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社会小说

青春(精)/J.M.库切作品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ISBN:9787533935603
  • 作者:(南非)J.M.库切|译者:王家湘
  • 页数:198
  • 出版日期:2013-01-01
  • 印刷日期:2013-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18千字
  •   “结构精致、对话隽永、思辨深邃,以知性的诚实消解了一切自我慰藉的基础”!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南非**作家库切迄今*全的简体中文版作品全集!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受权出版!
    J.M.库切,诺贝尔文学奖、两次布克奖、普利策奖得主,21世纪*具实力诺奖作家!

  • 作为一部自传体小说,《青春》不同凡响,写法 特别。它并非采用这类作品常见的第一人称途述,主 人公也是一位名叫约翰的年轻人,但库切总是称之为 “他”。库切写“他”十九岁到二十四岁几年间的生 活经历,一个南非大学生跑到伦敦做了计算机初级程 序员,朝九晚五的公司职员,饭碗不用担心,却还是 郁闷。这个岁数的年轻人不是意气风发就是躁动不安 ,却玩不出轰轰烈烈的名堂,由于生性缺少热情,干 不成大事也惹不出乱子。他也需要被爱抚的感觉,但 性爱从来没有给他带来生命的光辉,只是在吞噬时间 和精力……这种内敛的性格,这般平淡无奇的生存状 态,还能做出什么样的文章呢?可是,库切就有这样 的本事,一段春梦无痕的人生就让他写得楚楚动人。 他把年轻时的自己作为他者来观照,再度审视青春的 彷徨之途。 《青春》由J.M.库切编著。  作为一部自传体小说,《青春》不同凡响,写法特别。它并非采用这类作品常见的第一人称途述,主人公也是一位名叫约翰的年轻人,但库切总是称之为“他”。库切写“他”十九岁到二十四岁几年间的生活经历,一个南非大学生跑到伦敦做了计算机初级程序员,朝九晚五的公司职员,饭碗不用担心,却还是郁闷。这个岁数的年轻人不是意气风发就是躁动不安,却玩不出轰轰烈烈的名堂,由于生性缺少热情,干不成大事也惹不出乱子。他也需要被爱抚的感觉,但性爱从来没有给他带来生命的光辉,只是在吞噬时间和精力……这种内敛的性格,这般平淡无奇的生存状态,还能做出什么样的文章呢?可是,库切就有这样的本事,一段春梦无痕的人生就让他写得楚楚动人。他把年轻时的自己作为他者来观照,再度审视青春的彷徨之途。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译后记
  • 第一章 他住在莫布雷火车站附近的一个一居室的公寓里 ,每月房 租十一畿尼①。每个月的*后一个工作日,他赶火车 进城,到利 维兄弟房地产代理人挂着黄铜牌子的小办公室所在的 环街去。
    他把装着房租的信封交给弟弟B.利维先生。利维先生 把钱倒在 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桌子上数。他咕哝着,满头大 汗地写好 收据。“好啦,年轻人!”他说着挥舞了一下手,把 收据递给了 他。
    他**注意不晚交房租,因为他是假冒身份住进 公寓的。
    在签租约和给利维兄弟交押金的时候,他报的职业不 是“学 生”,而是“图书馆助理”,工作单位地址填的是大 学图书馆。
    这不是谎话,不**是。从星期一到星期五,他 的任务是 在阅览室值夜班。正式的图书馆员多数是妇女,不愿 意做这个 工作,因为校园在山坡上,夜里太荒凉,渺无人迹。
    就连他在 打开后门,摸索着沿漆黑的走廊找到总闸的时候都感 到后脊梁 发冷。职员五点钟回家的时候,坏人躲在书库里,然 后搜窃空 无一人的办公室,在黑暗中等着伏击抢他这个夜班助 理的钥匙, 那简直太容易了。
