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作品集 > 外国

博尔赫斯全集(Ⅰ共16册)(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73206
  • 作者:(阿根廷)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译者:王永年
  • 页数:2648
  • 出版日期:2017-01-01
  • 印刷日期:2017-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958千字
  • 《博尔赫斯全集(Ⅰ共16册)(精)》包括了16部作品,其中虚构类作品有《恶棍列传》、《小径分岔的花园》、《杜撰集》、《阿莱夫》、《布罗迪报告》、《沙之书》六部,非虚构类包括讲演《博尔赫斯,口述》、《七夜》,序言《私人藏书:序言集》、《序言集以及序言之序言》,专论《埃瓦里斯托·卡列戈》、《诗艺》、《但丁九篇》,杂集《讨论集》、《永恒史》、《探讨别集》共十本。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的作品涵盖多个文学范畴,包括中短篇小说、随笔、诗歌、评论等,以文字中神秘而深刻的哲理著称,是二十世纪享有世界声誉的文学大家,西班牙语、拉丁美洲文学脉络中里程碑式的人物。上海译文出版社整理出版博尔赫斯全集,全面展现大师的创作,是对文学史的必要整理与记录。
  •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引领了二十世纪六十 年代拉丁美洲文学潮,是西班牙语、拉丁美洲文学脉 络中里程碑式的人物,其影响力更超出拉丁美洲、欧 洲,成为二十世纪享有世界声誉的文学大师。这套《 博尔赫斯全集(Ⅰ共16册)(精)》为博尔赫斯小说和随 笔代表作的集合,包括《恶棍列传》《小径分岔的花 园》《沙之书》《七夜》《永恒史》等十六部作品, 独特的语言、新颖的文体、卓绝的想象力营造出博尔 赫斯浩大的想象迷宫。
  • 《恶棍列传》
    初版序言
    一九五四年版序言
    心狠手辣的解放者莫雷尔
    难以置信的冒名者汤姆·卡斯特罗
    女海盗郑寡妇
    作恶多端的蒙克·伊斯曼
    杀人不眨眼的比尔·哈里根
    无礼的掌礼官上野介
    蒙面染工梅尔夫的哈基姆
    资料来源
    玫瑰角的汉子
    双梦记及其他
    《小径分岔的花园》
    序言
    特隆、乌克巴尔、奥比斯·特蒂乌斯
    《吉诃德》的作者皮埃尔·梅纳尔
    环形废墟
    巴比伦**
    赫伯特·奎因作品分析
    通天塔图书馆
    小径分岔的花园
    《杜撰集》
    序言
    博闻强记的富内斯
    刀疤
    叛徒和英雄的主题
    死亡与指南针
    秘密的奇迹
    关于犹大的三种说法
    结局
    凤凰教派
    南方
    《阿莱夫》
    永生
    釜底游鱼
    神学家
    武士和女俘的故事
    塔德奥·伊西多罗·克鲁斯小传
    埃玛·宗兹
    阿斯特里昂的家
    另一次死亡
    德意志安魂曲
    阿威罗伊的探索
    扎伊尔
    神的文字
    死于自己的迷宫的阿本哈坎–艾尔–波哈里
    两位国王和两个迷宫
    等待
    门槛旁边的人
    阿莱夫
    后记
    《布罗迪报告》
    序言
    第三者
    小人
    罗森多·华雷斯的故事
    遭遇
    胡安·穆拉尼亚
    老夫人
    决斗
    决斗(另篇)
    瓜亚基尔
    《马可福音》
    布罗迪报告
    《沙之书》
    另一个人
    乌尔里卡
    代表大会
    事犹未了
    三十教派
    奇遇之夜
    镜子与面具
    翁德尔
    一个厌倦的人的乌托邦
    贿赂
    阿韦利诺·阿雷东多
    圆盘
    沙之书
    后记
