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送你一匹马

三毛回台定居后的沉潜之作,如梦幻骑士般,访遍灵魂的角落。

作者:三毛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定 价 32.00
售 价
配送至
浙江杭州
运费5元,满59包邮!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销量 913 件
数量
-
+
库存:64

收藏

服务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ISBN:9787530214763
  • 作者:三毛
  • 页数:242
  • 出版日期:2017-03-01
  • 印刷日期:2017-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74千字
  • 她以一支笔坚持看守个人文字上的简单和朴素;从遥远的撒哈拉到敦煌戈壁,她不随波逐流,也不诠释人生,只做生活的见证者;她是我们心中浪漫、洒脱、真性情的永远的三毛,永恒的传奇。落雁总要归根,在《送你一匹马》中,流浪的三毛终于停靠台北,沉潜下来的她在教学之余,写就了一篇篇探索生命本质的文章,如梦幻骑士般,访遍灵魂的角落。 

  • 《送你一匹马》是三毛落脚台北后的一些记录, 内容庞杂,有游记,有给学生的回信,当然更多是对 人生的体悟。与前几本书的创作风格很不相同,字里 行间是对生命中深沉的思索,以及对家人和朋友满怀 的爱意。之所以将这本集子叫做“送你一匹马”,是 因为三毛爱马,爱那交织着雄壮、神秘与生命力的形 体,也爱那不轻易为人驾驭的自由魂灵,她很想大大 方方地送世界上每一个人一匹马,养在心里、梦里、 幻想里,扮作梦幻骑士,与马儿一同走遍灵魂的每个 角落。 《送你一匹马》是三毛落脚台北后的一些记录,内容庞杂,有游记,有给学生的回信,当然更多是对人生的体悟。与前几本书的创作风格很不相同,字里行间是对生命中深沉的思索,以及对家人和朋友满怀的爱意。之所以将这本集子叫做“送你一匹马”,是因为三毛爱马,爱那交织着雄壮、神秘与生命力的形体,也爱那不轻易为人驾驭的自由魂灵,她很想大大方方地送世界上每一个人一匹马,养在心里、梦里、幻想里,扮作梦幻骑士,与马儿一同走遍灵魂的每个角落。
  • 三毛(1943~1991),本名陈懋平,因为学不会写“懋”字,就自己改名为陈平。旅行和读书是她生命中的两颗一级星,快乐与疼痛都夹杂其中,而写作之初纯粹是为了让父母开心。她踏上广袤的撒哈拉,追寻前世的乡愁,和荷西在沙漠结婚,从此写出一系列风靡无数读者的散文作品,把大漠的狂野温柔和活力四射的婚姻生活,淋漓尽致展现在大家面前,“三毛热”迅速从台港横扫整个华文世界。然而荷西的突然离世,让她差点要放弃生命,直到去了一趟中南美旅游,才终于重新提笔写作。接着她尝试写剧本、填歌词,每次出手必定撼动人心。直到有一天,她又像儿时那样不按常理出牌,流浪到了遥远的天国。
  • 爱马
    回娘家
    梦里不知身是客
    野火烧不尽
    不觉碧山暮但闻万壑松
    朝阳为谁升起
    一生的战役
    说给自己听
    爱和信任
    简单
    什么都快乐
    天下本无事
    狼来了
    一定去海边
    不负我心
    爱马落水之夜
    我要回家
    求婚
    忠孝西路P.M.5:15 1986
    我的快***
    你是我特别的天使
    轨外的时间

