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其他分类

在宇宙间不易被风吹散(签名本)

作者:冯唐 出版社:北京联合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78257
  • 作者:冯唐
  • 出版日期:2016-09-08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在宇宙间不易被风吹散》冯唐走心之作,ASide暗骚、BSide明骚的封面 9张冯唐亲题钢笔字 40张冯唐亲摄作品,除了身体的欢愉*有精神的快感。

    冯唐说:
    →每个NB的人都要有个笃定的核,这样在宇宙间才不易被风吹散。
    →世界这么多凶狠,他人心里那么多地狱,内心没有一点混蛋,如何走得下去?
    →因为人是要死的,所以,一个人能支配的有效时间**有限,所以,要**珍惜,每一餐、每**都不要轻易给无聊的人或事。
    →我会寻找两到三个一生的朋友。和他们在一起就能放松,做*不掩饰的自己,见到也没啥特别的,但是不见到就会想念。
    →在树下支张桌子,摆简单的酒菜,开顺口的酒,看繁花在风里、在暮色里、在月光里动,也值了。
    →一生中,除了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剩下*重要的就是和相看两不厌的人待在一起。
    →与其一起撮饭,不如一起流汗。也见过了风雨,俗事已经懒得分析,不如一起一边慢跑,一边咒骂彼此生活中奇葩一样摇曳的傻逼。

  • 我们通过身体和心灵,透过接触到的事物了解自己和这个世界。   人慢慢长大,喜欢略过本质看现象,一日茶,一夜酒,一部毫不掩饰的小说,一次没有目的的见面,一群不谈正经事的朋友,用美好的器物消磨必定留不住的时间。所谓本质一直就在那里,本一不二。   情调、趣味、审美、态度……总有什么让你与众不同,成为自己。   “我想,再晚一点,我会停止用手表。我会老到有一天,不需要手表告诉我,时间是如何自己消失,也不需要靠名牌手表告诉周围人类我的品味、格调、富裕程度和牛逼等级。我会根据四季里光线的变化大致推断现在是几点了,根据肠胃的叫声决定是否该去街口的小馆儿了。”   《在宇宙间不易被风吹散》有一点美学、有一丝禅意、有一抹世俗却更有一份浓情,料已调好,等你来品。
  • 男,1971年生于北京,诗人、作家、古器物爱好者。2012年被人民文学杂志评为“未来大家”Top20之首。1998年,获协和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博士。2000年,获美国Emory(埃默里)大学MBA学位。前麦肯锡公司全球董事合伙人。华润医疗集团创始CEO。现从事医疗投资事业,业余写作。
  • 目录

