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译文经典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36201
  • 作者:(德)帕·聚斯金德|译者:李清华
  • 页数:235
  • 出版日期:2005-05-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9
  • 字数:156千字
  • 一个文坛奇人帕·聚斯金德制作的醇厚的《香水》,他和它,须用心灵而不是鼻子去赏识。
    小说叙述一个奇才怪杰谋杀了26个少女的故事。其中每一次谋杀都是一个目的:只是因为迷上她们特有的味道。对格雷诺耶来说,每次都是一场恋爱,但是他爱的不是人,而是她们身上的香味;谋杀她们只是为了永远占有,并且拥有他所钟爱的那种没有感觉,没有生命的“香味”……
    离奇浪漫的情节,神秘邪恶的人物,凄楚恐怖的故事,生动流畅的叙述,使你在怦然心动的同时,又会感受到一种*为凝重的东西。
  • 帕·聚斯金德,德国近年来最受欢迎的作家。 《香水》叙述一个奇才怪杰谋杀了26个少女的故 事。其中每一次谋杀都是一个目的:只是因为迷上她 们特有的味道。对格雷诺耶来说,每次都是一场恋爱 ,但是他爱的不是人,而是她们身上的香味;谋杀她 们只是为了永远占有,并且拥有他所钟爱的那种没有 感觉,没有生命的“香味”…… 《香水》不是一部通俗的惊险小说,而是一部构 思奇特,充满幻想,离意深刻的严肃作品;自1985年 出版以来,始终高居德国畅销书排行榜前列,已被译 成30余种文字。
  • 译者前言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 当然,巴黎*臭,因为巴黎是法国*大的城市。
    而在巴黎市内,又有一个地方,即在弗尔大街和铸铁 厂大街之间,也就是圣婴公墓,那里其臭无比,简直 像地狱一样臭。八百年间,人们把主宫医院和附近各 教区的死者往这里送;八百年间,每天都有数十具尸 体装在手推车上运来,倒在长长的坑里;八百年间, 在墓穴和尸骨存放所里,尸骨堆积得一层又一层。直 至后来,在法国革命前夕,几个埋尸坑危险地塌陷以 后,从公墓里溢出的臭气不仅引起附近居民的抗议, 而且导致他们真正起来暴动,这时这地方才被封锁起 来,被废弃了,千百万块尸骨和头盖骨才被铲出,运 到蒙马特尔的地下墓地,人们在这地方建起了一个食 品交易市场。
    在这儿,就在这整个王国*臭的地方,一七三八 年七月十七日,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来到了这个 世界上。那**是这一年*热的日子之一。炎热像铅 块一样压在公墓上,腐臭的蒸气压到邻近的街巷里, 蒸气散发出烂瓜果和烧焦的兽角混合在一道的气味。
    格雷诺耶的母亲在临产阵痛开始时,正站立在弗尔大 街的一个鱼摊旁,为早些时候掏去内脏的鲤鱼刮鱼鳞 。这些鱼据说是早晨才从塞纳河拖来的,可是此时已 经散发出阵阵恶臭,它们的臭味已经把尸体的臭味淹 没了。格雷诺耶的母亲既没有注意到鱼的臭味,也没 有注意到尸体的臭味,因为她的鼻子已经迟钝到麻木 的程度,何况她的身子正疼,而疼痛使她的感官接受 外界刺激的能力**丧失了。她一心一意指望疼痛能 够停止,指望令人讨厌的分娩能尽快结束。这是她生 的第五胎。