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名家名作

百万英镑--马克·吐温中短篇小说选(译文名著精选)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56988
  • 作者:(美)马克·吐温|译者:方平
  • 页数:270
  • 出版日期:2012-04-01
  • 印刷日期:2017-06-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8
  • 字数:177千字
  • 马克·吐温的中短篇小说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折射出他那个时代美国人民丰富的精神世界以及他们的物质生活的风貌。《百万英镑--马克·吐温中短篇小说选(译文名著精选)》收录了他的数十篇中短篇小说,这些中短篇小说让读者在一笑之余能够深深地思考我们生活在其中的世界,思考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政治,我们的宗教,我们的人生价值观等等,作家笔下的人和事或许就存在于你的身边,甚或就在你的身上。
  • 关于我*近辞职的事实经过
    火车上的食人事件
    一次神秘的访问
    竞选州长
    哥尔斯密的朋友再度出洋
    奇特的经历
    加利福尼亚人的故事
    亚当日记
    百万英镑
    腐蚀了赫德莱堡的人
    狗的故事
    三万元遗产
    斯托姆斐尔德船长《天国行》摘录
  • 火车上的食人事件 前不久我去了一趟圣路易。西进途中,在印第安 那州特雷霍特换了车,就有一个四五十岁上下、面目 亲善的绅士从小站上来,坐到我身边。同他心情愉快 、海阔天空地聊了约一个钟头,我便发现他极有见识 ,令人愉快。他一经得知我从华盛顿来,立即询问起 形形色色的政府官员和国会事务来。不久我已明白, 与我谈话的是位对首都政治生活了如指掌的人,他甚 至连这个**立法机关里议员们的作派风度和程序仪 式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过了一会儿,就见两个男子在 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停留了片刻,一个对另一个说道: “哈里斯,要是你肯替我办这件事,我忘不了你 ,老弟。” 我这位新旅伴的眼睛里突然闪出欣喜的亮光。我 想,那人的话勾起了他一段快乐的回忆。顷刻,他又 露出一副思虑重重的面孔一简直有些闷闷不乐了。他 转头对我说,“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让我把我生活 中的一段秘事告诉你。这段秘事自发生后,我从来都 不曾提起过。请耐心地听,答应我别打断我的话。” 我说没问题。他就如此这般地讲了下面的一段奇 遇,讲解过程中时而情感进发,时而阴郁低沉,但总 是极其认真诚恳。
    那是一八五三年十二月十九日,我从圣路易乘夜 班火车去芝加哥。车上总共只有二十四名乘客。没有 妇女,也没有小孩。我们的兴致很好,大家很快就混 熟了。看来,这是一次快乐舒心的旅行;我想这一伙 人中压根就没有一位预感到很快就要经历的那种恐怖 局面。
    晚上十一点钟,天下起大雪来。火车刚一离开那 个名叫韦尔登的小村,就进入空旷寂寥的大草原。千 里荒原,渺无人烟,一直延展到朱必利定居点。狂风 呼啸着刮过平展展的荒地。那儿没有树木,没有山丘 ,甚至连七零八落的岩石也见不到,所以风刮起来毫 无阻挡。随风飞扬的雪花,就像狂风暴雨在海浪尖上 激起的浪花。雪越积越深,车速减慢。我们知道,这 是火车头在积雪中开路越来越费劲了。说实在的,有 时候它简直就停止不动了。大风在轨道匕堆积起一个 个大雪堆,活像一座座坟山。聊天也没有劲儿了。欢 乐让位给焦虑。要是被大雪困住,待在荒凉的大草原 上,方圆五十英里可都没有人家一这种想法浮现在每 个人的心头,把大家都弄得精神**颓丧。
