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日本

海边的卡夫卡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43001
  • 作者:(日)村上春树|译者:林少华
  • 页数:521
  • 出版日期:2007-07-01
  • 印刷日期:2017-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28
  • 字数:300千字
  • 村上春树*新长篇小说半年**日本80万册。在本书中村上春树**为中国读者作序。《海边的卡夫卡》中背负命运诅咒的少年远走异乡,心在希望与*望之间碰撞,世界在现实性与虚拟性之间游移。小说力图通过十五岁少年的眼睛来描绘这样一个世界。村上春树著的《海边的卡夫卡》这部长篇小说的基本构思浮现出来的时候,我脑袋里的念头*先是写一个以十五岁少年为主人公的故事。
  • 正文
  • 第1章 离家时从父亲书房里悄悄带走的不仅是现金,还 有一个旧的金制小打火机(款式和重量正合我意),一 把尖头锋利的折叠刀。刀是用来剥鹿皮的,往手心里 一放沉甸甸的,刀身有十二厘米长,大概是在外国旅 行时买的纪念品。另外还拿了桌子抽屉里一个袖珍强 光手电筒。太阳镜也是需要的,深天蓝色的,要用来 遮掩年龄。
    父亲珍爱的罗莱克斯手表也打算带走,犹豫片刻 ,还是作罢。它的作为机械的精美固然强烈吸引着我 ,但我不愿意带价值过高的东西惹人注意。从实用性 考虑,我平时用的秒表和带报时铃的卡西欧塑料表已 足够了,或者不如说这两样好用得多。我转念把罗菜 克斯放回书桌抽屉。
    此外拿了小时候姐姐和我的合影。相片同样藏在 书桌抽屉深处。我和姐姐坐在哪里的海岸上,两个人 开心地笑着。姐姐往旁边看,脸有一半阴影,以致看 上去笑脸从正中间切开了,就像在课本照片上见到的 希腊剧面具一样含有双重意味。光与影。希望和*望 。欢笑与哀伤。信赖和孤独。我则毫不羞涩地直盯盯 对着镜头。海岸上除了我俩别无人影。我和姐姐都身 穿游泳衣。姐姐穿的是红花连衣裙式,我穿一条松松 垮垮不成样子的蓝色短裤。我手里拿着什么,似乎是 根塑料棍。已成白沫的浪花冲刷着脚前的沙滩。
    是谁在哪里什么时候照的这张照片呢?我为什么 做出那般开心的表情呢?父亲为什么只把这张相片留 在手头呢?一切都是谜。我大约三岁,姐姐可能九岁 。我和姐姐果真那么要好不成?记忆中我根本不曾同 家人去看过大海。全然没有去过哪里的记忆。总之作 为我不愿意这相片留在父亲手里。我将相片塞进钱夹 。没有母亲的相片,父亲好像把母亲的相片烧得一张 不剩了。
    想了想,我决定带走手机。发现手机没了,父亲 有可能同电话公司联系取消合同,那一来就毫无用处 了,但我还是把它放进背囊。充电用的变压器也放了 进去。反正东西轻,知道没用处时扔掉即可。
    背囊里我决定装无论如何也少不得的东西。衣服 *不好挑选。内衣要几套吧?毛衣要几件吧?衬衫呢 长裤呢手套围巾短裤大衣呢?考虑起来多得很。不过 有一点是明明白白的——我可不想扛着大行李以一副 十足出走少年的形象在陌生的地方游来逛去,那样很 快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或者转眼之间就被警察领走 ,遣送回家,或者同当地的地痞无赖同流合污。
    不去寒冷地方即可。我得出这样的结论。这很容 易,找暖和地方就是。这样就用不着什么大衣了。手 套也不用。不考虑防寒,必需衣物足可减去一半。我 挑选容易洗容易干又不占地方的薄衣服,叠成一小团 塞入背囊。除了衣服,还装了这样几件东西:可以排 除空气小小叠起的四季通用睡袋、简易洗漱用具、防 雨斗篷、笔记本和圆珠笔、能录音的索尼MD随身听、 十多张唱片(音乐无论如何缺不得)、备用充电式电池 。大致就这么多了。野营用,的炊具大可不必,太重 太占地方。吃的东西可以在小超市里买。如此花了很 长时间,终于将必需用品一览表缩短了许多。这个那 个写上去不少,随即勾掉。又加进不少,又勾掉。
    我觉得十五岁生日是*适合离家出走的时间。这 以前过早,以后又太晚。
    为了这**,上初中后两年时间里我一直努力锻 炼身体。从小学低年级开始我就去学柔道,成了初中 生后也大体坚持下来了。但在学校里没参加体育俱乐 部,一有时间就一个人跑马拉松,在游泳池游泳,去 区立体育馆用器械锻炼肌肉,那里有年轻教练员免费 教给我正确的伸展运动方式和器械使用方法——如怎 样做才能使全身肌肉快速强劲,哪块肌肉日常生活中 使用哪块肌肉只能通过器械强化等等。他们教我卧举 杠铃的准确动作。幸运的是我原本长得高,每天的运 动又使肩部变宽,胸脯变厚。在不相识的人眼里,我 应该足有十七岁。如果我十五岁而看上去又只有十五 岁,那么所到之处势必麻烦缠身。
    除去同体育馆教练员的交谈,除去跟隔**上门 一次的家政阿姨之间的三言两语以及学校必不可少的 几句话,我差不多不向任何人开口。同父亲很早以前 就回避见面了。一来虽然同在一个家,但活动时间段 截然不同,二来父亲**之中几乎所有时间都闷在位 于别处的工作室里。何况,不用说我总是刻意避免同 父亲见面。
    我上的是一所私立中学,里面几乎全是上流家庭 或有钱人家的子女。只要不出大格,就能直接升人高 中。他们个个牙齿整齐、衣着干净、说话无聊。在班 里我当然不受任何人喜欢。我在自己周围筑起高墙, 没有哪个人能够人内,也尽量不放自己出去。这样的 人不可能讨人喜欢.他们对我敬而远之,并怀有戒心 。或者感到不快、时而感到惧怕也未可知。然而,不 为他人理睬这点莫如说正中我下怀,因为我必须独自 处理的事堆积如山。休息时间我总去学校图书室,贪 婪地阅读不止。
    不过学校的课我还是听得相当专心。这是叫乌鸦 的少年再三劝我做的。P6-8
  • 编辑推荐语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