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作品集 > 中国

散落星河的记忆(Ⅰ迷失) 签名本

作者:桐华 出版社:湖南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ISBN:9787540480004
  • 作者:桐华
  • 出版日期:2017-03-22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桐华科幻言情新作,新书微博话题超3000万,话题、口碑双高的年度热门小说。

      在基因决定生死的未来世界,寻找至死不渝的爱情。
      爱情就像生命的诞生,是无数个偶然交织成的必然,无数个也许导致的注定。一旦发生,就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浩瀚的星际中,万事万物都逃不过时间,都会随着时间流逝衰老死去,唯有记忆不受时间法则的约束,甚至会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发清晰。那些生命里经历过的欢笑、悲伤,被贮藏在人类的大脑里,明明没有丝毫重量,渺小若尘埃,却比满天星辰*闪耀璀璨,让生命无比丰盈。

     


  • 桐华科幻言情新作,新书微博话题超3000万,话题、口碑双高的年度热门小说。   在基因决定生死的未来世界,寻找至死不渝的爱情   随着地球环境恶化、能源枯竭,人类不得不走向星际。生死存亡时刻,基因研究的大门被彻底打开,人类为了获取更强壮的体魄、更强大的力量、更多的生存机会,对自己的基因进行了改造。   随着时间流逝,各种修改过的基因彼此交融,潜藏在基因内的问题渐渐浮现,人类才发现基因修改在增加生存机会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毁灭性的问题。那些因为融合其他物种基因而获得异常力量的人群,被叫作“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遭受到越来越严重的排斥。尤其是那些外在体貌和人类有异的族群,被轻蔑地叫作“异种”。一个基因纯粹却没有记忆的女子和携带异种基因的男人相遇,他们的爱情能走多远?
  • 桐华   作家、影视制作人。   ● 已出版作品:《步步惊心》《大漠谣》《云中歌》《曾许诺》《长相思》《最美的时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半暖时光》《那片星空,那片海》   ●影视剧作品:《金玉良缘》《抓住彩虹的男人》《放弃我,抓紧我》
  • 序章
      Chapter 1 异星婚礼
      在各种各样的目光中,她的手固执地伸着,脸上的笑显得很轻飘,像是水中月影,似乎轻轻一碰就会随着涟漪的荡起碎掉,但又会随着涟漪的平复依旧存在。
      Chapter 2 **个朋友
      即使命运是千里荒漠,她也希望自己能像坚韧的骆驼一样,一步一步,慢慢地寻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绿洲。
      Chapter 3 我到底是谁
      死亡很恐怖,可比死亡恐怖一万倍的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什么都不明白地孤独死去。
      Chapter 4 被遗弃的人
      在荒原上孤零零一个人跋涉时,以为只要找到人就好了,可原来即使置身人群中,她仍然是被遗弃的人。
      Chapter 5 希望总是要有的
      也许有**,我会像你们一样,找到一份喜欢的工作,有几个能交心的朋友,知道阿丽卡塔哪里好玩,哪里不好玩,像一个真正的奥丁公民那样在这个星球生活。
      Chapter 6 选择
      能随心所欲,率性而为的人,值得羡慕欣赏,但现实功利地选择自己所需的人,也没有任何错。
      Chapter 7 意外刺杀
  •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去哪里?   据说,这三个问题是哲学家关于生命的**思考,从古地球的公元纪年一直思考到星际时代的星云纪年,依旧没有答案。
      如果,只按照字面意义,一般人还是可以轻松地回答这三个问题,但是,一身囚衣、站在法庭上、作为军事重犯的我,无法回答。
      六天前,在一片稀疏枯黄的灌木丛中,我睁开了眼睛。
      穿着脏兮兮的长裙,站在荒原上,眺望着茫茫四野,脑子里一片空白,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喂——”   “有人吗——”   我一遍遍用力大叫,可除了风吹过灌木丛的呜鸣声,再没有其他声音,就好像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
      我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茫然惶恐地走着,希望能看到一个人。
      但是,走了整整三天三夜,没有遇见一个人。
      我又累又饿,又恐惧又*望,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株苹果树,树干嶙峋、枝叶枯黄,却结了几个红艳艳的果实。
      我跌跌撞撞地冲过去,摘下苹果,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刚刚吃下半个苹果,头顶传来轰鸣声。
      循声望去,一艘飞艇停在半空,全副武装的士兵举*对准我。
      我嘴里咬着还剩下的一半苹果,手里拿着另一个苹果,举起了手。
      因为盗窃基因罪,我被关进了监狱。
      据说那株苹果树是来自古地球的品种,基因十分珍稀。阿尔帝国特意模仿古地球的生态环境,把G9737卫星建造成基因研究基地,专门研究古生物基因,是帝国的科研重地,守卫十分森严。
      鉴于“人赃俱获”,我只能认罪。
      如果只是盗窃基因罪,大概判刑一百多年,和人类平均三百多岁的寿命相比,不算是令人*望的惩罚。
      但是,我还没有身份。
      阿尔帝国的公民一出生就会做基因检测,获得属于自己的身份码,一枚小小的芯片,可植入肌肤,也可以放在自己随身携带的个人终端里。读书、工作、生活,甚至移民其他星国,都需要这枚身份芯片,我身上却没有任何可以识别身份的东西。
      法官下令为我做一个基础基因检测,用来查找我的身份。
      *终,帝国智脑给出的搜索结果是:查无此人。
      一个根本不应该存在于阿尔帝国星域内的人竟然出现在了堪比军事禁地的科研重地中,合理的解释是什么?   我的身份从不知名的帝国公民变成了用非法手段秘密潜入科研禁地的他国间谍,罪名从盗窃基因罪变成了危害帝国安全罪。
      “……根据所犯罪行,本庭宣判对非法潜入G9737基地的无名女士执行第777条刑罚,不刺激心理恐惧、不引发生理不适、终止所有生命特征……”   我反应了一瞬,才明白宣判结果是“无痛死刑”。
      基于眼前的事实,这应该算是一个公允的人道主义审判,但是,作为即将被处死的当事人,我觉得很冤枉。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