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哲学的故事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新星
  • ISBN:9787513306331
  • 作者:(美)威尔·杜兰特|译者:蒋剑峰//张程程
  • 页数:420
  • 出版日期:2013-04-01
  • 印刷日期:2013-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50千字
  • 23203528_1216054.jpg

  •    《哲学的故事》因为“让深奥的哲学立刻生动起来”而被誉为“迄今*经典的哲学入门书”。“哲学的故事”,就是苏格拉底服毒的故事,也是柏拉图逃亡的故事、亚里士多德流放的故事,以及伏尔泰和卢梭合伙“击垮法国”的故事……威尔·杜兰特以深入浅出的笔触,将艰涩难懂的哲学写成了一曲一曲的优美故事。因此,思想的发展其实正是一部激动人心的浪漫传奇。

  •    《哲学的故事》是美国哲学家威尔·杜兰特的经典力作。自问世以来, 经久畅销不衰。《哲学的故事》用讲故事的方法,介绍了有史以来的主要哲 学家的生平及其观点,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到叔本华、尼采再 到柏格森,罗素、杜威等。在阐述每位哲学家思想的同时,生动地介绍了他 们生活的时代背景、生活境遇和情感经历。威尔·杜兰特以其一贯的渊博学 识、深入浅出的行文,成功地将看似艰深的哲学写得极富人情。因为,思想 的发展也是一部激动人心的浪漫传奇。

  • 再版序
    致读者
    导言:哲学的作用
    第一章  柏拉图
    第二章  亚里士多德和希腊科学
    第三章  弗朗西斯-培根
    第四章  斯宾诺莎
    第五章  伏尔泰和法国启蒙运动
    第六章  伊曼努尔·康德和德国唯心主义
    第七章  叔本华
    第八章  赫伯特·斯宾塞
    第九章  弗里德里希·尼采
    第十章  现代欧洲哲学家:柏格森、克罗齐和伯特兰·罗素
    第十一章  当代美国哲学家:桑塔亚纳、詹姆斯和杜威

