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科幻小说

格兰特船长的儿女(全译本)(精)/世界文学名著典藏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广州
  • ISBN:9787807314974
  • 作者:(法国)儒尔·凡尔纳|主编:李书芳|译者:高万成
  • 页数:538
  • 出版日期:2007-07-01
  • 印刷日期:2007-07-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19千字
  • 儒勒·凡尔纳是法国19世纪的一位为青少年写作探险小说的**科幻作家,他作为科幻小说题材的创始人,获得了世界各国读者的青睐和赞誉。本书是他的**的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神秘岛》中的**部,这部小说值得大家拨冗一读,它可以激发人的斗志,培养勇于克服困难、不畏艰难险阻的精神。与此同时,还可以丰富读者们的科学知识。该书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譬如,对土著人的描写总带有一种轻蔑和歧视的态度,而且还对新西兰土著部落人吃人肉的现象有所渲染。这是作者受其时代的限制所产生的结果,读者们在阅读时应加以注意。
  • 这是儒尔·凡尔纳惊险科幻小说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它为我们描绘了 一个悬念迭起、险象环生、充满激情的神秘故事:英国富豪格里那凡爵士 的邓肯号豪华游船正在爱尔兰和英格兰之间的海峡上进行其处女航,爵士 突然发现船尾有一条鲨鱼紧随其后。水手们捕杀了鲨鱼,在鲨鱼的腹部发 现了一只香槟酒瓶,瓶中装有三张分别用英文、法文、德文书写的信笺。 这三张已被海水浸蚀得残缺不全的信笺引起了大家极大的兴趣,他们把信 上所能看清的单词一一整理翻译出来,很快弄明白这原来是失踪已久的三 桅船大不列颠尼亚号船长格兰特先生发出的一封求救信!格里那凡爵士根据 信中的内容推测,大不列颠尼亚号已在南半球的巴塔哥尼亚沿岸沉没,格 兰特船长和两名水手试图登上大陆,不幸在南纬37度11分附近被野蛮的印 第安人俘获。 格兰特船长的一双儿女获悉此事,当即赶往格里那凡爵士府上。英国 政府拒绝派遣船队前往营救,正直勇敢的格里那凡爵士拍案而起,决定亲 率邓肯号出海,去寻找格兰特船长。慈祥温柔的海伦夫人、深沉稳重的麦 克那布斯少校、粗心大意的地理学家巴加内尔、精通航线的邓肯号船长孟 格尔和老水手奥斯丁……这些充满正义和善良的人们在那封模糊不清、残 缺不全的求援信的指引下,带着格兰特船长的一双儿女——刚毅坚强的格 兰特小姐和机智勇敢的小罗伯尔,开始了一场命运未卜的援救之旅。 他们首先来到南美洲大陆,沿着南纬37度纬线穿越南美洲大草原,横 贯巴塔哥尼亚、安第斯山脉和智利,却没有找到任何有关格兰特船长的信 息。正当大家极度沮丧的时候,地理学家巴加内尔再次察看那三张信笺, 指出求救信中所说的正确地点应该是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于是,邓肯号 再次启航,驶向重洋彼岸的大洋洲。就这样,他们找遍了南纬37度纬线两 侧所有的陆地和海岛,登高山,爬冰川,过沼泽,遭遇地震、风暴、恶浪 、洪水和野兽,还与海盗、吃人肉的原始部落土著人进行殊死的斗争,终 于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找到了幸存的格兰特船长和两名水手。 本书集中体现了凡尔纳惊险科幻小说的所有特点:故事情节曲折惊险 ,人物命运瞬息万变。小说在重点描写人与自然之间的斗争的同时,描绘 人与人之间的斗争,谴责了贫困、失业和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丑恶现象 ,对殖民主义进行了无情的抨击和控诉。小说中也有对黑人的歧视、对新 西兰土著居民吃人肉现象的渲染等不足之处。
  • 上 卷
    **章 大鲨鱼
    第二章 漂流瓶里的信
