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世界名著 > 欧洲

纯真年代(精)/译文经典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73459
  • 作者:(美)伊迪丝·华顿|译者:吴其尧
  • 页数:388
  • 出版日期:2017-01-01
  • 印刷日期:2017-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伊迪丝·华顿著,吴其尧译的《纯真年代(精)/译文经典》以深刻的认识和幽默的笔调,描述20世纪初期纽约上流社会的生活以及该生活圈的塌陷。本书是作者对养育她也束缚过她的那个社会的回顾,感情复杂,既有亲切的眷恋,又有清醒的针砭。本书于1921年获得普利策文学奖,伊迪丝·华顿因丽成为该奖韵**位女性得主。
  • 伊迪丝·华顿著,吴其尧译的《纯真年代(精)/ 译文经典》主要情节发生在19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 的纽约上流社会。那是华顿度过童年与青春的地方, 她在那儿长大成人,进入社交界,订婚又解除婚约, 最后嫁给波士顿的爱德华·华顿,并度过了婚后的最 初几年。时隔40年后,作为小说家的她回顾养育过她 也束缚过她的那个社会,她的感情是复杂的,既有亲 切的眷恋,又有清醒的针砭。作家把那个时代的纽约 上流社会比作一个小小的金字塔,它又尖又滑,很难 在上面取得立足之地。处在塔顶,真正有贵族血统的 只有两三户人家,他们是上流社会的最高阶层,但显 然已处于日薄西山的衰败阶段;上流社会的中坚力量 是名门望族,他们的祖辈都是来自英国或荷兰的富商 ,早年在殖民地发迹,成为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处 于金字塔底部的是富有却不显贵的人们,他们多数是 内战之后崛起的新富,凭借雄厚的财力,通过联姻而 跻身上流社会。
  • 正文
  • 垂下眼帘,看着膝头一大捧铃兰,纽兰.阿切尔 望见她用戴着白手套的指尖轻轻抚弄那花朵。虚荣心 得到了满足,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回到舞台上。
    布景制作真是不惜工本,就连熟悉巴黎和维也纳 各大歌剧院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其精美。前景至脚灯铺 着翡翠色地毡。中景对称布置着槌球门围起的团团绿 苔,上面立着灌木丛,形状如橘树,却缀着粉色与红 色的大朵玫瑰。玫瑰丛底下的绿苔上又冒出比玫瑰* 大的巨型三色堇,仿佛女信徒为时髦牧师制作的花形 擦笔布;而玫瑰枝头处处嫁接着蓬勃盛开的雏菊,预 示着路德·伯班克先生①多年以后的园艺奇迹。
    在这中了魔法般的花园中心,尼尔森夫人披着镶 嵌浅蓝缎子的白色开司米外衣,蓝色腰带上挂着小网 袋,粗粗的黄色发辫精心地摆在细棉胸衣两侧,眼眸 低垂,倾听着卡普尔先生的热烈求爱,而无论他怎样 以言语或眼色示意她去舞台右侧那座斜出的砖墙小楼 底层的窗子那儿,她都作出一副对他的意图不甚领会 的单纯样儿。
    “亲爱的!”纽兰‘阿切尔默默唤着,目光再次 掠向那位手捧铃兰的少女。“她哪里猜得出他们在做 些什么!,,他端详着她那全神贯注的年轻面庞,满 怀拥有的兴奋,其中半是对自己新生的男子气概的骄 傲,半是对她那深不可测的纯洁的温柔敬意。“我们 将一起读《浮士德》……就在意大利的湖畔……”他 想着,朦胧中将设想的蜜月场景与那文学巨著糅合在 一起,向新娘揭示那部巨著将是他作为丈夫的特权。
