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食色人生(套装全5册)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新星
  • ISBN:9787513315135
  • 作者:(日)安倍夜郎|译者:丁世佳、作者:(日)平松洋子|译...
  • 出版日期:2016-10-24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我们的味觉总是好过记忆,一餐一饭中藏着每个人的人生。

    ★《深夜食堂》作者安倍夜郎,**用文字记录每一个《酒友饭友》,展示对美食的热爱,特别收录原创漫画,带你品尝家乡味;日本饮食生活作家平松洋子,淬炼关于食物的生活哲学;**小说家陈雪,用街头巷尾的小吃铺标记每一段恋爱;日本小说家池波正太郎,回溯几十年的味蕾记忆,续写《昔日的味道》;民艺大师柳宗理携手多国设计鬼才,66件精美食器纤毫毕现,将厨事从繁琐推向优雅。

    ★精致摄影、温馨手绘、全彩印刷,漫画家、散文家、小说家、设计大师,各界大咖用自己擅长的艺术创作方式,热气腾腾地为你呈现他们与美食的故事。吃货,你的购物车塞满了吗?

     


  • “食色人生”是各界名家记录美食、食器的一系列作品。从食器的设计之美,到私人美食笔记,直至饮食中蕴含的成长与时代的印记,细腻缱绻图文并茂地展示了美食与人生的联结与印证。 1、《酒友饭友》:安倍夜郎的首本文字创作,收录十篇回忆故乡的散文和九篇精彩的人物故事,一道道家乡美味中注入了点滴温情、点滴乡愁,满载作者对故乡的回忆和对家人的思念。 2、《买不到的味道》:日本饮食生活作家平松洋子散文集,作者以轻快细腻的笔触描写了日常中,自己对食物和器物凝视、深思后得出的人生哲学,这是人与食、人与人的联结、触碰,使读者重拾吃饭的初心与感动。 3、《食器之美》:收入66件设计大师精心打造的食器,既有极简西方现代之作,也有古朴东方手作好物,将“器物之美”融入日常生活。 4、《昔日的味道》:日本小说家、美食评论家池波正太郎的美食回忆录。以细腻从容的笔触写下吃过的美食、摊铺与记忆中的人和事,铺展出一个时代的味道记忆。
  • 【安倍夜郎】日本知名漫画家,二〇〇六年起连载的作品《深夜食堂》广受好评并改编为日剧、日影,全亚洲销量已突破千万册,在国内年轻人群体中享有较高知名度。《酒友饭友》是其首部文字创作。 【池波正太郎】小说家、美食评论家,曾获直木奖、吉川英治文学奖等。在《昔日的味道》中以细腻从容的笔触写下吃过的美食、摊铺与记忆中的人和事,铺展出一个时代的味道记忆。 【高木教雄】日本工艺美学家,担任过杂志编辑,擅长从科技与设计双重角度探讨食器、家电、钟表、建筑等。在《食器之美》中介绍了66件设计大师精心打造的食器,将“器物之美”融入日常生活。 【平松洋子】日本饮食生活作家。以饮食文化与生活为写作主题,文风轻妙又感性,背后富含深刻的哲思。2006年以《买不到的味道》获得PrixdesDeuxMagotsBunkamura文学奖。 【陈雪】台湾小说家,在《致不会说爱的你》中,用街头巷尾小吃铺的味道记述了一段段恋爱记忆。
  • 《酒友饭友》
    《昔日的味道》
    《食器之美》
    《买不到的味道》
    《致不会说爱的你》
  • 《酒友饭友》文摘:返乡的滋味 回老家跟年轻人聊天,我吃惊地发现:他们竟不知道以前从四国到本州可以坐渡轮。
    我查了查资料,**座联结本州与四国的桥梁濑户大桥一九八八年开通,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不知道渡轮或许真不稀奇。而十来岁的少年可能从出生就认为四国与本州是连在一起的。
    三十多年前,我读大学的时候,从老家去一趟东京要花十一个半小时。
    从中村坐火车(不是电车)去高松约五个半小时,坐宇高渡轮一个小时,到宇野后搭 三十分钟的电车到冈山,再转新干线,四小时十分钟到东京。所有换乘时间加起来大约十一个半小时(现在快了很多,只要八小时,但仍然比东京往返首尔的时间还要久)。
    漫长的行程中,**的乐趣就是在宇高渡轮的甲板上站着吃乌冬面。
    那时高松是四国的门户,也是高知、爱媛、德岛出发的列车停靠的终点站。火车到站后,伴着车站广播:「请勿在站台上奔跑,以免发生危险!」,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从站台跑向码头。好像条件反射一样。
    跑到渡轮上,用行李占个位子;再跑上楼梯,到甲板上的站食乌冬面摊前排队。有清汤乌冬、油豆皮乌冬和天妇罗乌冬三种可选。当时的价钱差不多是三百五十到四百五十日元。
    我跟在四国遇到的老乡聊到渡轮上的乌冬面,每个人都眯起眼睛:「真是好吃啊!」那的确很美味,但我觉得那种情境比味道*让人觉得美好。
    对生在四国、要去本州的乘客来说,这是一场离乡的告别;对返乡的人来说,这是一句回家的呼唤。
    读大学时,我在年底搭夜车回家。前**和社团(漫画研究社)的人喝酒聚餐,三个人在我四叠半的小房间里挤了一夜。第二天,他们送我到东京站新干线的站台上。好心的学姐还给我带了冷冻蜜柑(这么说来,*近几乎都看不到冷冻蜜柑了……),要我路上吃。
    傍晚六点多离开东京,晚上十点左右到冈山搭晚班渡轮,午夜零点后坐上高松出发的慢车,第二天早上八点前到达中村。那个晚上在渡轮甲板上吃的乌冬面令人难以忘怀。
    隆冬,甲板上刮过寒冷的夜风,我缩着身子稀里呼噜地吃乌冬面。面碗的温度、腾腾的热气让眼镜起了一层水雾,我透过模糊的镜片呆呆望着港口的灯火—明天一早就到家了。
    每当我讲起这段往事,大家都说「听起来就很好吃」,就是因为那情那景太过美好。后来我听说高松车站里开了一家餐厅,卖渡轮上的那种乌冬面,但从没想过要专程跑去吃。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