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名家名作

红高粱家族

作者:莫言 出版社:浙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ISBN:9787533946722
  • 作者:莫言
  • 页数:372
  • 出版日期:2017-01-01
  • 印刷日期:2017-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90千字
  • 莫言著的《红高粱家族》通过“我”的叙述,展现了抗日战争年代“我”的祖先在高密东北乡上演的一幕幕轰轰烈烈、英勇悲壮的故事。爷爷、奶奶、父亲、姑姑等先辈,一方面奋起抗击残暴的日本侵略者,一方面迸发着让子孙后代相形见绌的传奇爱情。小说洋溢着丰富饱满的想象,以汪洋恣肆之笔全力张扬着中华民族的旺盛生命力。通过这部作品,作者把他的“高密东北乡”安放在了世界文学的版图上。
  • 莫言著的《红高粱家族》用灵性激活历史,重写 战争,张扬生命伟力,弘扬民族精神……使当代战争 小说面貌为之一新。他以自由不羁的想象,汪洋恣肆 的语言,奇异新颖的感觉,创造出了一个辉煌瑰丽的 文学王国。
  • **章 红高梁
    第二章 高梁酒
    第三章 狗道
    第四章 高梁殡
    第五章 奇死
    人老了,书还年轻——代后记
  • 父亲觉出余司令的手从王文义的后颈皮上松开了 ,父亲还觉得王文义的脖子上留下两个熟葡萄一样的 紫手印,王文义幽蓝色的惊惧不安的眼睛里,飞进出 几点感激与委屈。
    很快,队伍钻进了高粱地。父亲本能地感觉到队 伍是向着东南方向开进的。适才走过的这段土路是由 村庄直接通向墨水河边的惟一的道路,这条狭窄的土 路在白天颜色青白。路原是由乌油油的黑土筑成,但 久经践踏,黑色都沉淀到底层。路上叠印过多少牛羊 的花瓣蹄印和骡马毛驴的半圆蹄印,骡马驴粪像干萎 的苹果,牛粪像虫蛀过的薄饼,羊粪稀拉拉像震落的 黑豆。父亲常走这条路,后来他在日本炭窑中苦熬岁 月时,眼前常常闪过这条路。父亲不知道我的奶奶在 这条土路上主演过多少风流悲喜剧,我知道。父亲也 不知道在高梁阴影遮掩着的黑土上,曾经躺过奶奶洁 白如玉的光滑肉体,我也知道。
    拐进高粱地后,雾*显凝滞,质量*大,流动感 少,在人的身体与人负载的物体碰撞高粱秸秆后,随 着高梁嚓嚓啦啦的幽怨鸣声,一大滴一大滴的沉重水 珠扑簌簌落下。水珠冰凉清爽,味道鲜美,父亲仰脸 时,一滴大水珠准确地打进他的嘴里。父亲看到舒缓 的雾团里,晃动着高粱沉甸甸的头颅。高粱沾满了露 水的柔韧叶片,锯着父亲的衣衫和面颊。高粱晃动激 起的小风在父亲头顶上短促出击,墨水河的流水声愈 来愈响。
    父亲在墨水河里玩过水,他的水性好像是天生的 ,奶奶说他见了水比见了亲娘还急。父亲五岁时,就 像小鸭子一样潜水,粉红的屁股眼儿朝着天,双脚高 举。父亲知道,墨水河底的淤泥乌黑发亮,柔软得像 油脂一样。河边潮湿的滩涂上,丛生着灰绿色的芦苇 和鹅绿色的车前草,还有贴地生的野葛蔓,支支直立 的接骨草。滩涂的淤泥上,印满螃蟹纤细的爪迹。秋 风起,天气凉,一群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 一”字,一会儿排成个“人”字,等等。高粱红了, 西风响,蟹脚痒,成群结队的马蹄大小的螃蟹都在夜 间爬上河滩,到草丛中觅食。螃蟹喜食新鲜牛屎和腐 烂的动物的尸体。父亲听着河声,想着从前的秋天夜 晚,跟着我家的老伙计刘罗汉大爷去河边捉螃蟹的情 景。夜色灰葡萄,金风串河道,宝蓝色的天空深邃无 边,绿色的星辰格外明亮。北斗勺子星——北斗主死 ,南斗簸箕星——南斗司生,八角玻璃井——缺了一 块砖,焦灼的牛郎要上吊,忧愁的织女要跳河……都 在头上悬着。刘罗汉大爷在我家劳作了几十年,负责 我家烧酒作坊的全面事务,父亲跟着罗汉大爷脚前脚 后地跑,就像跟着自己的爷爷一样。
    父亲被迷雾扰乱的心头亮起了一盏四块玻璃插成 的罩子灯,洋油烟子从罩子灯上盖的铁皮、钻眼的铁 皮上钻出来。灯光微弱,只能照亮五六米方圆的黑暗 。河里的水流到灯影里,黄得像熟透的杏子一样可爱 ,但可爱一霎霎,就流过去了,黑暗中的河水倒映着 **星斗。父亲和罗汉大爷披着蓑衣,坐在罩子灯旁 ,听着河水的低沉呜咽——**低沉的呜咽。河道两 边无穷的高粱地不时响起寻偶狐狸的兴奋呜叫。螃蟹 趋光,正向灯影聚拢。父亲和罗汉大爷静坐着,恭听 着天下的窃窃私语,河底下淤泥的腥味,一股股泛上 来。成群结队的螃蟹团团围上来,形成一个躁动不安 的圆圈。父亲心里惶惶,跃跃欲起,被罗汉大爷按住 了肩头。“别急!”大爷说,“心急喝不得热黏粥。
    ”父亲强压住激动,不动。螃蟹爬到灯光里就停下来 ,首尾相衔,把地皮都盖住了。一片青色的蟹壳闪亮 ,一对对圆杆状的眼睛从凹陷的眼窝里打出来,隐在 倾斜的脸面下的嘴里,吐出一串一串的五彩泡沫。螃 蟹吐着彩沫向人挑战,父亲身上披着大蓑衣长毛奓起 ,罗汉大爷说:“抓!”父亲应声弹起,与罗汉大爷 抢过去,每人抓住一面早就铺在地上的密眼罗网的两 角,把一块螃蟹抬起来,露出了螃蟹下的河滩地。父 亲和罗汉大爷把两角系起扔在一边,又用同样的速度 和熟练抬起网片。每一网都是那么沉重不知网件了几 百几千只螃蟹。(P6-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