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社会 > 社会学 > 社会科学总论

赡养人类

作者:刘慈欣 出版社:中国华侨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ISBN:9787511360830
  • 作者:刘慈欣
  • 页数:283
  • 出版日期:2016-07-01
  • 印刷日期:2016-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87千字
  • ★ 刘慈欣2016年重磅作品,人类科幻**极具代表性的作品,绽放“中国想象力”。
    ★ 大刘倾情作序——《写给女儿的信:200年后的世界》,给女儿写信大胆畅想200年后的世界。
    ★ 蝉联九届银河奖,拿下亚洲首座“雨果奖”;《三体》作者,刘慈欣代表作品。财富和技术向着少数人集中,各个方面的贫富差距变大。突发的状况,使得富人开始向穷人抛洒财富,甚至需要 “***来消除不愿拿钱的人”的地步……
    ★ 除了《赡养人类》,还将陆续上市另外两部正版授权作品,《流浪地球》和《超新星纪元》。

    “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美国总统***等海内外名人都在阅读刘慈欣的小说。走进刘慈欣的脑洞世界,领略中国科幻的强悍!

    刘慈欣的小说,有**深厚的修养和准备。他利用深厚的科学知识作为想象力的基础,把人间的生活、想象的生活,融合在一起,产生独特的趣味。
    ——莫言

    科幻渐渐由一种文学体裁,变成一种思维方式,渗透到社会、政治、经济的方方面面。
    ——刘慈欣 

  • 《赡养人类》是刘慈欣的科幻小说精选辑,其中 包括《镜子》、《赡养人类》、《乡村教师》等多个 经典作品,书稿内容通过作者的深度想象,让读者能 够更好地思考现实生活,真正领略到刘慈欣的科幻作 品魅力,并推动中国科幻文学的发展。 《三体》作者刘慈欣2016年重磅图书作品《赡养人类》、《超新星纪元》和《流浪地球》。人类科幻史上极具代表性的作品,绽放“中国想象力”。   一个职业杀手的经历,一个看似荒谬的故事。   财富和技术向着少数人集中,各个方面的贫富差距变大。   突发的状况,使得富人开始向穷人抛洒财富,甚至需要“雇佣杀手来消除不愿拿钱的人”的地步。是什么使他们抛弃自己的财富?   刘慈欣的作品场面宏大,描写细腻,富有人文情怀。代表作《三体》被誉为迄今为止中国当代最杰出的科幻小说,凭借它,大刘拿到了世界科幻小说的最高奖“雨果奖”,这是亚洲人首获这项“科幻诺贝尔”殊荣。   “在遥远的未来,如果人类文明在宇宙间生存繁衍的话,人类必需创造超乎寻常的科技奇迹。”
  • 刘慈欣   中国科幻文学的领军人物,其作品场面宏大,描写细腻,富有人文情怀。代表作《三体》被誉为迄今为止中国当代最杰出的科幻小说,并荣获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为亚洲首次获奖。
  • 地火
    鲸歌
    镜子
    人和吞食者
    太原诅咒
    赡养上帝
    赡养人类
    坍缩
    天使时代
    乡村教师
    目录

    地火
    鲸歌
    镜子
    人和吞食者
    太原诅咒
    赡养上帝
    赡养人类
