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社会小说

烛烬(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译林
  • ISBN:9787544749527
  • 作者:(匈牙利)马洛伊·山多尔|译者:余泽民
  • 页数:247
  • 出版日期:2015-10-01
  • 印刷日期:2015-10-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16千字
  •  《烛烬》语言精美考究、故事动人、情感深沉、风格强烈,是马洛伊极富盛名的代表作,也是匈牙利现代浪漫主义文学的**之作。1924年,《烛烬》出版于布达佩斯。战后,马洛伊经意大利出走美国,他也在1956年后的匈牙利登上了被禁作家的名单。由于使用“孤独的匈牙利语”写作,也由于对文坛和社会的不合流的态度,他几乎被这个世界遗忘了。1992年,马洛伊作品的法译本才开始重新出现。1998年,由于**作家和出版人罗伯托·加拉索的举荐,《烛烬》登上了意大利的畅销榜。在德国,凭着“文学教皇”马塞尔·赖希-拉尼茨基的热烈赞扬,此书成了现象级的畅销书,仅硬皮本便卖出了七十万册。借此东风,2001年,由德译本转译的英文版《烛烬》终于问世,马洛伊成了被重新发现的大师,《烛烬》也成了被重新挖掘的杰作。此次中文译本则是直接由匈牙利语翻译。



  • 空寂的庄园,主人老将军迎来了一位罕见的访客 ,一位曾与他金兰之交的故友。 昏暗的客厅里,将军与访客秉烛对坐,彻夜长谈 ,怀念将军逝去多年的妻子,审判一段由爱情及友情 、忠贞和背叛交织的三角关系。混乱与骚动在年已迟 暮的两位故友心灵深处涌流,情欲与仇恨的余烬不断 闷烧。 在扣人心弦的激烈争辩中,马洛伊用沉郁如挽歌 的文字怀念逝去的帝国时代,还有随之消逝的贵族品 德和君子情谊。奥匈帝国面临衰亡时的哀伤,以及世 界秩序坍塌时人们传统道德的动摇,在字里行间纤毫 毕现。 文学经典作品《烛烬》由匈牙利的马洛伊·山 多尔所著、余泽民翻译。
  • 马洛伊·山多尔(1900-1989),他出生于奥匈帝国的贵族家庭,然而一生困顿颠沛,流亡四十一年,客死异乡。他是二十世纪匈牙利文坛巨匠,一生笔耕不辍,著有五十六部作品,死后被追赠匈牙利文学最高荣誉“科舒特奖”。他亦是二十世纪历史的记录者、省思者和孤独的斗士。他的一生追求自由、公义,坚持独立、高尚的精神人格。 他质朴的文字蕴藏着千军万马,情感磅礴而表达节制。他写婚姻与家庭的关系,友情与爱情的辩证,阶级和文化的攻守,冷静的叙述下暗流汹涌。德国文学批评界说他与茨威格齐名,另有批评家将他与托马斯。曼,穆齐尔,卡夫卡并列。因为他,二十世纪文坛大师被重新排序。
  • 正文
  • 1 上午,将军在榨汁房1(1 通常为建在葡萄园中 央的石头小屋,新采摘的葡萄在那里榨成汁。还用来 存放酿酒工具,一般与酿酒、藏酒的地窖相通。)的 地窖里逗留了很久。天刚破晓,他就带着酿酒师去了 葡萄园,因为有两桶葡萄酒开始发酵。装好瓶后回到 家里,已经是十一点多钟了。门廊里潮湿的砖石散发 着霉味,他的猎手站在廊柱下,将一封信递给刚回来 的老爷。
    “这是什么?”将军满心不悦地停下来问,整副 黝红的面孔都隐在宽大帽檐的阴影里,他将草帽从额 头朝脑后推了一下。他已经有几十年不拆信、不看信 了。信件由一位管家在庄园管理办公室里拆开,拣选 。
    “这是信使送来的。”猎手回答,身子僵直地站 在那儿。
    将军一眼认出信封上的笔迹,接了过来,揣进兜 里。他走进清凉的前厅,一言不发地将草帽、手杖递 给猎手,从放雪茄的衣袋里摸出眼镜,走到窗前,在 昏暗之中,借着从半开半掩的百叶窗缝隙透进的光线 开始读信。
    “等一下。”他忽然侧过脸叫住拿着草帽、手杖 正准备离开的猎手,但并没有回头。信在他的手中被 揉成一团。
    “你去通知卡曼六点钟要套上马,备好轿厢,因 为晚上有雨。告诉他要盛装打扮。你也一样。”将军 说,随后突然加重语气,仿佛对什么事情感到愤懑, “一切都必须锃光瓦亮。叫他们立即动手清洗马车和 马具。你要换上礼服,听懂了没有?你挨着卡曼,坐 到驾驶座。” “遵命,尊贵的老爷。”猎手应道,目不转睛地 盯着老爷,“六点钟。” “你们六点半出发。”将军吩咐,随后默不作声 地嚅动着嘴唇,像是在数数,“你去白鹰旅馆。你就 说,是我派你去的,专程驾车去接上校先生。你给我 重复一遍。” 猎手重复了一遍主人的话。这时候,将军似乎想 说什么。抬了下手,朝着天花板望了一眼,但他*终 还是什么也没说,朝楼上走去。猎手神色紧张地立在 原地,目光呆滞,一直望着那个肩膀宽阔、身材敦实 的背影在楼上拐角处的雕花石栏后消失。
    将军回到自己的房间,洗完手,走到又高又窄、 铺着染有墨渍的绿色羊毛毡的高脚桌前。钢笔和墨汁 端端正正、不差毫厘地并排摆放;在一块网格图案的 蜡麻布上,依次斜拴着几本小学生用的作业簿;一盏 绿灯罩的台灯立在读经台中央。由于房间里面光线昏 暗,他打开了台灯。在紧闭着的百叶窗后,在闷热、 萎蔫、枯槁的花园里,夏日宣泄着*后一股怒气,就 像一个纵火犯,在远走高飞之前怀着丧失理智的愤恨 点燃了边境。将军掏出那封信,小心翼翼地将信纸展 平,鼻梁上架着眼镜,在刺眼的灯光下又读了一遍字 迹潦草、笔画粗粝、言简意赅的那几行字。读信的时 候,他将两手反剪在背后。
    墙上挂着日历,上面印着拳头大小的数字。8月 14日。将军把头向后仰着,在心里默算。8月14日。7 月2日。他默算着一个过去的日子与**之间所逝去 的时光。“四十一年!”他终于脱口道出。他一个人 时,在房间里大声自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四十年 了。”他这时又说道,语气里流露出焦躁不安。
    (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