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朱自清散文精选(彩插版)/名家散文典藏

作者:朱自清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35498885
  • 作者:朱自清
  • 页数:256
  • 出版日期:2017-12-01
  • 印刷日期:2017-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22千字
  • 朱自清,原名自华、号秋实,改名自清,字佩弦;原籍浙江绍兴,生于江苏东海,长大于江苏扬州,故自称“我是扬州人”;现代**散文家、诗人、学者、民主战士。其散文朴素缜密、清隽沉郁、语言洗炼、文笔清丽、极富有真情实感。朱自清以独特的美文艺术风格,为中国现代散文增添了瑰丽的色彩,为建立中国现代散文全新的审美特征创造了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散文体制和风格。
    朱自清著的《朱自清散文精选(彩插版)/名家散文典藏》收录了其创作的散文随笔作品。
  • 朱自清著的《朱自清散文精选(彩插版)/名家散 文典藏》收录了朱自清的散文代表作品。比如《匆匆 》《歌声》《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女人》《白种 人——上帝的骄子!》《背影》《阿河》《哀韦杰三 君》《飘零》《白采》《荷塘月色》《一封信》《怀 魏握青君》《儿女》《旅行杂记》等作品。在朴素的 叙述中寄寓真挚深沉的情愫。
  • 踪迹
    匆匆
    歌声
    桨声灯影里的泰淮河
    温州的踪迹
    航船中的文明
    背影
    女人
    白种人——上帝的骄子!
    背影
    阿河
    哀韦杰三君
    荷塘月色
    一封信
    怀魏握青君
    儿女
    说梦
    海行杂记
    欧游杂记
    威尼斯
    佛罗伦司
    罗马
    滂卑故城
    瑞士
    荷兰
    莱茵河
    西行通讯
    你我
    “海阔天空”与“古今中外”
    扬州的夏日
    看花
    我所见的叶圣陶
    论无话可说
    给亡妇
    你我
    谈抽烟
    冬天
    择偶记
    说扬州
    南京
    潭柘寺 戒坛寺
    伦敦杂记
    文人宅
    博物院
    公园
    加尔东尼市场
    吃的
    乞丐
    语文影及其他
    说话
  • 大中桥外,顿然空阔,和桥内两岸排着密密的人 家的大异了。一眼望去,疏疏的林,淡淡的月,衬着 蓝蔚的天,颇像荒江野渡光景;那边呢,郁丛丛的, 阴森森的,又似乎藏着无边的黑暗:令人几乎不信那 是繁华的秦淮河了。但是河中眩晕着的灯光,纵横着 的画舫,悠扬着的笛韵,夹着那吱吱的胡琴声,终于 使我们认识绿如茵陈酒的秦淮水了。此地天裸露着的 多些,故觉夜来的独迟些;从清清的水影里,我们感 到的只是薄薄的夜——这正是秦淮河的夜。大中桥外 ,本来还有一座复成桥,是船夫口中的我们的游踪尽 处,或也是秦淮河繁华的尽处了。我的脚曾踏过复成 桥的脊,在十三四岁的时候。但是两次游秦淮河,却 都不曾见着复成桥的面;明知总在前途的,却常觉得 有些虚无缥缈似的。我想,不见倒也好。这时正是盛 夏。我们下船后,借着新生的晚凉和河上的微风,暑 气已渐渐消散;到了此地,豁然开朗,身子顿然轻了 ——习习的清风荏苒在面上,手上,衣上,这便又感 到了一缕新凉了。南京的日光,大概没有杭州猛烈; 西湖的夏夜老是热蓬蓬的,水像沸着一般,秦淮河的 水却尽是这样冷冷地绿着。任你人影的幢幢,歌声的 扰扰,总像隔着一层薄薄的绿纱面幂似的;它尽是这 样静静的,冷冷的绿着。我们出了大中桥,走不上半 里路,船夫便将船划到一旁,停了桨由它宕着。他以 为那里正是繁华的极点,再过去就是荒凉了;所以让 我们多多赏鉴一会儿。他自己却静静的蹲着。他是看 惯这光景的了,大约只是一个无可无不可。这无可无 不可,无论是升的沉的,总之,都比我们高了。
    那时河里闹热极了;船大半泊着,小半在水上穿 梭似的来往。停泊着的都在近市的那一边,我们的船 自然也夹在其中。因为这边略略的挤,便觉得那边十 分的疏了。在每一只船从那边过去时,我们能画出它 的轻轻的影和曲曲的波,在我们的心上;这显着是空 ,且显着是静了。那时处处都是歌声和凄厉的胡琴声 ,圆润的喉咙,确乎是很少的。但那生涩的,尖脆的 调子能使人有少年的,粗率不拘的感觉,也正可快我 们的意。况且多少隔开些儿听着,因为想象与渴慕的 做美,总觉*有滋味;而竞发的喧嚣,抑扬的不齐, 远近的杂沓,和乐器的嘈嘈切切,合成另一意味的谐 音,也使我们无所适从,如随着大风而走。这实在因 为我们的心枯涩久了,变为脆弱;故偶然润泽一下, 便疯狂似的不能自主了。但秦淮河确也腻人。即如船 里的人面,无论是和我们一堆儿泊着的,无论是从我 们眼前过去的,总是模模糊糊的,甚至渺渺茫茫的; 任你张圆了眼睛,揩净了眦垢,也是枉然。这真够人 想呢。在我们停泊的地方,灯光原是纷然的;不过这 些灯光都是黄而有晕的。黄已经不能明了,再加上了 晕,便*不成了。灯愈多,晕就愈甚;在繁星般的黄 的交错里,秦淮河仿佛笼上了一团光雾。光芒与雾气 腾腾的晕着,什么都只剩了轮廓了;所以人面的详细 的曲线,便消失于我们的眼底了。但灯光究竟夺不了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