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名家名作

流动的盛宴/译文名著精选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72063
  • 作者:(美)欧内斯特·海明威|译者:汤永宽
  • 页数:172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1千字
  • 本书记录了海明威在上个世纪20年代,以驻欧记者身份旅居巴黎的一段生活。书中描述了作者记忆中巴黎的一幅幅图景。欧内斯特·海明威编著的《流动的盛宴》是指巴黎历久长青,人才荟萃,一些献身艺术的人来到这里奋斗也在这里成名,文人沙龙、歌台舞榭,年复一年而岁岁不同,像一席流动的盛宴。
  • 欧内斯特·海明威(1899-1961),美国小说家, “硬汉派”代表人物,著有小说《老人与海》、《太 阳照常升起》和《丧钟为谁而鸣》等,一九五四年获 诺贝尔文学奖。 一九二○年代,海明威以驻欧记者身份旅居巴黎 ,《流动的盛宴》记录的正是作者当时的这段生活, 既是巴黎城市风情的素描,也是他与当时一大批旅欧 小说家和艺术家的交往速写。不过这本书的写作却是 在将近四十年以后,盛宴的“现场”早已消失,所有 有关巴黎的个人记忆,都杂糅成一种对于巴黎的共同 历史记忆,使得这本书不同于一般的散文,自始至终 都带着一抹亦真亦幻的色彩。《流动的盛宴》自从问 世以来,就成为描摹巴黎情状的最著名的文字之一, 书中的名句“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更是成为巴黎 的经典城市名片。
  • 译者前记

    说明
    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
    斯泰因小姐的教诲
    “迷惘的一代”
    莎士比亚图书公司
    塞纳河畔的人们
    一个虚假的春季”
    一项副业的终结
    饥饿是很好的锻炼
    福特·马多克斯·福特和魔鬼的门徒
    一个新流派的诞生
    和帕散在圆顶咖啡馆
    埃兹拉·庞德和他的“才智之士”
    一个相当奇妙的结局
    —个注定快要死的人
    埃文·希普曼在丁香园咖啡馆
    一个邪恶的特工人员
    司各特·菲茨杰拉德
    鹰不与他人共享
    一个尺寸大小的问题
    巴黎永远没有个完
  • “迷惘的一代” 为了享受那里的温暖,观赏名画并与斯泰因小姐 交谈,很容易养成在傍晚顺便去花园路27号逗留的习 惯。斯泰因小姐通常不邀请人来作客,但她总是** 友好,有很长一段时间显得很热隋。每当我为那加拿 大报社以及我工作的那些通讯社外出报道各种政治性 会议或者去近东和德国旅行归来,她总要我把所有有 趣的逸闻讲给她听。总是有一些很有趣的部分,她爱 听这些,也爱听德国人所谓的“绞刑架上的幽默”的 故事。她想知道现今世道中的欢陕的部分;*不是真 实的部分,*不是丑恶的部分。
    我那时年少不识愁滋味,而且在*坏的时候总是 有些奇怪和滑稽的事情发生,而斯泰因小姐就喜欢听 这些,其他的事隋我不讲而是由我自个儿写出来。
    当我并不是从外地旅行归来,而是在工作之余去 花园路盘桓一番的时候,我有时会设法让斯泰因小姐 讲关于书籍方面的意见。我在写作时,总得在停笔后 读一些书。如果你继续考虑着写作,你就会失去你在 写的东西的头绪,第二天就会写不下去。必须锻炼锻 炼身体,使身体感到疲劳,如果能跟你所爱的人** ,那就*好了。那比干什么都强。但是在这以后,当 你心里感到空落落的,就必须读点书,免得在你能重 新工作以前想到写作或者为写作而烦恼。我已经学会 决不要把我的写作之井汲空,而总要在井底深处还留 下一些水的时候停笔,并让那给井供水的泉源在夜里 把井重新灌满。
    为了让我的脑子不再去想写作,我有时在工作以 后会读一些当时正在写作的作家的作品,像奥尔德斯 ·赫胥黎、戴·赫·劳伦斯或者任何哪个已有作品问 世的作家,只要我能从西尔维亚·比奇的图书馆或者 塞纳河畔码头书摊上弄得到。
