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名家名作

漫长的告别(精)/雷蒙德·钱德勒作品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73978
  • 作者:(美)雷蒙德·钱德勒|译者:宋佥
  • 页数:372
  • 出版日期:2017-06-01
  • 印刷日期:2017-06-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35千字
  • 《漫长的告别》是雷蒙德·钱德勒*重要的一本小说,它是钱德勒风格的集大成者。这部作品发表于1953年,是作者的第六部长篇,荣获了“爱伦·坡奖”年度*佳小说。



    一个优雅有礼的酒鬼和一个贫穷高贵的私家侦探相遇,会发生怎样一种诚挚而悲伤的友谊?伦诺克斯酒醉后被马洛送回,他稍后寄來一张五千美元的巨钞做为感谢和告別,然而,一连串谋杀,却使这个告別绵绵不*……
  • 正文
  • 1 我的目光**次落在特里·伦诺克斯身上的时候 ,他正坐在一辆停在舞者俱乐部门外高台下的劳斯莱 斯银魂里,喝得醉醺醺的。停车场服务生已经把车开 了出来,此刻却还在用手把住敞开的车门,因为特里 ·伦诺克斯的左脚依然在车外晃荡,就好像他忘了自 己的这只脚一样。他的脸看上去很年轻,但头发却是 骨白色的。从他的眼神中你可以看出他已经酩酊大醉 了,但除此以外他看上去和其他任何一个穿着无尾礼 服,在一家只为这一种用途存在的夜店里花了太多银 子的棒小伙子别无二致。
    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姑娘。她的头发带着一抹漂 亮的深红色,嘴角上挂着一丝冷冷的微笑,肩上的一 件蓝色貂皮大衣几乎都要让那辆劳斯莱斯显得不足为 奇了。几乎,但还差了那么一点儿。世上没有什么东 西真能做到这一点。
    这服务生属于那类司空见惯的人物——外强中干 ,他穿着一件白色外套,衣服正面用红字绣着这家餐 馆的名字。他的耐性已经快到头了。
    “我说,先生,”他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怒气,“ 您能不能把尊腿抬进车里去,好让我把车门给关上? 还是说您要我一直扶着门,好让您从车里掉出来?” 那姑娘瞪了他一眼,这目光应该能从他脊背里往 外戳出至少四英寸来。可这也没能吓得住他。在舞者 俱乐部里,他们需要面对的各色人等会让你产生一种 幻灭感:花在打高尔夫球上的大把银子在改善人格方 面收效甚微。
    一辆低车身的进口敞篷跑车滑进了停车场,一名 男子钻出车厢,用车上的点烟器点了一支长卷烟。他 穿着一件套头格子衬衫,一条黄色便裤,脚踩一双马 靴。他信步走过时留下一串烟云缭绕的痕迹,眼睛看 都不看那辆劳斯莱斯。也许他觉得那车已经过时了。
    他走到通向高台的台阶下,驻足掏出一副单片眼镜抵 在眼前。
    那姑娘忽然用千娇百媚的声音说:“我有一个好 主意,亲爱的。我们要不叫辆出租车去你家,把你的 那辆敞篷车开出来怎么样?今晚我们开车去蒙特西托 的海边兜风是再适合不过的了。我知道有人在湖边办 舞会呢。” 那白发小伙儿礼貌地说:“真抱歉,可那辆车我 已经没有了。我迫不得已把它给卖了。”从他的嗓音 和吐字判断,你根本想不到他今晚喝过比橘子汁*凶 的东西。
    “卖了,亲爱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她的身体 沿着座位从他身边一路溜开,而她的声音远比她的身 体溜得*快。
    “我是说我迫不得已,”他答道。“为了换饭钱 。” “哦,我明白了。”现在就是把一份意式冰激凌 放在她身上也不会化掉了。
    服务生这下能给这白发小子准确定位了——低收 入群体。“听着,伙计,”他说,“我得帮人停车了 。下次再见吧一如果有下次的话。” 他任凭车门自行敞开。那醉汉随即从座位上滑了 下来,一屁股坐在了柏油马路上。于是我走上前去帮 了他一把。现在想来,去管一个醉汉的闲事恐怕永远 都是个错误。即使他知道你在帮忙,即使他喜欢你, 他还是免不了要猛地一下戳中你的门牙。我架着他的 胳膊,帮他站了起来。“**感谢,”他礼貌地说。
    那姑娘已经溜到了方向盘后面。“他喝多了的时候总 是这么怪腔怪调的,”她用不锈钢一般的声音说。“ 谢谢你扶了他一把。” “我来把他扶到后座上去,”我说。
    “很抱歉。我约会要迟到了。”她踩下离合器, 劳斯莱斯开动了起来。“他就是条丧家犬,”她接着 说道,脸上挂着冰冷的微笑。“也许你可以帮他找个 家。他受过训的,不会在家乱撒尿——基本上不会吧 。” 劳斯莱斯飞快地沿着门口的车道开上日落大道, 向右拐了个弯儿,然后就不见了。服务生回来的时候 我正望着她的背影,手上还架着这个男人。他这时已 经睡熟了。
    “哎,这样也好,”我对那白**说道。
    “可不是吗,”他冷嘲热讽地说。“干吗要让一 个醉汉来糟践它呢?看那漂亮的曲线。” “你认识他?” “我听到那妞儿管他叫特里。除了这个,他对我 来说和奶牛屁股没什么区别。不过我来这里只有两个 礼拜。” “帮我把车开过来好吗?”我把停车票递给了他 。
    等到他把我的奥尔斯开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感觉 像是提着一袋子铅块了。白**帮我把他扶进前排座 位。这位顾客睁开一只眼,谢过我们后,又一头睡过 去了。
    “他是我碰见过的*有礼貌的醉汉,”我对白制 服说。
    “他们大小形状各不相同,教养做派也五花八门 ,”他说。“可他们全都是流浪汉。看起来这位像是 做过整容手术。” “没错。”我给了他一美元,他说了声谢谢。整 容手术的事情他一点没说错。我这位新朋友的右脸僵 硬泛白,上面有接缝线一般的细微疤痕。疤痕处的皮 肤像是泛着光泽。整容手术——而且相当的大刀阔斧 。“您打算拿他怎么着?”“带他回家,让他清醒清 醒,好告诉我他住在哪里。”P1-3
  • 编辑推荐语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