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中小学教辅 > 中小学阅读 > 新课标

端午的鸭蛋(名师导读美绘版)/暖心美读书

作者:汪曾祺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35495020
  • 作者:汪曾祺
  • 页数:224
  • 出版日期:2017-06-01
  • 印刷日期:2017-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18千字
  • 《端午的鸭蛋(名师导读美绘版)》精选了**作家、画家、美食家汪曾祺先生散文小说代中适宜中小学生阅读的代表作集结成书。其中既有其经典小说代表作《受戒》《大淖纪事》等具有写意风俗画特点的小说,也有反映先生生活情趣、审美品味的散文代表作《胡同文化》《端午的鸭蛋》等。其作品用诗意的笔法描写诗意的生存,充满生之欢悦。多篇作品入选中小语文课本。
  • 《端午的鸭蛋(名师导读美绘版)》精选了汪曾 祺先生散文及小说代表作。既有《胡同文化》《端午 的鸭蛋》等充满生活情趣的经典散文,也有《受戒》 《大淖纪事》等具有写意风俗画特点的经典小说。其 作品以淡笔写浓情,充满生之欢悦。
  • 散文·写景状物篇
    人间草木
    花园
    葡萄月令
    生机
    夏天的昆虫
    果园杂记
    下大雨
    夏天
    端午的鸭蛋
    口味
    豆汁儿
    五味
    散文·叙事记人篇
    故乡的元宵
    踢毽子
    胡同文化
    齐白石的童心
    张大千和毕加索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星期天
    多年父子成兄弟
    小说·风俗篇
    受戒
    大淖记事
    职业
    黄油烙饼
    鸡鸭名家
    蛐蛐
  • 故乡的鸟呵。
    我每天醒在鸟声里。我从梦里就听到鸟叫,直到 我醒来。我听得出几种极熟悉的叫声,那是每天都叫 的,似乎每天都在那个固定的枝头。
    有时一只鸟冒冒失失飞进那个花厅里,于是大家 赶紧关门,关窗子,吆喝,拍手,用书扔,竹竿打, 甚至把自己帽子向空中摔去。可怜的东西这一来** 没了主意,只是横冲直撞地乱飞,碰在玻璃上,弄得 一身蜘蛛网,*后大概都是从两椽之间空隙脱走。
    园子里时时晒米粉,晒灶饭,晒碗儿糕。怕鸟来 吃,都放一片红纸。为了这个警告,鸟儿照例就不来 ,我有时把红纸拿掉让它们大吃一阵,倒觉得它们太 不知足时,便大喝一声赶去。
    我为一只鸟哭过一次。那是一只麻雀或是癞花。
    也不知从什么人处得来的,欢喜得了不得,把父亲不 用的细篾笼子挑出一个*好的来给它住,配一个*好 的雀碗,在插架上放了一个荸荠,安了两根风藤跳棍 ,整整忙了一半天。第二天起得格外早,把它挂在紫 藤架下。正是花开的时候,我想是那全园*好的地方 了。一切弄得妥妥**后,独自还欣赏了好半天,我 上学去了。一放学,急急回来,带着书便去看我的鸟 。笼子掉在地下,碎了,雀碗里还有半碗水,“我的 鸟,我的鸟呐!”父亲正在给碧桃花接枝,听见我的 声音,忙走过来,把笼子拿起来看看,说“你挂得太 低了,鸟在大伯的玳瑁猫肚子里了”。哇的一声,我 哭了。父亲推着我的头回去,一面说“不害羞,这么 大人了”。
    有一年,园里忽然来了许多夜哇子。这是一种鹭 鹜属的鸟,灰白色,据说它们头上那根毛能破天风。
    所以有那么一种名,大概是因为它的叫声如此吧。故 乡古话说这种鸟常带来幸运。我见它们吱吱喳喳做窠 了,我去告诉祖母,祖母去看了看,没有说什么话。
    我想起它们来了,也有**会像来了一样又去了的。
    我尽想,从来处来,从去处去,一路走,一路望着祖 母的脸。
    园里什么花开了,常常是我**个发现。祖母的 佛堂里那个铜瓶里的花常常是我换新。对于这个孝心 的报酬是有需掐花供奉时总让我去,父亲一醒来,一 股香气透进帐子,知道桂花开了,他常是坐起来,抽 支烟,看着花,很深远的想着什么。冬天,下雪的冬 天,一早上,家里谁也还没有起来,我常去园里摘一 些冰心腊梅的朵子,再掺着鲜红的天竺果,用花丝穿 成几柄,清水养在白瓷碟子里放在妈(我的**个继 母)和二伯母妆台上,再去上学。我穿花时,服待我 的女佣小莲子,常拿着掸帚在旁边看,她头上也常戴 着我的花。
    我们那里有这么个风俗,谁拿着掐来的花在街上 走,是可以抢的,表姐姐们每带了花回去,必是坐车 。她们一来,都得上园里看看,有什么花开得正好, 有时竟是特地为花来的。掐花的自然又是我。我乐于 干这项差事。爬在海棠树上,梅树上,碧桃树上,丁 香树上,听她们在下面说:“这枝,唉,这枝这枝, 再过来一点,弯过去的,喏,唉,对了对了!”冒一 点险,用一点力,总给办到。有时我也贡献一点意见 ,以为某枝已经盛开,不两天就全落在台布上了,某 枝花虽不多,样子却好。有时我陪花跟她们一道回去 ,路上看见有人看过这些花一眼,心里**高兴。碰 到熟人同学,路上也会分一点给她们。
    想起绣球花,必连带想起一双白缎子绣花的小拖 鞋,这是一个小姑姑的房中东西。那时候我们在一处 玩,从来只叫名字,不叫姑姑。只有时写字条时如此 称呼,而且写到这两个字时心里颇有种近于滑稽的感 觉。我轻轻揭开门帘,她自己若是不在,我便看到这 两样东西了。太阳照进来,令人明白感觉到花在吸着 水,仿佛自己真分享到吸水的快乐。我可以坐在她常 坐的椅子上,随便找一本书看看,找一张纸写点什么 ,或有心无意地画一个枕头花样,把一切再恢复原来 样子不留什么痕迹,又自去了。但她大都能发觉谁来 过了。到第二天碰到,必指着手说:“还当我不知道 呢。你在我绷子上戳了两针,我要拆下重来了!”那 自然是吓人的话。那些绣球花,我差不多看见它们一 点一点地开,在我看书做事时,它会无声地落两片在 花梨木桌上。绣球花可由人工着色。在瓶里加一点颜 色,它便会吸到花瓣里。除了大红的之外,别种颜色 看上去都极自然。我们常以骗人说是新得的异种。这 只是一种游戏,姑姑房里常供的仍是白的。为什么我 把花跟拖鞋画在一起呢?真不可解。——姑姑已经嫁 了,听说日子极不如意。绣球快开花了,昆明渐渐暖 起来。
    花园里旧有一间花房,由一个花匠管理。那个花 匠仿佛姓夏。关于他的机灵促狭,和女人方面的恩怨 ,有些故事常为旧日佣仆谈起,但我只看到他常来要 钱,样子十分狼狈,局局促促,躲避人的眼睛,尤其 是说他的故事的人的。花匠离去后,花房也跟着改造 园内房屋而拆掉了。那时我认识的花名极少,只记得 黄昏时,夹竹桃特别红,我忽然又害怕起来,急急走 回去。
    P14-1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