  •    第一章  柏拉图    一、柏拉图生活的时代  查看欧洲地图你会发现,希腊如同一只骷髅手 i正将其瘦骨嶙峋的手指伸人地中海。伟大的克里特岛在其南面,公元前两 千年,就是这只手,在这里开启了人类文明的大门。越过爱琴海,东面便是 小亚细亚,平静而略显麻木,然而在前柏拉图时代,这里曾是一个欣欣向荣 的工商业中心。意大利在西边如同一座海上斜塔,与希腊隔伊奥尼亚海相望 ;继续往西是西西里岛和西班牙,都曾经是繁荣一时的希腊属地。*西边就 是被我们称为直布罗陀海峡的“海格力斯①之柱”‘了,过去,只有为数不 多的几个人敢于取道这个阴森暗沉的口岸。往北是那些名叫塞萨利、伊庇鲁 斯和马其顿尚未驯化、半野蛮的地区,然而,也正是从这里走出的一批又一 批精力充沛的人,塑造和培养了荷马和伯里克利时代②希腊的众多仁人志士 。
       再看地图你会发现,这里的海岸线绵延曲折,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海湾和 被陆地分隔开来的海域,陆地上则遍布着跌宕起伏的山峦丘陵。希腊就被这 些天然的海陆屏障分割成相互孤立的若干部分,因此,那时的交通和交流远 比现在困难,甚至还充满危险,每一片峡谷流域都形成了自给自足的经济生 活,并发展了各自的主权政府、法律规章以及方言、宗教和文化。各流域都 有一两个城镇在它们周边那大片沿山势伸展的农业腹地之上建立“城邦** ”:爱维亚、罗克里斯、埃托利亚、福基斯、比奥提亚、阿哈伊亚、奥尔格 里斯、伊利斯、阿卡迪亚、麦西尼亚和拉科尼亚——以斯巴达为中心,还有 阿提卡——以雅典为中心。
       *后再看一遍地图,观察雅典的位置你会发现,原来它是希腊几个较大 城市中*靠东的,显然它成了通往东方的门户:经由这里向东可到达商业繁 荣、业已成型的小亚细亚城镇,向西可将各种奇珍异宝连同文化一起带回尚 且年轻的希腊。这里曾经有一个叫作比雷艾夫斯的**港口,无数商船曾在 这里停靠补给、躲避风浪;同时,雅典还有一支装备精良的海军舰队。
       公元前490年至前470年间,斯巴达和雅典暂且忘却彼此的纷争,联合兵 力,粉碎了波斯人在大流士和薛西斯统领下试图将希腊变为其亚洲帝国的一 个殖民地的野心。在这场年轻的欧洲对阵日渐衰老的东方帝国的争斗中,斯 巴达提供了陆军,雅典贡献了海军。战争结束后,斯巴达解散军队,经历了 战后不可避免的经济混乱;雅典则将海军打造成一支商船队伍,摇身一变成 为当时*伟大的商贸城市之一。斯巴达再度陷入农业社会式的封闭和停滞; 雅典则成为繁荣的市集和码头,各路人马在此汇集,各种宗教和习俗于此交 融,而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和竞争则激发了人们的比较、分析与思考。
       传统和教条在这种多元文化频频冲撞的环境中相互制衡,维持在*低限 度,因为面对一千种信仰的时候,我们往往哪一种也不愿相信。或许,往来 各地的生意人是**批批判者,他们见多识广所以不轻信任何事情,而商人 的秉性使他们不是将人划分为傻瓜便是划分为无赖,这自然也使他们质疑每 一种所谓的信条。渐渐地,他们开始发展科学‘;日趋复杂的贸易催生了数 学,人们不断膨胀的航海野心也促使天文学蓬勃发展。日益增多的财富让一 部分人有了闲情逸趣,也为他们着手研究与猜想做了一定的准备;这些人嘹 望星空只为知晓四海之方向,他们*希望求得对无限宇宙之谜的一份了解; 古希腊**批哲人就是天文学家。对此,亚里士多德曾说:“波斯战争之后 ,人们为自己的成就感到骄傲,并在探索的道路上愈行愈远;他们以一切现 有的知识为基础开展研究,不断开拓出新的学术领域。”人们的胆子越来越 大,开始尝试对一些过去被归结为超自然力的现象进行解释。于是,幻术和 宗教仪式逐渐让位于科学和对自然的控制;哲学亦由此诞生。
       起初,这种哲学是物理学性质的,它探索构成万物*终的、不可分割的 成分究竟是何。这股思潮的终点是德谟克利特(公元前460一前360)的唯物 论一“实际上,世上除原子与虚空之外,别无他物”。这一理论是古希腊哲 学的主要猜想之一,曾在柏拉图时代悄然流传,于伊壁鸠鲁(公元前342一 前270)期间呈现于世,并在卢克莱修。那儿得以发扬光大。但古希腊哲学 *具代表性、*富生命力的篇章成形于智者学派,他们是云游四方的智慧大 师。他们重视内省,考量自身的思想和本质,但非外在的物化世界。他们全 都聪慧非凡(譬如高尔吉亚。和希庇亚斯。),大多思想深邃(譬如普罗泰 戈拉④和普罗狄库);对于**我们仍在人类心灵和行为的哲学性探讨中讨 论或注释的几乎每一个问题,他们都意识到了、讨论过了。他们无所不问, 面对宗教或政治禁忌亦毫不避讳,勇敢地用理性辩论去检验当时的一切信条 和制度。在政治方面,他们分为两派:就像后来的卢梭,坚持性本善,文明 本恶,同时,这一派坚持人生而平等,后天的不平等则**由按阶级划分的 社会制度导致,法律则是强者用以压制和统治弱者的发明;就像后来的尼采 ,认为人的本性无所谓善恶,人一出生即不平等,道德是弱者拿来牵制强者 的工具,这一派还认为,权力是*高的德行,是人类至高的追求,贵族制才 是*有效、*自然的政府组织形式。
       事实上,这一针对民主制度的攻击恰巧反映出当时雅典一个富裕的少数 群体的崛起,他们自称寡头政党,并将民主贬斥为无能的虚伪。从某种意义 上说,当时的雅典几乎谈不上民主:在四十万人口中,二十五万是没有任何 政治权利的奴隶,其余十五万自由人或公民中,也只有极少数能够出席人民 会议或全体大会,在那里决议城邦政策。但是,他们享有的民主确实是历史 上*为**的,因为全体大会象征的是至高无上的权力;而作为*高行政机 构的民众法庭,或称*高法庭,成员超过一千(目的是使行贿耗资成本巨大 ),是按照全体公民登记在册的名字字母顺序依次筛选出来的。任何一个机 构都不可能比它*为民主,或套用反对派的话,没有比它*为荒谬的了。
       在长达二十多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公元前431一前404)中,斯巴达军 队*终取得对雅典海军的胜利,当时雅典由赛提亚领导的寡头政权借战争失 利之机宣布放弃民主,并暗地里赞赏斯巴达的贵族制政府。许多寡头**曾 被流放。然而雅典*终投降,斯巴达与之达成和平协议的条件之一,便是召 回所有被流放的寡头贵族。他们一回来,即以赛提亚为首宣布开展一场富人 革命,反对在这场灾难性战争中执政的“民主”政党。但是革命失败了,赛 提亚也战死沙场。
       赛提亚是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的叔伯。
       二、苏格拉底    假如我们以作为历史文物流传下来的半身像为依据,那苏格拉底即便是 在哲学家中也算是长得丑的:秃头,大圆脸,深凹下去的直勾勾的眼睛,宽 而扁的鼻子——这一切都生动地印证了人们在会饮之后的高谈阔论:这** 是搬运工的模样,哪里像是我们***的哲学家!但若多看几眼我们就会发 现,透过石像的粗犷,一丝人性的善良和毫不伪装的朴素展露出来,使这位 相貌平平的思想者成为当时雅典众多智慧青年所爱戴的老师。我们对苏格拉 底知之甚少,但比起贵族派的柏拉图和内敛、学究式的亚里士多德,我们与 他却又是如此亲密。两千四百年过去了,我们仿佛还能依稀见到他那不甚雅 观的体态:他裹着一件皱巴巴的大长袍,悠然自得地穿过人民大会,丝毫不 受四周熙熙攘攘的政治纷争干扰;总喜欢在路上随意拦下一人便开始说教; 一群博学的年轻人聚集在他周围,他将他们引入殿堂廊柱后某个荫凉的角落 ,请他们给自己的言语下定义。P13-1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