被忘记,但会记住见死不救的朋友。”

    第七章  史学巨擘——司马迁 / 137
    这是何等的气概与决*——踩着自己的影子奔跑,提着自己的头发飞翔!无怪乎两千年后另一位硬骨头文人大声疾呼:“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第八章  大汉气节——苏武 / 151
    岁月如水,水深如曾经的爱情。时间的巨浪淹没了爱情童话中的两个人:妻子已经上岸,苏武还在水底。从此,他不再相信什么真情,直到白头也再未续弦,他把真情永远融注进了玫瑰色的回忆,任荒草埋心……

    第九章  昭君出塞——王昭君 / 163
    昭君永远是一个怀抱琵琶、寂寞无言地走在斜阳荒草之中的女子。从此,华美霓裳代之以厚重皮裘,流水飞红翻译成漫漫黄沙,南国水梦蜕变为塞外笛鸣。“阳关万里遥,不见一人归,惟有河边雁,秋来南向飞。”

    第十章  胡笳十八拍——蔡文姬 / 179
    胡笳,这一诞生于马背穹庐的古老乐器,尽管有着身远阳春白雪、心仪下里巴人的平凡身世,却因为蔡文姬与《胡笳十八拍》升华成撼天动地的天籁,流韵为幽玄旷逸的*响……

    第十一章  红透雪域的格桑花——文成公主 / 191
    这不是传说,没有虚构,是比“孟姜女”“白蛇传”“牛郎织女”“孔雀东南飞”“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传说还要惊天地、泣鬼神的生死情缘……

    第十二章  大唐“谪仙人”——李白 / 205
    我似乎看见,手执酒壶的李白,两颊桃花,一襟烟雨,赤着两足,一边狂饮一边吟咏着美酒一样的诗句,自由洒脱地向我们走来。嘴上笑着唱着,眼眶里却闪着点点泪光……

    第十三章  书法名家 ——颜真卿 / 219
    地上沧桑巨变,苍天千古如斯。千年过去了,名重一时的“天中山”是否还在?如果去河南,我真的该去看看那座不起眼的小山丘……

    第十四章  忠勇“**”将——杨业 / 231
    杨业抬眼望去,那轮形同宿命的夕阳放射着肃杀的白光,蓄谋已久地坠落在积雪覆盖的山谷之间。立时,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谷口变成了硕大的墓穴,寒风催生出低沉的哀乐,冰雪幻化成送葬的白纱……

    第十五章  十一世纪的改革家——王安石 / 245
    乌云遮住了湛蓝的天空,但遮不住满目的花红柳绿。坐在马车上的王安石,深情回望了一眼高大的开封城门。屈指算来,从指缝里流过的不是杨柳风,杏花雨,而是飞逝而过的岁月……


    目  录(下)


    第一章  铁板铜琶——苏东坡 / 001
    在世界历**,号称*文明的**都分别流放了*伟大的作家:英国流放了拜伦,德国流放了海涅,法国流放了雨果。但他们都没有为此沉沦,而是用流亡为“祖国”构建了巨大的精神殿堂。被宋朝流放的苏东坡也不例外……

    第二章  精忠报国——岳飞 / 027
    岳飞死了,我们所有的石碑、庙宇、塑像、香火,都无法使他生还。秦桧死了,写一万本书责骂他,也不会惊动他不为人知的坟墓中的骨灰。这一点,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然是一个民族的伤疤……

    第三章  醉里挑灯看剑——辛弃疾 / 051
    如此活生生的传奇,正如漆黑夜色中的萤火虫,丈夫衣领上的口红,凶杀现场的指纹,美人眉间的红痣,想不引人注意都不可能。他一战成名,意气风发地踏入了南宋官场。用苏东坡的词来形容就是: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第四章  婉约词宗——李清照 / 067
    出狱那天,杭州万人空巷争睹这位家喻户晓的爱国词人和敢爱敢恨的时代叛逆的*世风采。她整了整散乱的裙钗,平静地穿过如潮的人流,铿锵而去。从此,她有了两本书,一本叫爱国,一本叫爱情……