    序分 用美器消磨时间
      一日茶,一夜酒,一部毫不掩饰的小说,一次没有目的的见面,一群不谈正经事的朋友,用美好的器物消磨必定留不住的时间。所谓本质一直就在那里,本一不二。
    **品 眼·耳之器
    相机/抓到妇女的**和诗意
      街上像草木一样美好的姑娘,忽然无意识地开放,你忽然看到了,忽然想到了些什么,想说点什么。
    春宫/纯美而丰腴的黄光
      为什么人就不能像看待一只绣花鞋一样看待一只女阴?为什么人就不能像看待一匹马一样看待一只阴茎?
    AV/像极初恋,像极女神
      你们七〇后男生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总是不主动?
    纸书/几床悍妇几墙书
      借着简单文字,魂魄渐渐抽离。周围草木一寸一尺地消失,时间没有方向感,四处流淌。
      附录一:Kindle:硬硬的,一直在
      开始目睹器物被电子取代的过程。
      附录二:2013年的十本书
      所有春天的所有早上,**件幸福的事儿,是一朵野花告诉我它的名字。
    旧书店/笃定的核
      每个伟大的街区都要有家旧书店
    人籁/耳朵听了会怀孕
      和其他领域一样,诗歌似乎也有个若隐若现的江湖,二三十个名字总在那里低空飞行,嗡嗡作响,他们**忽略我的诗歌已经开始被时间写在楼盘上、大地上、人民心海的水波上。
    第二品 鼻?舌之器
    鼻毛剪/鼻毛丰满,飘飘进京
      鼻毛也不是全无是处。北京的空气越来越差,戴口罩,特别是N95之类的重型口罩,有装逼和贪生怕死之嫌。
    天目盏/为什么曜变都在日本
      从一只盏里能看到整个宇宙的真相,这真相美得让人流泪。
    日本铁壶/我和伟大茶人之间的区别
      的确有好茶,骨秀肉俊,十几泡、二十几泡之后,还是迷死人不偿命,就像姑娘和姑娘还是有区别。
    茉莉花茶/茶缸在右手一臂之遥
      因为喝惯了茉莉花茶,青春期刚开始的时候,刚刚体会男女,喜欢的女生也都是茉莉花一样,爱穿青绿裙子、白汗衫,适应北方,不爱热闹,不停闷骚。
    火炉/小时候的北京冬天
      每到冷天,每到夜晚,每到想喝口小酒,我每每闭着眼听到老爸像老猫一样爬起来,去照看那早已经不存在了的炉火。
    酒庄/后半生靠谱与不靠谱的事儿
      一辈子都有和朋友喝酒的地儿了,而且是很美好很僻静的地儿。有山,有水,有树,有竹,有天,有月,有四季,有葡萄,有果实和花朵。
    第三品 身之器
    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
      古龙小说里……这些美丽妇人干坏事都是为了能得到美丽珠宝。我就不懂了,为什么啊?为什么能为珠宝干出这么多坏事啊?
    机械手表/不要降低公司的品位和格调
      一个女领导终于忍不住对我说,这样不好,每次我看手机,她都觉得我品位和格调很低,因为她和我一个公司,我看手机连带着她和公司的品位与格调都很低。
    风衣/男人四十少说话
      男人过了四十,千万少说些话,拉长脸,闭紧嘴,买件立领风衣,浓个眉大个眼,一直走,不要往两边看,还能再混几十年。
    房子/我的理想小房子
      一生中,除了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剩下*重要的就是和相看两不厌的人待在一起。
    跑步/让自己和身体尽人力
      跑步能让脑子暂时停止思考,脑子的闪存清空,*大多数的纠结抹平。如果还放不下,就再跑五公里。放下之后再拿起,心神中会多出很多新意。
      附录:北京的三条散步径
      春天,北京刚绿之后,杨花滚地之前,屁股再沉,不出屋子走走也说不过去。
    中医/我的先人不是来自**星球
      在现世,比较稳妥的建议是:西医定义未病时,用中医;西医定义*症时,用中医。
    第四品 意之器
    大学教育/我在协和学到的十件事
      所有学过的知识,哪怕基本都忘了,如果需要,我们知道去哪里找。因为我们学过,我们知道这些知识存在,我们不容易狭隘,不狭隘往往意味着不傻逼。
    财富观/富二代的自我修养
      如果我只能追求一种**,我一定追求教育上的**:上*好的大学,读*有名的名著。
    名声/从高冷到贱萌
      师弟说:“你不该这样娱乐化!那个真人秀主持人的事儿就**不该做!我们不忍这么看着你由高冷堕落到贱萌!”
    自恋/实事求是地自恋,让别人闹心去吧
      能做到实事求是地自恋其实是自信和自尊。任何领域做到*好之后,人只能相信自己的判断,只能自恋。
    随身佛/和所有美好的未知一起存在
      那一瞬间,我**看不到她的脸,但是我深深感到,她是**太多的物种,创造她的不是她爸妈而是一种强大而神秘的力量,如果没有外星人,那么或许有神。
    唐卡/简单下去,再简单下去
      人微如草芥,但是不妨碍心细如丝,志坚如屌。平时如丝,让世界基本过得去;不平时如屌,让世界不能永远过得去。
    第五品 阿赖耶之器
    圆寂/老天的程序编码
      那种控制,说到底是老天安排好的控制,没有哪个细胞能自己控制自己的生死。程序之下,众细胞渺小。
    诗/作为无用之器的三种用途
      那些不朽的文人,被记住的不是长篇小说、短篇小说、杂文,而是“床前明月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春林渐盛,春水初生,春风十里,不如你”。
    赞曰 如果
  • 房子   我的理想小房子   老舍先生快到四十岁的时候,在《论语》**百期发了一篇文章,讲他的理想家庭。家庭太复杂,涉及太多硬件和软件、生理和心理、现在和未来,一篇文章不容易讲透。这篇文章,我只想聊聊我理想的房子。组个理想家庭的重要前提之一,是有个理想的房子。
      多数人类包括不少禽兽都有筑巢的冲动,尽管生没带来一物、死带不走一物,生死之间,总想有块自己私有的窝儿。人都有个妈,我也有一个。我妈是纯种蒙古人,我的理解,蒙古人居无定所,骑上马就带着全部家当走,下了马放下家当,就是家。但是我妈到了城市,很快就开始念叨,她想要有个大房子,我说和蒙古习俗不符啊,她说她也不知道,但是她就是想要。我想,这些说不清楚但是一定想要的,往往根深蒂固地编码在人类基因里。
      我心目中理想的房子要有十个要素。
      **,房间面积要小。
      一卧,*多两卧。多出来的一个卧房当客房或者等小孩儿长到青春期为了自摸方便坚持要求自己睡或者偶尔夫妻吵架需要分房睡。每个卧房不超过十平方米——乾隆帝的卧房也不过十来平方米,平常人王气*弱,不僭越。卧室里*好有大些的衣橱,常穿的衣服可以挂起来,旅行箱也可以藏到视线之外。
      一厨。如今的女性喜欢平等,做完饭不洗碗,所以要有洗碗机;要有烤箱,没女人做饭的时候可以烤鸡翅和羊肉。
      一起居室。一桌,六到十把椅子,吃饭、喝茶、看书、写作都有地方了。*好有个真壁炉,天冷的时候点起一把火,心里就踏实了。*好有个宽大的单人**沙发,中饭之后,瘫在里面看书,被书困倒,被夕阳晒醒,午睡前的书都记到脑子里了。
      这样算下来,一百平方米足够了。如果嫌小,想想,多出来的面积和房间你一年也去不了几次;想想,面积小,好打扫。如果还嫌小,想想减东西,一年以上没碰过的东西,理论上讲都可以扔了。不用参“断舍离”,只参一个“扔”字,就好。
      第二,要有个大点儿的院子。
      有树。*好是果树或者花树或者又开花又结果。自家的果子长得再难看也甜;哪怕花期再短、平时打理再烦,每年花树开花的那几天,在树下支张桌子,摆简单的酒菜,开顺口的酒,看繁花在风里、在暮色里、在月光里动,也值了。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