    很少学生利用晚间开馆的时间,甚至很少人意识 到图书馆 晚上开放。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做。他每晚这十先令 挣得很容 易。
    有时他想象一个穿白色衣裙的漂亮女孩信步走进 阅览室, 闭馆的时间到了以后仍心不在焉地逗留其中;他想象 带着她去 参观书籍装订室和目录室里的秘密,然后和她一起出 现在星光 闪闪的黑夜中。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图书馆的工作不是他**的职业。星期三下午, 他协助数 学系辅导一年级学生(每星期三英镑);星期五他选 用莎士比亚 的喜剧给读学位的学生上戏剧课(两英镑十先令);   第一章   他住在莫布雷火车站附近的一个一居室的公寓里,每月房租十一畿尼英国旧金币。每个月的*后一个工作日,他赶火车进城,到利维兄弟房地产代理人挂着黄铜牌子的小办公室所在的环街去。他把装着房租的信封交给弟弟B.利维先生。利维先生把钱倒在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桌子上数。他咕哝着,满头大汗地写好收据。“好啦,年轻人!”他说着挥舞了一下手,把收据递给了他。
      他**注意不晚交房租,因为他是假冒身份住进公寓的。在签租约和给利维兄弟交押金的时候,他报的职业不是“学生”而是“图书馆助理”,工作单位地址填的是大学图书馆。
      这不是谎话,不**是。从星期一到星期五,他的任务是在阅览室值夜班。正式的图书馆员多数是妇女,不愿意做这个工作,因为校园在山坡上,夜里太荒凉,渺无人迹。就连他在打开后门,摸索着沿漆黑的走廊找到总闸的时候都感到后脊梁发冷。职员五点钟回家的时候,坏人躲在书库里,然后搜窃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在黑暗中等着伏击抢他这个夜班助理的钥匙,那简直太容易了。
      很少学生利用晚间开馆的时间,甚至很少人意识到图书馆晚上开放。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做。他每晚这十先令挣得很容易。
      有时他想象一个穿白色衣裙的漂亮女孩信步走进阅览室,闭馆的时间到了以后仍心不在焉地逗留其中;他想象带着她去参观书籍装订室和目录室里的秘密,然后和她一起出现在星光闪闪的黑夜中。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图书馆的工作不是他**的职业。星期三下午,他协助数学系辅导一年级学生(每星期三英镑);星期五他选用莎士比亚的喜剧给读学位的学生上戏剧课(两英镑十先令);傍晚他受雇于龙德博斯区的一家应试复习学校,指导笨蛋应付入学考试(每小时三先令)。假期中他给市政府工作(公共住房部),从住户调查中获取统计数据。总的说来,当他把挣的钱加在一起,日子还不错——不错到能够付房租和大学的学费,活下去,甚至还能存一点钱。他也许是只有十九岁,但是他已经自食其力,谁也不依靠了。
      他把身体的需要当作一件简单的常识中的事情来对待。每个星期日他把腔骨、豆子和芹菜煮成一大锅汤,足够吃一个星期的。星期五他到盐河市场去买一箱苹果或番石榴或不管什么应季水果。每天早晨送牛奶的人在他门口放一品脱牛奶。牛奶用不完的时候,就放在一只旧尼龙袜子里,挂在洗涤槽上让它变成奶酪。剩下就是在街角小店里买面包。这是会得到卢梭赞同的食物,柏拉图也会。至于衣服,他有一套好的上衣和裤子在上课时穿。其他嘛,他尽量使旧衣服穿得长久一些。
      他在证明着这一点:每个人是一座孤岛,你不需要父母。
      在有的夜晚,当他穿着雨衣短裤和凉鞋跋涉在主街上,头发被雨打湿贴在脑袋上,过往汽车的车灯照在他身上,他会意识到自己的样子有多么怪。不是古怪(看上去古怪还有点不同于一般之处),只是怪。他恼怒地咬着牙,加快了步伐。