    第五章  零丁洋壮歌——文天祥 / 083
    他像流星一样划过长空,用璀璨换长生,以刹那为永恒,达到了哲学家海德格尔“向死而生”的人生境界。七百多年过去了,零丁洋潮涨潮落,惶恐滩春来冬去,一切如过眼云烟,唯有他的英名如日出日落一般照耀着我们……

    第六章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 / 097
    试想,没有经历过炼狱般的磨炼,怎能练出创造天堂的力量?没有流过血的手指,怎能弹奏出世间的*唱?于是,他变得铁一般硬,钢一样强,开始成为一只凌空翱翔的雄鹰,在搏击长天的同时播撒烈烈扬扬的生命意志……

    第七章  天地正气——方孝孺 / 109
    正如姚广孝所预言的,方孝孺一死,读书人的种子就*了。方孝孺之后,明朝再无一人称得上政治思想家。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斯时也,文艺复兴的朝阳升起在欧洲上空,驱赶着中世纪的黑暗,疾步迈进蓬勃发展的近代……

    第八章  远洋之歌——郑和 / 127
    我们只有发出一声叹息:郑和下西洋就这样成了一个传奇,也仅仅是一个传奇。这一声叹息,是萦绕在无数曾经盛极一时的帝国心头的噩梦。难怪梁启超说,郑和之后,再无郑和……

    第九章  要留清白在人间——于谦 / 143
    于谦的一生像岳飞一样被画上了一个悲怆的句号。同样被画上句号的还有余玠、袁崇焕。巧合的是,以上四人姓氏的**个字母都是“Y”。这个字母和句号在中国历史册页中悬垂,让人心冷如冰,触目惊心……

    第十章  大明*后的“长城”——袁崇焕 / 155
    此时的袁崇焕,才真正感到了几分后怕:因为他十分清楚,明与后金力量对比,早在萨尔浒之役之后就已发生逆转。防守已属不易,遑论收复失地?“五年复辽”的豪言壮语简直就是梦呓……

    第十一章  气壮河山——史可法 / 177
    就因为“扬州十日”,这个隋炀帝梦里的“琼花江都”从此成为亿万民众心中的“大写扬州”,也让“扬州十日”这个红色的“历史疤痕”开放成灿烂的“气节之花”。

    第十二章  **之光——左宗棠 / 189
    那么,该如何使用这个既有个性又有才干的人呢?咸丰帝犯了难。因为这个人已经接近五十岁,这个岁数对于一位将军而言,本该是解甲归田的时候了。就在这个当口,左宗棠“踢人事件”发生了……

    第十三章  鉴湖女侠——秋瑾 / 229
    与此同时,东方中国也出现了一位“卢森堡”式的男装丽人,短发齐耳,腰插短剑,足蹚战靴,英姿勃勃地奔走在血雨腥风中……