    坍缩
    天使时代
    乡村教师
  • 赡养人类   业务就是业务,与别的无关。这是滑膛所遵循的铁的原则,但这一次他遇到了一些困惑。
      首先客户的委托方式不对,他要与自己面谈,在这个行业中,这可是件很稀奇的事。三年前,滑膛听教官不止一次地说过,他们与客户的关系,应该是前额与后脑勺的关系,永世不得见面,这当然是为了双方的利益考虑。见面的地点*令滑膛吃惊,是在这座大城市中*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中*豪华的总统大厅里,那可是世界上*不适合委托这种业务的地方。据对方透露,这次委托加工的工件有三个,这倒无所谓,再多些他也不在乎。
      服务生拉开了总统大厅包金的大门,滑膛在走进去前,不为人察觉地把手向夹克里探了一下,轻轻拉开了左腋下*套的暗扣。其实这没有必要,没人会在这种地方对他干太意外的事。
      大厅金碧辉煌,仿佛是与外面现实毫无关系的另一个世界,巨型水晶吊灯就是这个世界的太阳,猩红色的地毯就是这个世界的草原。这里初看很空旷,但滑膛还是很快发现了人,他们围在大厅一角的两个落地窗前,撩开厚重的窗帘向外面的天空看,滑膛扫了一眼,立刻数出竟有13个人。客户是他们而不是他,也出乎滑膛的预料,教官说过,客户与他们还像情人关系——尽管可能有多个,但每次只能与他们中的一人接触。
      滑膛知道他们在看什么:哥哥飞船又移到南半球上空了,现在可以清晰地看到。上帝文明离开地球已经三年了,那次来自宇宙的大规模造访,使人类对外星文明的心理承受能力增强了许多,况且,上帝文明有铺天盖地的两万多艘飞船,而这次到来的哥哥飞船只有一艘。它的形状也没有上帝文明的飞船那么奇特,只是一个两头圆的柱体,像是宇宙中的一粒感冒胶囊。
      看到滑膛进来,那13个人都离开窗子,回到了大厅中央的大圆桌旁。滑膛认出了他们中的大部分,立刻感觉这间华丽的大厅变得寒陋了。这些人中*引人注目的是朱汉扬,他的华软集团的“东方3000”操作系统正在**范围内取代老朽的Windows。其他的人,也都在福布斯财富500排行的前50内,这些人每年的收益,可能相当于一个中等**的GDP,滑膛处于一个小型版的**财富论坛中。
      这些人与齿哥是**不一样的,滑堂暗想,齿哥是一夜的富豪,他们则是三代修成的贵族,虽然真正的时间远没有那么长,但他们确实是贵族,财富在他们这里已转化成内敛的高贵,就像朱汉扬手上的那枚钻戒,纤细精致,在他修长的手指上若隐若现,只是偶尔闪一下温润的柔光,但它的价值,也许能买几 二十五年后 刘欣觉得自己的奔驰车在这里很不协调,很扎眼 。现在矿上建起了一些高楼,路边的饭店和商店也多 了起来,但一切都笼罩在一种灰色的不景气之中。
    车到了矿务局,刘欣看到局办公楼前的广场上黑 压压地坐了一大片人。刘欣穿过坐着的人群向办公楼 走去,在这些身着工作服和便宜背心的人中,西装革 履的他再次感到了自己同周围一切的不协调。人们无 言地看着他走过,无数的目光像钢针一样穿透了他身 上的两千美元一套的**西装,令他浑身发麻。
    在局办公楼前的大台阶上,他遇到了李民生,他 的中学同学,现在是地质处的主任工程师。这人还是 二十年前那副瘦猴样,脸上又多了一副憔悴的倦容, 抱着的那卷图纸似乎是很沉重的负担。
    “矿上有半年发不出工资了,工人们在静坐。” 寒暄后,李民生指着办公楼前的人群说,同时上下打 量着他,那目光像看一个异类。
