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名家名作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共2册)/译文40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78331
  • 作者:(古希腊)荷马|译者:陈中梅
  • 页数:1146
  • 出版日期:2018-06-01
  • 印刷日期:2018-05-29
  • 包装:平装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23千字
  •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共2册)》相传为古希腊盲诗人荷马所作,是古希腊不朽的英雄史诗,西方古典文化的基石。本书聚焦于读者耳熟能详的《伊利亚特》《奥德赛》等经典文本,对其中涉及的人物性格、场景设定进行了深入细致地描绘与分析,为读者展开了一幅宏伟的史诗画卷,为对荷马史诗感兴趣的读者提供了阅读指引与参考。
  • “荷马史诗”相传为古希腊盲诗人荷马所作,是 古希腊不朽的英雄史诗,西方古典文化的基石。《荷 马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共2册)》便是其中一本。 《伊利亚特》全诗分24卷,15693行,主要叙述 的是希腊联军围攻小亚细亚的城市特洛伊的故事,以 希腊联军统帅阿伽门农和希腊英雄阿基琉斯的争吵为 中心,集中描写了战争结束前五十天发生的事情。希 腊英雄阿基琉斯因女俘为主帅阿伽门农所夺,盛怒之 下拒绝作战,希腊联军因此受挫。后因好友帕特罗克 洛斯战死,阿基琉斯再度披挂上阵,终于杀死特洛伊 主将赫克托耳,使希腊联军转败为胜。《奥德赛》全 诗共24卷,12110行,叙述特洛伊战争后,希腊联军 英雄、伊萨卡王奥德修斯在海上漂流十年,历经艰难 险阻,终于返回故国,夫妻团圆的故事。奥德修斯勇 敢机智,在特洛伊战争中献木马计,希腊联军终于获 胜。回国途中历尽艰险,先后制服独眼巨神和女巫等 ,又被女仙卡鲁普索留居岛上7年,最后向先知泰瑞 西阿斯问路,始得重返故乡。当时其妻裴奈罗珮正苦 于无法摆脱各地求婚者的纠缠,他于是乔装成乞丐, 将求婚者全部射死,最后阖家团聚。

  • 伊利亚特
    名称索引

    奥德赛
    名称索引
    荷马生平轶闻
  • **卷 告诉我,缪斯,那位聪颖敏睿的凡人的经历,在 攻破神圣的特洛伊城堡后,浪迹四方。他见过许多种 族的城国,领略了他们的见识,心忍着许多痛苦,挣 扎在浩淼的大洋,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使伙伴们得 以还乡。但即便如此,他却救不下那些朋伴,虽然尽 了力量:他们死于自己的愚莽,他们的肆狂,这帮笨 蛋,居然吞食赫利俄斯·呼裴里昂的牧牛。被日神夺 走了还家的时光。开始吧,**,宙斯的女儿,请你 随便从哪里开讲。
    那时,所有其他壮勇,那些躲过了灭顶之灾的人 们,都已逃离战场和海浪,尽数还乡,只有此君一人 ,怀着思妻的念头,回家的愿望,被卡鲁普索拘留在 深旷的岩洞,.雍雅的女仙,**中的佼杰,意欲把 他招做夫郎。随着季节的移逝,转来了让他还乡伊萨 卡的岁月,神明编织的时光,但即便如此,他却仍将 遭受磨难,哪怕回到亲朋身旁。神们全都怜悯他的处 境,惟有波塞冬例外,仍然盛怒不息,对神一样的奥 德修斯,直到他返回自己的家邦。
    但现在,波塞冬已去造访远方的埃塞俄比亚族民 ——埃塞俄比亚人,居家*僻远的凡生,分作两部, 一部栖居日落之地,另一部在呼裴里昂升起的地方— —接受公牛和公羊的牲祭,坐着享受盛宴的愉畅。与 此同时,其他众神全都汇聚俄林波斯宙斯的厅堂。神 和人的父亲首先发话,心中想着雍贵的埃吉索斯,死 在俄瑞斯忒斯手下,阿伽门农声名远扬的儿郎。心中 想着此人,宙斯开口发话,对不死的神明说道:“可 耻啊——我说!凡人责怪我等众神,说我们给了他们 苦难,然而事实却并非这样:他们以自己的粗莽,逾 越既定的规限,替自己招致悲伤,一如不久前埃吉索 斯的作为,越出既定的规限,姘居阿特柔斯之子婚娶 的妻房,将他杀死,在他返家之时,尽管埃吉索斯知 晓此事会招来突暴的祸殃——我们曾明告于他,派出 赫耳墨斯,眼睛雪亮的阿耳吉丰忒斯,叫他不要杀人 ,也不要强占他的妻房:俄瑞斯忒斯会报仇雪恨,为 阿特柔斯之子,一经长大成人,思盼回返故乡。赫耳 墨斯曾如此告说,但尽管心怀善意,却不能使埃吉索 斯回头;现在,此人已付出昂贵的代价。” 听罢这番话,灰眼睛**雅典娜答道:“克罗诺 斯之子,我们的父亲,*高贵的**, 埃吉索 斯确实祸咎自取,活该被杀,任何重蹈覆辙的凡人, 都该遭受此般下场。然而,我的心灵正为聪颖的奥德 修斯煎痛,可怜的人,至今远离亲朋,承受悲愁的折 磨,陷身水浪拥围的海岛,大洋的脐眼,一位**的 家园,一个林木葱郁的地方。她是歹毒的阿特拉斯的 女儿,其父知晓洋流的每一处深底,撑顶着粗浑的长 柱,隔连着天空和大地。正是他的女儿滞留了那个愁 容满面的不幸之人,总用甜柔、赞褒的言词迷蒙他的 心肠,使之忘却伊萨卡,但奥德修斯一心企望眺见家 乡的炊烟,盼愿死亡。然而你,俄林波斯神主,你却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