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迷恋记(张新颖随笔)(精)

作者:张新颖 出版社:黄山书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黄山书社
  • ISBN:9787546162362
  • 作者:张新颖
  • 出版日期:2017-05-01
  • 印刷日期:2017-05-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鲁迅文学奖、**图书馆文津图书奖获得者张新颖珍爱的随笔集集中呈现。
    “他被阅读的大雪覆盖得异常苍白”,讲述经典外国文学作家作品背后的故事,照耀内心的光。
    《迷恋记(张新颖随笔)(精)》是作者作为现当代文学研究者精心保留下来的可以“不求甚解”的角落。内容涉及王尔德、阿赫玛托娃、纳博科夫、博尔赫斯、本雅明等**作家及其作品,讲述文学家背后的故事,兼及趣味和知识。文笔柔软亲切,干净克制。
  • 小引
    没能成为的那个人
    汉语中的外国文学
    作家们
    为什么读经典
    精神领域的自主性所遭受的围困
    吸毒与语言实验
    书简与照耀内心的光
    《枕草子》和《徒然草》
    《世纪的孩子》
    请别射击钢琴师
    书简与照耀内心的光
    收信人
    空气和天空的变化
    “不可能,花儿摆得那么美……”
    俄国之恋
    ——以赛亚·伯林与安娜·阿赫玛托娃
    《菲雅尔塔的春天》
    托马斯·曼的几篇艺术家小说
    在定名之外
    打开暗室之门
    土星式英雄的迷失艺术
    他被阅读的大雪覆盖得异常苍白
    袜子的内容与形式
    反对审美化
    垃圾之歌
    看爸爸妈妈谈恋爱
    父亲坐在黑暗中
    河的第三条岸在哪里
    博尔赫斯三题
    生命在梦想中流逝
    想象的动物
    真的天方夜谭的乐趣
    读斯泰因自传时的迷离之感
    《纽约客》的罗斯
    献给爱丽丝的挽歌
    “不论我说什么,我都崇爱着她”
    爱情、艳遇和世界
    简单说《无知》
    明信片、电影、小说
    为什么凝望星空觉得美好
    鹅妈妈童谣
    打开丛林这部书
    《杨柳风》
    为什么凝望星空觉得美好
    “嗯,是不错。”
    “嗯,是不错。”
    ——把E.B.怀特书信集当作他的自传来读
    “我很可能什么也没干,除了给鸟儿换水”
    写这些被生活淹没了的人
    ——雷蒙德·卡佛和他的小说集《大教堂》
    和写书的那个人见面,还是不见
    普希金右臂上的三只鸟
    普希金右臂上的三只鸟
    “间离效果”
    斜侧身体站立的姿势
  • 汉语中的外国文学 对具体翻译作品的说三道四给人以一种假象:似 乎存在着***的翻译,只不过现在没达到罢了。其 实翻译本身即不被信任,这才是根子上的问题。人们 不知道把翻译作品放在哪儿才好。比如说汉译海明威 作品,当然和海明威用英语写的原文不一样,南京的 小说家朱文在把海明威作为目标盯了两年之后,才恍 悟道:“我所了解的海明威从某种角度说毕竟是一个 汉化的海明威,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并不存在的汉语 作家。” 按照比较文学里的一些看法,其实存在一个叫海 明威的汉语作家,只不过顶着这个名字的不只是一具 身体。海明威的汉语作品是由海明威和汉语译者共同 创作的——对于这一点似乎没有多大的疑问,如果不 考虑变为汉语作品之前的环节,只从成为汉语作品那 一刻算起,那么在进入汉语环境的程序和形式上,就 和一个汉语作家写的汉语作品没有什么两样。所以比 较文学会说:汉语里的外国文学,是汉语文学的一部 分。
    这似乎为翻译文学在中国文学中找好了一个位置 。人们通常是把翻译文学叫做外国文学的,当这种粗 略的叫法被语言的根本性差异所质疑的时候,就只好 再另外找个安置的地方——大概它两边都呆不舒服。
    其实处在两者的中间地带有什么不好呢?不好不 过是来自一些自以为是的俗见吧。要是一个人阅读翻 译作品,他就得准备应对类似这样的劝告:一种劝你 干脆放弃,还是回过头来读用我们自己的语言写成的 作品吧;另一种则建议你直接去读原文。
    第二种意见似乎颇有道理,这个道理已经被重复 了无数遍,总而言之翻译靠不住,翻译使原作失去了 很多有价值的、独特的东西,文学尤其不能翻译,诗 歌尤其尤其不能翻译……如此等等。直接去读原文当 然是一个好方法,但我想来仍然不是一个**无缺的 方法:是不是要先变成一个外国人再去读外国文学, 否则怎么能确保读原文就不失去什么呢? 聪明人说,诗就是翻译过程中失去的东西。翻译 过来的诗歌似乎不值一看了。我读陈敬容、冯至等翻 译的里尔克的诗,仍然觉得里尔克的伟大和光辉。我 找不出哪一个汉语诗人可以取代他,好使我只读来路 纯正的汉诗。这个经验到的普通事实,同时也可以用 来答复**种劝告。
    如果指出具体翻译的错误而不是从根本上排斥翻 译,当然没有什么话好说。但“正确”的翻译却未必 好,却也是不得不承认的。徐梵澄译《苏鲁支语录》 ,“缀言”里说:“一个译本无疵可指,处处**, 仍然可能是坏译本,不堪读。正如为人,‘非之无举 也,刺之无刺也’,仍往往是‘乡愿’,不是‘圣人 ’。” 而博尔赫斯说得***,他认为伟大的作品根本 就不会因为翻译而失去其伟大:“具有不朽的禀斌的 作品却经得起印刷错误的考验,经得起近似的译本的 考验,也经得起漫不经心的阅读和不理解,它不会失 去其实质精神……《堂吉诃德》在其作者死后的战斗 中战胜了它的译者,并且不管这些译本多么粗制滥造 ,它仍然保存了下来。” 一九九七年七月八日 作家们 朋友敞开办公室书柜的门,慷慨地让我随便挑。
    乱七八糟的一堆,可以想见主人对它们的兴趣有多少 。我表示没有中意的。朋友有些歉意。我也为自己的 直率有点不好意思,就用手翻弄,不意有了惊喜的发 现。我马上又说:你舍得吗?我有点利用了朋友的慷 慨和歉意,他不舍得也只能舍得了,就这样我终于拥 有了一册心里渴念了好久的——《卡希人像摄影选集 》。
    P5-8
  • 编辑推荐语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