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中国史 > 中国通史

唐朝绝对很有趣

作者:李飞 出版社:天津人民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ISBN:9787201118666
  • 作者:李飞
  • 页数:243
  • 出版日期:2017-08-01
  • 印刷日期:2017-08-01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20千字
  • 始终披着神秘面纱的唐朝宫廷,究竟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呢?李飞著的《唐朝**很有趣》为您揭开唐朝不为人知的内幕,拨开宫廷中的层层迷雾。穿越千年的时光,去细细品味那盛世的荣光,倾听那华丽的乐章!唐朝三百年间的文明与野蛮、权力与战争、阴谋与爱情、浪漫与残酷。本书取材于正史、野史和民间传说的内容,不仅深刻地描写了帝王的感情世界,而且对宫闱生活也做了细致地刻画。既有助于读者了解深宫密地的帝后生活,也对读者熟知各朝的历史线索有一定的帮助。
  • 唐王朝如何崛起于隋末混战的乱世之中,为何又 由强盛转向衰落,最终消亡?在唐王朝近三百年的历 史中,上演了多少或惊心动魄,或残酷惨烈,或可歌 可泣,或令人发指的故事?李飞著的《唐朝绝对很有 趣》从隋朝开始衰亡写起,通过还原历史细节,将盛 世唐朝那些有趣的事儿娓娓道来,既呈现出恢宏大气 的大历史观,又在不经意间勾勒出大历史中的历史细 节,独具慧眼地把唐朝的纵横面一并展现在我们面前 ,将唐朝最真实的人和事还原到人们面前。
  • **章 太原起兵 ——炀帝无道,天下伐之
    是龙是鼠?是福是凶?
    心机男谋兄入主东宫
    深宫辱庶母?弑父夺大统?
    骄奢淫逸**帝?
    南下北上,动摇国本
    “隔壁老李”兵起山西
    有去无回的第三次南巡
    第二章 天下归一 ——从此江山姓了李
    军功卓著平阳昭公主
    李世民三棋平陇西
    李密的无常与瓦岗的败亡
    挥师平定刘武周
    擒杀河北窦建德
    围剿河南王世充
    诛除后患刘黑闼
    第三章 兄弟相残 ——玄武门内的惊心惨案
    李建成其人其事
    李元吉其人其事
    秦王发难,血溅玄武门
    既往不咎用能人
    李世民心里的“鬼”
    第四章 威加海内 ——犯我唐者,虽远必诛
    李靖北灭**厥,西破吐谷浑
    侯君集统兵灭高昌
    李绩挥师重创薛延陀
    阿史那社尔十万雄狮灭龟兹
    苏定方百骑破万军
    薛仁贵两千人马灭高句丽
    第五章 武后夺宫 ——红颜亦可称**
    女主降世的传说
    几滴珠泪逞娇媚
    十二载清冷岁月
    宫里宫外皆风流
    **场血雨腥风
    与老公并驾齐驱
    死因成谜两太子
    李氏子孙遭了殃
    恐怖在延续
    唐有日月当空曌
    无法**的结局
    第六章 明皇兴唐 ——扭转乾坤的放手一搏
    生于忧患的太平天子
    **韦后欲主唐宫
    唐隆政变初露锋芒
    太平公主不太平
    *强盛世在开元
    第七章 盛世危情 ——他与她的不伦之恋
    专宠原是她婆婆
    忘情夺爱霸儿媳
    缘何一直未封后?
    祸国殃民杨国忠
    大唐灾星安禄山
    马嵬驿妃子殒命
    终究芳魂落何处?