    跋 / 250

  • 一 公元前522年中秋的一个清晨,楚国边境小城棠地(今河南境内)笼罩在袅袅的炊烟里,像一个远古的梦。
    这是一个普通的院落。哥哥伍尚与弟弟伍员早已养成“闻鸡起舞”的习惯,正各自守着一张石桌埋头苦读。
    一群乌鸦在树梢徘徊不去,鼓噪声里落叶纷纷。伍尚与伍员不约而同地向树梢望去,眉头皱起了疙瘩,因为民间有一种说法:“乌鸦叫,霉运到。” 兄弟二人心烦意乱之际,院子里闯进一群陌生人,为首的自称楚王的使者。只听他一板一眼地说:“你们的父亲已经入狱,他让我捎话,要你俩前往国都。如果你们前往,证明你家对楚王忠心不贰,你们的父亲就将被释放;如果你们拒*前往,说明你家有谋逆之心,大王就会杀了你们的父亲。” 兄弟二人不笨,都听出了使者的话外音。他们面临的,极有可能是一个死亡陷阱。
    跳不跳呢? 兄弟二人居然意见相左,一个人想死,一个人想活。
    二 让我们按下快倒键,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故事发轫于一个**的桃色事件。
    那还是遥远的春秋末年,楚国郢(yǐng)都(今湖北荆州城北五千米的古纪南城)弥漫着滚滚血雨,楚灵王与三个弟弟围绕王位展开了殊死争夺。公元前528年,楚灵王的幼弟弃疾在内讧中上台,是为楚平王。他一上台,就立他与蔡国公主所生的长子建为太子,并为太子聘任了两个师傅,一是太傅伍奢,负责向太子传授礼仪、教化品行;一是少师费无极(又写作“无忌”),负责向太子传授知识。
    负责向太子传授礼仪的太傅伍奢,是一位德才俱佳的“圣人”,深受太子敬重;向太子传授知识的少师,是一个有才无德的“小人”,太子对其并不亲密。小人*大的特点是见风使舵,既然抱不住太子的“小腿”,少师转而去抱楚平王的“大腿”。
    楚平王二年(公元前527年)的**,柳明春艳,喜鹊登枝,费无极喜滋滋地来到王宫,建议楚平王为十五岁的太子建娶妻。考虑到太子建已经成年,楚平王高兴地采纳了少师的建议。然后,对这个满脸堆笑的臣下说:“此事由少师提出,就劳烦少师去一趟秦国,为太子遴选一位可心的公主吧!” 楚与秦乃世代盟友,王室联姻早有盟约。楚女有长江的滋润,美貌天下皆知,如芈(mǐ)八子、王昭君;秦女尽管身处西北,但那时的三秦大地青山葱茏,绿水环绕,此地女人的身段与秀色丝毫不落下风,如李夫人、杨贵妃。这次费无极前往迎聘的秦哀公的长妹——伯嬴(又称孟嬴),就是一位光风霁月型美女,面似海棠春月,目若星朗秋波,肤似羊脂白雪。一眼望去,如一朵含苞吐蕊的玉兰花在枝头楚楚地摇曳。
    费无极如夜得灯,如贫得宝,立刻护送秦公主回国。回到郢都,他没有直接把伯嬴送入太子宫,而是将她秘密地安置在客舍,然后兴冲冲地跑去找楚平王。
    “君上(对诸侯的称呼),臣活了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婀娜的女子啊!” “是吗?”楚平王的脸涨得通红,眼里放射出憧憬的光芒。然后,他乔装打扮,跟着费无极,踏着撩人的月色,去客舍偷看新来的儿媳。回来之后,楚平王没有进宫,而是对着一轮上弦月发呆。
    费无极见状,试探性地问:“莫非,君上喜欢秦公主?” 楚平王长出了一口气,含混地“嗯”了一声。
    “喜欢的话,留下就是了。”费无极说。
    “传出去恐影响寡人(诸侯的自称)的声誉,再说太子也会不乐意的……”在朦胧的月光下,费无极看不到楚平王的表情,但能感觉到他的话音发颤,有些言不由衷。
    “国人不知,伯嬴不知,唯君上和臣知。况且太子还年轻,另外再娶吧。”费无极似乎看穿了楚平王的内心,因而替楚平王拿了主意。
    时值公元前523年正月,寒气袭人。当晚,费无极就将伯嬴送入宫中。楚平王命人点起炭火,与伯嬴在春天般的温暖中入了洞房。起初,伯嬴感觉太子不应该是个中年人,等两人有了鱼水之欢,方知道同枕之人乃当今楚王。太子妃升格成了王妃,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随后,费无极使用“调包计”,安排一个秦国随嫁宫女冒充伯嬴嫁给了太子建。
