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学理论

众妙之门(精)

《美丽新世界》作者赫胥黎关于迷幻神秘体验的真实记录,与荣格、克里希那穆提作品及《与神对话》《当下的力量》等同列现代灵性经典,深刻影响垮掉的一代、摇滚乐、嬉皮士、雅皮士。中文简体全译无删节初次出版

定 价 45.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26 件
数量
-
+
库存:25

收藏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北京燕山
  • ISBN:9787540242893
  • 作者:(英)阿道司·赫胥黎|译者:陈苍多
  • 页数:184
  • 出版日期:2017-04-01
  • 印刷日期:2017-04-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96千字
  • ★西方世界的“迷幻**”,全译无删节中文简体版初次出版,精装插图版。

    ★《美丽新世界》作者赫胥黎亲试***物、经历神秘体验的真实记录,也是一部影响广泛的现代艺术评论集,同时还是探索人生ji限以及通往天堂、地狱或炼狱等神秘经验法门的先锋之作。

    ★与荣格的《回忆·梦·思考》、克里希那穆提的《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尼尔·唐纳德·沃尔什的《与神对话》、埃克哈特·托利的《当下的力量》等同列现代50部灵性经典。

    ★深刻影响垮掉的一代、摇滚乐、嬉皮士、雅皮士、杰克·凯鲁亚克、约翰·肯尼迪、艾伦·金斯伯格、威廉·博罗斯、史蒂夫·乔布斯、鲍勃·迪伦等,是20世纪西方世界的一道文化风景线。

    ★20世纪世界音乐**影响巨大、颇负争议的摇滚乐团——“大门”乐队,名字就源自《众妙之门》。


  • 阿道司·赫胥黎著,陈苍多译的《众妙之门(精) 》包括赫胥黎的两部经典作品:《众妙之门》《天堂 与地狱》 《众妙之门》书名源自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的 诗句:“如果我们将知觉之门洗涤致净,万物便会以 其无限的原貌出现在我们眼前。人们若将自己封闭起 来,便只能从洞穴的狭窄细缝中窥探事物。”也与《 老子》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有着异曲同工之意 。 《众妙之门》是赫胥黎记录自己服用一种从美洲 仙人掌中提取的麦司卡林后的视幻体验,以及一些神 秘经验造成的影响:“我想,我见证了亚当被造出来 那个清晨所见的一切──每时每刻都有奇迹,以赤裸 裸的方式显现。”是其亲临天堂、地狱般神秘领域的 第一手经验记录,开启了现代知觉、灵性、极限探索 的先河,深刻影响了西方当代文化。《天堂与地狱》 是《众妙之门》的续篇,进一步深入探讨了艺术经验 的感官极限与非常态的心智体验。
  • 阿道司·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1894—1963),英格兰作家,属于著名的赫胥黎家族。祖父是著名生物学家、演化论支持者托马斯·亨利·赫胥黎。 他下半生在美国生活,1937年移居洛杉矶,在那里生活到1963年去世。他以小说和大量散文作品闻名于世,也出版短篇小说、游记、电影故事和剧本。通过他的小说和散文,赫胥黎充当了社会道德、标准和理想的拷问人,有时候也是批评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美丽新世界》。
  • 译序
    众妙之门
    天堂与地狱
    前言
    附录一
    附录二
    附录三
    附录四
    附录五
    附录六
    附录七
    附录八
  • 一八八六年,德国药理学家路易斯·莱温首先发 表了有关仙人掌的有系统研究,同时他自己的名字也 在以后与仙人掌结合在一起。“南美仙人掌”成为科 学之中的新名词。对于原始宗教,以及墨西哥和美国 西南部的印第安人而言,“南美仙人掌”自从邈远的 时代以来,一直就像一位熟悉的朋友。其实,不仅仅 是朋友而已。借用早期到新世界一游的某位西班牙人 的话:“他们吃一种根,称之为球顶仙人鞭,敬之如 神祇。” 以后,杰出的心理学家,诸如杨施、哈夫洛克· 霭理士以及韦尔·米切尔,开始对“球顶仙人鞭”的 有效成分“***”进行实验,于是人们就明白为 何那些西班牙人对这种东西敬如神祇了。是的,所有 这些心理学家,虽然没有像那些西班牙人那样把这种 东西当偶像崇拜,但他们全都不约而同地认为:“麦 司卡林”是一种很独特的药物。如果适量服用,会比 任何药物*强烈地改变意识的特性,但较不会有毒性 。
    自莱温与哈夫洛克·霭理士以后,对于“麦司卡 林”的研究时断时续。药剂师不仅分解了生物碱,并 且也学会如何以合成的方式制造生物碱,不再依赖一 种沙漠仙人掌的时断时续的稀少收成。精神病医生开 始服用“***”,希望能以**手的方式*加了 解病人的精神过程。虽然心理学家比较不那么幸运, 研究的主题太少,研究的环境太狭窄,但是,他们也 观察到这种药物有一些较显著的效果,并加以记录。
    神经学家与生理学家则发现了这种药物对于中枢神经 系统的作用。至于哲学家方面,至少有一位职业哲学 家服用了“***”,希望可能了解一些古代的谜 ,诸如心智在大自然中的地位,以及脑与意识之间的 关系。
    情况一直到两三年前才有了改变:人们观察到一 种也许具有高度意义的新事实。事实上,这个事实一 直暴露在每个人面前,已有几十年之久,只是并没有 人注意到。后来,一位现在在加拿大工作的英国年轻 精神病医生,才惊觉于“***”和肾上腺素的化 学构造**相似。进一步的研究显示,***——取 自麦角的一种极为有效的***——与其他的酸之间 有一种结构上的生物化学关系。然后,人们又发现, 因肾上腺素分解而产生的肾上腺色素,会造成很多症 状,就像“***”中毒时所出现的症状。但是, 肾上腺色素也许会在人体之中自然产生。换言之,我 们每个人都可能制造出一种化学成分,只要微量的这 种化学成分就可以造成意识的重大改变。其中一些改 变就像在二十世纪*独特的灾难——精神分裂——之 中所出现的改变。“精神分裂”这种精神失常是归因 于一种化学方面的失常吗?而化学方面的失常又归因 于那种影响肾上腺的心理苦恼吗?这样认定会失之轻 率与仓促。我们*多只能说,我们是拥有某种表面上 的证据。同时,人们也很有系统地追踪着线索;侦探 们——生物化学家、精神病医生、心理医生——都在 跟踪着线索。
    由于一连串极为幸运的情况,我于一九五三年的 春天直接抓住了线索。一位“侦探”有事到加州。尽 管“***”方面的研究已有七十年之久,但是这 位“侦探”所能支配的心理材料却极为不充足,所以 他急着要加以补充。我当时在场,很愿意——其实是 很渴望——当实验品。于是,在一个明亮的五月早晨 ,我将十分之四克的“***”溶于半杯水中,吞 服了下去,然后坐下来等待结果。(P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