    “有了大秦铁路,前两年**又煤炭限产,还是 没好转?” “有过一段好转,后来又不行了,这行业就这么 个东西,我看谁也没办法。” 李民生长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去,好像刘欣身上 有什么东西使他想快些离开,但刘欣拉住了他。
    “帮我一个忙。” 李民生苦笑着说: “十多年前在市一中,你饭 都吃不饱,还不肯要我们偷偷放在你书包里的饭票, 可现在,你是*不需要谁帮忙的时候了。” “不,我需要,能不能找到地下一小块煤层,很 小就行,贮量不要超过三万吨,关键,这块煤层要尽 量孤立,同其他煤层间的联系越少越好。” “这个……应该行吧。” “我需要这煤层和周围详细的地质资料,越详细 越好。” “这个也行。” “那我们晚上细谈。”刘欣说。李民生转身又要 走,刘欣再次拉住了他, “你不想知道我打算干什 么?” “我现在只对自己的生存感兴趣,同他们一样。
    ”他朝静坐的人群偏了一下头,转身走了。
    沿着被岁月磨蚀的楼梯拾级而上,刘欣看到楼内 的高墙上沉积的煤粉像一幅幅巨型的描绘雨云和山脉 的水墨画。那幅《***去安源》的巨幅油画还挂在 那里,画很干净,没有煤粉,但画框和画面都显示出 了岁月的沧桑。画中人那深邃沉静的目光在二十多年 后又一次落到刘欣的身上,他终于有了回家的感觉。
    来到二楼,局长办公室还在二十年前那个地方, 那两扇大门后来包了皮革,后来皮革又破了。推门进 去,刘欣看到局长正伏在办公桌上看一张很大的图纸 ,白了一半的头发对着门口。走近了看到那是一张某 个矿的掘进进尺图,局长似乎没有注意窗外楼下静坐 十个齿哥手指上那颗核桃大小金光四射的玩意儿。
      但现在,这13名高贵的财富精英聚在这里,却是要雇职业杀手杀人,而且要杀三个人,据**联系的人说,这还只是**批。
      其实滑膛并没有去注意那枚钻戒,他看的是朱汉扬手上的那三张照片,那显然就是委托加工的工件了。朱汉扬起身越过圆桌,将三张照片推到他面前。扫了一眼后,滑膛又有微微的挫折感。教官曾说过,对于自己开展业务的地区,要预先熟悉那些有可能被委托加工的工件,至少在这个大城市,滑膛做到了。但照片上这三个人,滑膛是**不认识的。这三张照片显然是用长焦距镜头拍的,上面的脸孔蓬头垢面,与眼前这群高贵的人简直不是一个物种。细看后才发现,其中有一个是女性,还很年轻,与其他两人相比她要整洁些,头发虽然落着尘土,但细心地梳过。她的眼神很特别,滑膛很注意人的眼神,他这个专业的人都这样,他平时看到的眼神分为两类:充满欲望焦虑的和麻木的,但这双眼睛充满少见的平静。滑膛的心微微动了一下,但转瞬即逝,像一缕随风飘散的轻雾。
      “这桩业务,是社会财富液化委员会委托给你的,这里是委员会的全体**,我是委员会的**。”朱汉扬说。
      社会财富液化委员会?奇怪的名字,滑膛只明白了它是一个由**富豪构成的组织,并没有去思考它名称的含义,他知道这是属于那类如果没有提示不可能想象出其真实含义的名称。
      “他们的地址都在背面写着,不太固定,只是一个大概范围,你得去找,应该不难找到的。钱已经汇到你的账户上,先核实一下吧。”朱汉扬说,滑膛抬头看看他,发现他的眼神并不高贵,属于充满焦虚的那一类,但令他微微惊奇的是,其中的欲望已经无影无踪了。
      滑膛拿出手机,查询了账户,数清了那串数字后面零的个数后,他冷冷地说:“**,没有这么多,按我的出价付就可以;第二,预付一半,完工后付清。”   “就这样吧。”朱汉扬不以为然地说。
