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东京人(上下)(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6184
  • 作者:(日)川端康成|译者:郑民钦
  • 页数:726
  • 出版日期:2015-03-01
  • 印刷日期:2015-03-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00千字
  • 《东京人(上下)(精)》是川端康成长篇小说代表作,分上下两册。住在东京的人,都是没有故乡的人。丧夫的敬子认识了岛木俊三和他的女儿弓子。俊三的妻子因病长年在外地疗养,敬子和俊三便组成了一个奇怪的家庭。
    敬子的生意越来越好,她不但撑起全家开支,还承担俊三妻子的医疗费用,但俊三的公司却濒临破产。有**,俊三忽然不告而别、销声匿迹。在有如两片破碎镜子一样重组的家里,敬子同她的亲生儿女、养女一道,在离合悲欢中体味着世间人情与善意,讲述着一个饱含爱与孤独的东京故事。
  • 川端康成编著的《东京人(上下)(精)》描绘了战 后东京一户平凡人家的悲欢离合,展现了日本社会的 众生相。敬子与生意人俊三生活在一起,抚养三个孩 子清、朝子和养女弓子成人,俊三因经营亏损,独自 出逃,不知情的家人为其举办葬礼。敬子变卖家产做 生意,事业兴隆,内心却无比寂寞,终于和医生昭男 坠入情网。清对弓子怀有爱意,鲁莽表白后遭拒,遂 离家出走。个性鲜明的大女儿朝子与志趣相投的小山 闪电结婚,婚后却得不到丈夫的理解和关怀,决定离 开独自生育腹中的孩子。此时,清发现弓子的父亲俊 三还活着,便回归家庭,和弓子踏上了寻访之路……
  • 《东京人》上
    菖蒲澡
    珠宝和母亲
    蔷薇庭院
    大事当前
    一时和睦
    中年女人
    流水落花
    露水梦
    白盐
    人生一度
    热带鱼
    生理现象
    女人之家
    水上
    各怀心思
    男人运
    秋虹
    粉红色珍珠
    红羽毛
    佳人卧病
    婚礼之前
    女儿出嫁
    落巢雏鸟
    蛛丝
    短外褂
    一本正经的戏谑
    《东京人》下
    旅馆小住
    斯人犹在
    新年
    妈**心事
    新店开张
    墙上镜子
    邻居失火
    奇妙的自由
    无法消失的阴影
    春天来临
    没有生活的生活
    女孩节
    独自旅行
    枕上红唇
    儿子不归
    风中
    为谁落泪
    蓝色的雨伞
    在银座
    贫病路倒
    咬耳朵的痴女人
    奔向天空和海洋
  • 朝子面无表情地接过来,连声“谢谢”也没有。
    她走到门外,留下一串不满的脚步声。
    *近这一阵子,敬子只要一看到朝子不高兴,就 像自己受谴责似的心里难受。对朝子的哥哥清也是如 此。现在只有对*小的弓子才能袒露母女之爱。
    “啊,十二点了。”敬子伸手拧开收音机的开关 ,看着金壳坤表的长短针重叠到一起。收音机传来中 午的报时声。
    敬子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对时间。这是***的百 达翡丽表,分秒不差、准确无误。她心头一阵痛快。
    翡翠七十万日元,百达翡丽表二十五万日元,这 两样东西都等着买主。敬子是珠宝与钟表的中间商。
    收音机播送完新闻,开始播放木琴独奏的比才的 《卡门》。这时,敬子听见有人从二楼下来的沉重脚 步声。她急忙把戒指和手表分别装进精致的小盒子里 ,再放进手提包,准备对付这脚步声。
    昨天夜里,她和发出这脚步声的人闹了点别扭, 所以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他。
    沉重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停住了。
    俊三在法兰绒睡衣外面套着绉绸棉袍,裹着腰带 ,面对院子里明媚的嫩叶,若有所思地呆立着。
    他的后背显出潦倒落魄的样子,连敬子都不由得 心酸难受。
    “你喝茶吗?”敬子尽量保持平静自然的声音。
    敬子的丈夫死于战场,她现在和岛木俊三住在一 起。清和朝子是她与前夫的孩子,弓子是俊三带过来 的,和敬子没有血缘关系。
    俊三走到紫檀木桌前,无精打采地坐下来,可能 是服用安眠药的缘故,脸显得浮肿苍白。
    “能不能把你放在二楼的东西搬下来?” “什么?”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之言,敬子一下子没醒悟 过来。
    一号是五一劳动节,二号是星期天,三号是宪法 颁布纪念日,**又是端午节(男孩节),这几天连休 。昨天,俊三很晚才从公司回来,醉醺醺地抱着敬子 ,嘴里呼喊着分居的妻子的名字: “京子……” 一阵尴尬不悦以后,俊三居然还要敬子拿这个家 做抵押,给他筹措一笔钱。这栋房子是敬子四五年前 用自己的钱盖起来的。
    “喝醉了吧?现在就剩这房子是咱们俩的指靠了 。真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把房子租个好价钱,或者开 旅馆,还能对付着过日子。这些话我不是常常挂在嘴 边吗?现在已经到这个关头了?”敬子说。
    俊三的出版社由于资金周转不开,岌岌可危。他 盘算着拿这个家做抵押,大概可以借到两百万日元, 把这笔钱投进去,能抵挡一阵子吧。但敬子不想失去 这个家。
    清和朝子本来就对母亲和俊三的关系冷眼相看, 要是现在敬子再向俊三示弱,这个家也许就会四分五 裂。
    “一个女人辛辛苦苦建起的家,难道你这个堂堂 男子汉……太叫人伤心了!” “好,叫你伤心。要是破产了,那时候你哭都来 不及!” 敬子觉得俊三喝多了,不过还是提高了嗓门。
    这时,房子的隔扇门打开了,弓子没精打采地嘟 囔道:“爸爸,别难为妈妈了。”争吵才平息下来。
    “弓子,谢谢你。你休息吧。”敬子的声音缓和 下来。
    但敬子到楼下的房间睡觉去了。他们同居以后还 从来没有这样过。
    *近这半年,俊三惨淡经营,得了失眠症,脾气 变得暴躁起来,成天板着脸,说话做事不合常理,也 不给家里生活费。
    敬子只好出让了股票,珠宝与钟表的生意还不错 ,佣金进来的时候,还给俊三生病的妻子寄医疗费。
    P2-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