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社会 > 社会学 > 社会学理论

人生舞台(阿西莫夫自传)

定 价
售 价
运费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科教
  • ISBN:9787542847997
  • 作者:(美)艾萨克·阿西莫夫|译者:黄群//许关强
  • 页数:727
  • 出版日期:2009-12-01
  • 印刷日期:2009-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30千字
  • 饮誉**的科普巨匠和科幻大师艾萨克·阿西莫夫一生中的第三部自传——《人生舞台》,描写了阿西莫夫整个一生的生活,把它当作阐述自己思想的途径。阿西莫夫把它写成一本独立的,自成一体的自传。
    《人生舞台》不拘泥于时间顺序,而是沿着作者的思绪,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将其家庭、童年、学校、成长、恋爱、婚姻、疾病、挫折、成就、至爱亲朋、竞争对手,乃至他对写作、信仰、道德、友谊、战争、生死等诸多重大问题的见解,一一娓娓道来。全书写得坦诚率真,在极平易的语言中充盈着睿智和哲理,使人读后不仅能了解阿西莫夫这位奇才辉煌的一生,而且有助于读者*深刻地领悟人生舞台的真谛。
  • 饮誉全球的科普巨匠和科幻大师艾萨克·阿西莫夫一生写过三卷自传 《记忆犹新》、《欢乐依旧》和本书《人生舞台》。前两卷分别于1979年 和1980年出版,讲述了作者从出生直至19781年的经历。书中所述严格以时 间先后为序,侧重对事情的准确记叙,纯议论性的文字很少。第三卷《人 生舞台》自1990年初阿西莫夫病重住院期间开始动笔,历时125天,于同年 5月30日完成。不到两年后,作者便与世长辞了。《人生舞台》并非前两卷 的续集,写法也与前两卷迥异,它不再拘泥于时间顺序,而是沿着作者的 思绪,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将其家庭、童年、学校、成长、恋爱、婚 姻、疾病、挫折、成就、至爱亲朋、竞争对手,乃至他对写作、信仰、道 德、友谊、战争、生死等诸多重大问题的见解,一一娓娓道来。全书写得 坦诚率真,在极平易的语言中充盈着睿智和哲理,使人读后不仅能了解阿 西莫夫这位奇才辉煌的一生,而且有助于读者更深刻地领悟人生舞台的真 谛。
  • 内容提要
    作者简介

    小神童?
    我的父亲
    我的母亲
    马西娅
    宗教信仰
    我的名字
    反犹太主义
    图书馆
    书虫
    学校
    成长
    长时问工作
    低俗杂志小说
    科幻小说
    开始写作
    蒙受羞辱
    挫折
    未来人
    弗雷德里克·波尔
    西里尔·科恩布卢思
    唐纳德·艾伦·沃尔海姆
    早期的销售
    小约翰·伍德·坎贝尔
    罗伯特·安森·海因莱因
    莱昂·斯普拉格·德·坎普
    克利福德·唐纳德·西马克
    杰克·威廉森
    莱斯特·德尔·雷伊
    西奥多·斯特金
    研究生院
    女人
    失恋
    《黄昏》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硕士学位
    珍珠港事件
    婚姻与问题
    姻亲
    海军航空兵实验站
    战争结束时的生活
    竞技运动
    恐高症
    幽闭欲
    博士学位和公开演讲
    博士后
    找工作
    科幻三杰
    阿瑟·查尔斯·克拉克
    再谈家人
    **部小说
    终于有了新工作
    道布尔戴出版公司
    格诺姆出版社
    波士顿大学医学院
    科学论文
    小说
    非小说类作品
    孩子
    戴维
    罗宾
    即兴演讲
    霍勒斯·伦纳德·戈尔德
    乡村生活
    汽车
    解聘!
