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纪实文学

满川田纪事(乡土中国的农民群像)

作者:汪冬莲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
  • ISBN:9787300228280
  • 作者:汪冬莲
  • 页数:276
  • 出版日期:2016-08-01
  • 印刷日期:2016-08-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53千字
  • 汪冬莲著的这本《满川田纪事(乡土中国的农民群像)》选取安徽省黄山市歙县下辖的一个1000多人口的山村满川田作为典型,做一个内陆乡村40年社会变迁的全景描述。
    在书中,作者将细细描绘40年来乡村农耕方式的变化,婚姻市场的渐变,交通状况的改善,传宗接代观念的瓦解,基础教育的撤并之痛,皖南民居的零落,亲属称呼的流变,传统风俗的遗失;描述泥腿子上岸后,如何充分挖掘山村的土特产潜力以实现经济的自我救赎,进城农民工有融入的喜悦也有受伤甚至丧命的悲痛;以及城镇化和市场化浪潮下,当今中西部农村的普遍景象:无心向农的农民对农业生产实行粗放式管理,大量山地遭到弃耕,村庄在萎缩,赌博成为乡村*有生命力的娱乐方式,化肥农药成了农民的亲密伙伴。
  • 20世纪后20年至21世纪前20年,是中国从传统的 农业社会走向现代的工业化、城镇化社会的裂变时期 。毫不夸张地说,整个社会在这40年中发生的嬗变, 超过以往5000年。 为了记录那些亘古以来就在土里刨食的人们的生 活嬗变,记录他们面对千年一遇的社会转型时那种突 围与奋进、固守与涅槃,《满川田纪事(乡土中国的 农民群像)》作者汪冬莲以其家乡——安徽省黄山市 歙县下辖的一个1000多人口的山村满川田为典型,做 一个内陆乡村40年社会变迁的全景描述。 痛感于传统的农人正在远去,新时代的农民,却 迷失在现代化的十字路口:他们接过农业大旗,却草 率敷衍;他们亦知传统的点滴消融却无力挽住狂澜; 他们知道老路已被堵死,却又不知道去路怎么走…… 作者解剖了满川田这只“麻雀”,以此献给伟大的变 革时代,献给那些在这波城镇化浪潮中,注定必须留 在农村,从事土里刨食事业的后的农民。
  • 满川田的前世与今生
    左手物质,右手精神
    1.这里的黄山毛峰不一般
    2.山沟里游动着节庆“鱼”
    一头进城,一头坚守
    1.裂变中的农民工
    2.他们,搭上了城镇化建设的高速列车
    3.**农民:或固守,或突围
    4.进城走了十八年
    5.出门打工VS在家做光棍
    后的农民:那些坚守土地的人们
    1.家园的守望者
    2.乡村医生的代际传承
    3.退职职工的幸福晚年
    4.代课教师的一家
    5.三代同堂的领养家庭
    6.老支书的一生
    7.奶奶嫁进山,孙子奔进城
    8.精明女人好当家
    9.超生人家
    10.洪家小店
    11.去打工还是当农民
    12.老校长的黄昏恋
    13.那些早慧的花儿
    无人值守的房子
    1.曾经人声鼎沸,如今空无一人
    2.末代徽商的后人
    3.一个家庭的上山进城之路
    4.从无房可住到无人居住
    5.两代人的“房事”
    6.曾经的大家庭
    7.山寨人家
    回归的农业 迷惘的事业
    1.留守乡间,却无心向农
    2.山林回归,村庄萎缩
    3.萎靡的农人:堕落地享乐
    4.农药:是“灵丹妙药”还是毒瘤?