    第八章 削平大乱 ——战虽胜,根基已动
    张巡智破令狐潮
    安庆绪狠心杀亲爹
    血染睢阳人食人
    史思明绞杀安庆绪
    史朝义再演弑父剧
    第九章 日薄西山 ——王朝末期的是是非非
    郭子仪单骑退回纥
    李晟孤军震泾原
    李愬雪夜袭蔡州
    二王八司马事件
    甘露之变动根本
    第十章 乱世再现 ——昔日帝国分崩离析
    祸乱始于桂林
    王仙芝大举义旗
    黄巢杀人“八百万”
    梁灭唐罢唐灭梁
  • 深宫辱庶母?弑父夺大统? 据后世正史、野史的记载,开皇末年,年近花甲 的文帝偷幸宫女尉迟氏,同样年近花甲、一生独宠后 宫的皇后独孤伽罗悲愤交加,在文帝上朝以后将其杖 杀,文帝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后在左右仆射高颎、杨 素的劝解下,独孤皇后又主动请罪,夫妇俩这才和好 如初。从这之后,文帝得以有限亲近嫔妃。虽然在文 帝看来,妃、嫔只是晚年生活调剂,于他们夫妻关系 而言并无妨碍,事实上,他对爱妻独孤氏的确一如既 往地疼爱和信任,但却没想到痴心一片、自尊心强烈 的独孤皇后在尉迟女事件后内心受到重创,从此心灰 意冷郁郁至死。粗心的文帝却没有察觉和理解到爱妻 的失落,空留丧偶后的痛苦不堪和临终前的幡然醒悟 、悔恨自责。
    独孤皇后死后,文帝宫闱寂寞,遂于后宫嫔妃中 选得两个闭月羞花之容常伴左右:一个是宣华夫人陈 氏,一个是容华夫人蔡氏。那陈氏是南朝陈宣帝的女 儿,天性聪慧,明艳不可方物。陈亡后,配入掖庭, 后入宫为嫔妃。独孤皇后性奇妒,后宫皆不得进御, 惟陈氏受宠。杨广当初谋取太子地位,经常送些金银 珍玩取媚陈氏。在皇太子废立一事上,可以说陈氏出 了很大的力。独孤皇后离世,陈氏封为宣华夫人,专 房擅宠,主断内事,六宫粉黛无颜色。
    此时的隋文帝已是风烛残年,又夜夜招幸宣华、 容华两位夫人。在**上面,不免有些过度。不多时 日,身体便被掏空了。一次偶感风寒,内外交迫,即 致卧床不起。两位夫人见文帝有病,日夜不离,侍奉 汤药。而文帝的病却**重似**。
    文帝患病后,尚书左仆射杨素、兵部尚书柳述、 黄门侍郎元岩等朝廷重臣立刻赶赴仁寿宫,组成临时 内阁。同时太子杨广也奉命入住大宝殿侍奉皇帝。杨 广眼见父皇的病势**天沉重,料定他时日无多,决 定早做打算,于是写密信给杨素,向他询问朝廷和百 官的情况,并命他做出相应部署,防止朝廷在国丧期 间出现动乱。杨素按太子的要求回复了一封密函。不 料送信的宫人却误把信送到了皇帝手上。杨坚见信勃 然大怒。他还没死,太子和宰相就已经暗中联手在左 右帝国政局了,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这相当于篡位 啊! 杨坚正在气头上,忽见自己*宠爱的宣华夫人神 色慌张地走了进来。杨坚问她出了什么事,陈氏推脱 不过,流着眼泪说:“太子无礼!” 史料记载:当天文帝见陈、蔡一直侍奉自己没有 休息,便让她们*衣小憩。宣华夫人离开仁寿宫往* 衣时,遇上了太子杨广。杨广见那陈氏,鸦黄半额、 腰肢似柳,金步摇曳翠鸣珠;鬓发如云,玉搔头掠青 拖碧;春山脉脉,幽妍清倩,婉转轻盈,艳冶销魂。
