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社会 > 社会学 > 社会科学总论

纳博科夫的蝴蝶--文学天才的博物之旅(精)/博物学文化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交大
  • ISBN:9787313139580
  • 作者:(美)库尔特·约翰逊//史蒂夫·科茨|译者:丁亮//李...
  • 页数:503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98千字
  • 《纳博科夫的蝴蝶--文学天才的博物之旅》无可挑剔地展现了俄裔作家纳博科夫在鳞翅目领域上的研究成果。纳博科夫曾因小说《洛丽塔》而声名鹊起,但鲜为人知的是,他还是一名自学成才的鳞翅目昆虫学家。本书作者库尔特·约翰逊、史蒂夫·科茨从侧面挖掘了一位文学才子的科学研究史,读者能从此了解到纳博科夫在南美早年的研究经历。
  • 库尔特·约翰逊、史蒂夫·科茨著的《纳博科夫 的蝴蝶--文学天才的博物之旅》为读者展现了著名 文学家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对鳞翅目昆虫的痴迷, 全景回顾了他所做的眼灰蝶分类学研究,并通过大量 详实的材料,以生动的笔法讲述了纳博科夫的文学与 鳞翅目分类学。本书也生动再现了当代鳞翅目分类学 家的工作方式,为人们深入理解博物学的过去和现在 提供了鲜活的资料。
  • **部分 蝴蝶研究家
    **章 世界的鳞翅目分类学家
    第二章 一个棘手的研究对象
    第三章 传奇的国度
    第四章 合并派和拆分派
    第五章 投身于鳞翅目分类学的一生
    第二部分 探索者
    第六章 科学家与策略
    第七章 固执的大陆
    第八章 垂直景观
    第九章 寻找边界
    第十章 与火共舞
    第三部分 纳博科夫的眼灰蝶研究
    第十一章 法规
    第十二章 纳博科夫眼灰蝶的命名之争
    第十三章 文学与鳞翅目昆虫学
    第十四章 达尔文地雀与纳博科夫眼灰蝶
    结束语
    附录1 纳博科夫蝴蝶的学名和俗名
    附录2 纳博科夫关于眼灰蝶的科学论著
    附录3 为完善纳博科夫关于新热带区眼灰蝶研究的主要学术著作
    参考文献
  • 1917年,这种田园生活戛然而止。为逃离俄国革 命及迫害,纳博科夫举家逃往克里米亚。家人把纳博 科夫和他弟弟谢尔盖(Sergey)预先送走,这样可以 避免被征兵进入苏联红军。我们的纳博科夫到了目的 地发现,那里是鳞翅目昆虫活跃的地方,**神奇, 他还生气为什么不早点来,因为采集昆虫的大好季节 已经结束了。纳博科夫一家在那里一起生活了16个月 ,那是纳博科夫初次体会到漂泊的滋味,以及作为后 革命时期的俄罗斯侨民那种活得不太真实的感受。当 时战事风云变幻,克里米亚地区被布尔什维克主义者 、德国人、鞑靼民族主义者占领;*后红军又将其夺 回。红军*毙并暴打了那些反布尔什维克的军官,因 而纳博科夫全家不得不隐瞒身份。纳博科夫的堂弟也 是他*要好的朋友,巴伦·尤里·劳施·范·特芬本 伯格(Baron Yuri Rausch von Traubenberg),在 向布尔什维克的机关*阵地冲锋时被击毙。此外,纳 博科夫家族长期蔑视在国外银行开户存钱的行为,认 为那样是不爱国的表现,他们也因此痛失大笔财产。
    他们从圣彼得堡偷偷带走的滑石粉盒子里的些许珠宝 是他们当时保留的全部财产。
