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都市情感

四幕戏(起)

作者:唐七 出版社:湖南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ISBN:9787540475574
  • 作者:唐七
  • 页数:282
  • 出版日期:2016-05-01
  • 印刷日期:2016-05-01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74千字
  • 唐七编著的《四幕戏(起)》是一部高智商的都
    市爱情小说,天才生物学家聂亦与摄影艺术家聂非非
    的相遇相知相恋,到基因缺陷后的生死未知,离别后
    的重遇,一幕幕的虐恋情深。男主角聂亦22岁时曾在
    y校留校任教一年,从事的工作是这个时代最潮最尖
    端的生物制药科技,欣赏的东西却统统传统又复古,
    就像个老头子。与女主聂非非在家族安排的相亲晚宴
    上相识,并瞬间敲定结婚等一切细节。然后聂非非在
    得知自己有基因缺陷后,开始一次次的逃跑计划。最
    终有情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 正文
  • 01. 推开窗户,十一月的冷风迎面扑来,我打了个喷 嚏。屋子里的药水味在一瞬间散开,蜡梅的幽香随风 而来。
    **太阳偏冷,一院含苞待放的蜡梅在冷色的日 光下熠熠生辉,像一片镶了金边的黄色烟云。蜡梅深 处的非非河上架起一座小石桥,石桥两边立着幽静的 石浮屠,聂亦走到石桥的正中央,后面跟着西装笔挺 的褚秘书。
    我深吸一口气,举起右手来,尽量拉长自己的声 调,用一种刑满释放的欢快心情,冲着他的背影恶作 剧地喊了一声“freedom(自由)”。就看见那个穿 深色羊绒大衣的挺拔背影在我中气十足的“freedom ”声中跌了一下,善解人意的褚秘书一把扶住他。他 定了一定,转过身来,神色不变地接过褚秘书递过去 的手机,隔着老远的距离看我。
    不到三秒,房间的小音箱里就响起他的声音:“ 聂非非,三件事,关窗,脱鞋,把被子给我盖到下巴 。” 聂亦的声音偏低偏冷,他二十岁时曾在Y校留校 任教一年,听说当年他教的女学生中有百分之七十宣 称凭他的声音就能爱他一辈子。
    我一看小石桥离我挺远,心中顿时充满底气,抬 起下巴傲慢地和音箱说:“不关,好久都没有吹过自 然风了。” 聂亦平静地说:“没有这个选项。” 我把下巴抬得*高和他讲条件:“聂博士,做人 随和点儿好吗?别对我这么苛刻,我就吹三十秒。” 他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道:“林护士。” 我还没反应过来,前一刻被我支出去倒水的林护 士突然蹿出来“啪”一声关了窗户,下一秒就要将我 往床上扶,我本能地扒住窗框,对着小音箱喊:“聂 亦我们一人退一步,我看你出院子我就上床去躺着, 我保证。” 他思考了大约三秒,换了只手拿手机。“林护士 ,把那件睡袍给她披上。”顿了一顿,修正道,“不 ,裹上。” 我裹着林护士拿过来的聂亦的羊绒睡袍,站在玻 璃窗后和小石桥上的他对视。作为一名水下摄影师, 必须要有一双好眼睛,我的双眼裸眼视力均达1.5, 这个距离要看清聂亦的脸不是什么难事。他的视力不 及我好,这么打量我,却顶多只能看看我有没有将睡 袍衣领裹严实。很有可能他就是在看这个。
    非非河不宽,桥头立了棵云松,聂亦就站在云松 下。整个庭院都是他亲手布置的,是崇尚以泉石竹林 养心的唐代文人偏爱的园林风格。世界上就有这样的 人,从事的工作是这个时代*潮***的生物制药科 技,个人生活情趣却复古得能倒退到封建文明时期。
    看着他像棵玉树一样站在那儿,我就忍不住赞叹 :“这是谁家的小伙子啊,怎么就能长得这么俊呢! ” 他还没挂断手机,照理说应该听到了我的夸奖, 却只动了动嘴唇,什么也没说。他转身的时候碰到身 旁的松枝,树枝在风里颤巍巍摇晃。他走进蜡梅深处 ,黄色的小花朵逐渐变得模糊,只有他的背影还在我 眼中清晰。
    天从没有这样蓝,人间洒满了阳光。
    我想我得好好记住这个背影。
    林护士问我:“非非你怎么眼睛红了?” 聂亦已经坐进车里.我脱下睡袍跳上床,对林护 士说:“刚才眼睛睁得太大,这会儿真疼,林护士你 看我要不要来个冰敷?” 眼睁睁看着床头的电子钟到了十一点半,估摸着 聂亦已经上了飞机,我蹑手蹑脚下床倒了两杯茶,在 其中一杯里放了两片速效安神片,打铃请来林护士, 表示闲着也是闲着,大家不如一起喝个茶做个午餐前 的谈心。
    二十分钟后,林护士被放倒在床,我镇定地吃了 午饭,跟张妈说下午我要休息别让人来打搅我。
    干完这一切,我戴上林护士的帽子穿了她的大衣 顺利溜出门。
    s市飞洛杉矶二十年前就要十三个小时,2020年 的**依然要飞十三个小时,在速度的提升上真是毫 无建树。聂亦他们公司那架湾流G。700虽然可以使用 移动电话,但不可能随意变*航道,所以即使聂亦知 道我逃了,至少二十六个小时内他是没法儿赶回来捉 住我的。而林护士至少会睡五个小时,也就是说,光 天化日之下,我还有四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
    这是一场准备了整整两个月的逃亡。
    一想到逃亡这两个字,真是令人莫名紧张。
    我在本市*大的超市的水果区接到好友康素萝的 电话。康素萝她妈学欧洲文学,酷爱乔治·桑,恨不 能直接把她的名字起作康素爱萝,多亏上户口时派出 所的同志不给登记她才没得逞,从此康素爱萝就变成 了康素萝。
    康素萝做贼似的压低声音:“007,我是008,请 回话,请回话。” 我从一堆抢橙子的大妈大婶中挤出来,对着听筒 吼:“你大声点儿,**橙子减价,一堆人围这儿呢 ,吵得不行。” 她说:“橙子减价,这是新暗号?” 不等我回答她已经自顾自兴奋道:“非非,物资 都给你准备好了,你成功潜逃出来没?” 我说:“出来了。” 她兴奋得说话直哆嗦:“路上是不是很惊险很刺 激很紧张?我们在哪儿接头?有没有人跟踪你?” 我说:“别提了,出门正遇上打车高峰期,拦了 半小时才拦上辆车,我在三S超市。”P2-4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