      滑膛按了一阵手机后说:“已经把多余款项退回去了,您核实一下吧,先生,我们也有自己的职业准则。”   “其实现在做这种业务的很多,我们看重的就是您的这种敬业和荣誉感。”许雪萍说,这个女人的笑很动人,她是远源集团的总裁,远源是电力市场**放开后诞生的亚洲*大的能源开发实体。
      “这是**批,请做得利索些。”海上石油巨头薛桐说。
      “快冷却还是慢冷却?”滑膛问,同时加了一句,“需要的话我可以解释。”   “我们懂,这些无所谓,你看着做吧。”朱的人群。
    “你是部里那个项目的负责人吧?”局长问,他 只是抬了一下头,然后仍低下头去看图纸。
    “是的,这是个很长远的项目。” “呵,我们尽力配合吧,但眼前的情况你也看到 了。”局长抬起头来把手伸向他,刘欣又看到了李民 生脸上的那种憔悴的倦容,握住局长的手时,感觉到 有两根变形的手指,那是早年一次井下工伤造成的。
    “你去找负责科研的张副局长,或去找赵总工程 师也行,我没空,真对不起了,等你们有一定结果后 我们再谈。”局长说完又把注意力集中到图纸上去了 。
    “您认识我父亲,您曾是他队里的技术员。”刘 欣说出了他父亲的名字。
    局长点点头:“好工人,好队长。” “您对现在煤炭工业的形势怎么看?”刘欣突然 问,他觉得只有尖锐地切入正题才能引起这人的注意 。
    “什么怎么看?”局长头也没抬地问。
    “煤炭工业是典型的传统工业、落后工业和夕阳 工业,它劳动密集,工人的工作条件恶劣,产出效率 低,产品运输要占用巨量运力……煤炭工业曾是英国 工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英国在十年前就关闭了 所有的煤矿!” “我们关不了。”局长说,仍未抬头。
    “是的,但我们要改变!**改变煤炭工业的生 产方式!否则,我们永远无法走出现在这种困境,”刘 欣快步走到窗前,指着窗外的人群, “煤矿工人, 千千万万的煤矿工人,他们的命运难以有根本的改变! 我这次来……” “你下过井吗?”局长打断他。
    “没有。”一阵沉默后刘欣又说, “父亲死前 不让我下。” “你做到了。”局长说。他伏在图纸上,看不到 他的表情和目光,刘欣刚才那种针刺的感觉又回到身 上来了。他觉得很热,这个季节,他的西装和领带只 适合有空调的房间,这里没有空调。
    “您听我说,我有一个目标,一个梦,这梦在我 父亲死的时候就有了。为了我的那个梦,那个目标, 我上了大学,又出国读了博士……我要**改变煤炭 工业的生产方式,改变煤矿工人的命运。” P2-4 汉扬回答。
      “验收方式?录像还是实物样本?”   “都不需要,你做完就行,我们自己验收。”   “我想就这些了吧?”   “是,您可以走了。”   滑膛走出酒店,看到高厦间狭窄的天空中,哥哥飞船正在缓缓移过。飞船的体积大了许多,运行的速度也*快了,显然降低了轨道高度。它光滑的表面涌现着绚丽的花纹,那花纹在不断地缓缓变化,看久了对人有一种催眠作用。其实飞船表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层全反射镜面,人们看到的花纹,只是地球变形的映像。滑膛觉得它像一块钝银,觉得它很美,他喜欢银,不喜欢金,银很静,很冷。
      三年前,上帝文明在离去时告诉人类,他们共创造了6个地球,现在还有4个存在,都在距地球200光年的范围内。上帝敦促地球人类全力发展技术,必须先去消灭那三个兄弟,免得他们来消灭自己。但这信息来得晚了。
