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离合悲欢总是缘

作者:刘墉 出版社:现代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现代
  • ISBN:9787802447868
  • 作者:刘墉
  • 页数:176
  • 出版日期:2010-09-01
  • 印刷日期:2010-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离合悲欢总是缘:难道从生到死天天在一起就叫做有缘吗?不!由陌生到相识由欢聚到别离由。
    相爱到相怨都是缘!愈见离合悲欢愈是牵扯不清愈有椎心的痛刻骨的伤缘也就愈深!
    十年写情,写情十书。
    亲子情缘、生死情缘、悲欢情缘,再世情缘、天地情缘、往日情缘、离合情缘。
  • 如果全然无忧,就不知道什么是“无忧”了! 如果没有别离,就不懂得珍惜相聚了! 如果永生不死,就不知道把握生命了! 虽然从许多宗教的观点,都会认为我悟道不足,但在那离合悲欢的椎心 之痛与刻骨之伤中,我却发现了人生的价值与美好! 愿这本书,能带给有情人、有缘人,一些共鸣与安慰。 愿每个人,在面对离合悲欢和无常的人生时,能更豁达,也更真实。
  • 自序
    离合悲欢总是缘
    亲子情缘
    拍拍、吹吹、摇摇
    拍拍
    吹吹
    摇摇
    想念的力量
    爹地的小女儿
    生死情缘
    当我远行的时候
    此生无悔
    今生无憾
    墓园箫声
    先得救自己
    悲欢情缘
    野茉莉的幽香
    特殊的人
    狮子的温柔
    读你千遍
    爱的对与错
    雪中之火
    家,可爱的牢笼
    再世情缘
    一个熟悉又遥远的名字
    美丽的鞭痕
    梦中之屋
    天地情缘
    泥炭藓的联想
    往日情缘
    童年的那条河
    月之梦
    她是否还做个夜人
    那个白亮的夏
    枕中天地宽
    围一个圆满的炉
    离合情缘
    似水流年的爱
    孩子,出去找你的世界
    愈看愈浓
    遗忘多年的*爱
    你我都将走的一条路
    刘墉的著作
  • 女儿小的时候,夜里爱哭闹,总要抱在身上,拍着入睡。
    **抱着她,背上有些奇怪的感觉,走到镜子前,才发现,原来她搂在 我肩上的小手,也正轻轻地拍着我。
    我拍她,是希望她早早人睡:难道她拍我,也希望我跟她一起进入梦乡 吗?抑或,那轻轻的拍,是一种呼应,告诉我,她感觉了我的拍、我的爱! 于是我想,那拍,应该是一种天生就会的行为语言,表示“爱”! 但抚爱不*是爱的表现吗?轻轻地抚摸,尤其在背上,是多么特殊的一 种感觉,带着一些温暖、一点刺激,引起一种又安全、又兴奋的复杂的感觉 ,为什么孩子回应的不是抚摸,而是拍拍呢? 拍,是连小动物都喜欢的,尤其狗,当它走到面前,你轻轻拍它的头, 那一双小眼睛,就会翻啊翻地,盯着你看。狗不会笑,但由那眼神里,看得 出笑。
    当然狗也爱被抚摸,只是跟人不一样的,是狗有长毛,所以只能顺着毛 摸,由头顺着背脊一路抚摸下去,再重新把手移回头部,向下抚摸。
    这下我就想通了,原来“拍”是由“抚爱”变出来的。当我们一下一下 地摸,摸的距离短了,不就跟拍相似了吗? 所以拍狗,要顺着毛拍;拍娃娃,如果顺着汗毛的方向,带一点抚摸, 那感觉会好上加好。
    当然,拍也不限于对娃娃。老师常拍拍学生,表示关爱;父母常拍拍子 女,表示疼爱,夫妻常互相拍拍,表示亲爱;朋友常拍拍彼此,表示友爱。
    连美国的心理学家,都发表了研究报告。
    餐馆的侍者,如果有意无意地,轻轻拍拍客人,后来得到的小费常会比 较多。
    在球场上就*明显了,球员们常拍拍彼此,甚至成为一种仪式般,在比 赛开始时,每个人对拍一下手。据说这样有安神的作用。那拍表示的是:不 要怕!有哥们在! 这就使我对“拍拍”又有了一层想法。
    拍着和摸着的不同,就像不断闪动的灯和一直点亮的灯,其问的差异一 般。把手摸在身上久了,渐渐不觉得他的存在。如果改成拍,则可以意识到 对方。
    所以父母在娃娃入睡时,不断拍着,娃娃虽不会说话,却能心里知道— —爱我的父母正在身边。
    于是娃娃拍着爸爸妈妈,或许也就表示—— 我知道你在拍我、爱我,我还没睡着,你要继续拍,别走开哟! 每次,我抱着娃娃,哄她入睡,拍着拍着,发现她的小手不拍了,小胳 臂从我的肩膀上滑下来。
    我知道,她睡着了! 小时候,眼睛进了沙,母亲给我吹吹;稀饭太烫,母亲给我吹吹;撞到 桌角,母亲也给我吹吹。
    后来想起,真怀疑那吹有多大的作用,只是小时候,觉得吹一下,就好 多了! 吹,这个动作很妙。没有人能一边吹、一面笑,所以吹的嘴,是很难见 到笑意的。但不知是否天生的反应,吹的时候,总会跟着扬眉,那扬眉撅唇 的表情,则是充满喜感的。
    这一边盯着孩子,一面吹的表情,*进得了孩子的心! 然后,孩子也学会了吹,吹热汤、吹蜡烛。每个人大概都能记得小时候 吹蜡烛,大人说先许个愿,再吹。话还没了,孩子已经鼓足气吹过去。如果 能一次吹熄一片蜡烛,那就何止兴奋,*是得意万分了。
    再长大,吹就有了*多的妙用。吹桌上的渣滓、吹墙角的蜘蛛网、吹女 生的头发…… 有一次,我从后面吹个长发女生,那女生回头一白眼:“有什么冤情? ” 那机智和幽默,让我回味了十几年。
    吹出来的风,确实有些鬼气。道理很简单,吹是无迹可循的。你可以甩 出一个纸团,然后说不是你甩的,但毕竟有个纸团的存在;你可以大喊一声 ,然后说不是你喊的,但认得出是你的声音。只有吹,一口气吹出去,赶紧 把嘴闭上,那风走得比声音和纸团慢许多,当别人感觉到,谁能认出来是你 吹的那口气呢? 除非那口气成为有形的东西。
    小时候,我的父亲就常为我吹有形的东西,他把碎肥皂放在杯子里用水 浸,再伸手进去,不断地捏、不停地搅。然后,拿个竹做的笔套,为我吹肥 皂泡。
    后来,我在学校附近的小店摸彩,摸到许多香肠形的气球。人小,吹不 动,也就拿给父亲。
    总记得,当他眯着眼吹气球时,那吹进去的气,嘶嘶且带着一点回音。
    每吹一口气,气球就大一分,**的危险也就多一分。
    有时候气球炸了,父亲居然能用炸下来的碎片,再吹成一个个小小的气 球。
    父亲过世,到现在三十五年了,我常到六张犁,他的坟头探望,小心地 拔掉每一根杂草,再用鞋底蹭去砖上的青苔。
    他的坟前,有一棵高大的木麻黄,一根根针叶落在洗石子的坟座上。许 多夹在石子中间,拂下去也捡不起来。
    我只好用吹的办法,用力地吹,吹得眼睛直冒金星,吹得直掉眼泪…… P2-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