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黄金时代(精)

作者:王小波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ISBN:9787530216606
  • 作者:王小波
  • 页数:235
  • 出版日期:2017-04-01
  • 印刷日期:2017-04-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31千字
  • 王小波著的《黄金时代(精)》——王小波代表作!获**3届**联合报文学奖中篇小说大奖,入选《亚洲周刊》“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特别收入珍贵手稿!
    自由理性、特立独行、黑色幽默,二十年来王小波的文字像一面猎猎旌旗感召着一代代年轻人,王小波是书店里永不消失的风景!
    由李银河老师,亲自校勘全稿,并作序追忆对王小波的思念之情。
    王蒙、王朔、李敬泽、章诒和、徐则臣、徐浩峰、麦家、冯唐、柴静,诸多文坛名家倾情**,致敬王小波。
  • 王小波著的《黄金时代(精)》收入王小波颇负盛 名的三篇小说《黄金时代》《三十而立》《似水流年 》,其中《黄金时代》获第13届《联合报》文学奖中 篇小说大奖!故事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为背景,正面 书写对“性爱”“自由”的追求,反思人的生存现状 ,并彰显了人性中的自由与本真。王小波说:“写《 黄金时代》用了我很多时间和才华,写得很精致,倾 注了我对小说的许多想法。”
  • 黄金时代
    三十而立
    似水流年
  • 一 我二十一岁时,正在云南插队。陈清扬当时二十 六岁,就在我插队的地方当医生。我在山下十四队, 她在山上十五队。有**她从山上下来,和我讨论她 不是破鞋的问题。那时我还不大认识她,只能说有一 点知道。她要讨论的事是这样的:虽然所有的人都说 她是一个破鞋,但她以为自己不是的。因为破鞋偷汉 ,而她没有偷过汉。虽然她丈夫已经住了一年监狱, 但她没有偷过汉。在此之前也未偷过汉。所以她简直 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说她是破鞋。如果我要安慰她 ,并不困难。我可以从逻辑上证明她不是破鞋。如果 陈清扬是破鞋,即陈清扬偷汉,则起码有一个某人为 其所偷。如今不能指出某人,所以陈清扬偷汉不能成 立。但是我偏说,陈清扬就是破鞋,而且这一点毋庸 置疑。
    陈清扬找我证明她不是破鞋,起因是我找她打针 。这事经过如下:农忙时队长不叫我犁田,而是叫我 去插秧,这样我的腰就不能经常直立。认识我的人都 知道,我的腰上有旧伤,而且我身高在一米九以上。
    如此插了一个月,我腰痛难忍,不打封闭就不能入睡 。我们队医务室那一把针头镀层剥落,而且都有倒钩 ,经常把我腰上的肉钩下来。后来我的腰就像中了霰 弹*,伤痕久久不退。就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起十五 队的队医陈清扬是北医大毕业的大夫,对针头和勾针 大概还能分清,所以我去找她看病。看完病回来,不 到半个小时,她就追到我屋里来,要我证明她不是破 鞋。
    陈清扬说,她丝毫也不藐视破鞋。据她观察,破 鞋都很善良,乐于助人,而且*不乐意让人失望。因 此她对破鞋还有一点钦佩。问题不在于破鞋好不好, 而在于她根本不是破鞋。就如一只猫不是一只狗一样 。假如一只猫被人叫成一只狗,它也会感到很不自在 。现在大家都管她叫破鞋,弄得她魂不守舍,几乎连 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陈清扬在我的草房里时,裸臂赤腿穿一件白大褂 ,和她在山上那间医务室里装束一样。所不同的是披 散的长发用个手绢束住,脚上也多了一双拖鞋。看了 她的样子,我就开始捉摸:她那件白大褂底下是穿了 点什么呢,还是什么都没穿。这一点可以说明陈清扬 很漂亮,因为她觉得穿什么不穿什么无所谓。这是从 小培养起来的自信心。我对她说,她确实是个破鞋。
    还举出一些理由来:所谓破鞋者,乃是一个指称,大 家都说你是破鞋,你就是破鞋,没什么道理可讲。大 家说你偷了汉,你就是偷了汉,这也没什么道理可讲 。至于大家为什么要说你是破鞋,照我看是这样:大 家都认为,结了婚的女人不偷汉,就该面色黝黑,乳 房下垂。而你脸不黑而且白,乳房不下垂而且高耸, 所以你是破鞋。假如你不想当破鞋,就要把脸弄黑, 把乳房弄下垂,以后别人就不说你是破鞋。当然这样 很吃亏,假如你不想吃亏,就该去偷个汉来。这样你 自己也认为自己是个破鞋。别人没有义务先弄明白你 是否偷汉再决定是否管你叫破鞋。你倒有义务叫别人 无法叫你破鞋。陈清扬听了这话,脸色发红,怒目圆 睁,几乎就要打我一耳光。这女人打人耳光出了名, 好多人吃过她的耳光。但是她忽然泄了气,说:好吧 ,破鞋就破鞋吧。但是垂不垂黑不黑的,不是你的事 。她还说,假如我在这些事上琢磨得太多,很可能会 吃耳光。
    倒退到二十年前,想象我和陈清扬讨论破鞋问题 时的情景。那时我面色焦黄,嘴唇干裂,上面沾了碎 纸和烟丝,头发乱如败棕,身穿一件破军衣,上面好 多破洞都是橡皮膏粘上的,跷着二郎腿,坐在木板床 上,**是一副流氓相。你可以想象陈清扬听到这么 个人说起她的乳房下垂不下垂时,手心是何等的发痒 。她有点神经质,都是因为有很多精壮的男人找她看 病,其实却没有病。(P3-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