    孤独的长跑者
    永恒的母亲
    他没有交白卷
    逃亡
    往事如烟
    送你一匹马
    看这个人
    我所知所爱的马奎斯
    罪在哪里
    乡愁
    杨柳青青
    爱马
    回娘家
    梦里不知身是客
    野火烧不尽
    不觉碧山暮但闻万壑松
    朝阳为谁升起
    一生的战役
    说给自己听
    爱和信任
    简单
    什么都快乐
    天下本无事
    狼来了
    一定去海边
  • 回娘家 每当我初识一个已婚的女友,总是自然而然地会问她:“娘家在哪里?” 要是对方告诉我娘家在某个大都市或就在当时住的地方时,我总有些替她惋惜,忍不住就会笑着叹口气,嗳一声拖得长长的。
    别人听了总是反问我:“叹什么气呢?” “那有什么好玩?夏天回娘家又是在一幢公寓里,那份心情就跟下乡不同啰!”我说。
    当别人反问起我的娘家来时,还不等我答话,就会先说:“你的*是远了,嫁到我们西班牙来——” 有时我心情好,想发发疯,就会那么讲起来——“在**,我的爸爸妈妈住在靠海不远的乡下,四周不是花田就是水稻田,我的娘家是中国式的老房子,房子就在田中间,没有围墙,只有一丛丛竹子将我们隐在里面,虽然有自来水,可是后院那口井仍是活的,夏天西瓜都冰镇在井里浮着。
    “每当我回娘家时,要先下计程车,再走细细长长的泥巴路回去,我妈妈就站在晒谷场上喊我的小名,她的背后是袅袅的炊烟,总是黄昏才能到家,因为路远——” 这种话题有时竟会说了一顿饭那么长,直到我什么也讲尽了,包括夏夜将娘家的竹子床搬到大榕树下去睡觉,清早去林中挖竹笋,午间到附近的小河去放水牛,还在手绢里包着萤火虫跟侄女们静听蛙鸣的夜声,白色的花香总在黑暗中淡淡地飘过来—— 那些没有来过**的朋友被我骗痴了过去,我才笑喊起来:“没有的事,是假的啦!中文书里看了拿来哄人的,你们真相信我会有那样真实的美梦——” 农业社会里的女儿看妈妈,就是我所说的那一幅美景。可惜我的娘家在台北,住在一幢灰色的公寓里,当然没有小河也没有什么大榕树了。
    我所憧憬的乡下娘家,除了那份悠闲平和之外,自然也包括了对于生活全然释放的渴望和向往。妈妈在的乡下,女儿好似比较有安全感,家事即使**不做,吃饭时照样自在得很,这便是娘家和婆家的不同了。
    我*要好的女友巴洛玛已经结婚十二年了,她无论跟着先生居住在什么地方,夏天一定带了孩子回西班牙北部的乡下去会妈妈。那个地方,满是森林、果树及鲜花,邻居还养了牛和马。夏天也不热的,一家人总是在好大的一棵苹果树下吃午饭。
    有一年我也跟了去度假,住在巴洛玛妈**大房子里,那幢屋顶用石片当瓦的老屋。那儿再好,也总是做客,没几天自己先跑回了马德里,只因那儿不是我真正的娘家。
    回娘家 每当我初识一个已婚的女友,总是自然而然地会 问她:“娘家在哪里?” 要是对方告诉我娘家在某个大都市或就在当时住 的地方时,我总有些替她惋惜,忍不住就会笑着叹口 气,嗳一声拖得长长的。
    别人听了总是反问我:“叹什么气呢?” “那有什么好玩?夏天回娘家又是在一幢公寓里 ,那份心情就跟下乡不同啰!”我说。
    当别人反问起我的娘家来时,还不等我答话,就 会先说:“你的*是远了,嫁到我们西班牙来——” 有时我心情好,想发发疯,就会那么讲起来—— “在**,我的爸爸妈妈住在靠海不远的乡下,四周 不是花田就是水稻田,我的娘家是中国式的老房子, 房子就在田中间,没有围墙,只有一丛丛竹子将我们 隐在里面,虽然有自来水,可是后院那口井仍是活的 ,夏天西瓜都冰镇在井里浮着。
    “每当我回娘家时,要先下计程车,再走细细长 长的泥巴路回去,我妈妈就站在晒谷场上喊我的小名 ,她的背后是袅袅的炊烟,总是黄昏才能到家,因为 路远——” 这种话题有时竟会说了一顿饭那么长,直到我什 么也讲尽了,包括夏夜将娘家的竹子床搬到大榕树下 去睡觉,清早去林中挖竹笋,午间到附近的小河去放 水牛,还在手绢里包着萤火虫跟侄女们静听蛙鸣的夜 声,白色的花香总在黑暗中淡淡地飘过来—— 那些没有来过**的朋友被我骗痴了过去,我才 笑喊起来:“没有的事,是假的啦!中文书里看了拿 来哄人的,你们真相信我会有那样真实的美梦——” 农业社会里的女儿看妈妈,就是我所说的那一幅 美景。可惜我的娘家在台北,住在一幢灰色的公寓里 ,当然没有小河也没有什么大榕树了。
    我所憧憬的乡下娘家,除了那份悠闲平和之外, 自然也包括了对于生活全然释放的渴望和向往。妈妈 在的乡下,女儿好似比较有安全感,家事即使**不 做,吃饭时照样自在得很,这便是娘家和婆家的不同 了。
    我*要好的女友巴洛玛已经结婚十二年了,她无 论跟着先生居住在什么地方,夏天一定带了孩子回西 班牙北部的乡下去会妈妈。那个地方,满是森林、果 树及鲜花,邻居还养了牛和马。夏天也不热的,一家 人总是在好大的一棵苹果树下吃午饭。
    有一年我也跟了去度假,住在巴洛玛妈**大房 子里,那幢屋顶用石片当瓦的老屋。那儿再好,也总 是做客,没几天自己先跑回了马德里,只因那儿不是 我真正的娘家。
    又去过西班牙南部的舅舅家,舅舅是婚后才认的 亲戚,却*是偏爱我。他们一家住在安塔露西亚盛产 橄榄的夏恩县。舅舅的田,一望无际,都是橄榄树, 农忙收成的时候,工人们在前面收果子,不当心落在 地上未收的,就由表妹跟我弯着腰一颗一颗地捡。有 时候不想那么腰酸背痛去辛苦,表妹就坐在树荫下绣 花,我去数点收来的**袋已有多少包给运上了卡车 。
    田里疯累了**回去,舅妈总有*好的菜、自酿 的酒拿出来喂孩子,我们呢,电影画面似的抱一大把 野花回家,粗粗心心地全给啪一下插在大水瓶里就不 再管了。
    凉凉的夜间,坐在院子里听舅舅讲故事,他*会 吹牛,同样的往事,每回讲来都是不同。有时讲忘了 ,我们还在一旁提醒他。等两老睡下了,表妹才跟我 讲讲女孩子的心事,两人低低细语,不到深夜不肯上 楼去睡觉。
    第二日清晨,舅舅一叫:“起床呀!田里去啰! ”表妹和我草帽一拿,又假装去田上管事去了。事实 上那只是虚张声势,在那些老工人面前,我们是尊敬 得紧呢! P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