    《博尔赫斯,口述》
    序言
    书籍
    不朽
    伊曼纽尔·斯维登堡
    侦探小说
    时间
    《七夜》
    《神曲》
    梦魇
    《一千零一夜》
    佛教
    诗歌
    喀巴拉
    失明
    《私人藏书:序言集》
    序言
    胡利奥·科塔萨尔《故事集》
    《伪福音》
    弗兰茨·卡夫卡《美国》《短篇小说集》
    吉尔伯特·基思·切斯特顿《蓝十字和其他故事》
    莫里斯·梅特林克《花的智慧》
    迪诺·布扎蒂《鞑靼人的荒漠》
    易卜生《培尔·金特》《海达·加布勒》
    若泽·马里亚·埃萨·德·克罗兹《满大人》
    莱奥波尔多·卢贡内斯《耶稣会帝国》
    安德烈·纪德《**制造者》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时间机器》《隐身人》
    罗伯特·格雷夫斯《希腊神话》
    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
    爱德华·卡斯纳、詹姆斯·纽曼合著《数学与想象》
    尤金·奥尼尔《伟大之神布朗》《奇妙的插曲》《哀悼》
    在原业平《伊势物语》
    赫尔曼·梅尔维尔《班尼托·西兰诺》《比
    利·巴德》《代笔者巴特贝》
    乔万尼·帕皮尼《日常悲剧》《盲驾驶员》《话与血》
    阿瑟·梅琴《三个骗子》
    路易斯·德·莱昂修士《雅歌》《〈约伯记〉释义》
    约瑟夫·康拉德《黑暗的心》《走投无路》
    奥斯卡·王尔德《散文、对话集》
    亨利·米肖《一个野蛮人在亚洲》
    赫尔曼·黑塞《玻璃球游戏》
    以诺·阿诺德·本涅特《活埋》
    克劳迪奥·埃利安诺《动物志》
    索斯坦·凡勃伦《有闲阶级论》
    古斯塔夫·福楼拜《圣安东的**》
    马可·波罗《行纪》
    马塞尔·施沃布《假想人生》
    萧伯纳《恺撒与克娄巴特拉》《巴巴拉少校》《康蒂妲》
    弗朗西斯科·德·克维多《众人的时刻》《马尔库斯·布鲁图斯》
    伊登·菲尔波茨《雷德梅恩一家》
    克尔恺郭尔《恐惧与战栗》
    古斯塔夫·梅林克《假人》
    亨利·詹姆斯《教师的课程》《私生活》《地毯上的图像》
    希罗多德《历史》(九卷)
    胡安·鲁尔福《佩德罗·巴拉莫》
    鲁德亚德·吉卜林《短篇小说集》
    威廉·贝克福德《瓦提克》
    丹尼尔·笛福《摩尔·弗兰德斯》
    让·科克托《“职业奥秘”及其他》
    托马斯·德·昆西《康德晚年及其他散文》
    拉蒙·戈梅斯·德拉塞尔纳《西尔维里奥·兰萨作品序》
    安托万·加朗选编《一千零一夜》
    罗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新天方夜谭》《马克海姆》
    莱昂·布洛瓦《因犹太人而得救》《穷人的血》《在黑暗中》
    《薄伽梵歌》《吉尔伽美什史诗》
    胡安·何塞·阿雷欧拉《幻想故事集》
    戴维·加尼特《太太变狐狸》《动物园里的一个人》《水手归来》
    乔纳森·斯威夫特《格利佛游记》
    保罗·格鲁萨克《文学批评》
    曼努埃尔·穆希卡·莱内斯《偶像》
    胡安·鲁伊斯《真爱诗篇》
    威廉·布莱克《诗全集》
    休·沃尔波尔《逃离黑暗马戏团》
    埃塞基耶尔·马丁内斯·埃斯特拉达《诗集》
    埃德加·爱伦·坡《短篇小说集》
    普布留斯·维吉尔·马罗《埃涅阿斯纪》
    伏尔泰《小说集》
    约·威·多恩《时间试验》
    阿蒂利奥·莫米利亚诺《评〈疯狂的罗兰〉》
    威廉·詹姆斯《宗教经验类型》《人性研究》
    斯诺里·斯图鲁松《埃吉尔·斯卡拉格里姆松“萨迦”》
    《序言集以及序言之序言》
    序言之序言
    阿尔马富埃尔特《散文与诗歌》
    伊拉里奥·阿斯卡苏比《保利诺·卢塞罗》《雄鸡阿尼塞托》《桑托斯·维加》
    阿道弗·比奥伊·卡萨雷斯《莫雷尔的发明》
    雷·布拉德伯里《火星纪事》