    竟动了欲心,见殿上四下无人,他伸手拽住宣华夫人 的衣袖,道:“我终日在父皇寝宫视疾,每次见到夫 人,心中无限向往,只是不是地方,**难得机会, 望夫人怜见,赐我片刻欢娱,以慰我相思之苦。倘蒙 夫人错爱,杨广生死不忘。”杨广不待宣华夫人回答 ,竟要将她拽到侧殿的寝室里去。宣华夫人又急又恨 ,一时偏挣不脱身,幸得急中生智道:“太子尊重, 那边有人来了。”杨广慌乱中将手一松,回头去看, 哪里有什么人来。宣华夫人趁此机会一溜烟地退出了 芙蓉轩。
    文帝听到这里,顿如五雷轰顶。他断然没有料到 这位平时看上去温良恭俭的太子到头来居然是个衣冠 禽兽!文帝躺在御榻上,用力拍打着床板,大骂:“ 这个畜生怎么可以托付**大事?独孤误我,独孤误 我啊!” 痛定思痛后,文帝急召柳述和元岩入内,说:“ 传召我儿。”柳述等人刚准备去传唤太子,忽然听见 皇帝加了一句:“是传杨勇!”柳述和元岩面面相觑 ,顿时明白了什么,连忙入阁撰写复召杨勇的敕书。
    杨素听说此事,立刻告知杨广。杨广随即矫诏将柳述 和元岩逮捕,关进了大狱;然后紧急调动东宫军队进 驻仁寿宫,命左庶子宇文述等人控制宫禁出入,命右 庶子张衡进入皇帝寝殿,将侍奉皇帝的所有宫女和宦 官全部逐出,关在别殿。
    当天,仁寿宫就传出了皇帝驾崩的消息。
    随后,杨广又派人假传文帝遗嘱,要杨勇自尽, 杨勇还没有做出回答,派去的人就将杨勇拖出杀死。
    就这样,大隋帝国的*高权杖,终于如愿以偿地落到 了杨广手上。这一年,杨广三十六岁。十几年的苦心 经营终于为他换来了人世间*辉煌的报偿。
    而此时的宣华夫人则面无人色,独自坐在深宫里 愁肠百结,一任云鬓散乱、花容不整。忽有人报,内 侍前来宣读圣旨,赐予宣华夫人锦盒一只。宣华以为 盒中定是鸩毒,不觉悲从心来,喟叹自己红颜命薄。
    当下含了泪,嘱咐内侍稍待,退到里面,*换好了衣 服,梳起云鬓,装扮整齐,原想从容就死,成全了清 白。谁知接过锦盒一看,盒中不是鸩毒,却是一个红 色的同心结。事已至此,本应是庶母的宣华夫人无奈 之下,只好收下这位虽然不是亲生、但也应是儿子的 同心结了。
    事实上,后世关于文帝究竟是怎样死的,说法并 不统一。《隋唐演义》《十八史略》《通历》等书, 认为文帝是被儿子杨广杀害的。正规的史书《隋书》 却没有这样的记载。《隋书》《北史》的记述是:“ 帝疾甚,与百僚辞诀,握手欷歔,崩于大宝殿。”《 炀帝纪》也仅写道:“高祖崩,上即位于仁寿宫。” 但《隋书》中关于宣华夫人那部分却隐约其词提到文 帝死因蹊跷:“素以其事白太子,太子遣张衡入寝殿 ,遂令夫人及后宫同侍疾者,并出就别室。俄闻上崩 ,而未发丧也。夫人与诸后宫相顾曰:‘事变矣!’ 皆色动股栗。”《隋书》此段记载虽未明指文帝被杀 ,但实际上已给世人留下推猜的余地。
    到了近代,有越来越多的史学家开始为“杨广弑 父”一事平反,其主要根据是,就连尽力搜集炀帝反 面材料以为批判的唐太宗君臣,也没有一人言辞凿凿 地指控杨广弑父夺位。试想,假如果有此说,则李唐 起兵之时,何不以为宣传材料?另一方面,很多人认 为,史书记载隋炀帝**宣华夫人一事,也经不起推 敲,原因在于:文帝病重,炀帝宫中侍疾,宣华夫人 起身*衣,身旁当有宫女侍候。当时炀帝尚未即位, 仍处于受威胁的地位,一向以谨慎著称的炀帝*不会 在此时做出危及其继承帝位的事情。
    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至于真相到底 如何,恐怕是永远也说不清了。
    P6-9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