    当时人们表现出困惑、混乱以及时不时的恐慌, 但还隐藏着内心的躁动,克里米亚聚集了许多反布尔 什维克主义者,他们很狂躁,那里一片喧嚣,纳博科 夫也陧慢被熏陶成了一个浪荡公子哥。他在《说吧, 记忆》中写道:“这里总是会有许多年轻人,有年轻 貌美、棕色皮肤的女子,有位叫索兰(Sorin)的著 名画家,有演员,有位男性芭蕾舞演员,还有快乐的 白军(Whitearany)军官,他们有些不久即战死疆场 ;这些人每天开海滩派对,举行舞会,开篝火晚会, 欣赏波光粼粼的大海,用着克里米亚当地的香料,过 着放荡的日子。” 生活在这样一个**多、容易让他分心的半岛上 ,他依然不忘采集蝴蝶。他收集了很多蝴蝶后发现, 生存在南方的蝴蝶与他在圣彼得堡(位置偏北)捕捉 的蝴蝶不同,前者带有浓厚的异域风情。其实这种非 自愿式在外旅居的生活在另一方面补偿了他,那就是 给了他实现中学和大学时期的梦想机会——在野外长 途旅行考察昆虫,他可以跨越乌拉尔山进入亚洲捕捉 昆虫。之前由于他家坐落在高原附近,他的大部分蝴 蝶都是捕捉自海边公园或花园中的,他对这些蝴蝶已 毫无兴趣。另外,在艾-彼得山(Ai-Petri)多岩 石的南坡,以及高原上的山地牧场甚至*远地区,纳 博科夫基本已经走遍了这些地方,自然也在此地采集 了足够多的蝴蝶。他还去了克里米亚半岛的中部和北 部采蝶,其中一条路线是去了楚福特凯里 (Chufutkale)和巴赫奇萨赖(Bakhchisaray), 那是鞑靼可汗*初的根据地,普希金**的两首诗的 名字还取自鞑靼可汗的泪泉。另一条路线是沿小路走 过了黑海,在那里他不幸被布尔什维克哨兵给拦住了 ,哨兵看他拿着个捕蝶网,以为是给不远处的英国战 舰通风报信的,因而想逮捕他(第二天搞清楚了状况 ,那个网确实是用来捕捉蝴蝶的,于是士兵们抓了各 种当地的蝴蝶给他,并释放了他)。纳博科夫总共收 集了200种蝴蝶和蛾,这为日后他发表的**篇鳞翅 目研究论文(当然,也是**篇用英文写的文章)提 供了素材。这就是多年后在《昆虫学》杂志上发表的 “关于克里米亚地区鳞翅目的一些研究记述”。
    1919年3月,纳博科夫和其余反布尔什维克人士 从塞巴斯托波(Sebastopol)出发,乘一艘又小又脏 的希腊货船航向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 后驶入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纳博科夫有很多 东西都遗留在了俄国,包括在他家维拉别墅中珍贵的 蝴蝶收藏和他从克里米亚捕捉到的蝴蝶。安德鲁·菲 尔德是他的**任传记作者,他曾对安德鲁说,按他 的设想,他的克里米亚蝴蝶收藏会比维拉别墅的珍贵 收藏保存得*好,因为至少它们会被陈列在苏联博物 馆里。他闭上眼睛,想着如果不是这样的政治背景, 他本可以这样生活:在这样一个博物馆里做一个昆虫 学家,生活安逸宁静,或许还有点小名气。
    不久他来到了希腊,他敬仰这里的帕特农神庙( Panhenon),可是在鳞翅目昆虫收藏方面的运气却很 差。后来他们取道去伦敦,他们在那里有亲戚,是纳 博科夫父亲的兄弟,他在俄国大使馆谋职。虽然那职 位不稳定,因为他代表的是一年半前就已经倒台的俄 国政府。纳博科夫的父亲希望在那儿谋求一份工作, 希望影响当地舆论,继续反对布尔什维克,但徒劳无 果。后来家人决定把纳博科夫和他弟弟送去念大学, 考虑到纳博科夫对昆虫学感兴趣,家人便为他选择了 以科学见长的剑桥大学。
    P163-16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