    多产
    作家的问题
    批评家
    幽默
    文学中的性和审查
    世界末日
    写作风格
    信件
    抄袭
    科幻大会
    安东尼·鲍彻
    兰德尔·加勒特
    哈伦·埃利森
    哈尔·克莱门特
    本·博瓦
    超常发挥
    告别科幻
    《奇幻和科幻杂志》
    珍妮特
    探案小说
    劳伦斯·P·阿什米德
    肥胖
    再谈科幻大会
    《科学指南》
    索引
    书名
    随笔集
    历史
    书库
    波士顿大学的收藏
    选编
    导读
    我的雨果奖
    沃克出版公司
    失败
    青少年
    艾尔·卡普
    绿洲
    朱迪-林恩·德尔·雷伊
    《圣经》
    **00本书
    死亡
    人死之后
    离婚
    第二次婚姻
    《莎士比亚指南》
    注释
    新的姻亲
    住院
    乘船旅行
    珍妮特的书
    好莱坞
    《星际迷航》大会
    短篇探案
    活板门蛛俱乐部
    门撒**
    自费聚餐俱乐部
    贝克街小分队
    吉尔伯特和沙利文学会
    其他俱乐部
    《美国之路》
    伦塞勒维尔研究所
    莫洪克山庄
    旅行
    国外旅行
    马丁·哈里·格林伯格
    《艾萨克·阿西莫夫科幻杂志》
    自传
    心脏病
    克朗出版社
    西蒙一舒斯特出版社
    边缘作品
    “黄昏”公司
    休·唐斯
    *畅销书
    故人
    文字处理器
    警察
    海因茨·佩格尔斯
    新的机器人小说
    再谈罗宾
    冠状动脉三重搭桥
    《阿撒泻勒》
    《奇妙的航程Ⅱ》
    **轿车
    人文主义者
    老年公民
    再谈道布尔戴出版公司
    接受采访
    荣誉
    俄罗斯亲戚
    科幻大师奖
    儿童读物
    *近的小说
    回到非小说类图书
    罗伯特·西尔弗伯格
    日益凝重的阴影
    七十岁
    医院
    新的自传
    新生活
    后记/珍妮特·阿西莫夫
    艾萨克·阿西莫夫书目
    我读《人生舞台》——兼译后记/黄群
    附录:在阿西莫夫家做客/卞毓麟
  • 我父亲虽然受的是正统派犹太教徒的教育,内心却不是正统派犹太教 的信徒。因为某种理由,我们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个——也许因为我感到这 对于他乃是一个**私人的问题。我不想贸然跟他谈这个问题。我想他在 俄国时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取悦他的父亲——这种事情我相信是很正常 的。
    也许是因为我父亲是在沙皇专制统治下长大的,在那种制度下,犹太 人不断地受到虐待,他内心变得十分革命。据我所知,他并没有参加什么 实际的革命活动。父亲生性谨慎,他决不会去参加的。
    一个犹太人成为革命者,为了社会平等、人民自由和民主的新世界而 努力的方法之一,就是挣脱正统派犹太教的牢牢控制。正统派犹太教无时 不在控制教徒**中的每一个行动。它大大强化了犹太人和非犹太人之间 的差异,这实际上造成了对弱势群体的迫害。
    我父亲来到美国,摆脱了他父亲的管束,可以过一种非宗教的生活了 。当然不可能**摆脱。假如你从小受到的教育就说猪肉是地狱之汤,那 么这种饮食的规定是很难破除的。你不可能**忽视当地犹太教徒的集会 。你仍然会对《圣经》里的传说感兴趣。
    然而,他不背诵那许多为一举一动所规定的祈祷文。他从不把它们教 授给我。他甚至不屑于在我13岁的时候让我参加犹太男孩的成人仪式—— 为犹太男孩长大成人,服从犹太教法律承担宗教义务举行的仪式。我没有 什么宗教信仰,就是因为没有人培养过我的宗教——任何宗教——信仰。
    我记得1928年有一个时期,父亲感到需要一点额外的钱,于是他就去 做当地犹太教徒聚会的书记员。工作要求他必须参加当地的犹太人集会。