    埃斯塔尼斯劳·德尔坎伯《浮士德》
    托马斯·卡莱尔《旧衣新裁》
    托马斯·卡莱尔《论英雄》,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代表性历史人物》
    卡列戈的诗
    米格尔·德·塞万提斯《训诫小说》
    威尔基·柯林斯《月亮宝石》
    圣地亚哥·达沃韦《死神和他的衣裳》
    马塞多尼奥·费尔南德斯
    高乔人
    阿尔韦托·赫尔丘诺夫《回归堂吉诃德》
    爱德华·吉本《历史与自传选编》
    罗伯特·戈德尔《火的诞生》
    卡洛斯·M·格伦贝格《犹太诗草》
    弗朗西斯·布雷特·哈特《加利福尼亚画卷》
    佩德罗·恩里克斯·乌雷尼亚《评论集》
    何塞·埃尔南德斯《马丁·菲耶罗》
    亨利·詹姆斯《谦卑的诺斯摩尔一家》
    弗兰茨·卡夫卡《变形记》
    诺拉·兰赫《街头黄昏》
    刘易斯·卡罗尔《作品全集》
    马特雷罗
    赫尔曼·梅尔维尔《巴特贝》
    弗朗西斯科·德·克维多《叙事文与诗歌》
    阿蒂略·罗西《中国水墨画中的布宜诺斯艾利斯》
    多明戈·福斯蒂诺·萨缅托《外省忆事》
    多明戈·福斯蒂诺·萨缅托《法昆多》
    马塞尔·施沃布《童子军东征》
    威廉·莎士比亚《麦克白》
    威廉·香德《酵素》
    奥拉弗·斯特普尔顿《星星制作者》
    斯维登堡《神秘主义著作》
    保尔·瓦莱里《海滨墓园》
    玛丽亚·埃斯特尔·巴斯克斯《死亡的名称》
    沃尔特·惠特曼《草叶集》
    《埃瓦里斯托·卡列戈》
    序言
    说明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巴勒莫
    埃瓦里斯托·卡列戈生平
    异端的弥撒
    市郊之歌
    可能的总结
    补篇
    马车上的铭文
    骑手的故事
    《埃瓦里斯托·卡列戈诗歌全集》出版前言
    探戈的历史
    信两封
    《诗艺》
    **讲 诗之谜
    第二讲 隐喻
    第三讲 说故事
    第四讲 文字—音韵与翻译
    第五讲 诗与思潮
    第六讲 诗人的信条
    论收放自如的诗艺
    《但丁九篇》
    序言
    第四歌里高贵的城堡
    乌戈利诺的虚假问题
    尤利西斯的*后一次航行
    仁慈的刽子手
    但丁和有幻觉的盎格鲁—撒克逊人
    《炼狱篇》**歌第十三行
    大鹏和鹰
    梦中邂逅
    贝雅特里齐*后的微笑
    《讨论集》
    序言
    高乔诗歌
    倒数第二个对现实的看法
    读者的迷信的伦理观
    另一个惠特曼
    为喀巴拉辩护
    为虚假的巴西里德斯辩护
    对现实的看法
    电影
    叙事的艺术和魔幻
    保罗·格鲁萨克
    持久的地狱
    荷马作品的译文
    保罗·格鲁萨克
    持久的地狱
    荷马作品的译文
    阿喀琉斯和乌龟永恒的赛跑
    关于惠特曼的一条注解
    乌龟的变形
    《布瓦尔和白居谢》的辩护
    福楼拜和他典范的目标
    阿根廷作家与传统
    评注几则
    《永恒史》
    序言
    永恒史
    双词技巧
    隐喻
    轮回学说
    循环时间
    《一千零一夜》的译者
    评注两则
    《探讨别集》
    长城和书
    帕斯卡圆球
    柯勒律治之花
    柯勒律治的梦
    时间与约·威·邓恩
    天地创造和菲·亨·高斯
    阿梅里科·卡斯特罗博士的惊恐
    我们可怜的个人主义
    克维多
    吉诃德的部分魔术
    纳撒尼尔·霍桑
    作为象征的瓦莱里
    爱德华·菲茨杰拉德之谜
    关于奥斯卡·王尔德
    关于切斯特顿
    **个威尔斯
    《双重永生》
    帕斯卡
    约翰·威尔金斯的分析语言
    卡夫卡及其先驱者
    论书籍崇拜