      他身材细长,四肢柔软灵活,不过也很不结实。他很想有吸引力,可是知道自己不吸引人。他缺乏某种关键的东西,线条清晰的脸型。小孩子的某些特点仍残留在他脸上。要多久他才不再是个小孩子?什么东西能够治好他的孩童气,使他成为一个男人?   能够治好他的东西,如果来到的话,那将会是爱情。他也许不相信上帝,但是他确实相信爱情和爱情的力量。那个他所爱的人,命中注定的人,将会立刻透过他呈现出的怪的,甚至单调的外表,看到他内心燃烧着的烈火。同时,单调和样子怪是他为了有朝一日出现在光明之中——爱之光,艺术之光——所必须经过的炼狱的一个部分。因为他将会成为一个艺术家,这是早就已经确定了的。如果目前他必须是微贱可笑的,那是因为艺术家的命运就是要忍受微贱和嘲笑,直到他显示出真正的能力,讥笑和嘲弄的人不再做声的那**。
      他的一双凉鞋花了他两先令六便士。鞋是橡胶的,南非某个地方做的,可能是尼亚萨兰,湿了以后就不贴脚。在开普敦的冬天,一连几个星期下雨。在雨中沿着主街行走,有时候他不得不停下来去拾回滑掉的一只凉鞋。在这种时候,他能够看见开普敦的家道殷实的胖市民,坐在舒适的汽车里经过他身旁时抿着嘴笑。笑吧!他心里想。很快我就要走了!   …… 傍晚他受雇 于龙德博斯区的一家应试复习学校,指导笨蛋应付入 学考试 (每小时三先令)。假期中他给市政府工作(公共住 房部),从住 户调查中获取统计数据。总的说来,当他把挣的钱加 在一起, 日子还不错——不错到能够付房租和大学的学费,活 下去,甚 至还能存一点钱。他也许是只有十九岁,但是他已经 自食其力, 谁也不依靠了。
    他把身体的需要当作一件简单的常识中的事情来 对待。每 个星期日他把腔骨、豆子和芹菜煮成一大锅汤,足够 吃一个星 期的。星期五他到盐河市场去买一箱苹果或番石榴或 不管什么 应季水果。每天早晨送牛奶的人在他门El放一品脱牛 奶。牛奶 用不完的时候,就放在一只旧尼龙袜子里,挂在洗涤 槽上让它 变成奶酪。剩下就是在街角小店里买面包。这是会得 到卢梭赞 同的食物,柏拉图也会。至于衣服,他有一套好的上 衣和裤子 在上课时穿。其他嘛,他尽量使旧衣服穿得长久一些 。
    他在证明着这一点:每个人是一座孤岛,你不需 要父母。
    在有的夜晚,当他穿着雨衣短裤和凉鞋跋涉在主 街上,头 发被雨打湿,贴在脑袋上,过往汽车的车灯照在他身 上,他会 意识到自己的样子有多么怪。不是古怪(看上去古怪 还有点不同 于一般之处),只是怪。他恼怒地咬着牙,加快了步 伐。
    他身材细长,四肢柔软灵活,不过也很不结实。
    他很想有 吸引力,可是知道自己不吸引人。他缺乏某种关键的 东西,线 条清晰的脸形。小孩子的某些特点仍残留在他脸上。
    要多久他 才不再是个小孩子?什么东西能够治好他的孩童气, 使他成为 一个男人? 能够治好他的东西,如果来到的话,那将会是爱 情。他也 许不相信上帝,但是他确实相信爱情和爱情的力量。
    那个他所 爱的人,命中注定的人,将会立刻透过他呈现出的怪 的,甚至 单调的外表,看到他内心燃烧着的烈火。同时,单调 和样子怪 是他为了有朝一日出现在光明之中——爱之光,艺术 之光—— 所必须经过的炼狱的一个部分。因为他将会成为一个 艺术家, 这是早就已经确定了的。如果目前他必须是微贱可笑 的,那是 因为艺术家的命运就是要忍受微贱和嘲笑,直到他显 示出真正 的能力,讥笑和嘲弄的人不再做声的那**。
    他的一双凉鞋花了他两先令六便士。鞋是橡胶的 ,南非某 个地方做的,可能是尼亚萨兰,湿了以后就不贴脚。
    在开普敦 的冬天,一连几个星期下雨。在雨中沿着主街行走, 有时候他 不得不停下来去拾回滑掉的一只凉鞋。在这种时候, 他能够看 见开普敦的家道殷实的胖市民,坐在舒适的汽车里经 过他身旁 时抿着嘴笑。笑吧!他心里想。很快我就要走了! 他*要好的朋友是保罗,和他一样在学数学。保 罗个子高, 皮肤黑,正在和一个比他大的女人谈情说爱,女人的 名字叫埃 莉诺·洛利耶,一个碧眼金发的小个子,有种轻快敏 捷的美。保 罗抱怨埃莉诺情绪多变,抱怨她对他所作的要求。然 而他羡慕 保罗。如果他有一个漂亮的、世故的、用烟嘴吸香烟 、说法语 的情妇,他很快就会得到改造,甚至会**改观,他 确信这一 点。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