    “赫胥黎是个没生气的人,”斯泰因小姐说。“ 你为什么要去读一个没生气的人的作品呢?你难道看 不出他毫无生气吗?” 我那时看不出他是个没生气 的人,我就说他的书能给我消遣,使我不用思索。
    “你应该只读那些真正好的书或者显而易见的坏 书。” “整个今年和去年冬天我都在读真正好的书,而 明年冬天我还将读真正好的书,可我不喜欢那些显而 易见的坏书。” “你为什么要读这种垃圾?这是华而不实的垃圾 ,海明威。是一个没生气的人写出来的。” “我想看看他们在写些什么,”我说。“而且这 样能使我的脑子不想去写这种东西。” “你现在还读谁的作品?” “戴·赫·劳伦斯,”我说。“他写了几篇** 好的短篇小说,有一篇叫做《普鲁士军官》。” “我试图读他的长篇小说。他使人无法忍受。他 可悲而又荒谬。他写得像个有病的人。” “我喜欢他的《儿子号情人》和《白孔雀》,” 我说。“也许后者并不那么好。我没法读《恋爱中的 女人》。
    “如果你不想读坏的书,想读一点能吸引你的兴 趣而且自有其奇妙之处的东西,你该读玛丽·贝洛克 ·朗兹。” 我那时还从未听到过她的名字,于是斯泰因小姐 把那本关于“开膛手”杰克的*妙的小说《房客》和 另一本关于发生在巴黎郊外一处只可能是昂吉安温泉 城的谋杀案的作品借给我看。这两本都是工作之余的 上好读物,人物可信,情节和恐怖场面*无虚假之感 。它们作为你工作以后的读物是再好没有了。于是我 读了所有能弄到的贝洛克。朗兹太太的作品。可是她 的作品也不过就是那个样,没有一本像前面提到的那 两本那么好,而在西默农*早一批**作品问世前, 我从未发现有任何书像她这两本那样适宜在白天或夜 晚你感到空虚时阅读的。
    我以为斯泰因小姐会喜欢西默农的佳作一我读的 **本不是《第—号船闸》就是《运河上的房子》— —但是我不能肯定,因为我结识斯泰因小姐时,她不 爱读法语作品,虽然她爱说法语。珍妮特·弗朗纳给 了我这两本我*初读的西默农的作品。她爱读法文书 ,她早在西默农担任报道犯罪案件的记者时,就读他 的作品了。
    在我们是亲密朋友的那三四年里,我记不起葛特 鲁德·斯泰因曾对任何没有撰文称赞过她的作品或者 没有做过一些促进她的事业的工作的作家说过什么好 话,只有罗纳德·弗班克和后来的斯各特。菲茨杰拉 德是例外。我**次遇见她时,她谈起合伍德·安德 森时,不是把他当作—个作家,而是把他作为一个男 人,热情洋溢地谈到他那双美丽温暖的意大利式的大 眼睛和他的和气和迷人之处。我可不在意他的美丽温 暖的意大利式的大眼睛,我倒是**喜欢他的一些短 篇小说。那些短篇写得很朴实,有些地方写得很美, 而且他理解他笔下的那些人物,并且深深地关注着他 们。斯泰因小姐不想谈他的短篇小说,总是谈他这个 人。
    “你觉得他的长篇小说怎么样?”我问她。她不 想谈安德森的作品,正如她不愿谈乔伊斯的作品一样 。只要你两次提起乔伊斯,你就不会再受到邀请上她 那儿去了。这就像在一位将军面前称赞另一位将军。
    你**次犯了这个错误,就学会再也不这样做了。然 而,你永远可以在一位与之交谈的将军面前谈起另一 位被他击败过的将军。你正与之交谈的将军便会大大 称赞那位被他打败的将军,并且除快地描述他如何把 对方打败的细节。
    安德森的短篇小说写得太好了,没法拿来当作一 个愉快的话题。我正准备跟斯泰因小姐讲他的长篇小 说写得多么出奇地糟,但是这样也不行,因为这样无 疑就是批评她的*忠诚的支持者之一了。等他*后写 了一部叫做《黑色的笑声》的长篇小说,写得实在糟 透了,又蠢又做作,我忍不住在—部戏拟之作里批评 了一番,这使斯泰因小姐**生气。我攻击了她圈子 里的一个成员。但是在这以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她并 没有生过气。安德森作为一个作家垮台后,她就自己 开始大肆吹捧他了。P20-2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