    第三章 姐弟俩来到玛考姆府
    第四章 格里那几夫人的伟大计划
    第五章 邓肯号启航
    第六章 六号舱房的不速之客
    第七章 巴加内尔的来龙去脉
    第八章 邓肯号上增加了一条好汉
    第九章 麦哲伦海峡
    第十章 南纬37度
    第十一章 横穿智利
    第十二章 在一万二千英尺的高空
    第十三章 高低岩遭遇地震
    第十四章 天助的一*
    第十五章 巴加内尔的西班牙语
    第十六章 科罗拉多河
    第十七章 南美大草原
    第十八章 找水和打猎
    第十九章 与红狼激战
    第二十章 阿根廷平原
    第二十一章 独立堡
    第二十二章 洪水
    第二十三章 栖息在大树上(一)
    第二十四章 栖息在大树上(二)
    第二十五章 水、火、鳄鱼齐齐围困
    第二十六章 大西洋
    中 卷
    **章 返回邓肯号
    第二章 云中山峰
    第三章 阿姆斯特丹岛
    第 四章 学者与少校的打赌
    第五章 印度洋的风暴
    第六章 语惊四座
    第七章 神秘水手
    第八章 向内陆进发
    第九章 维多利亚省
    第十章 维迈拉河
    第十一章 柏克与斯图亚特
    第十二章 康登桥惨案
    第十三章 英国狂式的地理课
    第十四章 亚历山大山中的金矿
    第十五章 《澳大利亚暨新西兰报》
    的一则新闻
    第十六章 怪猴
    第十七章 夜半歌声
    第十八章 澳洲的阿尔卑斯山
    第十九章 情况突变
    第二十章 ALAND—zEALAND
    第二十一章 原来是海盗
    第二十二章 艾登城
    下卷
    **章 麦加利号
    第二章 新西兰的历史
    第三章 新西兰岛上的大屠杀
    第四章 暗礁
    第五章 临时水手
    第六章 吃人的习俗
    第七章 **的生路
    第八章 战事当头
    第九章 北行三十英里
    第十章 民族之江
    第十一章 道波湖
    第十二章 酋长的葬礼
    第十三章 *后关头
    第十四章 禁山
    第十五章 巧借天火
    第十六章 腹背受敌
    第十七章 险遇邓肯号
    第十八章 审问
    第十九章 谈判
    第二十章 亲人在呼唤
    第二十一章 塔波岛
    第二十二章 巴加内尔*后的笑话

  • **章 大鲨鱼 一八**年七月六日,在爱尔兰与苏格兰之间的北海峡上,一艘豪华 游轮开足了马力,乘着强劲的东北风全速航行。悬挂在尾樯上的英国国旗 迎风飘扬;主桅杆上挂着一面蓝色小旗,小旗上用金线绣了两个光彩夺目 的字母:E.G.,字母上方还有公爵的徽记。这艘名为“邓肯号”的游轮的 船主是爱德华·格里那凡爵士,他不但是英国贵族院苏格兰十二位元老之 一,而且,在享誉英伦三岛的大英皇家泰晤士河游轮协会会员中,他是* 出名的一个。此刻,格里那凡爵士和他年轻的妻子海伦夫人正在邓肯号上 ,他的表兄麦克那布斯少校也一起随航。
    邓肯号刚造好,这是它的**下水试航。船已行驶到离克莱德湾几海 里的地方,正开始往格拉斯哥港回航。到达阿兰岛附近的海面时,嘹望台 上的水手突然跑来报告,说有一条大鱼紧跟在船尾的波浪中。船长约翰· 孟格尔随即派人将这个消息报告格里那凡爵士。爵士就带上麦克那布斯少 校一起来到艉楼顶,并向船长询问,跟在船后的是一条什么鱼。
    “跟您说实话,阁下,”约翰·孟格尔回答,“我看是一条巨大的鲨 鱼。” “这片海域居然会出现鲨鱼!”格里那凡爵士惊奇地喊起来。
    “当然了。”船长接着说,“这种鲨鱼属于天秤鱼,不管什么温度的 海域,它都有可能出没。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肯定就是一条天秤鱼!它到 底是什么东西,只要阁下恩准,或者尊夫人想一睹奇特的捕鱼方式,我们 马上就可以知晓了。” “你的意思呢,麦克那布斯?”格里那凡爵士问少校,“没什么不可以 的吧?” “只要您愿意,我也赞成。”少校平静地回答。
