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哲学宗教 > 哲学 > 伦理学

相约星期二(米奇·阿尔博姆作品)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42707
  • 作者:(美)米奇·阿尔博姆|译者:吴洪
  • 页数:196
  • 出版日期:2007-07-01
  • 印刷日期:2017-05-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25
  • 字数:70千字
  • 一个老人,一个年轻人,和一堂人生课。余秋雨教授**并作序!
    米奇·阿尔博姆著,吴洪译的《相约星期二(米奇·阿尔博姆作品)》主要篇幅就是记述这些谈话的内容。*终,老教授撒手人寰,但作者却从他独特的人生观中得到了启迪,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意义。本书语言流畅,寓意深远,在美国的畅销书排行榜上名列前茅,且有可观的市场潜力。
    十二节重新审视自己、重读人生的必修课,阿尔博姆感动**之作!
  • 米奇·阿尔博姆著,吴洪译的《相约星期二(米 奇·阿尔博姆作品)》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年逾七旬 的社会心理学教授莫里在一九九四年罹患肌萎缩性侧 索硬化,一年以后与世长辞。作为莫里早年的得意门 生,米奇在老教授缠绵病榻的十四周里,每周二都上 门与他相伴,聆听他最后的教诲,并在他死后将老师 的醒世箴言缀珠成链,冠名《相约星期二》。 对于作者米奇·阿尔博姆而言,与恩师“相约星 期二”的经历不啻为一个重新审视自己、重读人生必 修课的机会。这门人生课震撼着作者,也藉由作者的 妙笔,感动了整个世界。
  • 正文
  • 必修课程 我的老教授一生中的*后一门课每星期上一次, 授课的地点在他家里,就在书房的窗前,他在那儿可 以看到淡红色树叶从一棵小木槿上掉落下来。课在每 个星期二上,吃了早餐后就开始。课的内容是讨论生 活的意义,是用他的亲身经历来教授的。
    不打分数,也没有成绩,但每星期都有口试。你 得准备回答问题,还得准备提出问题。你还要不时干 一些体力活,比如把教授的头在枕头上挪动一下,或 者把眼镜架到他的鼻梁上。跟他吻别能得到附加的学 分。
    课堂上不需要书本,但讨论的题目很多,涉及到 爱情,工作,社会,年龄,原谅,以及死亡。*后一 节课很简短,只有几句话。
    毕业典礼由葬礼替代了。
    虽然没有课程终结考试,但你必须就所学的内容 写出一篇长长的论文。这篇论文就在这里呈交。
    我的老教授一生中的*后一门课只有一个学生。
    我就是那个学生。
    那是1979年的春末,一个溽热的星期六下午。我 们几百个学生并排坐在校园大草坪的木折椅上。我们 穿着蓝色的毕业礼服,不耐烦地听着冗长的讲话。当 仪式结束时,我们把帽子抛向空中:马萨诸塞州沃尔 瑟姆市布兰代斯大学的毕业班终于学成毕业了。对我 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标志着孩提时代的结束。
    随后,我找到了莫里·施瓦茨,我*喜欢的教授 ,并把他介绍给了我的父母。他个子矮小,走起路来 也弱不禁风似的,好像一阵大风随时都会把他拂入云 端。穿着长袍的他看上去像是《**》里的先知,又 像是圣诞夜的精灵。他有一双炯炯有神的蓝眼睛,日 见稀少的白发覆在前额上,大耳朵,鹰勾鼻,还长着 两撮灰白的眉毛。尽管他的牙齿长得参差不齐,下面 一排还向里凹陷——好像挨过别人的拳头似的——可 他笑的时候仍是那么的毫无遮拦,仿佛听到的是世界 上*大的笑话。
    他告诉我父母我在他的课上的表现。他对他们说 ,“你们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儿子。”我有些害羞,低 下头望着自己的脚。告别时,我递给教授一件礼物: 一只正面印有他名字首字母的皮包。那是前**我在 一个购物中心买的,我不想忘了他。也许我是不想让 他忘了我。
    “米奇,你是***的,”他欣赏着皮包说。然 后他拥抱了j我。我感觉到他搂在我背上的细细的臂 膀。我个子比他高,当他抱住我时,我感到很不自在 ,感到自己大了许多,似乎我是家长,他是孩子。
    他问我会不会和他保持联系。我毫不迟疑地回答 说,“当然会。” 他往后退去时,我看见他哭了。
    课程大纲 他的死亡判决是在1994年的夏天下达的。回想起 来,莫里很早就预感到了这一凶兆。他是在终止跳舞 的那**预感到的。
    我的老教授一直是个舞迷。音乐对他来说无关紧 要,摇滚乐,爵士乐,布鲁斯。他就是喜欢跳。他会 闭上眼睛,悠然自得地按着自己的节奏移动脚步。他 的舞姿并非总是那么优美。但他不用担心舞伴。他自 己一个人跳。
    他每个星期三的晚上都要去哈佛广场的那个教堂 ,为的是那场“免费舞会”。那里有闪烁的灯光和大 音量的喇叭,莫里挤在大部分是学生的人群中,穿一 件白色的T恤和黑色运动裤,脖子上围一条毛巾,不 管奏的是什么乐曲,他都能跟上节拍跳。他能和着吉 米·亨德里克斯的歌曲跳林迪舞。他扭动、旋转着身 体,像吃了兴奋剂的指挥那样挥动着手臂,直到背中 心流下汗来。那里没人知道他是一个**的社会学博 士,是一位有着多年教学经验、著有多部学术专著的 教授。他们都以为他是一个老疯子。
    有一次,他带去一盘探戈的音带让他们在扩音器 里放。然后他独占了舞池,像一个狂热的拉丁舞迷扭 开了。表演一结束,掌声四起。他似乎能永远这么天 真活泼下去。
    但后来跳舞终止了。
    他六十几岁时得了哮喘,呼吸器官出了问题。有 一次,当他沿着查尔斯河散步时,一阵凉风使他呛得 几乎窒息。人们赶紧把他送进医院,注射了肾上腺素 。
    几年后,他走路也变得困难起来。在一次朋友的 生旧聚会上,他无缘无故地跌倒了。另一个晚上,他 从剧院的台阶上摔下来,把周围的人群吓了一跳。
    “别围住他,让他呼吸新鲜空气,”有人喊道。
    他那时已经七十多了,因此人们一边小声议论着 “老了”,一边把他扶了起来。但对自己的身体比谁 都敏感的莫里知道有地方不对劲。这不仅是年龄的问 题。他一直感到乏力。晚上睡眠也成了问题。他梦见 自己死了。(P3-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