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冰心散文精选(彩插版)/名家散文典藏

作者:冰心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35498991
  • 作者:冰心
  • 页数:261
  • 出版日期:2017-12-01
  • 印刷日期:2017-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0千字
  • 《冰心散文精选(彩插版)》收入现代**女作家、翻译家冰心的散文代表作,包括《小橘灯》《忆意娜》《一寸法师》《樱花赞》《一只木屐》等。冰心的散文,感情细腻澄净,笔调轻倩活泼,兼具白话文的流利晓畅和文言文的凝练简洁。
    冰心的作品大多以母爱、童真与自然为主题,贯彻着“爱的哲学”,语言凝练明快、清新婉丽、如诗似画。
  • 《冰心散文精选(彩插版)》收录了《小橘灯》 《忆意娜》《一寸法师》《樱花赞》《一只木屐》《 尼罗河上的春天》《腊八粥》《我的故乡》《我的童 年》《童年杂忆》《我和玫瑰花》《祖父和灯火管制 》《我入了贝满中斋》等作品。文章质朴清新,兼具 浓郁的异域色彩,是广大学生和喜好文学的读者必备 的经典读物。


  • 闲情
    好梦——为《晨报》周年纪念作
    往事(一)(节选)——生命历史中的几页图画
    往事(二)(节选)——生命历史中的几页图画
    寄小读者(1923)(节选)
    再寄小读者(1942—1944)
    再寄小读者(1958)(节选)
    山中杂记(节选)——遥寄小朋友
    南归——贡献给母亲在天之灵
    关于女人
    像真理一样朴素的湖
    小橘灯
    忆意娜
    一寸法师
    樱花赞
    一只木屐
    尼罗河上的春天
    腊八粥
    我的故乡
    我的童年
    童年杂忆
    我和玫瑰花
    祖父和灯火管制
    我入了贝满中斋
    我的大学生涯

    关于男人
    老舍和孩子们
    追念振铎
    一位*可爱可佩的作家
    序台湾版《浪迹人生——萧乾传》
    话说“相思”
    我喜爱小动物
    我家的对联
    病榻呓语
    话说君子兰
    又想起一首诗
  • 梦 她回想起童年的生涯,真是如同一梦罢了!穿着 黑色带金线的军服,佩着一柄短短的军刀,骑在很高 大的白马上,在海岸边缓辔徐行的时候,心里只充满 了壮美的快感,几曾想到现在的自己,是这般的静寂 ,只拿着一枝笔儿,写她幻想中的情绪呢? 她男装到了十岁,十岁以前,她父亲常常带她去 参与那军人娱乐的宴会。朋友们一见都夸奖说:“好 英武的一个小军人!今年几岁了?”父亲先一面答应 着,临走时才微笑说:“他是我的儿子,但也是我的 女儿。” 她会打走队的鼓,会吹召集的喇叭。知道毛瑟* 里的机关。也会将很大的*弹,旋进*腔里。五六年 父亲身畔无意中的训练,真将她做成很矫健的小军人 了。
    别的方面呢?平常女孩子所喜好的事,她却一点 都不爱。这也难怪她,她的四围并没有别的女伴,偶 然看见山下经过的几个村里的小姑娘,穿着大红大绿 的衣裳,裹着很小的脚。匆匆一面里,她无从知道她 们平居的生活。而且她也不把这些印象,放在心上。
    一把刀,一匹马,便堪过尽一生了!女孩子的事,是 何等的琐碎烦腻呵!当探海的电灯射在浩浩无边的大 海上,发出一片一片的寒光,灯影下,旗影下,两排 儿沉豪英毅的军官,在剑佩锵锵的声里,整齐严肃的 一同举起杯来,祝中国万岁的时候,这光景,是怎样 的使人涌出慷慨的快乐的眼泪呢? 她这梦也应当到了醒党的时候了!人生就是一梦 么? 十岁回到故乡去,换上了女孩子的衣服,在姊妹 群中,学到了女儿情性:五色的丝线,是能做成好看 的活计的;香的,美丽的花,是要插在头上的;镜子 是妆束完时要照一照的;在众人中间坐着,是要说些 很细腻很温柔的话的;眼泪是时常要落下来的。女孩 子是总有点脾气,带点娇贵的样子的。
    这也是很新颖,很能造就她的环境——但她父亲 送给她的一把佩刀,还长日挂在窗前。拔出鞘来,寒 光射眼,她每每呆住了。白马呵,海岸呵,荷*的军 人呵……模糊中有无穷的怅惘。姊妹们在窗外唤她, 她也不出去了。站了半天,只掉下几点无聊的眼泪。
    她后悔么?也许是,但有谁知道呢!军人的生活 ,是怎样的造就了她的性情呵!黄昏时营幕里吹出来 的笳声,不*是抑扬凄婉么?世界上软款温柔的境地 ,难道只有女孩儿可以占有么?海上的月夜,星夜, 眺台独立倚*翘首的时候:沉沉的天幕下,人静了, 海也浓睡了,——“海天以外的家!”这时的情怀, 是诗人的还是军人的呢?是两缕悲壮的丝交纠之点呵 ! 除了几点无聊的英雄泪,还有甚么?她安于自己 的境地了!生命如果是圈儿般的循环,或者便从“将 来”,又走向“过去”的道上去,但这也是无聊呵!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