    5.沦丧的农业,无良的加工
    6.生态农业:打破化学农业的迷局
    传承与,一代人的使命
    1.迷失的家园,引起了“出走者”的关注
    2.回不去的故乡,记得住的“乡愁”
    3.风俗的传承与遗失:时代前进的一体两面
    4.城乡一体化发展:复兴之路上绕不过去的的环节
  • 满川田的前世与今生 我的家乡满川田村在黄山脚下,位于古徽州府府 衙所在地歙县东部,四面环山,属黄山余脉的一部分 。徽州作为行政区划源于北宋,*大多数语境下指的 是历经宋元明清四代,稳定管辖歙县、黟县、婺源、 绩溪、祁门、休宁六县的徽州地区。这一长期统辖固 有六县的行政区划名称,在中国历**前后共计存在 了近780年。1987年,徽州地区被撤销,成立地级市 黄山市。歙县成为黄山市下辖的三区四县之一,四县 为歙县、黟县、祁门、休宁,三区为黄山市所在地屯 溪区、黄山区、徽州区。绩溪县在此次行政区划调整 中被划归安徽省宣城地区,婺源县则早在1949年刚解 放的时候即被划归江西省,但在民间,为保持文化的 整体性和承继性,恢复“徽州”这一区划名称的呼声 一直没有停止。
    从歙县县城进到满川田,经过30多华里相对平坦 的公路后,汽车需在群山中绕行一段路,*后围绕一 座山头的“之”字形路线盘旋而上,像不断盘旋上升 的飞机。很少在山区坐车的人,坐在行驶在这样山路 的车里,会产生眩晕感。升到山的颈部,道路平缓了 下来,这个时候就进入了满川田原来所属乡政府所在 地大运里村的地盘。大运里原来是乡级建制,在2004 年的乡镇撤并大潮中,大运里失去一级政府建制,和 满川田一样,成为一个行政村。两个山里面*大的村 庄,曾经长期存在着“既生瑜,何生亮”的情结,就 像麦当劳和肯德基那样,既互相竞争又非得扎堆在一 起。两村互相较劲到*激烈的时候——上个世纪的某 段时间,甚至僵持到了大运里村的村民不让满川田村 的村民过路,逼得满川田村在村背后的山岭上另辟“ 新路”,绕过大运里村出山。世易时移,虽然这条新 辟小径现在没人走了,但一提“新路上”,大家都知 道指的是什么地方,它已经成为一个地理名词了。这 样的村际龃龉,也算为那些年那些正值青壮年而又被 困在土地上的人,为那单调而贫瘠的山野生活增添一 丝兴味。如今,随着大量青壮年外出,各村早已没了 斗气的心性,就像历尽沧桑的老人,大有“度尽劫波 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超然。
    满川田村依山傍水,一条小河穿村而过,将古老 的村庄分为两个部分。据族谱记载,村庄已有800多 年历史,主姓汪,次姓叶、程。村名满川田,也许是 秉承了“缺什么叫什么”的取名原则,就像那些名叫 “富贵”、“大有”的孩子往往是*穷人家的孩子一 样,满川田其实没有田,仅有的20来亩稻田集中于村 尾的庙旁。人民公社时代种植水稻,分田到户后改成 旱地变成茶园,现在全村已经找不出一亩水田了。这 个开门见山的小山村被称作满川田村,体现了先人们 强烈而善良的愿望。
    整个村庄共有12个村民小组(人民公社时期叫生 产队,至今老人们仍习惯称队,为叙述方便,下文提 到村民小组时有时仍以队称之),一半在村内,一半 坐落于村子周边方圆十几里山寨上。全村鼎盛时期有 2000多口人,2005年底人口统计结果为1890人。
    满川田的革命历史值得一提。革命战争时期满川 田曾是新四军皖南游击队的根据地。1934年,中国工 农红军第十军团第十九师北上抗日先遣队第三团在满 川田西山降与国民党补一旅遭遇,血战**,22名红 军指战员死亡,史称“西山降血战”。1947年10月, 中共皖南地委迁到满川田,临时建立了中共黄东委( 这一带地处黄山东部)。1948年5月初,中共黄东工 委在满川田正式成立。传说新中国成立后上级有意把 乡一级的人民政府设在满川田,当时的村干部觉得政 府设在村里会占用宝贵的平整耕地,拒*了提议。这 在总部经济已经成为专门学问的现代人看来,难以想 象。所谓小农意识,大抵如此。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 了耕地在农民心目中的分量。
    与一些大的村镇比,处于山窝中的满川田村实在 小而偏。就是这个偏僻的山区村庄,在黄山的三区四 县甚至整个安徽省,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在上海及华 东一些城市,以“满川田”为品牌名称的茶叶,具有 相当大的知名度。该品牌连续十几年在上海占据茶叶 ***的位置,多年名列全国茶叶百强名单,销量 *好的时候排到了二十几位。也许这个成绩不如西湖 龙井取得的成绩辉煌,但考虑到这是一个*近十几年 才冒出来的品牌,依托的又是可以称得上是穷乡僻壤 的皖南山区一个山窝子里的小村庄,能够有这样的品 牌美誉度和销售业绩,还是令人大为惊讶的。除了茶 叶,为满川田赢得在外名声的,还有一大宝贝——非 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嬉鱼”。这一极具乡间 特色的民俗风情,在全国一小部分人当中广为传播, 时不时还会在中央电视台各频道露个脸,成为令人印 象深刻的乡村记忆。
    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