    “还有,”约翰·孟格尔接着说,“这种可怕的鲨鱼是无法捕尽的, 因为它们太多了,我们刚好遇到了抓它的机会。如果抓到它,在除去一害 的同时,还可以欣赏到精彩的场景,这不也是一件痛快的事吗?” “那行,抓吧。”格里那凡爵上回答。
    爵士马上叫人去告诉夫人。海伦夫人听到后也感到有意思,就高兴地 来到艉楼,准备欣赏这精彩的场面。
    海面平静,海水清澈;大家都清楚地看到了那条飞快游动着的大鲨鱼 。它一会儿潜到水下,一会儿又蹿出水面,显得极其矫健和勇猛。约翰· 孟格尔船长逐个下达命令。水手们就遵照船长的命令,在粗绳的一头系上 一只大钩子,钩子上挂着一大块熏肉,把这条粗绳子从右舷抛进水里。远 在五十码以外的鲨鱼很快就闻到了诱人的熏肉香,它像闪电一样飞快地冲 过来,转眼就游到了游轮附近。它用尾鳍控制着身体的平衡,一对灰黑的 鳍猛烈地扑打着海水,朝那块熏肉直冲过去,暴突的大眼睛里冒着贪婪的 欲火。它翻过身子张开大嘴时,四排大白牙就呈现在大家眼前。它那宽大 的脑袋,就像一把装在长柄上的双头铁锤。约翰·孟格尔船长没看错,这 就是英国人称之为“天秤鱼”、法国普罗旺斯地区的人称之为“犹太鱼” 的鲨鱼,也是*贪馋的一种鲨鱼。
    邓肯号上所有乘客和水手的眼睛都盯住了那头大鲨鱼,只见它一下子 就冲到钩子旁,猛地向上一跃,打了个滚,吞下鱼钩,熏肉进入了它的口 里,粗绳也相应地被拉直了,鲨鱼就这样被钩住了。水手们赶紧把帆架末 端的辘轳转动起来,吊起了那个庞然大物。鲨鱼感到自己已不在水中,就 *是死命地挣扎,不住地跳跃。水手们看到后,立马就把另一根粗绳打成 一个活结,把它的尾部套起来,这下它就无法动弹了。鲨鱼很快被吊上船 ,被摔在甲板上。一个水手悄悄走上前,一斧头猛地砍下去,把鲨鱼的尾 巴砍断了。
    巨鲨被捕获,那庞然大物威风尽失,不再让人感到可怕了。在报复心 得到平息的同时,水手们的好奇心却没有得到满足。根据一贯的经验,他 们在抓到鲨鱼后,一定要给它开膛破肚,好好地翻找一下它的肚子,要知 道鲨鱼是什么都吃的,也许有希望从它的肚子里找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而且,他们并不是每一回都失望。
    这么恶心的“翻找”是格里那凡夫人不想看的,她就一个人回自己的 舱房去了。鲨鱼还躺在甲板上喘息。它大概有十英尺长,六百多磅重,在 鲨鱼中,这并不算太长或太重的,不过,天秤鱼还是可以归类于*凶猛的 一种鲨鱼。
    水手们很利索地把这头鲨鱼的肚子破开了。它确实是把鱼钩吞进了且 十,但在它的肚里没发现其他的东西,可以想见这只庞然大物已经很久没 吃过东西了。水手们极其失望,就在准备把它的残骸丢进海里时,水手长 突然在它腹中发现了一个粗糙的东西。
    “瞧!那是什么?”水手长叫起来。
    “那个嘛,一块石头而已,”一个水手回答,“为了让身体平衡,它 把石头吞下去了。” “胡说!”另一个水手说道,“是一枚连环弹打进了这家伙的肚子里, 还没来得及消化。” “你们别瞎猜了,”大副汤姆·奥斯丁争辩道,“你们没看到吗,这 混蛋还是个醉鬼呢,它把酒喝光了还不够,连酒瓶子都要吃下去。” “什么!”格里那凡爵士惊奇地叫起来,“鲨鱼肚子里有瓶子吗?” “确实是一个瓶子,”大副回答道,“但是,这个瓶子明显不是来自 酒窖。” “噢,奥斯丁,”格里那凡爵士说道,“你取出这个瓶子,要小心点 ,在海里找到的瓶子,里面一般都会装着重要的信件。” “你还真以为有啊?”麦克那布斯少校说道。
    “*少有这种可能。” “噢!我不跟您争论了,”少校回答,“也许瓶子里装了什么秘密。” “我们马上就会知道。”格里那凡爵士说完又紧跟着问,“奥斯丁, 怎样?” “喏,看吧。”大副举着他好不容易从鲨鱼肚子里取出来的那件不成 样子的东西说。
    “好,”格里那凡爵士说道,“叫人把它清洗干净,再送到艉楼。” 奥斯丁遵照吩咐,洗干净那东西,把它送到方形厅去,摆到桌上。格 里那凡爵士、麦克那布斯少校、约翰·孟格尔船长都围坐在桌子边。海伦 夫人当然也围上来了,要知道,女人的好奇心一般都会比男人的好奇心* 重呢。