    有时候,他带我一起去(我并不喜欢去)。作为一种姿态,他还让我进了犹 太人的小学。在学校里我学了一点希伯来语,就是说学习希伯来语的字母 和发音。意第绪语采用希伯来语的字母,所以我发现我能够看懂意第绪语 。
    我吞吞吐吐地把这告诉父亲。父亲听了大吃一惊,他问我是怎么学会 的。至此,我想他对于我做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再吃惊了。
    父亲当书记员的时间并不长。书记员和糖果店,他不可能两头兼顾。
    因此几个月以后,我就离开了犹太人学校。我感到很欣慰。我一点也不喜 欢这所学校。我不喜欢死记硬背地学习。我看不出学习希伯来语有什么价 值。
    在这一点上我恐怕是错误的。学习任何东西都是有用的。可我当时只 有8岁,脑子里根本不会想到这一点。这一段早期的生活以及父亲在这一点 上的教导或多或少留下了一点影响。他会用《圣经》里的语录来说明问题 。我稍为长大一点以后,看了好几遍《圣经》——《圣经·旧约》。*终 ,我又怀着某种踌躇慎重地读了《圣经·新约》。
    不过,我读《圣经》时,科幻小说和科学书籍已使我对宇宙有了比较 科学的看法。我并不接受《创世记》里的创世神话或者书中描述的其他种 种神话。阅读希腊神话(后来,我还看过稍差一些的古代斯堪的纳维亚神话 )的经验,使我很清楚自己是在读希伯来神话。
    父亲上了年纪,退休后住在佛罗里达州。他发现自己无所事事,觉得 自己无可选择,只有加入其他上了年纪的犹太人,他们的生活内容就是参 加犹太人的集会,讨论犹太教的微小细节。这对我父亲而言,真是得其所 哉。他喜欢为小事争论,始终深信自己是正确的。(他的这种倾向多少有点 遗传给我。)事实上,我有时候嘲讽地说,父亲从不放弃他的观点,除了那 个观点恰好是正确的。
    不管怎么说,父亲在他*后的几个月里,重又开始相信犹太教,不是 在他思想上,而是从表面现象上来看。
    我有时候被怀疑为一个无宗教信仰的反叛正统派犹太教的叛逆。这种 说法对我父亲而言是对的,对我而言却不尽然。我什么也没反叛,我一直 无拘无束,我喜欢这种自由,我的弟弟和妹妹以及我们的孩子也一样。
    还得补充一点,也不是因为我觉得犹太教空洞,而必须寻找其他教义 来填补我的精神世界。我一生从未——哪怕是片刻——想要信仰任何一种 宗教。事实上,我从未感觉精神空虚,我有我的生活哲学,它不包括任何 超自然的东西,我生活得**充实,令人满意。简而言之,我是个理性主 义者,只相信理智告诉我是对的东西。
    必须承认,这也并非易事。我们身处超自然的神话包围之中,很容易 接受存在超自然力的说法。许多赫赫有名的人物企图运用他们的影响力说 服人们相信超自然力的存在,我们中*坚定的人也会产生动摇。
    *近我也遇到类似的事。1990年1月,我躺在医院病床上,**下午( 且不管为什么——我们在适当的时候再讨论),我的爱妻珍妮特回家去几个 小时处理一些必须处理的杂事,不在我身边。我正在睡觉,一个手指捅了 我一下,我当然醒了。我茫然地环顾四周,想发现究竟是谁搅了我的清梦 ,为什么要弄醒我。
    我房间的门上有一把锁,锁牢牢地锁着,而且锁上还有一根链条。只 见我的病房里洒满了阳光,房内空无一人,衣橱和卫生间里也没人。我尽 管很理智,但还是情不自禁地想:会不会有什么超自然力的影响想要告诉 我珍妮特有什么事情(不用说,我**害怕)。我犹豫了片刻,试图赶走这 个念头。我心里只想着珍妮特。*后,我打电话到家里找她。她立即接了 电话,说她一切都很好。
    我宽慰地松了一口气。挂上电话以后,我坐下来琢磨究竟是谁或者是 什么事吵醒了我。究竟是一个梦,还是感官上的幻觉?也许是的,可我分 明很真切地感觉到。我一直在苦苦思索。
    我一个人睡觉的时候,经常用手抱着自己。我知道我睡得不是很熟的 时候,肌肉会微微抽搐。我猜测我睡觉的姿势,设想我的肌肉抽搐。显然 是我自己的手指碰到了我的肩膀,就这么回事。
    现在不妨假设正巧我醒的时候,珍妮特因为某种巧合绊倒,擦伤了膝 盖。假如我打电话去,她呻吟说:“我摔伤了。” 我还会抵挡得住超自然力影响的想法吗?希望如此。然而,我不敢肯 定。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它会让*坚定的人动摇,我不认为自己是* 坚定的人。P15-1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