      那三个遥远地球世界中的一个:**地球,在上帝船队走后不久就来到了太阳系,他们的飞船泊入地球轨道。他们的文明的历史比太阳系人类长两倍,所以这个地球上的人类应该叫他们哥哥。
      滑膛拿出手机,又看了一下账户中的金额,齿哥,我现在的钱和你一样多了,但总还是觉得少什么,而你,总好像是认为自己已经得到了一切,所做的就是竭力避免它们失去……滑膛摇摇头,想把头脑中的影子甩掉,这时候想起齿哥,不吉利。
      齿哥得名,源自他从不离身的一把锯,那锯薄而柔软,但极其锋利,锯柄是坚硬的海柳做的,有着美丽的浮世绘风格的花纹。他总是将锯像腰带似的绕在腰上,没事儿时取下来,拿一把提琴弓在锯背上划动,借助于锯身不同宽度产生的音差,加上将锯身适当的弯曲,居然能奏出音乐来,乐声飘忽不定,音色忧郁而阴森,像一个幽灵的呜咽。这把利锯的其他用途滑膛当然听说过,但只有一次看到过齿哥以第二种方式使用它。那是在一间旧仓库中的一场豪赌,一个叫半头砖的二老大输了个精光,连他父母的房子都输掉了,眼红得冒血,要把自己的两只胳膊押上翻本。齿哥手中玩着骰子对他微笑了一下,说胳膊不能押的,来日方长啊,没了手,以后咱们兄弟不就没法玩了吗?押腿吧。于是半头砖就把两条腿押上了。他再次输光后,齿哥当场就用那条锯把他的两条小腿齐膝锯了下来。滑膛清楚地记得利锯划过肌腱和骨胳时的声音,当时齿哥一脚踩着半头砖的脖子,所以他的惨叫声发不出来,宽阔阴冷的大仓库中只回荡着锯拉过骨肉的声音,像欢快的歌唱,在锯到膝盖的不同部分时呈现出丰富的音色层次,雪白雪白的骨末撒在鲜红的血泊上,形成的构图呈现出一种妖艳的美。滑膛当时被这种美震撼了,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加入了锯和血肉的歌唱,这他**才叫生活!那天是他18岁生日,*好的成年礼。完事后,齿哥把心爱的锯擦了擦缠回腰间,指着已被抬走的半头砖和两根断腿留下的血迹说:告诉砖儿,后半辈子我养活他。
      滑膛虽年轻,也是自幼随齿哥打天下的元老之一,见血的差事每月都有。当齿哥终于在血腥的社会阴沟里完成了原始积累,由黑道转向白道时,一直跟追着他的人都被封了副董事长、副总裁之类的,唯有滑膛只落得给齿哥当保镖。但知情的人都明白,这种信任非同小可。齿哥是个**小心的人,这可能是出于他干爹的命运。齿哥的干爹也是**小心的,用齿哥的话说恨不得把自己用一块铁包起来。许多年的平安无事后,那次干爹乘飞机,带了两个*可靠的保镖,在一排座位上他坐在两个保镖中间。在珠海降落后,空姐发现这排座上的三个人没有起身,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样子,接着发现他们的血已淌过了十多排座位。有许多根极细的长钢针从后排座位透过靠背穿过来,两个保镖每人的心脏都穿过了3根,至于干爹,足足被14根钢针穿透,像一个被精心钉牢的蝴蝶标本。这14肯定是有说头的,也许暗示着他不合规则吞下的1400万,也许是复仇者14年的等待……与干爹一样,齿哥出道的征途,使得整个社会对于他除了暗刃的森林就是陷阱的沼泽,他实际上是将自己的命交到了滑膛手上。