五次她都是在这儿鱼摊旁完成的,五次生 的都是死胎或半死胎,因为在这儿生下来的血淋淋的 肉,同撂在那里的鱼肚肠没有多大区别,而且也没活 多久,到了晚上,不管是鱼肚肠,还是生下来的肉, 或是其他的东西,都被统统铲走,装在手推车上运往 公墓或是倒进河里。**这~次看来又是如此。格雷 诺耶的母亲还是个青年妇女,二十五岁,还相当漂亮 ,嘴里牙齿差不多都在,头上还有些头发,除了痛风 、梅毒和轻度肺结核外,没有患什么严重的疾病,她 希望能够长寿,或许再活上五年或十年,或许甚至能 够结一次婚,作个手工业者的受人尊敬的填房,或是 ……格雷诺耶的母亲希望一切很快过去。当分娩阵痛 开始时,她蹲到宰鱼台下,在那儿像前五次那样生产 ,用宰鱼刀割去刚生下来的东西的脐带。但是随后因 为炎热和臭气——她并没有闻到臭气的臭,而是闻到 一股令人难以忍受的、麻醉人的气味;她觉得,就像 一块田里的百合花,或是像一间狭小的房间养了太多 的水仙花产生的气味——她晕了过去,向一边跌倒, 从宰鱼台下跌到路中央,并在那里躺着,手里握着宰 鱼刀。
    人们呼喊着,奔跑着,围观的人站成圈子,有人 把警察叫来了。格雷诺耶的母亲依然躺在路上,手里 握着那把刀。后来她慢慢地苏醒过来。
    “你出了什么事?” “没事。” “你拿刀干什么?” “不干什么。” “你裙子上的血哪儿来的?” “宰鱼沾上的。” 她站起来,把刀子扔掉,走开去洗身子。
    就在这时,宰鱼台下那才生下来的东西出乎意料 地哭了起来。大家朝台子下看去,发现新生儿就在鱼 肚肠和砍下的鱼头中间,上面停了一堆苍蝇,于是便 把他拖了出来。人们照章办事,把婴儿托付给一个乳 母,而母亲则被捕了。由于她供认不讳,而且是毫无 顾虑地承认,她确实是想像前五次那样做法,把生下 来的东西撂在宰鱼台下任其死去,于是人们就对她起 诉,她因为多次杀婴罪而被判处死刑。几星期后,她 在沙滩广场上被斩首。
    这婴儿在这期间已经换了三个乳母。没有哪个愿 意长期收养他。据说这是因为他吃得太多,一人吸吮 两个人的奶水,把供其他婴儿的奶都吸光,因而就剥 夺了乳母维持生活的手段,因为乳母光是喂养一个婴 儿无利可图。主管的警官,一个叫拉富斯的男子,对 这事情感到厌烦,打算让人把这小孩送到圣安托万大 街的弃婴和孤儿收容所;从那儿出发,每天都有一批 小孩转送到鲁昂的国立大育婴堂。但是当时运送都是 靠脚夫使用韧皮编的背篓进行的,为了提高效率,每 只背篓一次装进多达四个婴儿;因此在运送途中死亡 率特别高。由于这个缘故,背篓的搬运者被通知只能 运送受过洗礼的婴儿,而且这些婴儿必须有在鲁昂盖 章的正规运送证。由于格雷诺耶这婴儿既未受洗礼, 又没有一个名字可以正正规规地填在运送证上;再说 ,警察局不允许把一个没有名字的小孩弃置于收容所 的门口——若是这么做,就会使完成其他手续都变得 多余了,也就是说,由于运送小孩可能产生的一系列 行政技术方面的困难,同时也由于时间紧迫,警官拉 富斯只好放弃了他原来的打算,把这男婴交给一个教 会机构,换取了一张收条,这样,人家可以在那里为 这小孩洗礼,并对他以后的命运做出安排。于是人家 把他交给圣马丁大街的圣梅里修道院。他在那儿受洗 礼,被取名让一巴蒂斯特。因为修道院院长这**情 绪特佳,而且他的慈善基金尚未用完,所以这小孩就 没有送到鲁昂,而是由修道院出钱请人喂养。于是他 被交给住在圣德尼大街的一个名叫让娜·比西埃的乳 母,为此她每周获得三个法郎的报酬。P2-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