    在海上,芝麻大的事也会被当成是不得了的大事。大家用眼神探视着 ,静静地待了一阵子,心里在想着,这个瓶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是遇 难船只的求救信?或者是一个航海者因为寂寞难忍,而随意写就的一封不大 要紧的信? 格里那凡爵士想弄个究竟,于是马上开始检查瓶子,就像个英国检察 官在寻找重要破案线索似的,检查得**仔细。格里那凡爵士这样做并不 是虚张声势,这样谨慎认真是有道理的,因为有些东西外表看起来虽然并 不重要,却总是暗藏着重要的破案线索。
    格里那凡爵士首先检查的是瓶子的外表。这只瓶子的瓶颈细小,瓶口 的玻璃很厚,上面有铁丝缠绕,铁丝生了锈。瓶壁也相当厚,可以承受好 几个大气压力,一眼就能看出它出自法国香槟省,阿依或埃佩尔奈的酒商 喜欢拿这种酒瓶来敲击椅子衬档,椅子衬档都被敲断了,酒瓶子却还是好 好的。眼前的这只瓶子不知道在海上漂了多久,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 撞击,却还没有破裂,可见它的结实程度确实令人称奇。
    “这是克里格酒厂的酒瓶。”少校脱口而出。
    少校对这方面很在行,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判断。
    “亲爱的少校,”海伦夫人接口道,“如果你仅仅知道它的出处,而 不知它从何而来,这没什么用的。” “很快就能搞清楚,我亲爱的海伦,”爱德华爵士回答,“我们已经 能够肯定它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漂过来的。您瞧,瓶子外面这层固化物质 跟矿石相当接近,这是因为它在海里泡了很久——在没被鲨鱼吞下去之前 ——所以被腐蚀了。” “您的分析我**认同,”少校说,“瓶子外表结了一层很厚的杂质 ,能证明它漂流了很长时间。” “它到底是从哪里漂来的呢?”格里那凡夫人急切地问。
    “您先不要这么急,我亲爱的海伦,先等等吧,研究这瓶子需要耐心 。用不了多久它就会给我们揭开谜底的,如果我的判断没有失误的话。” 格里那凡爵士说着,同时开始刮擦封住瓶口的那层坚硬的物质。一会 儿过后,就露出了瓶塞,只是,瓶塞已经让海水浸蚀得不成样子了。
    “很遗憾,”格里那凡爵士说,“就算瓶子里藏了信件,字迹肯定已 经模糊难认。” “很有可能。”少校说。
    “不过,”格里那凡爵士接着说,“要是瓶口没塞紧的话,瓶子扔到 海里马上就会沉到海底,反过来看,幸好是鲨鱼吞它人肚,并把它带上了 ‘邓肯’号。” “这一点可以肯定,”约翰·孟格尔船长回应道,“但是,如果是它 在大海上漂浮时被捞起的,我们就可以确定它的经纬度,根据气流和海流 的方向,推断出瓶子在海上的漂流路线。可是,我们是从鲨鱼肚子里找到 它的,这就不好办了。” “让我们先看看再说吧。”格里那凡爵士回答道。
    此时,他小心翼翼地把瓶塞拔出,随即,艉楼里弥漫着一股海腥味。
    “是什么?”海伦夫人迫不及待地问,表现出女性惯有的急切心情。
    “是信!”格里那凡爵士说道,“我的判断没错!是信!” “信!信!”海伦夫人惊奇地叫道。
    “不过,”格里那凡爵士说,“信取不出来,因为纸受了潮,都附着 在瓶塞上了。” “那就砸碎瓶子好了。”麦克那布斯少校提议说。
    “我希望完好无损地保持瓶子的原样。”格里那凡爵士表示异议。
    “这是对的。”少校马上改变了意见。
    “当然,*好不要砸碎瓶子,”海伦夫人说,“但是,如果瓶子里信 件的重要程度超过瓶子本身,就只能选择牺牲瓶子了。” “阁下只要敲掉瓶颈,就能够完整地取出里面的东西了。”约翰·孟 格尔提议道。
    “说得不错!就这样办吧,亲爱的爱德华。”海伦夫人大声说。
    当然,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所以,虽然格里那凡爵士很不情愿,但也 只能敲掉那只宝贵的瓶子的瓶颈。瓶子上的那层杂质已经像花岗岩一样坚 硬,要敲掉它还必须动用锤子。一会儿过后,瓶颈敲碎了,散落在桌子卜 ,大家马上就看到了几张粘在一起的纸。格里那凡爵士小心翼翼地从瓶里 抽出它们,一张一张揭起来摊放在桌上。海伦夫人、少校和船长围到了他 的身旁。
    P3-9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