      但很快,滑膛的地位就受到了老克的威胁。老克是俄罗斯人,那时,在富人们中有一个时髦的做法:聘请前克格勃人员做保镖,有这样一位保镖,与拥有一个影视明星情人一样值得炫耀。齿哥周围的人叫不惯那个绕口的俄罗斯名,就叫这人克格勃,时间一长就叫老克了。其实老克与克格勃没什么关系,真正的前克格勃机构中,大部分人不过是坐办公室的文职人员,即使是那些处于秘密战*前沿的,对安全保卫也都是外行。老克是前苏共中央警卫局的保卫人员,曾是葛罗米克的警卫之一,是这个领域货真价实的精英,而齿哥以相当于公司副董事长的高薪聘请他,**不是为了炫耀,真的是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老克一出现,立刻显出了他与普通保镖的不同。这之前那些富豪的保镖们,在饭桌上比他们的雇主还能吃能喝,还喜欢在主人谈生意时乱插嘴,真正出现危险情况时,他们要么像街头打群架那样胡来,要么溜得比主人还快。而老克,不论是在宴席还是谈判时,都静静地站在齿哥身后,他那魁梧的身躯像一堵厚实坚稳的墙,随时准备挡开一切威胁。老克并没有机会遇到威胁他保护对象的危险情况,但他的敬业和专业使人们都相信,一旦那种情况出现时,他将是**称职的。虽然与别的保镖相比,滑膛*敬业一些,也没有那些坏毛病,但他从老克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过了好长时间他才知道,老克不分昼夜地戴着墨镜,并非是扮酷而是为了掩藏自己的视线。
      虽然老克的汉语学得很快,但他和包括自己雇主在内的周围人都没什么交往,直到有**,他突然把滑膛请到自己简朴的房间里,给他和自己倒上一杯伏特加后,用生硬的汉语说:“我,想教你说话。”   “说话?”   “说外国话。”   于是滑膛就跟老克学外国话,几天后他才知道老克教自己的不是俄语而是英语。滑膛也学得很快,当他们能用英语和汉语交流后,有**老克对滑膛说:“你和别人不一样。”   “这我也感觉到了。”滑膛点点头。
      “三十年的职业经验,使我能够从人群中准确地识别出具有那种潜质的人,这种人很稀少,但你就是,看到你**眼时我就打了个寒战。冷血一下并不难,但冷下去的血再温不起来就很难了,你会成为那一行的精英,可别埋没了自己。”   “我能做什么呢?”   “先去留学。”   齿哥听到老克的建议后,倒是满口答应,并许诺费用的事他**负责。其实有了老克后,他一直想摆脱滑膛,但公司中又没有空位子了。
      于是,在一个冬夜,一架喷气客机载着这个自幼失去父母,从*底层黑社会中成长起来的孩子,飞向遥远的陌生国度。
      开着一辆很旧的桑塔纳,滑膛按照片上的地址去踩点。他首先去的是春花广场,没费多少劲就找到了照片上的人,那个流浪汉正在垃圾桶中翻找着,然后提着一个鼓鼓的垃圾袋走到一个长椅处。他的收获颇丰,一盒几乎没怎么动的盒饭,还是菜饭分放的那种大盒;一根只咬了一口的火腿肠,几块基本完好的面包,还有大半瓶可乐。滑膛本以为流浪汉会用手抓着盒饭吃,但看到他从这初夏仍穿着的脏大衣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铝勺。他慢慢地吃完晚餐,把剩下的东西又扔回垃圾桶中。滑膛四下看看,广场四周的城市华灯初上,他很熟悉这里,但现在觉得有些异样。很快,他弄明白了这个流浪汉轻易填饱肚子的原因。这里原是城市流浪者聚集的地方,但现在他们都不见了,只剩下他的这个目标。他们去哪里了?都被委托“加工”了吗?   滑膛接着找到了第二张照片上的地址。在城市边缘一座交通桥的桥孔下,有一个用废瓦楞和纸箱搭起来的窝棚,里面透出昏黄的灯光。滑膛将窝棚的破门小心地推开一道缝,探进头去,出乎意料,他竟进入了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原来窝棚里挂满了大小不一的油画,形成了另一层墙壁。顺着一团烟雾,滑膛看到了那个流浪画家,他像一头冬眠的熊一般躺在一个破画架下,头发很长,穿着一件涂满油彩像长袍般肥大的破T恤衫,抽着5毛一盒的玉蝶烟。他的眼睛在自己的作品间游移,目光充满了惊奇和迷惘,仿佛他才是**次到这里来的人,他的大部分时光大概都是在这种对自己作品的自恋中度过的。这种穷困潦倒的画家在二十世纪世纪九十年代曾有过很多,但现在不多见了。
