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假面山庄(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ISBN:9787530217559
  • 作者:(日)东野圭吾|译者:陈文娟
  • 页数:230
  • 出版日期:2018-01-01
  • 印刷日期:2018-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48千字
  • 1.jpg

  • 《假面山庄》是东野圭吾长篇小说杰作,中文简体初次出版,日文版销量超60万册。东野圭吾说:“《假面山庄》是我的自信之作。我在构思时萌生出一个很妙的主意,于是写作一气呵成。”

    像《假面山庄》这样烧脑的长篇推理小说好久不见了!阅读时每当以为已经接近真相,翻到下一页却发现又吃了一惊。只有看到结尾,才会明白书名的真正含义。

    《假面山庄》又不仅仅是一本推理小说。读完后才能领悟那份深埋心底的巨大的爱。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丰富的阅读体验,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得主折原一,将《假面山庄》列入他心中东野圭吾作品的前三名。他说:“《假面山庄》对我来说位列东野圭吾作品的前三名,完成度和冲击力在他的同类作品中都出类拔萃。”

    也有日本读者表示:“如果要问我想看东野圭吾创作什么样的小说,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就像《假面山庄》这样的作品。”

    新锐设计师精心设计内外双层封面,精装典藏。


  • 八个人聚到一栋别墅,怀念不久前因车祸去世的准新娘朋美。其间,众人对朋美是否死于意外开始提出怀疑。 当天深夜,两个人持枪闯入,自称是正在逃亡的银行劫匪,将他们监禁起来。众人多次想办法自救,却都以失败告终,似乎有人在暗中捣鬼。第三天早上,朋美的表妹被发现倒在血泊中。而根据当时的情况,凶手不可能是劫匪。 劫匪提出要求,他们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查出凶手,否则全部性命难保。

  •    东野圭吾,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白夜行》获《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年度第1名,《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以及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 序  幕
    **幕 舞台
    第二幕 侵入者
    第三幕 暗转
    第四幕 惨剧
    第五幕 侦探
    第六幕 噩梦