    凌晨两点,四周的一切活动都停止了。我从不得 安宁的睡眠中惊醒。可怕的实情顿时闪过我的心头一 我们成了雪堆里的囚徒!“全体起来动手自救!”大 家一跃而起去执行这道命令。夜茫茫漆黑一片。铺天 盖地的大雪,势不可挡的风暴,大家从车厢跳进这样 一个世界,心里都明白,现在要争分夺秒,要不就会 有灭顶之灾。铲子、手、木板——凡是能清除积雪的 东西立刻都用上了。那真是一幅离奇的景象:一小撮 发狂似的人跟越堆越高的积雪拼搏。雪堆下半截隐没 在黑黢黢的阴影里,上半截暴露在车头反光灯炽烈的 灯光下。
    短短的一个小时就足以证明我们在白费力气。暴 风雪积成了十几个雪堆,把路轨阻塞了,而我们仅仅 刨掉了一个。*加糟糕的是,人们发现,刚才火车头 对敌人发起冲锋时已经把主动轮的纵向轴弄断了!即 使铁路畅通无阻,我们也无可奈何了。我们干活儿干 得精疲力竭,心里又不是滋味,便进了车厢。大家围 着火炉严肃地讨论眼下的处境。我们什么吃的都没有 一一大伙儿*窝心的就是这一点。我们是不会冻死的 。因为煤水车里有的是木头,这是我们**的安慰。
    讨论到*后,大家都接受了列车员令人丧气的结论, 就是说,谁想徒步在这样的雪地里走五十英里路,那 就等于去寻死。我们无法派人去求援,即便我们有办 法去,也没人愿意来援助。我们只好听天由命,耐心 等待,要么有人来救援,要么就等着饿死!我想,就 是*刚强的人听了这话,心也会马上变凉的。
    过了一会儿,谈话变成了一种三三两两的窃窃私 语,话题仍离不开火车,这种低语随着阵阵狂风的起 落而忽高忽低;灯光变得昏暗;大多数遭难者在忽明 忽暗的黑影中安下心来想一一忘掉眼前,如果可能的 话,一一睡觉,如果可以的话。
    漫漫无期的长夜一我们觉得的确是漫漫无期的一 一终于磨磨蹭蹭地过去了,东方破晓,现出灰冷的晨 光,亮光逐渐增强,旅客一个接一个活动起来了,显 示出生命的种种迹象;一个接一个地把搭拉下来的帽 子从额头上掀起来,舒展舒展僵硬的四肢,然后从窗 户里向外窥视那幅萧瑟的景象。的确萧瑟透顶了!一 一一个生物的影子都没有,一户人家也没有;什么都 没有,只有一片白茫茫的荒野,卷起的雪片随风到处 飘扬一一个雪片飞舞的世界遮没了上面的天宇。
    我们在车厢周围逛了整整**,说得很少,想得 挺多。又是一个滞留不去的愁闷的夜晚一还有饥饿。
    又一个黎明一一又**:寂静、悲哀、饥肠辘辘 ,无望地守候着无法到来的营救者。一个睡眠不得安 宁的夜晚,尽做着大摆筵席的梦一一醒来后饥火烧燎 着愁肠。
    第四天来了又去了一一接着是第五天!困了五天 ,着实可怕。每一只眼睛都射出饥饿的凶光,里面流 露出一种怕人的含义一一预示着每个人心里朦朦胧胧 地自行形成了一种东西一一种到此时为止谁也不敢诉 诸言词的东西。
    第六天过去了一一第七天破晓时,这一伙人个个 鸠形鹄面,心如死灰,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他们。现在 非说不可了!在每一颗心里长大的东西终于要从每一 张嘴里跳出来了!人体的本能已经承受不了了一一她 非投降不可了。明尼苏达州的理查德·H·加斯顿站 了起来,身材高大,面如死灰。大家都知道会发生什 么事情。全都准备好了一一每一种感情,每一种激动 的神态都被抑制住一一只有一种平静的深思熟虑的严 肃表情浮现在近来显得十分粗野的眼睛里。
    P8-10
  • 编辑推荐语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