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科幻小说

生存实验

作者:刘慈欣//王晋康//何夕 出版社:万卷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万卷
  • ISBN:9787547043134
  • 作者:刘慈欣//王晋康//何夕
  • 页数:288
  • 出版日期:2016-11-01
  • 印刷日期:2016-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00千字
  • 刘慈欣、王晋康、何夕,中国*具想象力的大脑所展现出的浩瀚想象力,令读者沉醉其中,不忍释卷。
    凝聚三位中国*具实力科幻作家的创作精华于一体,集中展现中国科幻**成就。
    《生存实验》采用**流行开本,内文采用优质轻型纸张,封面采用进口白卡纸及描图纸,排版舒朗、简洁大气,装帧设计精良,收藏、馈赠皆相宜。
    《乡村教师》《镜子》《生存实验》《七重外壳》《我是谁》分别获得第十三届、第十六届、第十四届、第九届、第十八届“银河奖”(中国科幻小说*高荣誉奖项)。
  • 刘慈欣、王晋康、何夕是中国最具知名度的三位 科幻作家,被誉为“中国科幻三巨头”。《生存实验 》收录了刘慈欣、王晋康、何夕最有代表性的中短篇 作品——《乡村教师》《镜子》《微纪元》《生存实 验》《七重外壳》《我是谁》《蛇发族》。阅读本书 ,不仅可以领略中国科幻作品的巅峰实力,还可以享 受到中国最有想象力的大脑向全世界所展现出的一场 场宏大的头脑风暴。
  • 刘慈欣
    乡村教师——星际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镜子——水至清则无鱼
    微纪元——纳米人主宰地球
    王晋康
    生存实验——达尔文游戏
    七重外壳——刺不穿的虚拟世界
    何夕
    我是谁——密钥之乱
    蛇发族——虫洞对面的世界
  • 乡村教师——星际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他知道,这*后一课要提前讲了。
    又一阵剧痛从肝部袭来,使他几乎晕厥过去。他 已没有气力下床了,便艰难地挪向床边的窗口。月光 映在窗纸上,银亮亮的,使小小的窗户看上去像是通 向另一个世界的门。那个世界的一切一定都是银亮亮 的,如同用银子和不冻人的雪做成的盆景。他颤颤地 抬起头,从窗纸的破洞中望出去,幻觉立刻消失了, 他看到了远处自己度过了一生的村庄。
    村庄静静地卧在月光下,像是百年前就没了人似 的。那些黄土高原上特有的平顶小屋,形状同村子周 围的黄土包没啥区别,在月夜中颜色也一样,整个村 子仿佛已融入这黄土坡之中。只有村前那棵老槐树很 清楚,树上干枯枝权间的几个老鸹窝*是黑黑的,像 是落在这暗银色画面上的几滴醒目的墨点……其实, 村子也有美丽温暖的时候。比如秋收时,外面打工的 男人女人大都回来了,村里有了人声和笑声,家家屋 顶上堆着金灿灿的玉米,打谷场上娃们在秸秆堆里打 滚。再比如过年的时候,打谷场被汽灯照得通亮,在 那里连着几天闹红火,摇旱船,舞狮子。那几个狮子 只剩下咔嗒作响的木头脑壳,上面油漆都脱了,村里 没钱置新狮子皮,就用几张床单代替,玩得也挺高兴 ……但正月十五一过,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挣生 活去了,村子一下没了生气。只有每天黄昏,当稀拉 拉几缕炊烟升起时,村头可能出现一两个老人,扬起 山核桃一样的脸,眼巴巴地望着那条通向山外的路, 直到在老槐树上挂着的*后一抹夕阳消失。天黑后, 村里早早就没了灯光——娃娃和老人睡得都早,电费 贵,现在到一块八一度了。