    就在这天下午,梅’韦兰刚刚让他猜出她确实“有意 ”(纽约少女表明心迹的神圣用语),他便已浮想联翩 ,越过订婚戒指、定情之吻和《罗恩格林》的《婚礼 进行曲》,而开始想象他与新娘并肩出现在某个古老 欧洲的魔幻场景中了。
    他才不希望未来的纽兰·阿切尔夫人是个痴儿。
    他想要她培养起社交手腕和才智(这想法多亏他的启 蒙好友),即便与“新生代”中风头*健的几位夫人 相比也毫不逊色,要知道这圈子里的风气是既需有让 男人俯首帖耳的魅力,又能够在谈笑间拒人千里。假 如他仔细思索自己这份虚荣心从何而来(几次他果然 就要做到了),或许便会发现,他原来是希望妻子能 够像那位曾令他整整两年心神不宁的夫人一样练达圆 通、殷勤周到,当然喽,还不可以表现出任何软弱, 当时正是软弱险些毁了那位不幸人物的生活,也打乱 了他自己一个冬天的计划。
    这冰与火的奇迹该如何制造,又该如何在这残酷 的世界中保持,他没有时间思考,但他愿意这样不加 分析地保留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知道这想法也属于所 有那些头发一丝不苟、背心洁白雪亮、纽孔里插着鲜 花的绅士们,此刻他们正陆续走进俱乐部包厢,友好 地与他问候寒暄,然后举起观剧望远镜,将品评的目 光转向一众女士——这个体制的产物。纽兰·阿切尔 自认在智识与艺术方面明显胜过这批纽约的贵胄精英 ,他恐恐怕比他们中任何人都*为博览而勤思。个别 来看,他们难免显出寡陋,但合在一起,他们却代表 了“纽约”,而绅士们从来喜欢立场一致,他便也接 受了他们对所有事件的信条,即所谓道德。他本能地 感觉,若在这一点上特立独行将会惹来麻烦,同时也 会伤及体面。
    “哟,我的天啊!”劳伦斯·莱弗茨嚷着,猛然 将望远镜从舞台方向移开。总的来说,劳伦斯·莱弗 茨是纽约对于“得体”的*高**。为了研究这个复 杂却有趣的问题,他投入的时间恐怕比任何人都要多 ;但仅仅是研究尚不足以解释他那**而自如的表现 。只需瞧他一眼,无论是倾斜的光亮前额、优美弯曲 的金色髭须,还是清瘦的身材、窄长的双足,以及那 双漆皮鞋,便会感觉到,穿戴如此精美却又如此漫不 经心,举止如此高贵却又如此闲散,此人只可能是天 生便熟谙“得体”为何物了。某位年轻的仰慕者曾这 样评论他:“如果说有一个人能说得清什么时候可以 戴黑领带配晚礼服,什么时候不可以,那这个人必然 是劳伦斯.莱弗茨。”至于何时该穿轻便舞鞋,何时 该穿漆皮“牛津鞋”,从未有人质疑过他的**。
    “我的上帝!”他说着,默默地将望远镜递给老 西勒顿·杰克逊。
    纽兰·阿切尔循着莱弗茨的目光,惊讶地发现他 之所以惊呼是因为刚才有人踏进了明戈特老夫人的包 厢。那是一位窈窕的少妇,比梅·韦兰略矮一些,棕 色的鬈发密密覆在两鬓,束一道窄窄的钻石发带。那 发饰仿佛属于时下所谓“约瑟芬式”,果然,她那一 袭深蓝色丝绒长袍在胸脯下方便用腰带夸张地束起, 中间一枚巨大的老式扣环。这奇装异服固然引人注目 ,少妇本人却似乎毫无觉察,她站在包厢中央,与韦 兰夫人讨论占据后者在前排右手的座位是否得当,然 后才嫣然一笑,顺从地在另一头坐下,与韦兰夫人的 嫂嫂罗维尔·明戈特夫人并排。
    西勒顿·杰克逊将望远镜交还给劳伦斯·莱弗茨 。整个俱乐部的人都本能地转过脸,等待老先生发表 高论,因为杰克逊先生对于“家族”问题就像劳伦斯 ·莱弗茨对于“得体”问题一样堪称**。(P6-9)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