  • 一道强光倏地打到脸上。光线太过刺眼,高之的脸不由皱了起来。他眯起眼睛看向对方,与一个瘦小的男人四目相接。对方看起来不像是纯正的日本人,长着一张西方人的深邃面孔。男人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着把手*。
    “你是谁?来干什么?”高之问。
    对方并不回答,反问道:“这栋别墅里住着几个人?” 高之没有说话,而一旁的雪绘呼喊了起来。原来,另一个男人抓住了她的手臂。这回是个彪形大汉。
    “别乱来!”高之说,“算上我们,一共住了八个人。” “成年男子有几人?” “四人。” 小个子男人想了想,嘀咕道:“好。” “走。” 在两个男人的命令下,高之和雪绘来到客厅的沙发前,并肩坐下。小个子男人打开台灯,和大个子男人一起站在他们面前。两个人手里都端着*。大个子男人拿着的像是来复*。高之不太懂*,但手*和来复*看上去都不像是假的。
    “阿田,你看着这个女人。”小个子男人吩咐大个子男人,然后动了动手指,示意高之站起来。
    高之被小个子男人用*抵着背,走上楼梯。一个个房间里没有传来任何声响。今晚大家在这别墅里睡得都很安详,高之想。
    “有哪些房间住了人?”男人问。
    “所有房间。” “好,让所有人都出来。从右边开始。” “*右边的是她的房间。”高之指了指楼下的雪绘。
    “那就从第二间开始。”小个子男人说。
    从右数第二间是阿川桂子的房间。敲了三下房门后,有了应答。
    “是谁?” “我是间,有话跟你说……” 房内传来开门锁的声音,桂子从门缝间露出脸来。当看到有陌生男人时,她一下子呆住了,随后瞪大了眼睛。也许是发现了手*。
    “出来!”男人说。
    桂子看看高之,像是在问是怎么回事。高之默默地摇摇头。
    “快出来!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伤害你。” “让我换身衣服。”桂子说。她穿着运动裤和卫衣。
    “这样就行了,没有打扮的必要。” 男人把*口对着她,她只好作罢,走出房门。
    男人又以同样的方式叫醒了下条玲子。玲子马上洞悉了大体情况,问高之:“有没有人受伤?”他回答目前没有。
    男人命令桂子和玲子下楼。那个叫阿田的大个子男人举着来复*等她们下来,命令她们坐到雪绘身边。
    从下一扇门里探出脸来的是厚子。她一看到小个子男人,便尖声叫起来:“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别叫,给我安静点!” “你是强盗吗?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你别乱来!” “闭上嘴!”男人将手*顶到她的鼻尖,“你不吵,我就饶了你。我也不想乱来,老实从屋里出来!” 厚子像关了开关一般闭上了嘴巴,但仍旧半掩着门,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她的行为令高之有些不解。男人也感到疑惑,他脸色一变,一脚踹开房门。
    房间里,伸彦正拿起电话,指尖要去按号码,男人冲过去制止了他。
    “把电话放下!”男人说,“不知道你老公也在,好险!” 伸彦看着男人,缓缓放下电话,问:“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快出来!” 伸彦搂着厚子颤抖的肩膀走了出来。当他们走向楼梯时,男人开口说:“等一下。换个人,女人留下来。”他推了高之的后背一把,说,“你去楼下。” 厚子惊恐地抓着伸彦的睡袍。男人显得很不耐烦,喊道:“快一点!” 厚子哆哆嗦嗦地走到男人身旁。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她吓得尖叫了一声。
    高之和伸彦一同下了楼。伸彦担心地回头看着妻子。大个子男人正在客厅举着来复*对着其他人,等待高之他们。
    “坐到一起!”大个子男人喊道,声音如野兽咆哮一般。
    高之和伸彦来到坐在沙发上的三人旁,就地坐下。
    “这是怎么回事?”伸彦凑近高之耳语道。高之把被雪绘叫出来后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没过多久,利明和木户信夫在小个子男人的威胁下也下了楼。利明似乎还不明所以,但木户吓得不轻。两人也被命令坐到高之他们旁边。*后厚子从小个子男人的手中挣脱出来,逃到伸彦身旁。
    “你们是什么人?”伸彦再次问道,“为什么干这种事?难道跟我们有仇吗?” 小个子男人对他的问题置若罔闻,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自言自语般嘀咕着:“窗帘是拉着的,三*半夜,这也是很自然的事。这别墅在小路尽头,不用担心被人看到。”他四处查看后走了回来,用*指着伸彦的头,说:“你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吧,森崎伸彦,制药公司的社长。” “如果你们跟我有仇,不要牵连其他人。” 伸彦不愧是大公司的社长,在紧急关头还能从容不迫,语气里听不出丝毫窘迫和恐惧。也许他早有心理准备,只要身居高位,定会招人怨恨。
    然而,小个子男人冷笑一声,说:“我跟你们无冤无仇,我们要的是这栋别墅。两周前,我们就定下今晚要来这里,自然对你这个主人调查了一番。我们只是按照原计划过来,只是不巧碰见了你们,不知该说是你们倒霉还是我们倒霉。” “你们为什么要这栋别墅?” “因为适合藏身啊。” “你们干了什么?”高之身旁的利明说,“你们肯定是干了什么坏事,才逃到这里来。” “这就没必要告诉你们了。” “如果你们要逃跑,这里并不安全。白天警察来过,问我们有没有看到可疑的男人,是不是在说你们?” 小个子男人脸色立刻变了,问:“警察来过?” 高之点点头。他后悔当初没有向警察打听得*仔细一点。要是听说有持*劫匪逃窜到这一带,肯定会*加小心谨慎,注意关好门窗。
    “阿仁……”大个子男人不安地看向同伙。
    “不用怕。警察来过一次,大概不会来第二次了,这样反而安全。” 听了这个叫阿仁的男人的解释,大个子男人紧绷的脸颊放松下来。
    “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你们来过,这样你们能离开这里吗?我夫人刚才也说过,如果你们想要钱,我们会尽力满足的。”伸彦热切地说。
    小个子男人却轻蔑地笑了笑。“你以为我们会相信这种鬼话?我们不想要钱,我们要做的就是一直待在这栋别墅里,直到朋友过来。” “你们有朋友要来?”高之问。
    “我们将在这里会合,这是早就订下的计划。两周前,我们来这栋别墅踩过点,决定选这里后还配了一把后门的钥匙。”男人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拿在耳边晃了晃。
    原来是这么回事,高之明白了。就算再怎么注意关好门窗,也无济于事。
    “你们的朋友什么时候到?”伸彦问。
    “快的话,明天晚上。” 听到阿仁的话,女人们发出了*望的叹息。这种状况至少得持续到明天晚上。看到她们这般模样,阿仁不怀好意地笑了。
    “喂,别一脸嫌弃的表情,这也算是某种缘分嘛。”阿仁说着环视女人们一圈,随后拿手*在下条玲子脸上蹭了蹭。玲子面不改色,瞪了他一眼,反倒是阿仁面露胆怯。“阿田,你看着他们。”他说着离开了。
    大个子男人紧张地问:“你要去哪里?” “厕所。”阿仁向走廊走去。
    这时,厚子用恳求的语气说:“我也想去。” 阿仁面露不快。
    木户发出颤抖的声音:“我也一直忍着。”他大概没有胆子自己提出来。
    “等我上完。”阿仁丢下一句,“现在我们才是这里的主人!”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