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其它

高尔基自传体三部曲(全译本共3册 定制版)/语文新课标必读丛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哈尔滨
  • ISBN:9787548423621
  • 作者:(苏联)高尔基|译者:刘清
  • 出版日期:2016-08-10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经过精心细致地翻译,再现了这套经典外国名著的语言和内涵魅力。虽然小主人公阿廖沙在童年到青年的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是痛苦、黑暗的路途,却也在苦楚的行进中找到了生命的希望和生机,给人们以精神世界的鼓励,以及与苦难抗争、寻求光明道路的振奋力。

  • 《童年》《在人间》和《我的大学》是高尔基的三部自传体小说,在描述阿廖沙(高尔基乳名)童年、少年和青年生活的同时,反映了当时沙皇统治下社会的黑暗以及社会各阶层的生活状态。这三部书经过译者精心细致的翻译,做到了既不失本意,又优美流畅,真实再现了一个成长中的孩子眼中的世界。我们会感动于阿廖沙渴求知识的精神,会怜悯他痛苦的遭遇,我们可以看见他是怎么在污泥中长成一朵洁白的莲花,在黑暗中铸就坚强善良的品质的。

  • 马克西姆·高尔基(1868—1936),俄国*名作家,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奠基人,政治活动家,苏联文学的创始人。他出身贫困,幼年寄居在经营小染坊的外祖父家,十岁便开始独立谋生。他当过学徒和杂工,饱尝人间的苦难,底层社会成了他真正的大学。通过勤奋自学,高尔基于1892年发表处女作《马卡尔·楚德拉》,登上文坛。代表作品有《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海燕》等。

  • 《童年》

    《在人间》

    《我的大学》

  • 《童年》

      一
      昏
      暗狭窄的房子里,我的父亲在窗下的地板上躺着。他穿着一身白衣,身子伸得老长,光着脚的脚趾张开着,有些奇怪,手指无力地打着弯儿,安静地放在胸脯上。他紧紧地闭住了那双快乐的眼睛,像极了两枚黑色的铜钱,他的脸色发黑,而且他还龇牙咧嘴的,好像在吓唬我。
      母亲跪在他旁边,用一把黑色小梳子为父亲梳理着头发,那把梳子是我常常拿来锯西瓜皮的。母亲上身没穿衣服,下身围着红色的裙子,把父亲那长长的、软软的头发从前额梳到后脑勺;母亲自言自语着,声音既沙哑又沉重,大滴大滴的泪珠不停地从她那双肿大了的眼睛里流出来。
      外祖母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她有着圆润的身材,大大的脑袋,大大的眼睛,还有她那挺可笑的松软的鼻子。她身着一身黑装,仿佛整个人都变柔软了,在我看来,这好玩极了。她也在哭,浑身颤抖,弄得我的手也抖起来,而且,她仿佛是**熟练地伴随着母亲在哭。她要把我推到父亲身边去,我心里害怕,而且觉得别扭,所以,我躲在她的背后,怎么也不愿意去。
      我还从来都没见过这种阵势呢,我夹杂着莫名其妙的不安与紧张的心情,*加不明白外祖母反复跟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快,跟爸爸告别吧,孩子,你再也不会看到他了,亲爱的,他还不到年纪,可是他死了……”
      我向来都相信外祖母说的话。尽管现在的她,穿了一身黑衣服,显得脑袋和眼睛都出奇地大,既奇怪又好玩,那我也是相信她的。
      在我小的时候,我得过一场大病,是父亲一直看护我,而且他是很开心地在看护我。可是后来却奇怪地换成了我的外祖母来照顾我①。
      “你是从哪里来的呀?”我问她。
      她是这样回答的:“我是从尼日尼①来的,得坐船来,不能走着来,水面上是不可以走的,小鬼!”
      在水上不能走?还要坐船?这真是太有趣了!我觉得这个可笑,是因为在我家楼上住着几个大胡子波斯人,他们还染了头发,在地下室还住着一个贩羊皮的老头儿,他是卡尔梅克人②,脸色黄黄的,他们沿着楼梯能骑着栏杆滑下去,如果摔倒了,就会翻着跟头向下滚。这一切我都十分清楚,但是这些和水又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从来没听说过从水上来的人,这一切不是很乱套吗?真是糊涂得让人好笑。
      “可是为什么说我是小鬼呢?”
      “因为你多嘴多舌!”她也笑着对我说。
      从我见到她的那**起,我就爱上这个讲话又和气又亲切又快乐的老人了。现在,我希望她领着我快点儿离开这间屋子,因为我在这里真的是太难受了。
      母亲那止不住的泪水和悲痛的哭号令我心神不定,我感到十分压抑,特别不安。这是我**次看到她这么柔弱的样子,她向来都是态度严厉的。我的母亲个子高大得像一匹马,筋骨坚硬,手劲儿特别大,她总是打扮得很利索,是个很少说话的人。可是现在呢,不知道是为什么,她全身都弄得乱七八糟,全身似乎都膨胀起来了,衣服破烂凌乱,这让人看起来特别不舒服。以前,她的头发会梳得很整齐地贴在头上,像一顶又光又亮的大帽子一样,可是现在,她的头发都在赤裸的肩上披散着,垂落到脸上了,还有她那编着辫子的半头头发,在睡着了的父亲的脸旁边来回摆动着。即使我已经在屋里站了很久,她也并没有看我一眼,而是一直在为父亲梳着头发,并且一直在号啕痛哭,眼泪哗啦啦不停地流着。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