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工业技术 > 汽车与交通运输 > 综合运输

无欲的悲歌(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上海人民
  • ISBN:9787208113695
  • 作者:(奥地利)彼得·汉德克|主编:韩瑞祥|译者:顾牧//聂军
  • 页数:357
  • 出版日期:2013-08-01
  • 印刷日期:2013-08-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78千字
  • 彼得·汉德克编著的《无欲的悲歌》由两部小说组成,包括《无欲的悲歌》和《大黄蜂》。前者的叙述是以一位51岁家庭妇女**的报纸报道开始的。叙述者“我”立刻要义不容辞地写一篇与这个无名无姓的消息针锋相对的文章,撰写自己母亲那“简单而明了的”故事。在对这个女人命运的回忆中,她那受制于社会角色和价值观念的生存轨迹自然而然地展现在读者眼前。
  • 彼得·汉德克编著的《无欲的悲歌》由两部小说 组成,包括《无欲的悲歌》和《大黄蜂》。 《无欲的悲歌》是以一位51岁家庭妇女自杀的报 纸报道开始的。叙述者“我”立刻要义不容辞地撰写 自己母亲那“简单而明了的”故事。在对这个女人命 运的回忆中,她那受制于社会角色和价值观念的生存 轨迹自然而然地展现在读者眼前。母亲出生在一个天 主教小农环境里,接受的是无欲望、秩序和忍受的道 德教育,她最终依然无法逃脱社会角色和语言模式对 自我生存的毁灭,于是自杀成为她无可选择的必然归 宿。 作者以其巧妙的叙事结构和独具特色的叙事风格 表现了母亲生与死的故事,其中蕴含着一种启人深思 的愿望,一种值得向往的生存,一种无声质问社会暴 力的叙述之声。
  • 无欲的悲歌
    大黄蜂
  • 克恩滕州《人民报》周**的“综合新闻”一栏 里有这样一条消息:“星期五深夜,A 地(G 县)一 名51 岁的家庭主妇服用大量***。” 从母亲去世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七个星期了,我想 趁着葬礼时那股强烈的想要写写她的欲望还没有变回 当初接到**消息时的麻木无语让自己开始工作。没 错,是让自己开始工作,因为写写母亲的欲望尽管有 的时候突如其来,但同时又极飘忽,以至于工作时必 须很努力,才不会随兴所至地用打字机在纸上不断敲 击同一个字母。单纯的运动疗法对我没有用处,只能 让我*加消极和漠然,否则我也**可以出门去,而 且在路上,在旅途中,头脑一片空白地打盹或者无所 事事也不会太让人难以忍受。
    几个星期以来,我比平常*易怒,杂乱、寒冷或 者寂静*是能让我跟人连话也说不得,并且只要看到 地板上有细毛或面包屑就弯腰去捡。想到母亲**的 事,我的感官就会突然变得木然,有时就连我自己都 诧异手里拿的东西竟没有早就掉落。但是尽管如此, 我依然渴望那样的时刻,因为此时此刻,麻木的感觉 不再,头脑一片清明。那是能让我释然的惊骇:终于 不再无聊,身体任凭摆布,没有费力地疏远,时间的 流逝也不再让我痛苦。
    在这样的时候,*让人恼火的似乎莫过于旁人的 关心,用一个眼神甚至一句话。我要么马上移开目光 ,要么截断别人的话头,因为我需要的感觉是:自己 正经历的这些是不能理解、无法言语的,只有如此, 方能让人感到那惊骇是有意义的、真实的,一旦有人 提起,就马上会感到无趣,所有的一切突然间重归空 虚。然而我偶尔还是会毫无来由地向别人说起母亲自 杀的事,若他们胆敢评论,我又气恼,情愿他们马上 岔开话题,或是嘲弄我,不管因为什么。
    就像在上一部的“007”电影里,有人问起邦德 刚才被他从楼梯扶手上扔下的那个对手是不是死了, 他说:“但愿如此吧!”当时我就忍不住轻松地笑了 起来。关于死和亡故的玩笑非但根本不会使我不快, 甚至能让我感到愉悦。
    惊恐的瞬间总是很短暂,*多的是不真实的感觉 ,一切都在瞬间过后重新隐匿,如果这时旁边有人在 ,我马上就会*加把心思用在对方身上,仿佛刚才冒 犯了他们一样。
    而且自从动笔,这样的状态,也许恰恰是因为我 想要尽量准确地描述它们,结果它们反倒离我而去了 ,消失了。因为要描述,我开始了对它们的回忆,如 同回忆生命中一个已经结束的阶段,艰难的回忆和表 述弄得我无暇他顾,竟使我对过去几个星期里那些短 暂的白日梦境产生了距离感。我之前会不时出现的“ 状态”是:日复一日的那些想法只是一些不断机械反 复的、存在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之久的原初想法而已 。如今它们四散,意识因为一下子变得空空如也而疼 痛。
    现在这些都结束了,我不再处于这种状态。写作 的时候,总是无法避免地写到从前,写起已经经历过 的那些事,至少写作时是如此。我做的工作是文学的 ,它显现于表面并且具体成一台回忆和表达的机器, 不如此又能怎样。而我写母亲的故事,一则是认为自 己对她以及她如何走上死亡之路比那些不相干的记者 知道得*多,虽然后者借助宗教的、个体心理学的或 者社会学的释梦模式或许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解释这个 有趣的**事件;再者就是为着自己,因为有事情可 做,我就能振作起来;*后是因为我恰恰和任何不相 干的记者一样,也想把自愿死亡这事看作一个案例。
    当然,所有这些解释都不过是随手拈来,可以用 同样是随手拈来的另一些解释代替。只是一些**失 语的瞬间和想要表述这些瞬间的欲望而已,与向来写 作的动机没两样。
    去参加葬礼时,我在母亲的钱包里发现了一张编 号432的邮局收据。星期五晚上,她在回家服药之前 还用挂号信往法兰克福寄了一份遗嘱的副本。(又是 为什么要用快件呢?)我星期一就在同一家邮局打电 话,那是她死后两天半,我看到放在邮局工作人员面 前的一卷黄色的挂号信标签:这期间有九封挂号信寄 出,现在显示的下一个号码是442,这和我脑海中的 那个数字如此相像,猛看上去竟让我产生了混乱,一 时间以为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想要把这些事讲出来的 愿望让我真正开怀。那天是多么晴朗;雪;我们吃的 是肝泥丸子汤。“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如果 这样开讲的话,一切都会像是杜撰出来的,我不想胁 迫听众或读者对我个人表示同情,只是要给他们讲一 个**精彩的故事而已。
    P3-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