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心理学 > 心理学通俗读物

笛卡尔的错误(情绪推理和大脑)(精)/达马西奥情绪与人性系列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99177
  • 作者:(美)安东尼奥·达马西奥|译者:殷云露
  • 页数:256
  • 出版日期:2018-02-01
  • 印刷日期:2018-02-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14千字
  • 知名神经科学家达马西奥颠覆性巨著,标志着20世纪时代思想的转折,神经科学、心理学和哲学研究因此出现了巨大的转向。
    一场人类意识探索的盛宴,一次刷新阅读体验的脑力挑战。有如悬疑小说一般娴熟的叙事技巧,在哲学和科学的交界处跳着踢踏舞。
    安东尼奥·达马西奥著的《笛卡尔的错误(情绪推理和大脑)(精)/达马西奥情绪与人性系列》揭示情绪的奥秘,重新审视人类理性。打破身心二元论,开启具身新时代。
    **外众多知名神经科学家及诺奖得主集体盛赞:北京大学**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汪丁丁倾情作序!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傅小兰、北京大学脑与认知科学中心主任周晓林、南京大学心理系主任周仁来、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重点实验室主任李武、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宁向东、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大卫·休伯尔联袂**!
  • 在20世纪,笛卡尔推崇的身心二元论占据主流。 二元论拒绝承认情绪在理性决策中的作用,认为情绪 是理性思考的杂音。然而,既是临床医生又是神经科 学家的达马西奥,提出了截然相反的观点,认为人类 的理性决策离不开对身体情绪状态的感受。这一论断 简单却有力,从根本上颠覆了支配西方几百年的身心 二元论。自《笛卡尔的错误》出版以来,西方世界的 哲学思想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折。 在《笛卡尔的错误(情绪推理和大脑)(精)/达马 西奥情绪与人性系列》中,安东尼奥·达马西奥教授 通过丰富的临床案例,令人信服地证明了情绪在人类 理性决策中的重要作用。他提出的躯体标记假设,为 身心之间的联结提供了当代科学的确证,把虚无缥缈 的心智转变为具体可感的实在之物。为我们思考人类 的理性和意识,开辟了一条全新的认识路径。 书中丰富的临床案例和富有洞见的理论假设,共 同为我们带来一场人类意识探索的盛宴。达马西奥教 授带领我们抽丝剥茧、层层深入,带领我们走进人类 理性的深层结构之中。
  • **序 从理性和感性走向演化理性
    序言 在推理中发现情绪
    导论 情绪、感受与躯体
    **部分 悲剧带来的启示
    01 盖奇的幸运与不幸
    02 盖奇大脑结构探秘
    03 现代版的盖奇
    04 *多病例证据
    第二部分 聚焦情绪和感受
    05 一些可能的解释
    06 基本生物调节过程
    07 情绪和感受
    08 躯体标记假设
    第三部分 **颠覆二元论
    09 检验躯体标记假设
    10 为躯体服务的大脑
    11 推理中潜藏的**
    后记 处于冲突中的人类心灵
    注释与参考文献
    致谢
    译者后记
  • 笛卡尔的错误 如果不提及笛卡尔这位在西方自然科学和人文科 学中极具影响的科学家,不提及他在身、心、脑三者 方面的观点,我就无法向大家呈现本部分内容。正如 你所看到的,我关注的是笛卡尔身心分离的二元论观 点以及这个观点的几个现代变体。例如一种观点认为 心智与大脑有关,但**于将心智看作软件程序,运 行在一个称为大脑的计算机硬件上;或者大脑和躯体 是相关的,但只是说前者必须要在后者的生命支持下 才能生存。
    那么笛卡尔的错误到底是什么呢?还是用*好的 说法,不礼貌、不友好地问一句,笛卡尔到底哪一点 错了呢?有人可能会先抱怨并责备他让生物学家直到 现在还在使用机械论作为生命过程的解释模式。但这 也许不是很公平,所以可能会继续转向那句“我思故 我在”。这是哲学****有名的一句话,其**出 现于1637年法文版的《方法论》(Discourse on the Method)的第四部分,还有1644年拉丁文版的《哲学 原理》(Principles of Philosophy)的**部分中 。从字面上来说,这一说法和我所认为的心智的起源 以及心智与躯体关系的观点正好相反。这句话表明思 维和思维意识是“存在”的基础。既然我们都知道笛 卡尔认为思想是一种与躯体**分离的活动,那么这 句话的确对将“思考的东西”(res cogitans)从具 有外展性和机械性的躯体部分(res extensa)中分离 出来进行了颂扬。
    在人类出现很久之前,生命就已经存在了。在演 化的某个时刻,一个基本的意识出现了。有了这个基 本的意识,就产生了一个简单的心智;如果心智的复 杂性越来越高,思考出现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大,进 而用语言来沟通和组织思维也成为可能。对于那时的 我们来说,“存在”是先于“思考”而出现的。现在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先存在,然后再思考,我们存 在之后我们才能思考,我们思考只因我们存在,因为 思考的确是由生物的结构和运作所引发的。
    当我们把笛卡尔的声明放回到它所属的时代,我 们可能会想一会儿,是否这句话的含义与现在所代表 的含义不同。可以看一看,是否这句话只是对感受和 推理的一种肯定,而并没有涉及其起源、成分和时间 特征呢?是否这句话只是笛卡尔为了调和宗教压力而 创造的呢?后者只是一种可能性,但无从证实这一可 能。笛卡尔把他常引用的一句话作为他的墓碑碑词, “Bene quilatuit, bene vixit,”其意义是“隐藏 得很好的人,才能活得好”,这句话来自欧维德 (Ovid)的《哀怨集》(Tristia,3.4.25),难道 笛卡尔隐秘地放弃了自己的观点吗?对于前者,我认 为笛卡尔写的就是他自己想表达的。他写下那句话的 时候,他认为这个观点确定无疑,且任何质疑都无法 动摇它: ……评论说“我思故我在”这个真理确定无疑,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