      “没关系,进来吧。”画家说,眼睛仍扫视着那些画,没朝门口看一眼,听他的口气,就像这里是一座帝王宫殿似的。在滑膛走进来之后,他又问:“喜欢我的画吗?”   滑膛四下看了看,发现大部分的画只是一堆零乱的色彩,就是随意将油彩泼到画布上都比它们显得有理性。但有几幅画面却很写实,滑膛的目光很快被其中的一幅吸引了:占满整幅画面的是一片干裂的黄土地,从裂缝间伸出几枝干枯的植物,仿佛已经枯死了几个世纪,而在这个世界上,水也似乎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在这干旱的土地上,放着一个骷髅头,它也干得发白,表面布满裂纹,但从它的口洞和一个眼窝中居然长出了两株活生生的绿色植物,它们青翠欲滴,与周围的酷旱和死亡形成鲜明对比,其中一株植物的顶部,还开着一朵娇艳的小花。这个骷髅头的另一个眼窝中,有一只活着的眼睛,清澈的眸子瞪着天空,目光就像画家的眼睛一样,充满惊奇和迷惘。
      “我喜欢这幅。”滑膛指指那幅画说。
      “这是《贫瘠》系列之二,你买吗?”   “多少钱?”   “看着给吧。”   滑膛掏出皮夹,将里面所有的百元钞票都取了出来,递给画家,但后者只从中抽了两张。
      “只值这么多,画是你的了。”   滑膛发动了车子,然后拿起第三张照片看上面的地址,旋即将车熄了火,因为这个地方就在桥旁边,是这座城市*大的一个垃圾场。滑膛取出望远镜,透过挡风玻璃从垃圾场上那一群拾荒者中寻找着目标。
      这座大都市中靠垃圾为生的拾荒者有30万人,已形成了一个阶层,而他们内部也有分明的等级。*高等级的拾荒者能够进入**别墅区,在那里如艺术雕塑般精致的垃圾桶中,每天都能拾到只穿用过一次的新衬衣、袜子和床单,这些东西在这里是一次性用品;垃圾桶中还常常出现只有轻微损坏的**皮鞋和腰带,以及只抽了三分之一的哈瓦纳雪茄和只吃了一角的**巧克力……但进入这里拣垃圾要重金贿赂社区保安,所以能来的只是少数人,他们是拾荒者中的贵族。拾荒者的中间阶层都集中在城市中众多的垃圾中转站里,那是城市垃圾的**次集中地,在那里,垃圾中*值钱的部分:废旧电器、金属、完整的纸制品、废弃的医疗器械、被丢弃的过期药品等,都被拣拾得差不多了。那里也不是随便就能进来的,每个垃圾中转站都是某个垃圾把头控制的地盘,其他拾荒者擅自进入,轻者被暴打一顿赶走,重者可能丢了命。经过中转站被送往城市外面的大型堆放和填埋场的垃圾已经没有多少“营养”了,但靠它生存的人数量*多,他们是拾荒者中的*底层,就是滑膛现在看到的这些人。留给这些*底层拾荒者的,都是不值钱又回收困难的碎塑料、碎纸等,再就是垃圾中的腐烂食品,可以以每公斤1分的价格卖给附近农民当猪饲料。在不远处,大都市如一块璀璨的巨大宝石闪烁着,它的光芒传到这里,给恶臭的垃圾山镀上了一层变幻的光昏。