    这时村里隐约传出一声狗叫,声音很轻,好像那 狗在说梦话。他看着村子周围月光下的黄土地,突然 觉得那仿佛是纹丝不动的水面。要真是水就好了,今 年是连着第五个旱年了,要想有收成,又要挑水浇地 了。想起田地,他的目光向*远方移去。那些小块的 山田,月光下如同巨人登山时留下的一个个脚印。在 这只长荆条和毛蒿的石头山上,田也只能是这么东一 小块西一小块的。别说农机,连牲口都转不开身,只 能凭人力耕种。去年一家什么农机厂到这儿来,推销 一种微型手扶拖拉机,可以在这些巴掌大的地里干活 儿。那东西真是不错,可村里人说他们这是闹笑话哩 !他们想过那些巴掌地能产出多少东西来吗?就是绣 花似的种,能种出一年的口粮就不错了,遇上这样的 早年,可能种子钱都收不回来!为这样的田买那三五 千一台的拖拉机,再搭上两块多一升的柴油?!唉, 这山里人的难处,外人哪能知晓? 这时,窗前走过了几个小小的黑影,在不远的田 垄上围成一圈蹲下来,不知要干什么。他知道他们都 是自己的学生。其实只要他们在近旁,不用眼睛他也 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这直觉是他一生积累出来的, 只是在这生命的*后时间里*敏锐了。
    他甚至能认出月光下的那几个孩子,其中肯定有 刘宝柱和郭翠花。这两个孩子都是本村人,本来不必 住校的,但他还是收他们住了。刘宝柱的爹十年前买 了个川妹子成亲,生了宝柱,五年后娃大了,对那女 人看得也松了,结果有**她跑回四川了,还卷走了 家里所有的钱。这以后,宝柱爹也变得不成样儿了, 开始是赌,同村子里那几个老光棍一样,把个家折腾 得只剩四堵墙一张床。然后是喝,每天晚上都用八毛 钱一斤的地瓜烧把自己灌得烂醉,拿孩子出气,每天 一小揍三天一大揍,直到上个月的**半夜,抡了根 烧火棍差点儿把宝柱的命要了。郭翠花*惨了,要说 她妈还是正经娶来的,这在这儿可是个稀罕事,男人 也很荣光了。可好景不长,喜事刚办完大家就发现她 妈是个疯子,之所以迎亲时没看出来,大概是吃了什 么药。本来嘛,好端端的女人哪会到这穷得鸟都不拉 屎的地方来?但不管怎么说,翠花还是生下来了,并 艰难地长大。但她那疯妈妈的病也越来越重,犯起病 来,白天拿菜刀砍人,晚上放火烧房,*多的时间是 阴森森地笑,那声音让人汗毛直竖…… 剩下的都是外村的孩子了。他们的村子距这里* 近的也有十里山路,只能住校。在这所简陋的乡村小 学里,他们一住就是一个学期。娃们来时,除了带自 己的铺盖,每人还背了一袋米或面,十多个孩子在学 校的那个大灶做饭吃。当冬夜降临时,娃们围在灶边 ,看着菜面糊糊在大铁锅中翻腾,灶膛里秸秆橘红色 的火光映在他们脸上……这是他一生中看到过的*温 暖的画面,他会把这画面带到另一个世界的。
    窗外的田垄上,在那圈娃们中间,亮起了几点红 色的小火星。在这一片银灰色的月夜背景上,火星的 红色格外醒目。这些娃在烧香,接着他们又烧起纸来 ,这使他又想起了那灶边的画面。他脑海中还出现了 另一个类似的画面:当学校停电时(可能是因为线路 坏了,但大多数时间是因为交不起电费),他给娃们 上晚课,手里举着一根蜡烛照着黑板。“看见不?” 他问。“看不见!”娃们总是这样回答。那么一点点 亮光,确实难看清,但娃们缺课多,晚课是必须上的 。于是他再点上一根蜡,手里两根举着。“还是看不 见!,'娃们喊。他于是再点上一根,虽然还是看不 清,但娃们不喊了,他们知道再喊老师也不会加蜡了 ——蜡太多了也是点不起的。烛光中,他看到下面娃 们的面容时隐时现,像一群用自己的全部生命拼命挣 脱黑暗的小虫虫。
    娃们和火光,娃们和火光,总是娃们和火光,总 是夜中的娃们和火光,这是这个世界深深刻在他脑子 中的画面,但他始终不明其含义。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