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黑石之墓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九州
  • ISBN:9787510844331
  • 作者:(英)克莱儿·麦克福尔|译者:刘勇军
  • 页数:281
  • 出版日期:2016-07-01
  • 印刷日期:2018-07-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5
  • 字数:250千字
  • 20160726_133241_100.jpg

    20160726_133241_101.jpg

    20160726_133241_102.jpg

    20160726_133241_103.jpg

    20160726_133241_104.jpg

    20160726_133241_105.jpg

    20160726_133241_106.jpg

    20160726_133241_107.jpg

    20160726_133241_108.jpg

  • 暗本就无情可怕,此时此刻,它给人带来了无边的恐惧——这个认知早已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内心深处。到底是什么东西潜藏在黑夜中?”


    《黑石之墓》的故事,由“曾经”和“现在”两条时间线穿插进行。故事从事件发生的一年之后开始,希瑟陷入了极大的麻烦中,没有人相信她的经历,还指控她杀死了自己的朋友。情节在“现在”与“曾经”之中,错落展现,让读者清晰了解故事脉络,人物塑造性格鲜明,让人一步步陷入精心编织的谜局之中,时刻神经紧绷着,期待又紧张的猜测,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  克莱儿·麦克福尔所著的《黑石之墓》是一部推理小说。    


    希瑟同意和道奇还有他的朋友们一同出去野营, 是因为她很想和这个男孩走得更近一些。但海滩悬崖 边发现的神秘黑石冢,打搅了他们的二人世界。希瑟 确信他们已经唤醒恶毒的灵魂。未知之物隐藏在漆黑 的暗夜之中,仿佛正在酝酿致命的复仇。    


    一年后,希瑟很庆幸自己能从黑色石堆墓的诅咒 中侥幸逃脱, 但她仍然在等待道奇从昏迷中醒来。如 果他无法醒来,她该如何证明自己的理智与清白? 希瑟同意和道奇还有他的朋友们一同出去野营,是因为她很想和这个男孩走得更近一些。 


    但海滩悬崖边发现的神秘黑石冢,打搅了他们的二人世界。希瑟确信他们已经唤醒恶毒的灵魂。未知之物隐藏在漆黑的暗夜之中,仿佛正在酝酿致命的复仇。 一年后,希瑟很庆幸自己能从黑色石堆墓的诅咒中侥幸逃脱, 但她仍然在等待道奇从昏迷中醒来。如果他无法醒来,她该如何证明自己的理智与清白?

  • 克莱儿?麦克福尔(Claire McFall)生活在英国苏格兰地区格拉斯哥附近的一个小城镇,平日的工作是中学英语老师,目前是英国文坛倍受瞩目的实力作家。她的作品往往有着出其不意的情节架构和感人至深的真情,贯穿着人生思索和人性独白。《摆渡人》是她的成名的处女作,一经发表,就摘举了2013年英国国内多项大奖,版权输出33个国家。《黑石之墓》是其2015年创作的最新作品。

  • 正文
  • 现在,等一下。我坐在椅子上,手指在硬邦邦的塑料扶 手上胡乱敲打着。接待员小姐则敲击着她那个人体工 学键盘,发出轻柔且有规律的嗒嗒声。我们两人发出 的声音真是太不协调了。看到她蹙起眉头,我知道我 已经成功惹恼她了,那声音就好像用指甲去划黑板一样。
      


    很好,对于干等着这件事,无声的抗议是我**可做的 抱怨。这是我的特权。意味着在彼得森医生的“信任 天梯”上,我又向上跨了一阶。只是这个梯子高入云 端,我还在*底部。况且,我本无意爬到顶。然而, 这样小小的攀升也是有好处的。首先,我可以穿自己 的衣服,双手无拘无束,我还可以继续用不起眼的小 动作去折磨那个神情高傲的秘书。我对她冷静地笑笑 ,*大声地敲打着扶手。
       门开了。我和接待员小姐一同看向那片长方形的 空间,不过没人从门里走出来。透过门口,我只能看 到奶油色的墙壁,上面挂着各种证书,地上铺着深红 色长毛绒地毯。我是没看出什么来,接待员小姐却得 到了暗示。“彼得森医生现在可以见你了。”    


    她的声音甜甜的,听了就叫人讨厌。专业,彬彬 有礼,语气很是不屑。我从座位上起来,看也不看她 一眼。我的橡胶底帆布鞋——穿自己的鞋,起码意味 着又上了六层阶梯——走在廉价的木地板上,一点动 静都没有。只是陪我一起进去的守卫与我的步调不太 一致,那家伙走起路来哒哒哒直响,表明了我的存在 ;他的脚步声足以让彼得森医生知道我来了。足以让 他抬起头来,与我打招呼。
       但他没有。
       “你好吗,希瑟?”他问他面前的一张纸。
       它没有回答。在至少沉默了八秒后,他总算抬头 看向我了。
       


    “嗯?”他挑眉,露出坦率可亲的表情。仿佛我 们是朋友。是死党。
       可惜我们不是。我一边与他对视,一边坐在他的办公桌对面的豪 华皮椅上。这间屋子里摆放的终于不再是丑陋不堪、 千篇一律的塑料椅了。他先转开了目光,我看着他慢 腾腾地翻看办公桌上的文件,敲了几下银质雕花钢笔 ,还正了正领带和衬衫,见状,我允许自己稍稍得意 一下。随后,他清清喉咙,瞪了我一眼。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