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死神的浮力(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82703
  • 作者:(日)伊坂幸太郎|译者:星野空
  • 页数:391
  • 出版日期:2016-06-01
  • 印刷日期:2016-06-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90千字
  • 《死神的浮力》是伊坂幸太郎继百万级畅销书《死神的**度》之后创作的长篇小说杰作,延续了《死神的**度》中死神千叶的角色设定,围绕一个为了给女儿报仇而赌上一切的父亲,和一个出人意表、不按常理出牌的死神,描述了一个为期七天、紧张激烈又温暖人心的奇妙故事。
  • 伊坂幸太郎著的《死神的浮力(精)》讲述:因 女儿无辜被杀,凶手逃脱审判,山野边决心复仇。 凶手毫无人性,精心布下一个个陷阱。复仇根本 没有胜算,仅防守就已经心力交瘁,山野边面临身败 名裂的危险,人生沉没在幽暗的水底。一个叫千叶的 人出现了。他消息灵通叉举止怪异,陪山野边一起行 动,搞砸了不少计划,却也化解了更多危险。不知不 觉间,山野边从水底慢慢浮起,人生轨迹发生了奇妙 的转折。 世界无理可循,生命脆弱不堪,可还是得昂着头 走下去。或许黑暗随处可见,但幸好还有星光,是黑 暗中最微小却最有力的存在。
  • 序曲
    **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
    尾声
  • 有人在按。虽然对讲机已静音,但我知道有人在 按大门旁的按钮。或许这是被害妄想导致的错觉。在 这一年里,由于家里不断涌来冒昧的来访、失礼的电 话,以及强加的善意留言,我们变得十分敏感。
    设置在起居室门附近的室内监视器里一定映出了 站在门外对讲机前的人,那多半是记者。
    刚才从二楼卧室旁的窗口往外看时,家门口的马 路上聚集着好几个扛着摄像机的男人和记者。天空阴 沉,眼看就要下雨,他们却毫不顾忌地守在没有屋檐 的地穷他们兴奋地举起照相机。如今那样的紧张感已 经不在,电视台的记者正和其他记者闲聊。和案件刚 发生时的争先恐后不同,如今他们甚至像是来观光顺 带聊天。
    我二十三岁出道成为职业小说家,至今已有十多 年。凭借一部认真描写了一位活跃在十八世纪英国的 风景画家一生的中篇小说,获得了颇有知名度的文学 奖——如今看来,认真是那篇小说**的优点——我 得以和各出版社的相关人士结交。随着上电视出镜的 次数增加,和电视台的人也有了些交情,但和追逐案 件的记者与摄影师不熟。我感觉自己被穷追不合,困 惑于其中的落差并败下阵来。迄今为止,因工作而与 我有交情的人里,文艺编辑也好,电视台的人也好, 虽然热情的程度会有不同,但至少他们都对小说有兴 趣。然而,新闻记者们则**不同。如果说负责文艺 相关的人是普通汽车,那么追逐案件的记者就是赛车 。他们对“*早地通过终点令观众为之兴奋”这个目 的的强调远远地胜过普通汽车。他们习惯于调查案件 ,并激发人们的好奇心。
    就在这短短一年里,我对电视台和报社或者说是 周刊杂志记者的主观印象发生了改变。我不再像以前 那样讨厌他们。我认识到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他们 混为一谈。即使是被概括为“追逐案件的媒体”,其 中也有各种各样的人。我终于认识到这是理所当然的 事。比如,请求采访的记者中,有的**不觉得采访 失去独生女的父母不妥。而即使在这些人里,他们的 表现也各有不同。有人觉得“从痛不欲生的父母口中 挖出一丁半点的料”也有意义,坚信这样的采访能对 破案有帮助;有人对可恨的罪犯满腔怒火,以至于忽 略了对受害者应有的关怀;有人对案件本身并不关注 ,只是认为应该做好本职工作;有人只是想抢头条; 还有人只是出于好奇。他人悲痛的表情撼动不了他们 的心。他们这么对我说:“既然是作家,而且又时常 上电视,那么你就是公众人物。公众人物被频繁采访 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大众有知情权。”他们还说, “山野边先生的发言或许能有助于破案。”他们没有 恶意,只是根据自己的考量行动。而且,他们也不是 **次这么做,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有过“强行让悲伤 的公众人物爆料”的经历。
    而另一面,我和妻子美树却都是初次经历。我们 感受着丧女的切肤之痛,也**次体会到连皮肤内侧 也被公之于众的丧失感是何等折磨。我们之间的交锋 就仿佛业余的相扑力士面对身经百战的横纲。一般。
    我们只有一味地防守,连摆出架势都已费尽心力。
    曾有一个记者一直在我家蹲点,他身材魁梧如熊 ,还对着我家玻璃窗投掷过物体。我们一度以为他扔 的是石头,但后来发现不是。在他数次投掷后,我开 窗拾起投掷物的那一幕被他用相机拍下。我强忍不快 ,发现他投掷的是用纸包着的小小的白色点心。纸上 印着“菜摘小馒头”,这终究让我怒从心起。亡故的 女儿名叫菜摘,这*不可能纯属偶然。写有女儿名字 的食物被人扔向自家窗口,试问又有谁能保持冷静? 我到底还是打开窗一通怒骂。
    但投掷点心的记者毫无愧色,在路边大声报上了 自己与杂志的名字:“请和我聊聊吧!”此人一直频 繁打我手机。因为我不接电话,所以他采取进一步的 行动了吗?我拼命地压抑着想径直冲出家门和他一通 扭打的冲动。“那是*近在我老家附近开的日式点心 店。很好吃哦!那家店的大叔大婶一大早就开始干活 了。”那人说完,又道,“好吃啊好吃,菜摘小馒头 ,请来尝一口。”他念叨的或许是那家店的宣传语, 念完还嘿嘿一笑。他是觉得这样我就会接受采访?我 无法理解。他的电话号码是**个被我设置到黑名单 里的。
    P3-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