其实,就是从拾到的东西中,拾荒者们也能体会到那不远处大都市的奢华:在他们收集到的腐烂食品中,常常能依稀认出只吃了四条腿的烤乳猪、只动了一筷子的石斑鱼、完整的鸡……*近整只乌骨鸡多了起来,这源自一道刚时兴的名叫乌鸡白玉的菜,这道菜是把豆腐放进乌骨鸡的肚子里炖出来的,真正的菜就是那几片豆腐,鸡虽然美味但只是包装,如果不知道吃了,就如同吃棕子连芦苇叶一起吃一样,会成为有品位的食客的笑柄……   这时,当天*后一趟运垃圾的环卫车来了,当自卸车箱倾斜着升起时,一群拾荒者迎着山崩似的垃圾冲上来,很快在飞扬的尘土中与垃圾山融为一位。这些人似乎完成了新的进化,垃圾山的恶臭、毒菌和灰尘似乎对他们都不产生影响,当然,这是只看到他们如何生存而没见到他们如何死亡的普通人产生的印象,正像普通人平时见不到虫子和老鼠的尸体,因而也不关心它们如何死去一样。事实上,这个大垃圾场多次发现拾荒者的尸体,他们静悄悄地死在这里,然后被新的垃圾掩埋了。
      在场边一盏泛光灯昏暗的灯光中,拾荒者们只是一群灰尘中模糊的影子,但滑膛还是很快在他们中发现了自己寻找的目标。这么快找到她,滑膛除了借助自己锐利的目光外,还有一个原因:与春花广场上的流浪者一样,**垃圾场上的拾荒者人数明显减少了,这是为什么?   滑膛在望远镜中观察着目标,她初看上去与其他的拾荒者没有太大区别,腰间束着一根绳子,手里拿着大编织袋和**装着耙勺的长杆,只是她看上去比别人瘦弱,挤不到前面去,只能在其他拾荒者的圈外拣拾着,她翻找的,已经是垃圾的垃圾了。
      滑膛放下望远镜,沉思片刻,轻轻摇摇头。世界上*离奇的事正在他的眼前发生:一个城市流浪者、一个穷得居无定所的画家、加上一个靠拾垃圾为生的女孩子,这三个世界上*贫穷、*弱势的人,有可能在什么地方威胁到那些处于世界财富之巅的**财阀们呢,这种威胁甚至于迫使他们雇用杀手置之于死地?!   后座上放着那幅《贫瘠》系列之二,骷髅头上的那只眼睛在黑暗中凝视着滑膛,令他如芒刺在背。
      垃圾场那边发出了一阵惊叫声,滑膛看到,车外的世界笼罩在一片蓝光中,蓝光来自东方地平线,那里,一轮蓝太阳正在快速升起,那是运行到南半球的哥哥飞船。飞船一般是不发光的,晚上,自身反射的阳光使它看上去像一轮小月亮,但有时它也会突然发出照亮整个世界的蓝光,这总是令人们陷入莫名的恐惧之中。这一次飞船发出的光比以往都亮,可能是轨道*低的缘故。蓝太阳从城市后面升起,使高楼群的影子一直拖到这里,像一群巨人的手臂,但随着飞船的快速上升,影子渐渐缩回去了。
      在哥哥飞船的光芒中,垃圾场上那个拾荒女孩能看得*清楚了,滑膛再次举起望远镜,证实了自己刚才的观察,就是她,她蹲在那里,编织袋放在膝头,仰望的眼睛有一丝惊恐,但*多的还是他在照片上看到的平静。滑膛的心又动了一下,但像上次一样这触动转瞬即逝,他知道这涟漪来自心灵深处的某个地方,为再次失去它而懊悔。
      飞船很快划过长空,在西方地平线落下,在西天留下了一片诡异的蓝色晚霞,然后,一切又没入昏暗的夜色中,远方的城市之光又灿烂起来。
      滑膛的思想又回到那个谜上来:世界*富有的十三个人要杀死*穷的三个人,这不是一般的荒唐,这真是对他的想象力*大的挑战。但思路没走多远就猛地刹住,滑膛自责地拍了一下方向盘,他突然想到自己已经违反了这个行业的*高精神准则,校长的那句话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这是行业的座右铭:   瞄准谁,与*无关。
      …………   以上文字节选自刘慈欣作品《赡养人类》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