    济慈的夜莺
    谜的镜子
    两本书
    对一九四四年八月二十三日的注解
    关于威廉·贝克福德的《瓦提克》
    关于《紫土》
    从有名分到无名分
    传说的形形色色
    从寓言到小说
    有关萧伯纳的杂记
    一个名字两个回响的考察
    历史的羞怯
    时间的新反驳
    论经典
  • 地点 世界上*大的河流,诸江之父的密西西比河,是 那个无与伦比的恶棍表演的舞台。(发现这条河的是 阿尔瓦雷斯’德比内达,**个在河上航行探险的是 埃尔南多‘德‘索托。上尉,也就是那个征服秘鲁的 人,他教印加王阿塔瓦尔帕。下棋来排遣监禁的岁月 。德·索托死后,水葬在密西西比河。) 密西西比河河面广淼,是巴拉那、乌拉圭、亚马 孙和奥里诺科几条河的无穷无尽而又隐蔽的兄弟。它 源头混杂,每年夹带四亿多吨泥沙经由墨西哥湾倾注 入海。经年累月,这许多泥沙垃圾积成一个三角洲, 大陆不断溶解下来的残留物在那里形成沼泽,上面长 了巨大的柏树,污泥、死鱼和芦苇的迷宫逐渐扩展它 恶臭而阒寂的疆界和版图。上游阿肯色和俄亥俄一带 也是广袤的低隰地。生息在那里的是一个皮肤微黄、 体质孱弱、容易罹热病的人种,他们眷恋着石头和铁 矿,因为除了沙土、木材和混浊的河水之外,他们一 无所有。
    众人 十九世纪初期(我们这个故事的时代),密西西比 河**一望无际的棉花地是黑人起早摸黑种植的。他 们住的是木板小屋,睡的是泥地。除了母子血缘之外 ,亲属关系混乱暧昧。这些人有名字,姓有没有都无 所谓。他们不识字。说的英语拖字带腔,像用假嗓子 唱歌,音调很伤感。他们在工头的鞭子下弯着腰,排 成一行行地干活。他们经常逃亡;满脸大胡子的人就 跨上高头大马,带着凶猛的猎犬去追捕。
    他们保持些许动物本能的希望和非洲人的恐惧心 理,后来加上了《**》里的词句,因此他们信奉基 督。他们成群结伙地用低沉的声音唱《摩西降临》。
    在他们的心目中,密西西比河正是污浊的约旦河的极 好形象。
    这片辛劳的土地和这批黑人的主人都是些留着长 头发的老爷,饱食终日,贪得无厌,他们住的临河的 大宅第,前门总是用白松木建成仿希腊式。买一个身 强力壮的奴隶往往要花一千美元,但使唤不了多久。
    有些奴隶忘恩负义,竟然生病死掉。从这些靠不住的 家伙身上当然要挤出*大的利润才行。因此,他们就 得在地里从早干到黑;因此,种植园每年都得有棉花 、烟草或者甘蔗收成。这种粗暴的耕作方式使土地受 到很大损害,没几年肥力就消耗殆尽:种植园退化成 一片片贫瘠的沙地。荒废的农场、城镇郊区、密植的 甘蔗园和卑隰的泥淖地住的是穷苦白人。他们多半是 渔民、流浪的猎户和盗马贼。他们甚至向黑人乞讨偷 来的食物;尽管潦倒落魄,他们仍保持一点自豪:为 他们的纯粹血统没有丝毫羼杂而自豪。拉萨鲁斯。莫 雷尔就是这种人中间的一个。
    莫雷尔其人 时常在美国杂志上出现的莫雷尔的照片并不是他 本人。这样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的真面目很少流传, 并不是偶然的事。可以设想,莫雷尔不愿意摄影留念 ,主要是不落下无用的痕迹,同时又可以增加他的神 秘性……不过我们知道他年轻时其貌不扬,眼睛长得 太靠拢,嘴唇又太薄,不会给人好感。后来,岁月给 他添了那种上了年纪的恶:。和逍遥法外的罪犯所特 有的气派。他像南方老式的财主,尽管童年贫苦,生 活艰难,没有读过((**》,可是布道时却煞有介事 。“我见过讲坛上的拉萨鲁斯·莫雷尔,”路易斯安 那州巴吞鲁日一家赌场的老板说,“听他那番醒世警 俗的讲话,看他那副热泪盈眶的模样,我明知道他是 个色鬼,是个拐卖黑奴的骗子,当着上帝的面都能下 毒手杀人,可是我禁不住也哭了。” 另一个充满圣洁**的*妙例子是莫雷尔本人提 供的。“我顺手翻开《**》,看到一段合适的圣保 罗的话,就讲了一小时二十分钟的道。在这段时间里 ,克伦肖和伙计们没有白待着,他们把听众的马匹都 带跑了。我们在阿肯色州卖了所有的马,只有一匹烈 性的枣红骝,我自己留下当坐骑。克伦肖也挺喜欢, 不过我让他明白他可不配。”P5-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