    为防丑闻暴露,就在这年夏天,费无极向楚平王建议:“晋国之所以称霸多年,是因为地理位置靠近中原,而楚国远离中原,所以无法与之抗衡。如果扩建秦晋边境重镇城父(今河南平顶山),令太子镇守此地,加强与中原各国的联络,而您则专心经营南方,天下唾手可得。” 大臣们都感觉此事不正常,因为太子是未来的国君,按惯例应该常驻国都,怎能派去戍边呢?但楚平王采纳了费无极的建议,并让太傅陪同太子前往,而出馊主意的费无极则如愿留在了楚平王身边。
    太子一走,父子之间的沟通**断*,这就为小人的离间提供了机会。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522年,伯嬴生下一个儿子,取名轸,那个隐藏了一年的丑闻再也兜不住了。
    未婚妻变成了后妈,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但木已成舟,且碍于父亲的颜面,太子建并没有表露出什么反常,*没有写信责备父亲和从前的少师。
    事实上,即便太子建没有什么反常,身为小人的费无极也会心神不安的。因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小人的习惯。他推测将来太子建继位,一定会和自己算这笔旧账,这可是不折不扣的“夺妻之恨”。于是,费无极率先发难,向楚平王告状说:“太子建要谋反了!” 楚平王有些不以为然:“他已经做了太子,还谋求什么?” 费无极进一步诋毁太子建说:“自从臣把伯嬴带入王宫,太子怨气大得很,已对大王***望,到处散布不利于您的话,而您却蒙在鼓里。*严重的是,太子以城父为基地,内领重兵,外交齐、晋,时刻准备打进郢都。” 话说到这个份上,令楚平王不得不有所戒备。楚平王立即将伍奢从城父召回,责问有没有这回事。
    刚正的伍奢当然不会在利诱之下无中生有地陷害太子,也不会在威逼之下屈打成招,*知道这一切都是费无极的阴谋,于是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大王抢了太子的女人,已经很过分了。如今居然听信这样的谗言,难道不是很可笑吗?” 眼看事情就要陷入僵局,费无极眨巴着眼睛对楚平王耳语说:“虽然太子是君上的骨肉,但骨肉相残司空见惯,如果君上现在心软,将来必然被擒。” 对于费无极的提醒,楚平王是认可的。他是向来不惮以*坏的恶意揣度别人的,因为他就是通过逼杀三个哥哥上台的。而且,一旦除掉太子建,他就可以立伯嬴为后,另立伯嬴之子为太子。这样一来,就能进一步结好秦国。至于太子建之母所在的蔡国,尾巴国而已,可以忽略不计。
    接下来,楚平王下令拘捕伍奢,并命令城父司马奋扬诛杀太子建。奋扬知悉太子建蒙冤,马上通知太子建带着子女逃向了宋国(中心位于今河南商丘)。然后,奋扬让部下绑了自己赶到郢都,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向楚平王复命:“君上从前叮嘱臣,侍奉太子如同侍奉君上本人,所以臣放走了太子,今特来请求君上治罪。” “那你为什么还敢回来?”楚平王问。
    奋扬回答:“未能完成任务本来就是失职,如果再逃亡那就是错上加错,臣这样的人逃出去又有谁会收留呢?” 楚平王沉吟半晌,*后还是放了他。西汉刘向在《说苑》中有“立节”一篇,对奋扬此举给予了褒奖。
    楚平王此举,足以看出人性的复杂:他听信谗言要杀太子建,说明他是个典型的昏君;但他宽宥了放走太子的奋扬,又说明他有明君气度。如果事情到此为止,倒也不至于激起什么了不起的波澜。但是,楚平王接着又做了一件导致他入土难安的蠢事。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还是费无极。
    散朝后,费无极对楚平王说:“太子已逃,太傅留着也没用了,砍头吧!”为斩草除根,他又对楚平王说,“伍奢有两个儿子,一个叫伍尚,一个叫伍员,都是读书人,不杀掉必成楚国之患。”于是,楚平王派使者前往兄弟二人所在的棠地,假借伍奢之名召两个儿子回都。
    这才有了本文开篇的场面。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